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下文学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一百八十九章 花里胡哨的大臣们
    茶过三巡,殷江红站起身道:“时间差不多了,皇宫剩下的部分你自己找时间逛吧,现在该去办正事了。”

    ‘正事?’

    在毓秀宫看到殷江红“猥琐”的那一面后,江北然有些不确定他口中的正事……它正不正经。

    除了御花园,要走了好一段路后,一座江北然进入皇宫后最为宏伟的宫殿出现在了他面前。

    “这里便是你以后每日都要早朝之处,玄听殿。”

    ‘啥破名字……’

    感觉这个名字警告意味深重的江北然忍不住在心里吐槽道。

    “走吧,百官已经在殿内候你许久了。”

    跟上殷江红的脚步,江北然来到了玄听殿前,早已跪候在此的太监一见到江北然立即拉高扯起嗓门,用他那有些尖锐的声音喊道:“皇上驾到!!”

    随着第一声“皇上驾到”响起,那百米高的阶梯上也此起彼伏的响起了一声又一声“皇上驾到!”

    接着就看到一支由数十人组成的抬轿队伍朝着江北然这走了过来。

    同时一名腿都跪麻了的宦官强撑着站起来走到江北然身边说道:“陛下,请登轿。”

    江北然看了眼那宦官,又看了眼那八抬大轿,挥手驱赶道:“这点路坐什么轿子,朕自己能走,退下吧。”

    那宦官听完似乎有什么话想说,但最后还是恭敬的退到了一边。

    见到皇上从正门的阶梯上来,听玄殿内的群臣明显很不习惯,因为这条路平时是百官走的,皇上上朝另有大道。

    不过不习惯归不习惯,他们还是走出听玄殿,在门口整整齐齐的排成了三列,在江北然登到一半时,一个宦官高声喊道:“跪!”

    百官立即齐刷刷的跪下。

    “山呼!”

    “万岁!”

    “山呼!”

    “万岁!”

    “再山呼!”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老远就听到“万岁”声的江北然依旧不紧不慢的往上走,直到看到了跪成一片的百官。

    ‘哟,这官服倒是挺花里胡哨的啊。’

    只见群臣身上,红的绿的蓝的紫的黄的青的各种颜色的官服都有。

    让江北然不小心在心里都唱出来了。

    扫视一眼,江北然发现官服颜色虽乱,但排列并不乱,紫的一排,红的一排,黄的一排,分的清清楚楚,明显就是按品级划分好的。

    ‘这朝廷比我想象中的要好上许多啊。’

    江北然本以为这不受重视的朝廷会很随意,如今看来,还是挺自强不息的。

    “平身,随朕进来吧。”

    跨入听玄殿,江北然抬头一看。

    ‘好家伙……我特么直接好家伙。’

    前面几个宫殿江北然觉得已经修的颇为奢华了,但和这听玄殿比起来完全不是一个档次。

    这听玄殿上至藻井,下到地砖,甚至连旁边的柱子都是纯金打造。

    而且殿中也不是只有金子这样的“俗物”,梁枋的彩画也是十分漂亮,要知道江北然在这方面也是大师级的人物,能让他都觉得好看的,那绝对不是凡品。

    ‘不错,这皇帝当的,还是有点意思的嘛。’

    踩上由汉白玉制成的台阶,江北然和殷江红一起走上了最高处,而就在江北然犹豫着要不要当这么多人面坐上这装饰更为豪华的龙椅时,殷江红轻声道:“坐吧,现在开始,在这你是主,我是客,不用太顾及我的面子。”

    ‘这么贴心……倒是搞的我有点慌了啊。’

    刚才两个人的时候,江北然随意一点也就算了,现在当着百官的面,若是他坐下,殷江红在旁边站着的话,就显的殷江红像个保镖,算了,保镖太过分,像个护法好了。

    总之看起来就像是低他江北然一头。

    殷江红竟然连这都不介意,江北然只能说太大气了,若是换成关十安来,他肯定是不愿的。

    正待江北然谦让几句时,殷江红就又将他按在了龙椅之上。

    殿内的百官明显都认识殷江红,也知道他是峰州真正的话事人之一,见到他竟然如护法一般站在江北然的旁边,百官心中有些惊愕。

    ‘这位新皇好大的面子,竟能让那魔头甘心立于一旁。’

    ‘莫非这位新皇帝与这魔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亲密关系?’

