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下文学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二百零三章 嫡公主
    说完了该说的话,殷江红留下一句“下次再来看你”后便离开了静心殿。

    看着殷江红离去的背影,江北然不禁在心里说道。

    ‘我真是求你个糟老头子别再来看我了……’

    将刚才屏退的宫女和宦官重新唤回,江北然坐上书桌继续看起了上午还没看完的书。

    过了良久,沐瑶带着孔芊芊回到了书房中。

    “皇上,大爹今天来找你什么事啊?”沐瑶好奇的问道。

    “与你无关。”江北然头也不抬的回答道。

    ‘切~不说就不说~我还不想听呢。’

    知道江北然脾气的沐瑶没有追问,站在一旁看起了自己的书。

    酉时,王守贵来到书桌前朝着江北然行礼道:“皇上,该用晚膳了。”

    “朕还不饿,另外给西行房送点吃的去,另外给里面的人带句话,告诉她们可以自行回去。”

    “遵旨。”

    王守贵向来是不该问的不问,虽然他不知道是去给谁送吃食,也不知道给谁带话,但既然陛下没说,那他自然也不会问。

    一盏茶的时间过去,准备好吃食的王守贵带着几个小太监端着大大小小的食盒来到了西行房,因为不知道西行房里有多少人,所以他就多准备了一些。

    “咚咚。”

    上前拍了两下门,王守贵扯着嗓子喊道:“奉皇上旨意,奴才来给各位送些吃食。”

    王守贵话音刚落,金丝楠木门便被一下推开。

    看到门后之人,王守贵一双眼睛瞬间瞪的老大,嘴巴本能的想要喊“大公主”,但强大的求生欲让他把这三个字给咽回去了。

    “王公公。”开门的邓湘涵点头道。

    王守贵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接话,就这么愣在了原地。

    邓湘涵也是十分理解他,微笑着让开一边道:“王公公将吃食拿进来就好。”

    朝着邓湘涵点点头,王守贵朝着后面几个小太监招招手,便捧着十盒走进了西行房。

    而在进到房间后,王守贵才发现里面的景象更吓人。

    “玉真公主……银铃公主……十二个公主都在这!?’

    王守贵本想着能住进西行房的应该是皇上终于看中了某个嫔妃,将她带回来临幸了,所以对于这种事情他自然是丝毫不敢多嘴。

    但他没想到的是竟然会在这遇到数月前就都被带走的公主们,此情此景,更是吓的他是一句话都不敢多说。

    放下食盒,王守贵就静静的等在一边,等公主们都吃好了才说道:“传皇上的话,皇上说各位吃完后就能自行回去了。”

    邓湘涵听完愣了片刻,接着很快点头道:“多谢王公公,我们知道了。”

    传完旨,王守贵以最快的速度带着小太监们离开了西行房,刚走远一点并厉喝道:“回去后都别乱嚼舌根,否则当心小命不保。”

    “奴才明白,奴才明白。”

    几个小太监在看见十二位公主时也是吓懵了,心里感慨着:“还是皇上会玩,一下就把所有公主凑齐了……”

    回到书房中,王守贵恭敬的上前行礼道:“陛下,吃食已经西行房送过去了。”

    “话传到了吗?”江北然问道。

    “禀陛下,传到了,一字不差。”王守贵回禀道。

    “嗯,退下吧。”

    江北然之所以没有直接去找那十二个公主,是想着先磨磨她们的性子,因为既然殷江红会把套话这个活交给他,那就说明他之前已经套过那几位公主了,只是没成功。

    在她们已经有心里防备的情况下,如果自己直接就过去找她们,会让她们戒心变的特别重,而且这样一来就变成了自己有事求于她们,对话时天然矮一头。

    所以江北然完全不急,打算先晾她们一阵再说。

    就这样一直到了丑时,江北然如同往常一样准备回去休息,就看到王守贵从殿外走进来看着江北然禀报道:“启禀陛下,民女邓湘涵在殿外求见。”

    这个称呼是王守贵想了半天才想出来的,在皇上面前称邓湘涵为公主肯定不可能,另外她们也都不是宫女打扮,所以王守贵思前想后,最终决定用民女来称呼她们,毕竟邓博已经不在了,她们这些公主很有可能已经被贬为了庶民。

    江北然听完有些意外,那几个公主的名字江北然已经通过邓博的族谱了解过了,这邓湘涵正是邓博的嫡女,也应该是殷江红口中那个有些聪慧的。

    江北然倒是没想到她会这么快主动来找他,不过既然她主动来了,江北然也就没了再晾她一阵的必要,直接说道:“让她去西行房等我。”

    “遵旨。”

    王守贵说完立刻便退出了书房。

    将手中的《丰传》放下,江北然起身发现沐瑶正用一种奇怪的眼神打量着他,嘴巴也是微微张开,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江北然微微一笑,说道:“朕准备去临幸那民女了,怎么,看你这欲说还休的样子,是想一起?”

    “谁,谁,谁想一起了!你,你……下流!”

