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下文学 > 神级狩魔人最新章节 > 第十三章 魔神、灵魂武器
    风吹过广袤平原上的星罗棋布的农场,吹过雪漫城最高处的云顶区,涌入龙临堡大厅和附魔室。

    “桑吉恩?你为什么对这位存在感兴趣?”法仁加脸色凝重地看向三人,龙石被他捏在掌心摩挲。

    “我们在敕旗母马客栈的时候貌似碰到了那家伙的化身…”阿维尔吞了口唾沫,略微艰难地说,“他伪装成一个叫做山姆·古恩瓦瑞的男人,插手了一场喝酒比赛,然后带走了胜利者,金眼。”

    “我们不清楚桑吉恩对金眼做了什么,这两天他一直有点不对劲。”

    法师顿时目射奇光转向罗伊,他似乎遭受到某种沉重打击,脸色呆滞、原本明亮有神的异色瞳孔变得黯淡无光起来。

    此外,他肩膀后冒出一截剑柄,柄头处镶嵌猩红宝石,法师记得很清楚上次对方并没有携带这把剑。

    “我毕业于冬堡,研究法术和各种传奇轶事,恰好听说过桑吉恩的鼎鼎大名。”法师续道,

    “几位可知,我们的世界并非只有人类、怪物、巨龙…还有些别的更加诡异、强大得超乎想象的存在。”

    “您指的是九圣灵吗?时间之龙神阿卡托什、美丽与自由之神迪贝拉、生死轮回之神阿凯…我们的信仰塔洛斯。”弗里恩理了理领口,脸上带着一丝崇敬,“天际省各地都设置得有圣灵们的神庙和祭坛,而且祭坛能赋予信徒有益的状态,它们的信徒也掌握着种种不可思议的能力。这无疑说明圣灵是真实存在的。”

    “很显然,桑吉恩并不属于圣灵…”法师说,“但它们又些类似之处,都可以称之为神。”

    “相比于圣灵、它们的领域和神职听上去不那么光明正大,有的甚至让人感到邪恶和诡异…比如欺骗与阴谋、瘟疫、疯狂、誓言与诅咒…以及代表的放纵与享乐、贪婪的…桑吉恩。”

    “它们被称为魔神,据我所知有十六位。”法仁加脸颊浮现深深的法令纹,正色叮嘱道,“无论圣或者魔…既然被冠上了神名,都不是我们这些凡夫俗子可以招惹的存在。”

    “尤其是魔神,圣灵几乎很少在世人面前现身,但魔神可不一样,它们居住于湮灭中不同的区域,却又能以化身的方式出现于别的世界…泰姆瑞尔,乃至于别的大陆,遍布它们的足迹,只不过在湮灭以外的地方,它们的力量会受到压制。”

    “等等,你的意思是,一位魔神跑到敕旗母马客栈里,”龙裔脸色浮现一丝惨白,“跟咱们拼酒?还被金眼打败?”

    “也许它只是在找乐子。神明并非大多数人认识中离得那么远,像是桑吉恩,又被称为血腥、享乐、放纵的魔神,它酷爱用化身穿梭于不同的世界,为自己永恒的乏味的生命找点乐趣,通俗点讲就是嬉戏红尘。”法仁加语气一顿,“有的人信奉它、有的地方设有它的祭坛。”

    “它的出现既意味着危险,也意味着机遇,它在泰姆瑞尔留下了许多传说故事——它会随机地挑选一些‘幸运儿’,然后让他们接受一系列考验来取悦自己,过关之后就能得到特殊而宝贵的奖励,武器盔甲、或者别的什么。”

    “如果没通过呢?”弗里恩问,

    “这就不清楚了,没有相关资料记载。”法仁加感叹道,目光上下打量罗伊,“既然金眼平安归来,那就是好事一桩…有没有兴趣把你的经历分享出来,你在桑吉恩的领域遭遇了什么?”

    “你背后的武器就是它的奖励吗?”

    “十六魔神之一,放纵魔神桑吉恩?”

    这个世界神明可以在现实现身?

