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下文学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一百八十三章 这个皇帝有点东西
    半年后。

    峰州,归心宗。

    顾清欢来到后山紫竹苑入口通道。

    从乾坤戒中拿出一个一对铃铛,顾清欢让它们碰撞出清脆的响声后走进了江北然设下的八方修罗阵。

    因为觉得每次都要下来接他们太麻烦,但江北然又不想再阵法里流出一条生路让闯入者有可趁之机,所以江北然用如意签筒中的签子做出了两对摄魂铃铛给了他们。

    这两对铃铛在江北然加工后,拥有了可以屏蔽八法修罗阵入侵精神的作用,只要闭上眼,顺着铃铛声的引领,持有者就能顺利来到紫竹苑。

    推开小院的门,顾清欢走进来静静的等着。

    不一会儿,西侧的小院门被推开,脖间绕着一条碧磷蛇的江北然走了出来。

    “小家伙,你还真是喜欢撒娇啊。”江北然抚摸着碧鳞蛇正不断吐着信子的蛇头说道。

    “拜见师兄。”顾清欢恭敬的拱手喊道。

    “有事找我?”江北然抬头看向顾清欢。

    顾清欢晃动摄魂铃铛的时候江北然就知道是他来了,不过江北然并没有传唤过他,所以他主动前来的话,应该是有什么大事要禀报。

    “是的。”顾清欢点点头,“皇帝已经五天没上朝了。”

    “哦?”江北然挑了挑眉,“那看来事情已经到尾声了啊。”

    这半年里,通过顾清欢四处搜集来的情报,江北然基本已经读懂了这些人想干什么,而且在读懂的那一刻,他脑海里只有四个字。

    ‘有点意思。’

    皇权旁落这种事情不管在玄幻世界还是在正常世界都属于经常发生的事情。

    晟国现在的皇帝名叫邓博,原本他现在应该还在当太子的,只是老皇帝命短,才坐上皇位一年就嗝屁了。

    当然,江北然认为他应该不是自然死亡的就是了。

    老皇帝死了,自然是太子继位,就江北然掌握的情报来看,邓博应该是半夜正在寝宫里多人运动,太监突然就跑过来告诉他你爹死了,赶紧准备准备继位大典吧。

    在这种完全没准备好的情况下,邓博就被赶鸭子上架了,如果说老皇帝在朝廷里和黑白两道还有点话语权的话,邓博就纯属一个吉祥物,压根没人搭理他。

    但没想到当太子时整天就只想着多人运动和更多人运动的邓博一当上皇帝突然就想搞些大事情了。

    他知道无论是魔教还是宗门,都有人想借朝廷的名义搞些事情,那他就当个天底下最大的“牙人”,从这些同样不安分的大势力中抽取利益。

    而这些不安分的大势力想做的事情自然只有一件,那就是当老大。

    哪个宗门或者魔教不想占据最好的修炼地区?尤其那时候关十安和殷江红还都不是玄宗,那些规模同样也并不小的宗门就更加蠢蠢欲动了。

    发现这一点后,立志成为全天下最成功“牙人”的邓博就开始了他的帝王权术。

    仅仅花了三年的时间,他作为一个完全没有修炼过的“普通人”,就成功拢了一批野心勃勃的教主以及宗主,之后又花了七年的时间在暗中布局。

    虽然他这局是怎么布的江北然还不知道,但能从各种事件中猜出来一些。

    江北然估计这皇帝原本是想暗搓搓的让正魔两道双方消耗实力,比如黄帮就是他的手笔之一。

    然后暗中再培养扶持一些自己的朝廷势力,这样一来此消彼长之下,他培养的那些朝廷势力终有一天也能成为“分蛋糕”的一员。

    至于这位皇帝为什么能让这么多大佬愿意听他的,那自然就是他自己的本事了。

    可惜计划赶不上变化,邓博正将各种事情安排的井井有条时,一个突发的意外打破了一切。

    那就是关十安突破到了玄宗。

    这让那些野心家再也忍不住了,他们认为关十安就是因为占据了有利的修炼之地,所以才能突破到玄宗。

    这一下,他们再也不愿去听邓博的什么狗屁百年大计了,他们要的是立竿见影,能把那老头拉下马的计划,简单来说就是你要是弄不出来计划来,我们就弄死你!