    看着沐瑶一个劲往后退的样子,江北然哈哈一笑,朝着书房外走去,跨过门槛时,他又朝着身后跟着的宫女和宦官说道:“你们就留在此处,不必跟着。”

    “遵旨。”

    看着皇上独自离去,孔芊芊悄悄退回书房问沐瑶道:“师姐,什么是临幸啊?”

    沐瑶听完直接用力捏住孔芊芊的脸呵斥道:“不该问的别瞎问!”

    “师姐!疼疼疼,奴婢也不知道那是不能问的嘛。”

    “不许再问了!”

    沐瑶说完松开了孔芊芊的小脸,重新捧起手上的书看了起来,却发现自己怎么看都看不进去了。

    脑袋里满是那句“朕准备去临幸那民女了”。

    ‘这家伙!亏我还觉得他是个不贪恋美色的好皇帝!结果只是不喜欢后宫里的,现在竟然去掠民女来宫中,太可恶了!’

    感觉自己越想越气的沐瑶猛地将书扔在地上,内心十分复杂,因为他知道自己的确在生气江北然竟然去掠夺民女来宫中,但又觉得自己好像并不是完全在为这个生气。

    ‘无耻!下流!好色之徒!’

    看着师姐气到时不时的跺一下脚,孔芊芊小心翼翼的问道:“师姐,皇上到底要去干嘛呀,把你气成这样了。”

    沐瑶听完立即喊道:“我才不是在为了他在生气呢!他要做什么跟我有什么关系!哼!”

    “那师姐你到底在生什么气啊?”

    “我在气你怎么这么笨!”沐瑶说完亮出两颗小虎牙,就朝着孔芊芊的手臂咬了过去。

    不过孔芊芊的反应倒是很快,连忙往后退去。

    沐瑶却是追着喊道:“别跑,让我咬一口!”

    看着沐瑶和孔芊芊在静心殿内乱跑,其他宦官也只好眼观鼻,鼻观心,毕竟谁不知道这两人是皇上的亲信,可不是他们这些小人物得罪的起的。

    在沐瑶追着孔芊芊想要发泄心中愤怒时,江北然已经来到了西行房之中。

    直接推开门,江北然跨过门槛走了过去。

    “民女邓湘涵叩见皇上。”

    “平身吧。”江北然看着跪拜在自己面前的邓湘涵说道。

    “谢陛下。”

    邓湘涵说完慢慢站了起来,一双美眸直勾勾的看着江北然。

    刚才这位嫡公主领着自己的一群妹妹向自己跪拜时,江北然就已经注意到她的姿容十分出色,如今近距离看到,更是觉得这嫡公主美的不可方物。

    此刻她手提月白衣,搭上雪羽肩,里穿乳白搀杂粉红色的缎裙上锈着许多金银线条与雪狸绒毛,纤腰不足盈盈一握,显出玲珑有致的身段。

    墨黑的长发如瀑布般顺滑,又似绸缎般轻柔,松松地绾起青丝,斜叉珠联璧合,垂银星弦月以衬之,眸如空灵,唇若樱瓣,明明有着冰山美人的底子,此刻却对江北然做出了一副任君采摘的模样。

    ‘这双眸子……总觉得在哪见过啊。’

    在心中奇怪了一句,江北然开口道:“说吧,何事来找朕。”

    朝着江北然盈盈一拜,邓湘涵开口道:“民女想求皇上救救我爹。”

    邓湘涵说完突然扯开了绛紫色的腰带,那月白衣也不知是个什么设计,腰带一落,整件衣服竟就丝滑的脱落下来,瞬间,邓湘涵身上就只剩下了一件绣着鸳鸯的红肚兜。

    “妾身现在一无所有,唯有这薄柳之姿可报天恩,若是皇上能救出我爹,妾身定当全心全意服侍皇上。”

    ‘这么直接的吗???’

    这邓湘涵上来就脱衣服江北然是没想到的,他本以为这嫡公主主动来是要跟他斗脑子的,想不到竟然是来搞黄色的。

    而就在江北然惊讶时,系统跳出了两条选项。

    【选项一:答应邓湘涵的请求。完成奖励:怀云真卷(地级中品)】

    【选项二:拒绝邓湘涵请求,完成奖励:随机基础属性点+1】

    被邓湘涵这突然脱衣服的举动震了一下,看着选项江北然才想着这位前朝公主竟然想要他这个当今皇上救他那个身为前朝皇帝的爹?

    ‘哪来的自信啊……真觉得自己长得好看就能为所欲为?不存在的呀。’

    选择了二,江北然看着邓湘涵胸前那对微微凸起的小笼包道:“就这?”

    邓湘涵虽然不是很明白江北然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但能感受到这位皇上语气中的不屑。

    “若是陛下不喜妾身,妾身的妹妹们也候在殿外,只要陛下一声……”

    “够了!”江北然呵斥一声,“你究竟想要说什么。”

    邓湘涵听完再次跪在地上恳求道:“妾身请求陛下救救我那可怜的爹爹,为此妾身愿意奉献一切,只要陛下您……”

    听着邓湘涵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语,江北然有些不耐烦的抓着她肩膀将她拽起来道:“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若是不好好说,那你就再别想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