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下文学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二百零二章 前朝公主
    【选项任务已完成,奖励:力量+1】

    看着奖励选项跳出,江北然就知道这事算是结束了。

    ‘又拯救了一次晟国吗,这皇帝当的还真是枯燥呢……’

    聊完正事,殷江红喝了口茶道:“那么情况你也已经明白了,这场围剿战还要进行许久,对你来说也是个不小的麻烦,若是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我会调拨人手给你。”

    关十安却是走到两人之间对江北然道:“跟那个老头有什么好说的,要是真遇上什么困难,直接告诉本座就行。”

    “朕知道了。”江北然朝着两位抢着给自己当靠山的大佬拱手道。

    但心里明白这俩人应该都是惦记着先把属于自己的地盘或者已经看中的地盘养养肥。

    没有在这件事上跟关十安争个高下,殷江红起身走到书桌前看了眼垒起来的书籍道:“让你来当这个皇帝果然是正确的选择,你比我想象中还要适应这个位置,另外……”

    殷江红突然扭头看向江北然,意味深长的说道:“皇宫的格局你似乎改动过了?”

    ‘来了,来了。’

    殷江红这个问题一出,江北然越发确定上次触发强化皇宫内二十八宿锁鬼阵选项的原因就是他。

    在那次连夜将二十八宿锁鬼阵强化完后,没隔几天便有人来闯阵。

    但因为二十八宿锁鬼阵是个迷阵,所以并不会伤到那人性命,那人连闯几次知道自己绝破不了这大阵后才悻悻离去。

    如今殷江红直接开口问这个,简直就是承认那人是他派来的。

    ‘啧……我就喜欢你那种已经发现真相的自信眼神。’

    为了配合殷江红,江北然露出了一个震惊且不安的眼神,用表情询问着‘教主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嘴上上则是回答道:“朕的确改变了一下皇宫的风水,之前的风水布局不太吉利。”

    殷江红明显很满意江北然的眼神,点点头道:“想不到北然你还懂风水布局,以前没听你说过呢。”

    “只是些雕虫小技罢了,不值一提。”

    殷江红哈哈一笑,说道:“北然你太过谦虚了,我看那可不是雕虫小技,而是你的傍身绝学才是吧?”

    一旁的关十安听着感觉成了局外人,于是强势插入道:“江小友懂风水?”

    “略知一二。”江北然点点头。

    接着关十安又看向殷江红道:“你什么时候也懂风水了?”

    殷江红微微一笑,回答道:“我懂得东西可比你想象中多多了。”

    说完殷江红推开了书房的大门,回头对江北然道:“这次我们来还给你带了些礼物,随我出来看看吧。”

    ‘礼物?我信你个鬼……你这糟老头子坏得很。’

    吐槽完,江北然又在心里想着殷江红不太可能就这么简单就结束阵法这个话题,估计是准备等关十安离开后,再私下找他解释一下为什么会派人来夜闯皇宫。

    “差点把这事给忘了,哈哈,小友啊,这礼物你肯定喜欢。”关十安说完也走出了书房。

    跟上两人的脚步,没走多远江北然就发现殷江红带着他来到了寝宫的西行房之中。

    “砰”的一声殷江红将门推开,江北然往里一望,发现里面站着大大小小十二个女孩,各个都称得上角色,而且是燕瘦环肥,各有千秋。

    看到殷江红推门进来,十二个女孩先是吓的往后一缩,接着中间一个穿着月白衣的女孩上前一步,看向殷江红身后的江北然跪下道:“拜见陛下。”

    其他女孩看到你后纷纷效仿,一起跪了下来,只有一个大概才孩提之年的小女孩脸上满是疑惑,眨巴着大眼睛打量着眼前三人。

    “铃儿快跪下。”这时旁边另一个小女孩连忙将她按倒在了地上。

    “嘶……”

    吸了口气,江北然看着殷江红问道:“教主,她们是……?”

    殷江红听完又露出了那日去到毓秀宫的表情,笑道:“我听瑶瑶说你对邓博后宫里那些女人似乎没什么兴趣,想来你应该是喜欢完璧之女,就帮你到处搜罗了一些,如何,本尊待你不薄吧?”