    又一次被赶鸭子上架的邓博只好临时改变计划,从稳中求胜变成了乱中取胜。

    江北然能猜到在他原本的计划中,掩月宗那一次事件中,正魔两道应该是彻底撕破脸皮的,估计在他接下来的计划中还有引诱正魔两方老大,也就是让关十安和殷江红大战一场的主意。

    这两人都是刚入玄宗境,在打的两败俱伤时,双方阵营中的二五仔同时出手,很有可能直接斩杀他们。

    那样一来峰州就会陷入群龙无首的状态,但这个无首只针对于归顺于关十安和殷江红的那些势力,二五仔势力们可是有着他这个“首”的。

    在有计划的情况下,这些二五仔势力肯定会迅速脱颖而出,将几个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的强大宗门一一消灭。

    比如归心宗就会是其中之一。

    可惜,掩月宗的计划失败了,甚至还引起了两位宗主的警惕,江北然估计那邓博吓的觉都要睡不好了。

    接卸来绑架沐瑶估计还是出自他的手笔,可惜又被江北然破解了,这就让他陷入了只能等死的境地。

    ‘唉,惨惨惨。’

    江北然其实还是挺欣赏这皇帝的,开局一个金碗,硬是发展到如此地步,着实有点东西。

    但谁让他想在峰州搞事情呢,惹到了一心只想种田的自己。

    知道邓博基本已经完了后,江北然对顾清欢说道:“既然事情已经尘埃落定了,整理一份报告给我吧,哪些宗门和魔教在这次清洗中消失了,又有哪些崛起了,都详细列出来。”

    “是。”顾清欢拱手道。

    至于谁会是下一任皇帝,江北然并不关心。

    等顾清欢离开,江北然便继续回院子里逗弄自己的那些小可爱去了。

    午时,江北然来到了汀兰水榭,跨入正厅,发现今天的施凤兰和往日里有些不同。

    只见她穿着一袭白色纱衣,给人一种澄澈透明之感,双肩披着一条浅紫色的纱带,一阵风吹过,除尘飘逸,犹如仙女下凡一般。

    而等纱带落下时,纱衣丝带又紧贴在她身上,精巧细致的身形被体现的淋漓尽致,也让江北然难得感觉到施凤兰身上透着成熟风韵之感。这份风韵中带有四分威严,三分英气,三分可爱,远看近看都有一种神韵从骨子中沁出。

    但在见到江北然进来时,施凤兰身上那四分威严和三分英气一起化作了十分可爱,蹦蹦跳跳的朝着他扑了过来。

    “小北然~”

    “停。”江北然伸手制止了想自己扑来的施凤兰。

    而施凤兰就像是动作定格了一般杵在原地。

    “穿这么好看,要出去?”江北然问道。

    “嘿嘿。”施凤兰笑了一声,抓着裙摆转了一圈道:“好看吗?”

    “嗯,很适合你。”

    这时于曼文从正厅里走出来说道:“难得听到你夸人。”

    瞥了一眼于曼文,江北然拱手道:“今日的于护法也是光彩照人,夺……”

    但于曼文刚听了个开头就摆手道:“算了算了,我实在是不习惯你夸我,还是跟平时一样就好。”

    “好的。”江北然微笑着点点头。

    说完,江北然又重新看向施凤兰道:“所以……要去哪?”

    几乎每天都回来汀兰水榭的江北然基本就没怎么见施凤兰出过门,所以对于她突然要外出还是挺好奇的。

    “宗主让我过去一趟,说有事情找我,我本来打算直接过去的,但曼文说还是穿的正式一点比较好。”

    ‘宗主?’