    ‘这新皇来头怕是比我们先前想的还要大啊……还是少惹事为妙。’

    ……

    看着百官低头的样子,从没当过皇帝的江北然一时间不知道接下去该说什么了。

    ‘有本启奏,无本退朝?’

    但江北然又觉得殷江红应该不止是带他来走个过场而已,所以在一阵诡异的安静后,江北然决定自由发挥了。

    “都抬起头来,让朕看看朕的爱卿们都长什么样。”

    百官也是毫无迟疑,纷纷抬起头来望向江北然。

    ‘哟,年轻面孔不少嘛。’

    江北然本以为能混到朝堂上来的基本都是些老东西,没想到看起来年轻的也不少。

    一般来说,年纪轻轻就做大官有两种极端。

    一是朝廷极度腐败,疯狂买官卖官,只要你家有钱,什么龟儿子都能送进来当大官。

    二是朝廷极度开明,有能者就能破格提拔,绝不论资排辈,也绝无倚老卖老。

    ‘既然在这邓博没做好事的情况下,殷老狐狸都说他算个人才,手下应该还是有点能臣的吧。’

    就在江北然认着底下这些生面孔时,侧边的一个宦官畏畏缩缩的犹豫着要不要向前,实在是江北然身边的殷江红给他留下了太深印象。

    但犹豫再三后,这位宦官终于还是鼓起勇气走到了江北然旁边道:“陛下……您要说的话,让奴才来转达给群臣吧。”

    江北然看了他一眼,挥手驱赶道:“无须这么麻烦,退下吧。”

    “是。”宦官作了一揖,立即退到了一旁。

    在没有摸清这位新皇的脾气前,他们是绝对不敢多嘴一句的。

    差不多认全了所有面孔,江北然开口道:“众爱卿不必如此拘谨,就按平时来,可有本上奏?”

    群臣听完不禁面面相觑,没人敢做这第一个“冲锋”的。

    最后又默默的把头低了下去。

    “都不说话?都不说话我可就直接了点名了啊,对,头再低一点,我就喜欢点头最低的。”

    此言一出,一个年轻官员吓的连忙将头抬了起来。

    “就是你,出列。”江北然指着那个抬头的年轻官员喊道。

    ‘???’

    年轻官员心中满是疑惑,说好的找头压的最低的呢,这皇上不按章法来啊……

    但皇上都亲自点名了,他还能怎么办呢,只能颤颤巍巍的走到了当中。

    ‘啧……好像是最坏的情况啊。’

    江北然刚才一句话下去,抬头的压根没几个,一看就是群心机深的老狐狸,而这几个年轻的都耿直的不行,一个接着一个都就把头抬起来了。

    那年轻官员走到中间思考片刻,最终还是拱手低头道:“启禀陛下,臣无事启奏。”

    ‘啧。’

    随着朝堂再次安静下来,江北然突然发现自己连借鉴以前电视剧里看到的皇帝上朝都借鉴不了,因为他这个皇帝如果放在他那个时代,压根是不可能出现的。

    首先一点,他是个“空降”的皇帝,不像那些造反成功的皇帝,都有着自己的开国功臣班底,那是要文有文,要武有武。

    二来呢,他也不是太子上位,要知道一个成功的太子背后,那都是有团队的,无论是他父皇派去辅佐的也好,还是他自己笼络的也好,总之他只要一登基,那些辅佐他的臣子分分钟就会被提拔成高品官员,继续为他排忧解难。

    三来呢,像他这样被赶鸭子上架的皇帝有吗?有,但一般这种被赶鸭子上架的皇帝是完全没有实权的,实权都在把他当成鸭子赶上来的权臣手中。

    那这皇帝当的也轻松,一般只要看权臣的眼色说“准奏”和“再议”就行了,其他的权臣会帮他说。

    但江北然虽然也是莫名其妙被赶上这皇位的,但皇帝的实权可是扎扎实实在他手中,别说权臣了,谗臣都没一个啊。

    ‘拥有绝对实权的光杆皇帝,让历代那些皇帝听到,怕是能羡慕疯吧。’