    “殷教主还是别说戏言了,她们究竟是谁?”

    殷江红虽然表情很到位,语气也很真诚,但这十二个女孩里可有个看起来才三岁的!再畜生也不可能对一个三岁的小女孩有什么非分之想吧?

    见江北然不上当,殷江红“啧”了一声道,“早知道先把那小丫头藏起来了,这十二个都是邓博的女儿,以前嘛,是公主,但现在就看你怎么发落了。”

    看着江北然不是很能理解的表情,殷江红解释道:“我们来带走邓博时,将他的儿女也一起带走了,如今邓博已经伏法,本来他这些孩子也应该随他一起去的。”

    说到这,殷江红看了眼旁边的关十安。

    “结果这老头又开始乱发善心了,说是祸不及家人,但他那些原本能继承皇位的儿子肯定是不能放回来的,所以就只带回了这些小公主,接着要怎么处置她们,你就自己看着办吧。”

    ‘前朝公主可还行……’

    又扫视了一眼跪着的十二个女孩,江北然有些奇怪邓博在位十余年,但里面有几个女孩看着起来似乎也是破瓜年华。

    ‘大概是太子时期就生下来的?’

    在江北然心里做着猜测时,一旁的关十安开口道:“何谓乱发善心?祸不及家人本座说错了吗?”

    殷江红耸耸肩,没接话,又看向江北然到:“如何,要不要凑进去看看?有几个长的可是相当标志,连本尊看着都有些动心。”

    ‘呸!老不正经,恶心!’

    “既然两位将她们带了回来,那就让她们在宫中待着吧。”

    江北然话音刚落,

    那个为首的女孩便立即叩首道:“多谢陛下。”

    其他女孩又纷纷效仿着喊道:“多谢陛下。”

    见江北然不打算进去凑近看看那些小公主,殷江红也就直接关上了西行房的门。

    三人重新回到书房,殷江红开口道:“其实将这些个小公主带回来,除了当礼物送你之外,还有件事需要做。”

    “殷教主请说。”

    从一开始江北然就没期待过殷江红真会给她送啥礼物,所以早就在等着他这句话了。

    “我们怀疑……邓博联手了他国势力,但这小子嘴巴倒是够硬,怎么问都问不出来,这让本尊越发觉得他还藏着什么深层次的阴谋。”

    “既然硬的不行,那本尊只能来软的,这邓博的大女儿在牢里表现的十分聪慧机敏,我觉得她有可能知道些什么,若是你能问出来,关宗主答应送你一件法宝。”

    不过听到这话,关十安却是没太大反应,随手翻阅着江北然书桌上的书道:“我正派弟子自然由我来奖励,这没问题,本座可不像你这老东西,抠搜的紧。”

    ‘这邓博还真是让殷江红费了不少心思啊……’

    不过有奖励的活,江北然肯定是很乐意接下来的。

    “如果那公主的确知道些什么,朕会想办法将话套出来的。”

    关十安听完大声道:“好,要的便是小友这句话,那这件事就交给你了,一有结果,随时通知我们。”

    商讨完此事,殷江红缓缓走到了书房门口:“既然正事谈完了,本座在这云周郡还有些别的事情要办,就先走一步了。”说完便推开门离去。

    江北然一听就知道殷江红不是真的离去,只是给关十安留下可以跟他单独交流的时间,等会儿肯定还会再折返回来的。

    “这殷老头,怎么走的着急忙慌的。”摇摇头,关十安来到江北然旁边道:“小友啊,前些日我听教主弟子说,你登基后广发惠民政令,老百姓都称赞你是难得的好皇帝啊。”

    江北然听完探口气道:“这令是发出去了,但究竟能不能执行到位,还是要等一段时间才知道啊。”

    “本座相信以你的才能,肯定没问题。”

    “朕自当竭力,不负关宗主所望。”

    “好,本座也相信你不会有问题,另外还有一事本座需跟你商讨一二。”

    “关宗主请说。”

    “这次围剿行动后,我发现阳崇郡的空村多了许多,人口数量大不如以往,小友看着问题该如何解决?”