    联想到顾清欢刚刚送来的情报,江北然认为陆胤龙大概是也知道了消息,觉得峰州真正的混乱才刚刚开始,所以决定把施凤兰这位“隐形守护者”请出来,申请一下她身后超级势力的保护。

    说起施凤兰背后的超级势力,这半年里江北然又触发了几次选项,难度已经降低到了玄级下品,大有再磨一阵,就能随便听的架势,甚至还有可能送个属性点。

    不过这难度究竟为什么越来越低,江北然倒是有一个猜测,那就是和他的实力挂钩。

    他的实力越强,具体了解了施凤兰背景后的会惹来的麻烦就越小,比如他实力低下时听到的话,就有可能莫名其妙被什么超级大宗里的小心眼高手降维打击了。

    当然,这也只是他的一个猜测,做不得准。

    “小北然~小北然~要不我们一起去吧。”施凤兰喊道。

    “宗主找你,我去干什么?胡闹。”

    “给我出出主意呀,我觉得宗主突然找我肯定没啥好事,万一他欺负我怎么办。”

    “……”

    空降的堂主,而且一整年都不用出门一次,天天待在府里吃喝玩乐就可以,都这待遇了,江北然能确定陆胤龙是很明白施凤兰身份的,欺负你……他有几个胆子啊。

    不过因为很多事情,江北然又觉得施凤兰和归心宗的关系,和江峰想象中那种帮忙照顾一下不一样。

    那就是如果施凤兰真的能作为一尊保护神护住归心宗,那江北然也就不用这么费神费力的去解决峰州的乱子了,反正就算那些二五仔势力杀到归心宗来,也有施凤兰背后的超级势力护着,他怕个啥?

    所以仍旧需要他去处理这些事情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就算归心宗哪天真被打了,那个超级势力最多也就派人来把施凤兰接走,至于归心宗的存亡,他们不关心。

    ‘卑微啊……’

    这样一想的话,陆胤龙这个时间点将施凤兰请过去,有可能是想通过施凤兰牵线搭桥,让他能和那个超级势力说上话。

    不过这不重要,反正江北然是不可能主动去参与进去的。

    “那……你如果不陪我去的话,就做好吃的等我回来吧。”

    江北然听完顿时笑了一声,感觉施凤兰就跟要糖吃的小孩一样,总要先铺垫一下,才能理直气壮的要。

    “想吃什么?”

    “烤鸭!”施凤兰举手道。

    “行,那我现在去烤,你赶紧去宗主那吧。”

    “好耶~”施凤兰高兴的欢呼一声,朝着门口跑去。

    “堂主!我刚你说过,注意仪态!别用跑的!”于曼文一边说一边追了过去。

    等到两人离开,江北然看着不远处的偷笑的小朵道:“走吧,做烤鸭去。”

    “好!”小朵高兴的答了一声。

    施凤兰这一去的时间被江北然想象中的要长很多,一直到烤鸭都快凉了,施凤兰竟然还没回来。

    ‘开大会啊这是。’

    心里感慨一句,江北然看着旁边早已饿的“咕噜噜”叫的小朵说道:“你先吃吧,她们回来了我再烤另一只就是。”

    虽然烤鸭金黄的脆皮让小朵口水都快流出来了,但她还是坚定的摇摇头道:“还是等堂主她们回来一起吃吧,我不饿的。”

    “行吧。”

    江北然话音刚落,就听到院外大门被推开的声音,紧接着就是一声有气无力的呼喊声。。

    “小北然~”

    起身走出正厅外,江北然看了眼垂头丧气的施凤兰,又将目光移向旁边的于曼文问道:“发生什么了?”

    “没什么,就是议会时间有点长,堂主有些倦了。”

    “何止是有点!我就没有正襟危坐过这么久好吧,累死我了。”施凤兰一边说一边来到了江北然旁边拽着他的手臂说道:“要背背。”

    “烤鸭做好了,就在厨房。”

    “烤鸭!”施凤兰听完就一溜烟的跑进了厨房。

    等施凤兰跑回厨房,于曼文开口道:“今天会议上……”

    但她刚说到一半,江北然面前就跳出了两个选项。

    【选项一:继续往下听。完成奖励:青星秘功(玄级中品)】

    【选项二:打断施凤兰的话。完成奖励:随机基本技艺点+1】

    果断选择了二,江北然开口道:“回来就不要谈工作了,吃饭,吃饭。”

    【选项任务已完成,奖励:蛊毒+1】

    ‘回来就不要谈工作?’

    听到这句有些奇怪的话,于曼文的心没来由的跳了一下。

    ‘净说些怪话……’

    于曼文想着忍不住白了江北然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