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下文学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一百九十八章 全新目标,扬帆起航
    “木木,木木?”

    墨语堂中,陆凝心摇晃着林榆雁的手臂喊道。

    “啊……怎么了?”回过神来的林榆雁看向陆凝心问道。

    “木……木木,你没事吧?”

    看着林榆雁黯淡无光的眼神,陆凝心用力吞了口口水。

    ‘这不是平常的师姐……’

    “没事,只是有些没休息好而已。”林榆雁说着露出了一抹让陆凝心全身起了鸡皮疙瘩的微笑。

    ‘这……这不是平常的师姐。’

    回过头,林榆雁从桌上拿起了一支毛笔,刚要写字,只听“咔嚓”一声,毛笔被她握成了两截。

    这让一旁的陆凝心再次倒吸了一口凉气。

    “哎呀,不小心太用力了呢。”

    这时负责教书法的谷执事也发现了林榆雁这边的异常,有些担心的走过来问道:“榆雁,你没事吧……”

    林榆雁微笑着抬头回答道:“我很好啊,先生您不用担心我的。”

    虽然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但既然林榆雁说没事,那谷正芳也不好深入的问下去。

    “若是有心事的话,就来找先生聊聊。”

    “好的,多谢先生关心。”林榆雁回答道。

    两人对话时,一旁的陆凝心感觉有些瑟瑟发抖,虽然是和平时一样的对话,但以前的木木开口时总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可今天的木木……说话时却让陆凝心感觉到一阵凉风……不,是一阵阴风刮过。

    ‘这绝对不是平时的木木……’

    到了临摹字帖的时间,依旧还是很不放心的陆凝心忍不住向林榆雁这边望来。

    ‘嘶……’

    看到以前一幕的陆凝心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只见林榆雁的宣纸上写满了【死、殁、薨、丧、毙】等等不吉利的字。

    “怎么了吗?”林榆雁回过头笑着看向陆凝心问道。

    只是这笑容吓的陆凝心差点惨叫出声。

    但最终陆凝心还是鼓起勇气,开口道:“木木……先生让我们临摹的是注风经……”

    林榆雁听完看了眼自己面前的宣纸,笑道:“对哦,一不小心就写错了呢。”说完一把将宣纸卷成了一团,又重新在桌上摊上一张后拿起了毛笔。

    “咔嚓。”

    毛笔又一次应声而断,落在了桌面上。

    “今天的笔好奇怪呢,嘻嘻嘻。”

    ‘木木……奇怪的是你啊。’

    这一刻,陆凝心觉得林榆雁绝对是中了什么巫蛊之术,不然不可能会变成这样。

    看着林榆雁越发暗淡的双瞳,陆凝心在心中暗暗发誓。

    ‘作为木木最好的朋友!我一定要找出究竟是谁害了她,并让他付出惨重的代价!’

    散学后,林榆雁第一时间便离开了博雅堂,陆凝心连忙追了出来,却发现外面早已没了木木的身影。

    这时益善堂两个师妹小跑着来到陆凝心旁边行礼道:“陆师姐好。”

    “你们好。”陆凝心虽然心里焦急,但还是朝着两个师妹打了招呼。

    两个师妹左顾右盼一番,问道:“今……今天林师姐没和您在一起吗?”

    “嗯,木木她有事先回去了。”陆凝心点点头,“另外,你们这段时间最好……”

    陆凝心本想让她们这段时间最好不要靠近木木,但话到嘴边还是收了回去,当务之急应该是找到解开木木蛊毒的办法。

    “陆师姐,这段时间……怎么了?”两个师妹好奇的问道。

    “哦,没什么,我也有些事,就先走一步了。”

    说完便匆匆朝着学堂外跑去。

    此刻的林榆雁已经来到了蓝心堂中,趁着四下无人时偷偷来到了江北然的小屋门口,附身看了眼门缝,又小心翼翼的打开旁边的水缸看了眼。

    ‘师兄……还是没回来过。’

    看着水缸中静静躺着‘日记簿’,林榆雁默默的关上了顶盖。

    一周前,林榆雁搜集到了师兄下山去当皇帝的消息,这一消息对她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因为她知道她要失去每隔一旬就能见师兄一次的幸福了。

    正所谓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在习惯了每隔一旬就能与师兄会面一次的甜蜜之后,已经整整二百二十一个时辰没见过师兄的林榆雁几近崩溃。

    但她又不能在师兄没同意的情况下擅自去皇宫,因为她知道那样定然会惹师兄生气,可每到夜里,一想到那后宫中的三千佳丽,林榆雁就怎么都睡不着。

    ‘师兄怎么可能会喜欢那些庸脂俗粉……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的!’

