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下文学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一百八十四章 天降大任于斯人也
    正如江北然所预料的那样,清洗“二五仔”只是峰州混乱的开始,因为当这些二五仔统统被灭了之后,他们的地盘自然也就空了出来,而这,才是真正的混乱。

    不过这种混乱还是可控的,只要关十安和殷江红两位玄宗级强者站出来主持大局,在实力压制的情况下,其他宗门和魔教也闹不出太大的乱子来。

    看完顾清欢递送上的报告,江北然几乎已经能想象出两位玄宗级强者现在头大的样子。

    毕竟分配蛋糕这种事情做不好,下面的人难免有怨气。

    就跟项羽当年分地盘一样,到最后每个人都觉得自己亏了,然后又联合起来要干死项羽。

    现在关十安他们是境高一级压死人,但这些觉得自己吃亏的人难免不会成为下一批二五仔,再次谋划起把这两个老东西拉下马的主意。

    所以说,当老大真的是个技术活啊。

    将报告收起,江北然拿出一枚乾坤戒递向顾清欢道:“去陵泰那边看看,如果有好的灵香就换些回来。”

    “是。”顾清欢接过乾坤戒拱手带。

    “嗯,去吧。”

    等到顾清欢离开,江北然也回了趟蓝心堂,来到自己的小屋前,江北然先是顺手打开旁边的水缸,从里面拿出了林榆雁放进去的字帖。

    摊开看了眼,江北然颇为满意的点点头。

    在长期练习下,如今林榆雁的狂草已经有模有样,离登堂入室也仅一步之遥。

    合上字帖,确定没有其他人给他留下什么字条后,江北然稍微打扫了一下小屋正欲离去,就看到应元师弟急匆匆的朝他跑来喊道:“江师兄!”

    知道应元不可能是自己来找他的江北然问道:“堂主让你来找我?”

    “是的,堂主说让你立即去书房找他。”应元点点头。

    看着应元这么着急的样子,江北然感觉这次堂主找他应该应该的确有要事,而不是聊于护法的日常。

    “好,辛苦你了,我自己会过去的。”

    “是。”朝着江北然拱拱手,应元便离开了。

    关上门,江北然很快便来到了张鹤卿的书房门口。

    轻敲了三下门,等到一声“进来”,江北然便推门走了进去。

    “拜见堂主。”江北然朝着张鹤卿拱手,接着又问道:“不知堂主有何事吩咐?”

    正喝着茶的张鹤卿听完摇了摇头,“这次可不是我找你,而是宗主要找你。”

    “宗主?”江北然心中不禁“咯噔”一下,总觉得这种时机宗主来找他肯定都是些麻烦事。

    “是啊,宗主点名要找你,趁着还没到午休,你赶快去吧,别耽误了。”

    “是。”

    朝着张鹤卿拱拱手,江北然退出了张鹤卿的书房。

    虽然宗主找弟子都是让堂主传话,不过这次张鹤卿似乎挺急的,都没和他寒暄两句就赶出来了,看来宗主也找的挺急。

    这让江北然心中不禁又是“咯噔”一下。

    不过想想系统也没跳提示,江北然就又放心了许多。

    没有停留,江北然径直来到了天云峰,等宗主府门口的么满通报后,江北然被带到了正厅前。

    江北然往里看了一眼,刚要开口向宗主请安,就一下愣住了,因为他余光瞄到了一个他很不想看到,最起码现在很不想看到的大人物。

    ‘关十安!?’

    不过也仅仅只是愣了一下,江北然还是很快分别朝着两人拱手道:“弟子江北然见过宗主,关宗主。”

    陆胤龙点点头,朝着江北然笑道:“进来吧。”

    在心里叹了口气,江北然迈开步子走进了大厅之中。

    “江小友,多日不见,你还真是一点都没变啊。”

    听到关十安当着陆胤龙的面叫自己小友,江北然感觉压力很大。

    不过陆胤龙的反应倒是挺平常,因为从上次这两位玄宗特地来向他讨要一个小弟子时,他就知道江北然这小子肯定不是池中物。

    朝着关十安拱拱手,江北然回道:“弟子愚钝,这么多时日过去修为还是毫无精进,让关宗主失望了。”

