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下文学 > 大唐第一世家 > 第1074章 倒数三个数!三!二!一!引爆!(求订阅求票票)
    一个份外凄凉的假人,已然燃成了一个火把,身上的皮甲也开始蜷曲发出焦臭。

    李世民也终于赶到了近前,看着那些横七竖八倒伏的假人,再看前方那几个倒霉假人的凄惨景象。

    亦不由得暗吸了口凉气,果然,程三郎这小子没有胡吹大气,这玩意的杀伤力,的确比那方竹鞭炮强上太多。

    李靖抚着长须,半天才冒出了一句话来。

    “光是这声响,若是真的有将士站在这个范围,怕是非得被震聋了不可。”

    薛万彻此刻伸手指摸了摸那件被炸得有些凄凉的铁甲,看到了那铁甲上的裂口。

    牙疼般地吸了口气,朝着程处弼问道。

    “铁甲在这样的距离能够被撕碎,不过后面的就不行了,我说程三郎,为何不把那手雷多装些火药。”

    程处弼摇了摇头,耐心地解释道。

    “若是装药太多的话,手雷的份量太重,很难掷远,那样一样,反倒容易引起误伤。”

    “只是这样的声响,怕是很容易扰乱军心吧……”一个显得清高孤傲的嗓音响了起来。

    正是那位看门狗被程家人差点吓得精神病的侯君集侯大将军。

    面对这位的提问,程处弼不卑不亢地答道。

    “侯大将军言之有理,正因为如此,想要使用这样的武器,需要长期的训练。

    如果在训练不足的情况下,此物更适合在守城战进行使用。”

    一干大唐军方重臣都不由得两眼一亮,还真别说,经程处弼这么一提醒。

    大家都能够想象到,在大唐将士在边关镇守之时。大量野蛮的敌人蜂涌而上,围城而攻。

    这个时候,一位英勇的大唐将士,抄起这样一枚手雷点然之后,从城头往下一扔。

    落在了那些聚于城墙下方的敌人堆中暴开来,那画面,绝对血腥到了极点。

    在那种聚拢成堆的情况下,哪怕是因为站在爆炸的外围没被弹片和冲击波光顾。

    可那巨大的轰鸣声,足够将周围的那些幸运者炸成聋子。

    啧啧……想想都觉得来劲。

    “言之有理,对了处弼贤侄,你那地雷,是否也该拿出来展示展示。”

    程处弼点了点头,那边刘郎将其中七八个尚完好的假人搬到了一旁不远处。

    然后又拿来了几个假人,凑足了十二个。

    不过这一次的分布范围则变得更加的稀疏。

    十二个假人,中心位置只有两个,距离中心位置一步处两个,两步处也是两个。

    等到布置好了假人,程处弼拿来了那个二十号地雷之后,首先第一点就是请大家退回原来的位置去。

    李世民只得又率领着一干仍旧在兴奋地交头结耳的臣工们回到了观察掩体后方。

    此刻,李绩正在他耳边喋喋不休的表情,这样的好宝贝,的确应该尽早装备给大唐的边防部队。

    特别是北方还有西北方这两个方向,很容易受到那些窥视中原富庶,喜欢掠劫大唐边民的游牧民族……

    被他搅得头昏脑涨的李世民无奈地道。

    “李卿莫急,先看罢程处弼的地雷演示,回头你拟个章程给朕看了再说。”

    一扭头李世民的表情都迷茫了。“咦,那小子呢?”

    举目望去,靶场一个人也没有,程处弼这小子就好像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赵昆咧了咧嘴赶紧伸手指过去道。

    “陛下,那里,那个撅着腚趴在那的的就是。”

    #####

    程处弼此刻已经是趴在了地面上,小心翼翼地开始安装那个燧石发火装置。

    这玩意的危险性更大,一公斤的火药,真要炸开,程处弼觉得自己可以当场穿越。

    趴着安装这玩意,好歹能够让自己获得一丝心理上的安慰。

    安装好之后,程处弼咬开了一个小油纸包。

    将里边的火药倒在了那火药池中。然后猫着腰轻手轻脚地朝后方退去。

    一边理着那根长线一边后退,主要是不敢用力。生怕稍用点力,那边的燧石就会击发。

    “我说老程,你儿子这是在做甚,怎么鬼鬼祟祟的?”

    尉迟恭看着程处弼那副轻手轻脚如同做贼的模样,不禁乐道。

    听到了尉迟恭说出了自己的想法,程大将军自然要替亲儿子打掩护。

    抚着钢针般的浓须,一副老谋深算地道。

    “我哪知道,不过这小子这么做,必定有他的道理,咱们耐心等着就是。”

    程处弼足足退到了十丈外,想了想,觉得还是不保险,干脆径直退回到了方才的掷弹掩体处,这才停下。

    “这小子又在搞什么鬼名堂?”李世民忍不住小声地吐了句槽。

    程处弼抄着那根拉线,想了想,扯起嗓子,朝着已经退到了观察掩体后的大唐君臣大声吆喝道。

    “注意啦!我要引爆地雷了,请大家捂住耳朵,张开嘴。”

    “……”程处弼的叫唤声传了过来,所有人都一动不动,一脸黑线地朝着程处弼看过去。

    李世民的脸也直接就拉了下来,神特么的捂住耳朵打张嘴。咋的,你个小娃娃还想指挥长辈集体做鬼脸逗你玩是吧?

    看到所有人都一副开始冲自己瞪眼珠子的架势,程处弼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

    抱歉,一会你们耳朵被炸出毛病那可就跟我没关系了。

    “请大家注意保护耳朵,倒数三个数!三!二!一!引爆!”

    程处弼在吼出最后一个字的瞬间,扯动了手中的拉绳。

    数十步外的地雷上的燧石发火装置上的插销随着程处弼的扯动,被抽了出来,而那原本静静地悬停的燧石在铜片弹簧的驱动之下,刮擦过前方,带着了一蓬火星,喷溅在药斗里边的火药上。

    火药被点燃的瞬间,引燃了那根从地雷里边伸出来的引线,短短两眨眼之后。

    地雷中的火药开始发生剧烈的化学变化,黑色的颗粒状火药变成了艳丽而又危险的炽团。

    轻而易举地,就将那结实的铸铁地雷壳给撕成了碎片,似缓似疾地掠过那些耸立的假人。

    就像是狰狞的地狱焰魔,举重若轻地一扫,最靠近爆炸点粗如儿臂的假人木桩,直接被炸成碎片。

    那翻圈的火焰,化出了一张狰狞扭曲的兽脸,张开了犹如深渊般的大嘴,发出了惊天动地的怒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