    江北然一听就明白了关十安的意思,掩月宗所在之郡正是阳崇郡,若是阳崇郡的百姓数量不够多,他们掩月宗招到的弟子数量自然也跟着少了。

    “请关宗主放心,这问题朕会想办法解决。”

    “哈哈哈,和小友聊天就是畅快,那本座也不多言了,只要小友能让阳崇郡的人口恢复,甚至更胜从前,本座必有重礼相赠。”

    “关宗主哪里话,为峰州百姓谋福祉本就是朕该做的事情。”

    “哈哈哈,还是小友会说话啊。”高兴地拍了一下江北然的肩膀,关十安推开门道:“既如此,本座也有些要事需要处理,便先行一步,我等着你的好消息。”

    “也希望关宗主能早日平定峰州。”

    “放心,那些乱党蹦跶不了太久的。”关十安说完便破空而去。

    等关十安离开没多久,刚才告辞离去的殷江红就走进了书房,看着江北然问道:“关十安是不是暗示你多调动些人口去他的阳崇郡?”

    知道殷江红肯定没走的江北然对于他的去而复返毫无意外,直接开口回答道:“关宗主只是心系各郡县发展罢了,别无他意。”

    听完这局模棱两可的回答,殷江红轻笑一声,“你比我想象中还要懂得自我保护,刚入宫第一天竟就修缮好了宫内的大战,了不起啊。”

    江北然听完配合着苦笑一声,回答道:“到底还是没瞒过殷教主。”

    露出一个“跟我斗你还嫩点”的表情,殷江红问道:“你的阵法之术师从于谁?这二十八宿锁鬼阵可不是普通大阵,能够在他人摆放的前提下依然将它彻底完善,就本尊所知,峰州能有这等本事的恐怕不超十人。”

    既然已经被“发现”,江北然也就不再继续隐瞒。

    表情是很是纠结了一番后回答道:“朕不曾跟任何人学习过阵法。”

    殷江红倒也丝毫不怀疑这句话,毕竟峰州有头有脸的阵法师他都认识,若是他们能教出这么个惊世骇俗的弟子,早就满大街宣扬了。

    “那你是如何学会的?”殷江红好奇问道。

    “某次朕失足摔落悬崖,在一处山洞中找到了大量阵法典籍,从此便踏入了阵法的门槛。”

    对于这种听起来像是瞎鸡儿扯淡的理由,殷江红却是毫不怀疑,直接大笑道:“愿如来如此,北然还真是有大气运之人啊。”

    毕竟在这片大陆上摔下悬崖捡到绝世秘籍的人实在不少,所以多他江北然一个也不过分。

    笑完后,殷江红继续道:“你藏的可真够深啊,原本我还真当你是一只会下棋的记名弟子。”

    江北然摇摇头,无奈道:“实在是朕毫无修炼天赋,若是让他人知道朕擅长这阵法之道。”

    ————————————————————————————————————

    殷江红倒也丝毫不怀疑这句话,毕竟峰州有头有脸的阵法师他都认识,若是他们能教出这么个惊世骇俗的弟子,早就满大街宣扬了。

    表情是很是纠结了一番后回答道:“朕不曾跟任何人学习过阵法。”

    殷江红倒也丝毫不怀疑这句话,毕竟峰州有头有脸的阵法师他都认识,若是他们能教出这么个惊世骇俗的弟子,早就满大街宣扬了。

    “那你是如何学会的?”殷江红好奇问道。

    “某次朕失足摔落悬崖,在一处山洞中找到了大量阵法典籍,从此便踏入了阵法的门槛。”

    对于这种听起来像是瞎鸡儿扯淡的理由,殷江红却是毫不怀疑,直接大笑道:“愿如来如此,北然还真是有大气运之人啊。”

    毕竟在这片大陆上摔下悬崖捡到绝世秘籍的人实在不少,所以多他江北然一个也不过分。

    笑完后,殷江红继续道:“你藏的可真够深啊,原本我还真当你是一只会下棋的记名弟子。”

    江北然摇摇头,无奈道:“实在是朕毫无修炼天赋,若是让他人知道朕擅长这阵法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