    关十安听完却是笑道:“哈哈哈,我说的可不是这个,而是你刚才看到我的第一反应,让我觉得你一点都没变。”

    关十安这话可大可小,往大了说,他的意思明显就是看出了江北然第一时间很不待见他,这足以让一名玄宗直接抬手灭人了。

    往小了说嘛,就是调侃一下小友,并无恶意。

    但不管关十安那边究竟是大是小,江北然当然还是要当大的来处理。

    于是他拱手道:“在掩月宗时关宗主对我的谆谆教导还历历在目,如今再见,难免有些失态,还请关宗主见谅。”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又因为自家宗主还在这呢,所以江北然这个吹捧的尺度正好。

    “哈哈哈,你倒是会说。”关十安又笑了一声,接着看向陆胤龙道:“陆宗主在培养弟子方面,的确是很值得我们掩月宗学习啊。”

    “不敢。”陆胤龙笑着拱拱手,然后看向江北然道:“北然啊,这次陆宗主来我归心宗办些事,顺带着想见见你,这可是你莫大的福分啊。”

    “是。”江北然朝着关十安拱拱手,“多谢关宗主抬爱。”

    满意的点点头,关十安对陆胤龙说:“陆宗主啊,刚才你不是说要找人带我在归心宗四处转转嘛,不如就让北然来吧。”

    陆胤龙先是一愣,但很快便点头道:“当然没问题。”说着便对江北然道:“北然啊,听到没,可得陪着关宗主好好逛逛。”

    “是。”

    到这里,陆胤龙和江北然都已经明白了一件事。

    那就是关十安并不是顺便要看看江北然,而是特地来找他的。

    至于原因嘛,陆胤龙不是很清楚,但等事情结束后他肯定是会好好问问的。

    江北然倒是能猜到一些关十安来找他的理由,无非是他为这次清洗行动做出了不少的贡献,最重要的是他为这场行动出了许多主意,而且都是有用的主意。

    如今他们在为如何粉蛋糕犯愁,自然第一时间又想到了他这个“智多星”。

    这一刻,一种“假期”结束了的心情涌上了江北然心头。

    等关十安和陆胤龙又客套一番后,江北然带着关十安走下了天云峰,路上认真的为关十安介绍着天云峰上的一草一木。

    “江小友啊。”在江北然又认真的介绍完了一块飞来石后,关十安开口道。

    “是,晚辈在。”江北然拱手道。

    “你不会觉得我是真要你给我当向导吧?”

    “这……晚辈能为关宗主做的,也就当个向导了。”

    关十安听完微微一笑,“黄元青已经被我打散了气海,关在地牢中了。”

    气海便是人体内将天地中灵气转换为玄气的地方,若是气海被打散,那这个人也就算废了,关十安此刻将这句话告诉他,江北然自然知道是什么意思。

    黄元青是他亲口点出来的“二五仔”,而且是清洗活动前还没开始就点出来了,如今他被证实的确是“二五仔”之一,那就说明他江北然……的确是个能掐会算的高手。

    在心里叹了口气,江北然点头道:“敢与关宗主做对,这黄元青落得如此下场也是活该。”

    “少扯这些没用的了,我这次来就是再问问你对这次的峰州之变还有什么别样的见解。”

    ‘关宗主……你不对劲。’

    ‘不对,应该是关宗主,你变了,你跟殷江红学坏了!’

    若是换做上一次见面时,关十安说话绝对没有这么粗鲁,问题也没这么直接。

    看来这半年里,他和殷江红并不是各顾各的清理,而是有合作的。

    不过只要系统不跳提示,江北然想要做条咸鱼的心就没人能动摇!

    于是他思考片刻拱手道:“这半年里弟子一直在山中修炼,并未听闻太多消息,实在是不给出什么见解,还请关宗主宽恕一二。”

    “当真?”