    而猎魔人世界,神明已经遁世许久。

    罗伊深呼了一口气,死气沉沉的瞳孔总算恢复几分生动的神采,“如此神通广大的存在,就为了找乐子,把我弄到那种地方去?让我亲手戳破一个美好的泡沫?”

    他莫名地联想到另一个世界的类似的存在——镜子大师。

    他现在已经分不清,那个梦幻般绝美的少女和红山镇都是不是真实存在?

    不,他目睹的那个废墟,必然是红山镇的遗迹。

    而雪蕊就在他身后。

    可其中发生的一切,镇民唾骂那个女孩儿、杀害她的母亲,究竟是真实的历史,还是由桑吉恩添油加醋,炮制出来的折磨人内心的戏码?

    如果一切为真,自己岂不是亲手终结雪蕊的平静生活?

    ……

    猎魔人看了一眼翘首以盼的三人,反复纠结之后,借阿维尔之口,将经历统统讲述了一遍。

    附魔室中,明亮的灯光照耀下,几位听众的表情变得很精彩。

    惊叹、羡慕、难以置信,到一声叹息。

    “这么说,雪蕊早就死在那场大火里?但桑吉恩用它的神力救活了她,又构建了一个她理想中的国度?”弗里恩问,“它这么做有什么目的?”

    “或许它只是在做一个实验。人类之于魔神,正像是蝼蚁之于人类。”法仁加眼底闪过一丝悲凉,“但无论如何,它曾经的的确确帮了雪蕊一把。它把雪蕊救活后圈养起来,给她建造了一个完美的‘房子’,当成笼中之鸟一样的观察对象,偶尔来瞅一眼罢了。正好金眼被桑吉恩放进了这场游戏,而红山镇就被它当成了游乐场。”

    “可那些红山镇民当时经历了什么?”阿维尔问,

    “要我说早就被桑吉恩清洗一空。”弗里恩沉声道,“但那是他们应得的下场,如此残忍地虐待一个无辜的女孩儿,他们又有什么资格要求别人对他们仁慈,更遑论是魔神。”

    “只是可惜了雪蕊,就像是童话世界里的公主那般单纯、善良、美丽。”阿维尔摇头道,眼神触动,似乎想起了谁,“而咱们的世界,对她而言只有伤害。”

    “金眼,我大概能理解你的感受了。”弗里恩拍了拍罗伊的肩膀,安慰道,“但我认为你无需自责,你只是帮她实现了自己的愿望。”

    “她早就厌倦了那个千篇一律的红山镇,虚拟的理想世界。否则…她的第一个愿望也不会放走那笼子里的蝴蝶,很显然她的内心一直渴望变化。”

    “而你释放了她,明白吗。”

    “而且,你也履行了承诺。”龙裔褐色的眸子扫向猎魔人身后,“你一直把她带在身边,你没有抛下她。”

    ……

    罗伊脸色复杂地看了一眼弗里恩,没想到这个外在粗犷、朴实的家伙,感情却如此细腻。

    他的手臂越过肩头,握住了剑柄,拔出那把精美绝伦的长剑,捧到几人面前。

    雪蕊

    (这把剑由魔神桑吉恩随手所铸。)

    类型:乌木剑

    材质:红宝石、穴熊皮、乌木锭、灵魂。

    特征:重3.06磅,柄长9吋(0.23米),剑身35吋(0.88米),

    附魔——

    守护:持有此剑时,雪蕊将守护在你身边,与你并肩作战,提升你全属性百分之十(不高于20)。

    并且提升你任何一项技能(不超过lv4),或者一项阿隆戴特已有的附魔(不超过2次强化)。

    灵魂石充能百分百,使用过程中逐渐扣除。

    ……

    “强大而独特的附魔…”法仁加赞叹道,“赛洛迪尔的附魔师首席也做不到如此完美。”

    “雪蕊最后为什么会变成这把剑呢?肉体凡胎怎么化作钢铁?”阿维尔诧异道,“这是什么原理?”

    “我只能想到一种可能…”法仁加说,“附魔武器每次使用需要消耗灵魂能量,而这把剑便是由雪蕊的灵魂充能。”

    “你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你每次挥舞长剑,那个女孩儿的灵魂便会被消耗一分。”法仁加看着猎魔人,

    “金眼,你是想拥有一把强大的武器,还是说将它当成一件只可观赏不能使用的藏品,让雪蕊的灵魂留存下来?”

