新笔下文学 > 晋砺 > 第九十八章 血雨
    汝南王声音颤抖,但并不退让,“秦王入觐,为谒陵!为面贺新君践祚!难道,这不是为人子、为人臣、为人弟……理所当然之应份应为吗?”

    略一顿,“入觐便为‘阴谋废立、妄行不轨’?那阿玮你入觐又为的什么?难道,也是为了‘阴谋废立、妄行不轨’?”

    楚王被怼的一滞,倒是没想到,已被围的铁桶也似的了,汝南王的词锋,居然还如此锐利?

    冷笑回怼,“乃公入觐,乃奉密诏,诛杨骏也!敢问三叔祖,秦王入觐,又奉的什么密诏啊?”

    汝南王大声说道,“没有什么密诏!光明磊落,天日可表!就是为谒陵!为面贺新君践祚!”

    略一顿,“阿玮!若无你口中之‘密诏’,难道,你就不入觐了?就不谒陵了、不面贺新君践祚了?这就是你为人子、为人臣、为人弟之道?”

    楚王这才发觉“密诏”一说不妥——

    这个老混蛋!“闻望”如此之高,看来,并非皆为幸致,倒是小瞧了他!

    楚王冷笑,“那授秦王大将军呢?阿柬没有功勋、没有闻望,凭什么位居上公?他才几多年纪?这不是你……‘阴渐奸谋’,为废立欲谋地步吗?”

    “阴渐奸谋”是荀恺攻讦杨芷的奏疏里的一句话。

    汝南王厉声喝道,“阿玮!秦王为尔兄长!尔何敢以‘阿柬’呼之?永福省岁月,师傅之教训,尔皆充耳不闻吗?”

    永福省,皇子之居所。

    楚王恼羞成怒,破口大骂,“老匹夫!不知何辞以解了?拿这些咸的、淡的、有的、没有转移话头?”

    汝南王冷笑,“好!对尊长,你是一点规矩都不讲了!如此言行,也不晓得,你还能再蹦跶几日?”

    楚王正要再回骂,汝南王已继续说了下去:

    “你问秦王‘凭什么位居上公’?好!我告诉你——就凭他是天子母弟!嫡庶有别!长幼有别!此天理也!此人伦也!你既不晓天理,又不知人伦,妄想以庶僭嫡、以幼凌长——死了你这条心!”

    秦王面前,楚王不但是弟弟,还是“庶出”。

    “至于‘几多年纪’——齐王攸任司空,三十岁!秦王柬今年,二十九岁!步武前贤而已!”

    汝南王的声音,千万兵士都听的清清楚楚,“‘阴渐奸谋’?我看,‘阴渐奸谋’的是你自己!其心不可问也!”

    楚王气的浑身发抖,我他阿母的犯了个大错!根本就不该同这个老匹夫做口舌之争,哪里争的过他?

    那是,汝南王的嘴皮子功夫,连卫瓘都给绕进去了,况乎一个粗疏的楚王?汝南玩若没有这两下子,在俺大晋朝廷这种地方,论真实本事又是水货一个,其十数年长盛不衰的“闻望”,哪里来的?

    楚王正想一挥手,大喝一声,“给我上!”转念想起——

    日!还没颁诏呢!

    赶紧手忙脚乱的掏出青纸诏,举诏过顶,左右摆了一摆——这是给身后诸军看的,然后大声念道:

    “密诏!‘太宰欲为伊、霍之事,王宜宣诏,令淮南、长沙、成都王屯诸宫门,免亮官!’”

    念完了,才发觉会不会有点不妥?——自己没通知“淮南、长沙、成都王”啊?

    一转念,管他呢!

    放下诏书,大声说道,“汝南官属,一无所问,皆罢遣之!若不奉诏,便军法从事!”

    诏书一出,形势又不同,汝南王刚刚涨上来的气势,立即一头跌回地上,声音再次发颤,“诏书……其可见乎?”

    他的意思是,能不能拿到我跟前,让我看清楚些呀?

    您隔那大老远的举着,我就算拿望远镜,也看不出清上头写了啥呀?

    哦,对了,差点忘了,这个时代,并没有望远镜这样东西。

    这句“诏书其可见乎”是汝南王说错了话,而楚王正等着他这句话,狞笑,“已经叫你‘见’了,还待怎的?”

    转头大呼,“汝南拒诏!”

    一挥手,“给我上!”

    楚王身后阵势分开,十数架长梯出列,奔向汝南王府墙。

    汝南王欲有所辩解,但已来不及了,府前火海,一片呼啸,门楼之上的声音,尽被淹没。

    门楼上,帐下督李龙对汝南王一揖,大吼,“大王!事急!请下令拒之!”

    李龙是汝南王从许昌带过来的亲兵头儿。

    刘准虽面色惨白,但声音亦不小,“府中俊乂如林,犹可一战!”

    然而,汝南王虽本事有限,但毕竟数度统带大军,基本的眼光是有的:

    府外、府内,众寡如此之悬殊,成十数乃至数十对一之比,府墙又不是城墙,如何“一战”?

    再者说了,麾下亲兵,真正死忠的,不过百余,其余都是朝廷经制——不久之前,同府外众军,其实都是同事;归于自己麾下,时日尚浅,恩义未结,“一战”便是“拒诏”,他们如何肯真正出力?

    最重要的,“一战”便是“拒诏”——既然“一战”的结果,无论如何,都是一个“败”字,又何必担一个“拒诏”的骂名?

    到底是宗室第一人,汝南王摇摇头,声音颤抖而坚定:

    “开府门!接诏!”

    “大王!”“大王!”

    汝南王怒喝一声,“听不见我说话?开府门!接诏!”

    然而晚了一点点——

    第一架长梯已经搭上墙头,一个楚王亲兵动作极快,口衔快刀,手脚并用,没几下就爬到了墙头。

    墙头府内一侧,一个汝南亲兵举矛拟之,却不敢刺出,手足无措。

    墙内、墙外,大眼瞪小眼。

    过了片刻,楚王亲兵一笑,“兄弟,让一让?”

    汝南亲兵不由回头,意思是找个官儿请示一下——

    说时迟,那时快,楚王亲兵一挥手,一道弧形寒光划过,那个汝南亲兵的头颅,飞了起来。

    天寒,腔子里的热血直冲而起,化为血雨,纷纷洒下。

    无头身躯还未倒下,左右的汝南亲兵已弃刀抛矛,一哄而散。

    长梯一架接一架,搭上墙头,北军士兵,越墙呼啸而入。

    与此同时,府门洞开,里头有人大喊,“汝南王接诏!”

    楚王狞笑,“接诏?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