    在用这样的话语安慰自己同时,林榆雁也想出过无数个让皇宫中女人消失在这个世界上的方法,但她没法执行,因为她知道她一旦这么做了,就再也不想见到师兄了。

    这样的纠结让林榆雁彻夜难眠,几乎没有一个晚上是可以安心休息的。

    回到墨语堂的路上,林榆雁身上银朱色的几度扭曲着散发出来,但又最终被林榆雁压了回去。

    只是她的双瞳几乎已经失去了最后一点灵光。

    拖着沉重的步伐回到自己的小屋中,在打开门的那一个瞬间,原本已经仿佛行尸走肉一般的林榆雁突然恢复了一点生气。

    因为她发现桌上突然出现了一封信,一般来说外面寄来的信都是要她们自己去堂口领的,而如果是有人偷偷送给她的信一般也是塞在门缝下面。

    而这样将信放在她桌上的,她还是头一回碰到。

    但直觉告诉她,这一定是师兄寄来的!

    “呼……呼……”

    林榆雁站在桌前喘着粗气,她既期待又害怕,虽然她的直觉通常都很准,但如果打开后发现这封信不是师兄送来的,她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保持住最后一丝理智。

    最终对于师兄的思念还是战胜了害怕,她猛地抓起了桌上的兴奋,然后小心翼翼的将它拆开,在取出信纸打开的那一刻,林榆雁那黯淡无光的双眸瞬间恢复了生气,变的神采奕奕起来。

    “是师兄的字!是师兄的字!”

    确定是师兄的信后,林榆雁逐字逐句的看了起来,脸上的笑容也是越来越灿烂。

    直到读完最后一个字,林榆雁才慢慢的放下了信纸。

    ‘这就是家书吗?哎呀!师兄真是的!竟然一下就变的这么大胆!做这种夫妻间才能做的事情!’

    害羞间,林榆雁一巴掌拍了下去,被拍中的桌子直接裂开,碎成了无数木屑。

    发泄完,林榆雁将信纸双手捧在胸口躺在了床上,脸上满是幸福之色。

    夜里,已经将“家书”读了五遍的林榆雁正高兴的思考着要怎么回信,就听到门口响起一阵敲门声。

    起身过去将门打开,只见门口站着的是表情坚定的陆凝心。

    “是凝心呀,你怎么来了?”

    林榆雁这一开口,站在门口的陆凝心一下就愣住了。

    因为那种如沐春风的感觉又回来了。

    要知道她原本可是鼓起巨大勇气要来调查出木木到底中了什么蛊的,但没想到木木突然就好了……

    “我……我来寻你一起去吃饭呀。”

    林榆雁听完笑着挽起陆凝心的手臂道:“我是很想跟你一起去啦,但我今天想早点休息欸,明天,明天我一定亲手做好点心来找你,行不行呀?”

    看着木木已经完全恢复了平日里的样子,不……应该说比平日里更要开心许多的样子,陆凝心虽然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还是稍微放下了一点心,想着也许上午时木木也许只是心情不太好而已。

    当然,她也不会因此放松警惕,还得继续观察才行。

    送走了陆凝心,林榆雁重新坐回椅子上开始苦思冥想。

    ‘回信该怎么写呢……是不是该问问皇宫里的事情,不行不行,这样不就显的我很小心眼,作为妻子的话,不应该……哎呀!什么妻子啦!’

    林榆雁一边想一边又是重重的一掌拍下……

    “阿嚏!”

    皇宫里,正在批改奏章的江北然打了个喷嚏。

    身后的孔芊芊连忙上前问道“陛下您没事吧,要不要我替您传御医来?”