    附魔室内一阵漫长的沉默。

    罗伊凝视着剑刃上的符文。

    他和雪蕊总共相处的时间,那么短,要说是对她一见钟情,那不现实,甚至谈不上爱。

    但他不得不承认,红山镇那永不落下的夕阳里,这女孩儿给他带来了无法言说的温暖和震撼。

    她就像是一件纤尘不染的精美的艺术品。

    一位让人情不自禁去呵护、喜爱的小妹妹。

    “如果,我毁掉这把剑…”罗伊深吸一口气,沉声道,“那么雪蕊的灵魂能获得自由吗,又会去什么地方?”

    阿维尔代为传达。

    法仁加想了想,

    “诺德人必须要在战场上英勇的战死,灵魂才能去松加德…”

    “兽化人死后才有资格去海尔辛的狩猎场。”

    “对知识极度渴求的人才能去莫拉的图书馆。”

    “圣灵魔神们在收割灵魂的时候极为挑剔。”

    “只有推动生命之轮的圣灵阿凯,它不挑,许多人死后都会经它之手在泰姆瑞尔和其他大陆轮回转世。”

    “你的意思是,雪蕊有机会轮回?”

    “也不一定。雪蕊快被烧死的时候,曾经向桑吉恩敞开心扉。她的灵魂早已打上魔神烙印,就算你毁掉这把长剑,她也极有可能重新回到桑吉恩手中,再次成为它的玩具。”

    “如果不是这把剑,也许会为下一把剑注入灵魂,成为下一次游戏的奖励…然后被消耗殆尽,所以我不建议你这么做。”

    “你需要买一栋房子!”弗里恩双手摁住罗伊的肩膀,情绪激动地说,“用她来装饰你的家!她将永远在家园里陪伴你,守护你。”

    ……

    修长有力的手掌轻轻抚摸一泓秋水般的光滑剑刃,罗伊手背的皮肤泛起了鸡皮疙瘩,仿佛有什么东西在透过剑刃跟他柔声细语地交流传信。

    恍然间,他眼前浮现出一个金发碧眼,马尾披在肩头,穿着碎花黄裙的小姑娘,甜甜地笑着,转动身体,展示舞姿。

    “呼…吸…”

    罗伊提着长剑,若有所思。

    弗里恩和阿维尔相视一望,

    “法师阁下,龙石研究出什么名堂了吗?”

    “还在解读。”

    “那我们先陪金眼先回客栈,解决了问题再来拜访。”

    ……

    敕旗母马二楼客房。

    简洁朴素的床铺上。

    罗伊心神沉入模板。

    绑定武器——

    银剑阿隆戴特、钢剑古威希尔,你尚有一次强化未曾使用。

    检查到你拥有两把额外的附魔武器——古诺德寒霜战斧,乌木剑雪蕊,以及一道对你充满信赖的灵魂。

    你拥有以下两种选择——

    1.吞噬古诺德寒霜战斧,扩展绑定武器的附魔位,获得新附魔——严寒侵袭:每一次命中对手,将有小概率造成寒霜伤害,减缓其速度和反应。

    2.消耗纯粹的灵魂(经验)3000,魔力值300,融合乌木剑雪蕊,创造足以容纳灵魂武器的特殊空间,你的绑定武器将被注入灵魂,变得更具“灵性”。

    并且获得灵魂特性——守护:持剑之时,雪蕊将与你并肩作战,提升你全属性百分之10(不高于20),并且提升持有者任意一项技能(不高于lv4),或者一项武器附魔(不超过2次强化),每日可切换一次。

    注:每次升级武器获得强化后,武器的灵性以将同步成长,但需要消耗额外的纯粹灵魂。

    ……

    罗伊心头涌起一股强烈的惊讶,他不记得多久以前,自己就曾经做过设想,当绑定武器一直强化成长下去,未来某一天是否会诞生灵性?