    “当真。”江北然确定的点点头。

    “哈哈哈哈!”关宗主听完突然放声大笑,“你这回答,还真是和殷江红说的一模一样。”

    关十安一边笑一边想起了来归心宗之前殷江红跟他说的话。

    “你就这么直接去问他,他肯定说他什么都不知道,这小子我已经看透了,事情只要不是砸在他头上,他是铁定不会管的,所以到时候你直接开门见山就是。”

    摇摇头,关十安背过身去说道:“江小友,如今峰州支离破碎,百废待兴,还有强敌环伺,你觉得我们作为峰州之人,是不是都该尽一份力?”

    江北然听完心里不禁又是“咯噔”一下,但还是拱手道:“那是自然。”

    “好,如今不仅各大宗门和魔教需要整顿,更需要修养的,是民生,但当今的圣上过于昏庸,整日只知玩弄权术,弄得朝堂乌烟瘴气,百姓也是苦不堪言,你可知……”

    ‘等等……等等,等等,等等!’

    江北然越听越觉得味儿不对,这一副天降大任于斯人也的前奏是要闹哪样?

    但不管江北然心中如何拒绝,关十安还是在滔滔不绝的说着他的长篇大论,直到他缓缓转过身。

    “江小友啊,虽然你在修炼上的确毫无天赋,但在读懂人心这点上却是连殷江红那老狐狸都自叹不如。”

    “晚辈不知殷教主为何要如此说,但晚辈真的……”

    关十安淡定的摆摆手:“哎,先听我说完。”

    “是……”江北然点头。

    “就像刚才那样,若是一名普通的练气境弟子,绝不敢打断我说话,也绝不敢质疑我的任何话,但你敢,因为你知道我不会因此发怒。”

    “也许能猜出我不会发怒这一点的弟子有很多,但敢于实践的,就只有你一人,因为他们不敢赌,而你敢,这便是你的自信,对自己识人之明的自信。”

    ‘艹!这话绝壁是殷江红那老狐狸教你的吧!’

    不得不承认,关十安这话说的滴水不漏,一般小弟子哪里敢跟玄宗讨价还价,毕竟身份差距太大了,光是那股气场就能压死人。

    只有江北然有系统这个保底,很多话才敢肆无忌惮的说出来。

    见到江北然不说话,关十安转过身来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这是一份十分优秀的能力,要知道,明君中的明字,可就是识人之明的明。”

    ‘艹!来真的啊!?’

    虽然江北然已经从关十安刚才的长篇大论中猜到他有这意思了,但还是抱着些侥幸心理,但这句话出来,就算是彻底板上钉钉了。

    这老头就是来拉他去当皇帝的!

    ‘你们特么什么脑回路啊!皇帝是这么选的吗!有病嘛这不是!’

    又拍了两下江北然的肩膀,关十安继续道:“说了这么多,你应该已经明白我此行的目的了吧,没错,殷教主也好,我也好,觉得你来当这晟国的新皇是最好不好过了。”

    江北然刚要做最后的挣扎,就看到一直都没动静的选项突然跳了出来。

    【选项一:拒绝关十安。完成奖励:渡罪玄典(地级上品)】

    【选项二:推选他人为新皇帝。完成奖励:斩海丹谱(地级下品)】

    【选项三:表示愿意。完成奖励:随机基本属性点+1】

    ‘啥!?’

    江北然万万没想到,一向让他低调为主的系统竟然会给出这么个选择,要知道他以前只是练一下心法,系统就会提醒他这很危险的。

    这会儿当皇帝反而不危险了?

    ‘嘶……’

    激动过后,江北然突然有些冷静了下来,仔细想想,比起当个修炼天才来,当皇帝的确更没有危险。

    江北然万万没想到,一向让他低调为主的系统竟然会给出这么个选择,要知道他以前只是练一下心法,系统就会提醒他这很危险的。

    这会儿当皇帝反而不危险了?

    ‘嘶……’

    激动过后,江北然突然有些冷静了下来,仔细想想,比起当个修炼天才来,当皇帝的确更没有危险。‘嘶……’

    激动过后,江北然突然有些冷静了下来,仔细想想,比起当个修炼天才来,当皇帝的确更没有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