    “启禀陛下,臣有事启奏。”

    就在江北然想着怎么打破这僵局时,一个穿着紫色衮衣的老臣举起玉质的笏板开口道。

    这笏板亦称手板,是大臣面见君王时的工具,作用嘛,有点像主持人的手卡,将要向君王上奏的话记在这笏板上,以防止自己遗忘。

    江北然见这老臣盯着笏板的眼珠不停转动,就知道上面是写了点什么的,也就是说这位有备而来。

    于是江北然高兴的说道:“准奏。”

    于是那老臣走到中间躬身道:“陛下,东洲郡连年干旱,今年饥荒已闹到了无法遏制的地步,还请陛下圣裁,救东洲郡的百姓于水火之中。”

    群臣听完纷纷露出了惊讶的眼神,没想尚书令会突然说出这事来,要知道这位新皇可是第一天登记,就算不上奏些好事哄着,最起码也别添乱吧。

    江北然也有些惊讶,他虽的确是从未接触过朝堂之事,但还是听说过这些大臣一个个都是人精,甩锅能力绝对一流。

    能在朝堂上启奏这种“坏事”的,要么是真的为了江山社稷着想,要么就是想借着这事弹劾某些人。

    思考片刻,江北然问道:“爱卿可有主意?”

    那尚书令继续躬身启奏道:“陛下,臣愿意全权负责此事,并起草奏折呈于陛下,若陛下应允,臣定当竭尽所能,解胶州燃眉之急。”

    “准奏。”

    虽然江北然连这大臣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但时分好奇这位大臣究竟想要做什么。

    “谢陛下!”

    朝着江北然深深鞠了一躬,老臣退到了一旁。

    见到尚书令成功了,其余官员也有些蠢蠢欲动,但这时江北然却起身道:“那今日的朝会就到此为止吧,朕已经记住了不少人,退朝。”

    江北然说完走到了那个刚才想要帮他传话的宦官旁边。

    那宦官也还算聪明,立即明白了江北然的意思,带着江北然从另一个路离开了听玄殿。

    殷江红就这么默默的跟着江北然一起离开了,从头到尾,他一句话都没说过。

    随着江北然离开,朝堂上的一众大臣再次陷入了迷茫中。

    不过他们并没有在大殿中非议,而是等到撤出了听玄宫,才在台阶下议论了起来。

    “那些修炼者这是派了个武夫来当皇帝吗?此人完全不注重礼仪啊。”

    “嘘,小声点,那魔……殷教主还在呢,我看那新皇似是真的完全不懂朝堂之事,如此也好,你我也落个轻松。”

    “你们说石尚书今日这步棋是何意?”

    “石尚书岂是我们能猜透的,还是赶紧回府吧,走个形势罢了,何必如此认真。”

    “唉……若先皇还在,我们晟国还……”

    “嘘!不要命了啊你,快走快走。”

    ……

    在群臣讨论着江北然这位新皇帝时,江北然已经走出了玄听殿,跟殷江红并排走在了大道上。

    “为何走的如此突然?”殷江红开口问道。

    “不是朕想走的如此突然,朕连他们的名字叫什么都不知道,更不知他们的品级,今天就是认识一下而已,殷教主,您不会真想让朕当场就表演个千古明君给您看吧?”

    殷江红听完笑了一声,说道:“哈哈哈,不错,敢和本座贫嘴了。”

    江北然也不知道是真不错,还是假不错,但从殷江红的反应来看,他对自己表现出的亲近之意还是很高兴的。

    至于江北然为什么这么做的原因也很简单,从入宫开始,殷江红就频频对他发出了善意,讲出自己的生平故事也好,在毓秀宫表现的毫无架子也好,带着他到处逛也好。

    这些统统是示好的行为。

    若是江北然一点都不回以亲近之意,那也有些太过不识抬举。

    高兴的笑了两声,殷江红说道:“你这么做,那些大臣怕是觉得我领了个什么都不懂的弟子来架空他们这朝廷了。”

    江北然听完却是笑着回答道:“他们也没想错,朕现在……的确是什么都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