    没想到现在,以如此另类的方式实现。

    注入灵魂。

    毫无疑问,指的就是将乌木剑中雪蕊的灵魂转移到自己的绑定武器之中,成为自己共同成长,形影不离的伙伴。

    “可雪蕊究竟会怎么想,她愿意吗?也许以后能找到别的办法,让她复活,或者以另一种方式活下去。”

    “一旦融入阿隆戴特—”

    “嗡嗡…”

    手中的乌木剑突然颤动了一下。

    传递出一股特别的意味。

    不抛弃吗?

    是的,在红山镇,我做过承诺,不会丢下你。

    但你真的心甘情愿陪在我左右,随我一起经历无穷的世界?

    嗡嗡……

    如你所愿。

    十指轻轻抚摸乌木剑剑脊,他心念一动。

    唰——

    经验值3500→500

    两把长剑出现在他一左一右的位置。

    一把笔直光滑,剑格刻着精美的花纹,剑中央隆起剑脊替代,剑身形成锐角等腰三角形。

    一把通体暗红色,仿佛是被鲜血浸泡了几十年,它不像古威希尔那般有着精致华丽的外观,剑身不带任何多余的修饰,显得朴实无华,散发出湖水的安静和深沉之意。

    钢剑古威希尔

    (已吞噬古诺德寒霜战斧)

    附魔——

    循环、点燃、痛击、传送(强化)、压制(强化)、暴食(强化)、严寒侵袭(新增)

    银剑阿隆戴特

    (已融合乌木剑)

    灵魂特性——守护(未选择)

    附魔——

    破魔、水泽、水之呼唤,传送(强化)、压制(强化)、暴食(强化)。

    ……

    罗伊手掌抚过钢剑,又轻轻地握住了阿隆戴特,霎时间,一股暖意通过剑柄涌入他的手掌,流遍他的四肢百骸,

    就仿佛,有人在他身后轻柔地拥抱着他,支持着他,同时精神一震。

    力量:15→16.5

    敏捷:15.5→17

    感知:12→13.2

    魅力:9→9.9

    百分之十,如果只是单项属性,那么增幅极其有限。

    但它强化的是除了超过二十点的意志和体质、精神外四项属性,那提升无法忽视,而且随着灵性进步,20点的限制终会被打破。

    何况还有一个提升自身技能、或者武器附魔的能力。

    暴食(强化)

    确定!

    暴食(2次强化)

    剑刃之上被一股白光笼罩,片刻后、六枚星形符文尾部,瞬间浮现出第七枚符文,形态越发向着衔尾之蛇靠拢。

    暴食作为罗伊迄今为止最强的进攻能力,强化到现在的地步,他相信血色剑气足以破开巨龙的鳞甲,给它沉重一击!

    当然,他还可以随意地切换守护,强化暴食以外的附魔,乃至于自身lv4以下的长剑专精、弩专精、猎魔人法印、猎魔人感官等等技能。毫无疑问当灵性成长,提升限制也会削弱。

    这道灵魂特性强大得超乎他的想象,唯一难点在于,他对经验值的需求变得更高,除了升级外,提升武器灵性也是个消耗经验的大户。

    罗伊抖动手腕,迅疾绝伦地舞了个剑花,他又弓背屈膝姿态沉稳地连续挥动了几剑,模仿着这个世界的进攻方式、嘶嘶的破空声中,一抹抹耀眼的光芒划过半空。

    除了如臂指使的默契感,阿隆戴特变得如同活物一般,不停纠正着猎魔人极其细微的动作,让每一招每一式变得更加适合他的身体。

    暗沉的剑刃划出一道美妙的半月,剑脊就好似蝉翼般震动、嗡鸣。

    恍惚间,一个似有似无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雪蕊?”

    “我承诺过,不会留你独身一人,从今往后,我们一起冒险,我带你见识更多美妙绝伦的世界、独特的景致!”

    “咯、咯、咯——”

    他耳边响起了一连串微弱的银铃般的笑声。

    他露出了一个欣慰的笑容,取出剑油和抹布,开始温柔细致地替阿隆戴特做起了保养工作。

    从今往后,如非必要,他不会再把剑收入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