    江北然斜了她一眼,摇头道:“朕在你眼里就这么弱不禁风?”

    孔芊芊连忙摇头:“当然不是,只是这云周郡怪的很,明明都快开春了,怎么还这么冷?”

    十分肯定孔芊芊是绝对学不会地理知识的江北然放弃了向她解释,挥挥手让她退下了。

    重新打开一份新的奏折,江北然仔细的看了起来,等到读完最后一个字,三条选项同时跳了出来。

    【选项一:盖上玉玺。完成奖励:青羽幽图(玄级中品)】

    【选项二:将该官员传唤来痛斥一顿。完成奖励:平纹奇法(玄级下品)】

    【选项三:让该官员亲身体验一番何为彻骨之寒。完成奖励:随机基础属性点+1】

    从江北然逐渐开始熟悉朝堂,并开始亲手批阅奏折开始,江北然才知道了什么叫当皇帝好,当皇帝妙。

    以前他触发选项还得到处跑,如今好了,奏折一改,属性点就“哗哗哗”的来了。

    一开始江北然还不能理解为什么国家之事能让系统跳出提示,但稍微想想也就明白了,如今他已是晟国皇帝,那命运就已经和这个国家连接在了一起,以后晟国的命运将和他息息相关。

    最简单的一点就是,等到中原那些强国拼出个胜负后,转头就会来灭他这个小小的晟国。

    所以如果不能让晟国强盛起来,他这个皇帝很可能也是要跟着一起遭殃的。

    也就是说让晟国跻身大陆一流国家已经成为了他全新的目标。

    与在归心宗里韬光养晦,积蓄实力不同,如今坐上这皇位,他才是真正有了明确的目标,因为当晟国吞并天下那一天,也就同样代表着他已经天下无敌了!

    不过了解归了解,可要让晟国成为天下第一国,江北然怎么想怎么觉得扯犊子。

    没当皇帝之前,江北然都知道晟国地处偏僻,修炼资源匮乏,最高战力也不过是两名玄宗而已。

    和那些满地都是上品灵石矿,玄尊满地走,玄宗不如狗的国家比起来简直是渣渣中的渣渣。

    不过既然系统选项中他坐上皇帝是最简单选项,那就说明他肯定是有有能力办到这一点的,而且江北然也不准备完全指望系统来帮他逢凶化吉。

    因为太过依赖选项,早晚是会触发最简单选项不是属性点的,而那绝对是江北然最不想看到的情况。

    所以江北然在一边学习如何执政时,一边也在做着如何让晟国做大做强的规划。

    首先一点,在还没有强大起来之前,找个大哥是很有必要的,这一点江北然准备忽悠……不对了,安排殷江红去办。

    总之就是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只要教会殷江红什么叫远交近攻,大哥腿粗,相信以他的精明,肯定是能明白这一点的。

    有了大哥就代表有了更长的发育期,而在这玄龙大陆上,要怎么样才能挺直腰杆子和别人争地盘呢,很简单,要有核弹……不对,要有玄圣,甚至玄帝级的强者!

    这一点,江北然打算从叶凡和厉伏城这类天选之子,有着主角相的人身上下手,因为这类天选之子发育时,能给其他强者套上一层减智光环。

    永远只派遣比他们强一阶的手下去解决他们,然后被越级反杀,成为他们的经验值。

    这就是天选之子最强的能力!没有之一!

    什么史上最强天赋,大陆第一强者弟子等等,都和这天赋光环没得比,连碰一碰的资格都没。

    所以只要给叶凡和厉伏城足够的时间,江北然相信他们迟早能成长为让整个大陆都畏惧的强者,当然,要彻底收服天选之子为己用,也是一件高难度的事情,江北然也只是将这当做了甲级最优选项。

    若是不行,他还有乙丙丁可以选择,就是没甲这么稳就是了。

    而在这些天选之子成长起来之前,如何经营好晟国,不要再这些天选之子登顶之前就被灭了,就是江北然需要做的事情了。

    这也是江北然猜测中,为什么批改奏章就能跳出选项的最好理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