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下文学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一百七十八章 意外的“惊喜”
    子时,洪定风走出自家府邸,闲庭信步的朝着镇外走去,而一出了集源镇,他便加快了脚步,来到了一处废弃矿坑外,并径直走了进去。

    一直走到矿坑最深处,洪定风推开一个木箱,露出了通往下面的楼梯。

    从乾坤戒中拿出一根蜡烛点燃,洪定风缓缓朝着下方走去。

    当蜡烛的亮光彻底消失在通道内,两刀声音走到了通道旁。

    “做得不错。”江北然小声表扬道。

    “区区小事,不足挂齿。”站在一旁的顾清欢朝着师兄拱了拱手。

    很多不得了的大案子,其实都是因为细节暴露的,洪家也不例外。

    顾清欢在洪家调查了半天后,值得调查的点不少,但最明显的一点还是,他在观察洪家人吃午膳时发现他们的家教都很好,在分餐制的情况下,每个人都吃完了自己盘中的食物。

    这么一来,厨房里多出来的那些馒头就显得有些奇怪了。

    当然,这些馒头也有可能是给下人或者另有他用,所以顾清欢才特地让秦翠蓉去东厨中询问了一番。

    在听到秦翠蓉告诉他东厨多蒸几个馒头是这几日才发生的事时,顾清欢基本就确定了洪雅璇口中那件让洪家几位核心人物都觉得麻烦的事情应该和人有关,某些……被关起来的人。

    于是他在洪府蹲守了一天,最终在子时蹲到了去到镇外的洪家大少。

    也许是完全没想到有人会查到他们头上,所以洪家大少可以说是完全没有警惕心,没有过多遮掩的就来到了这处废弃矿坑。

    查到这,顾清欢也觉得差不多了,便回去向师兄报告了此事。

    知道此事后,江北然担心洪雅璇发现她以为的小事其实不小,会反应过度,所以决定还是不让她参与之后的行动。

    没过多久,上楼的脚步声传来,洪定风走出通道,将旁边的箱子重新拉回来盖住了通道口,便径直离去了。

    等到洪定风彻底走远,江北然刚推开箱子,就看到三条选项跳了出来。

    【选项一:让顾清欢下去处理此事。完成奖励:月蚀杀(玄级中品)】

    【选项二:亲自下去。完成奖励:随机基本技艺点+1】

    ‘得……看来这件事还真就是非我不可了。’

    暗骂一声‘贼老天’,江北然对顾清欢道:“你在外面守着,我下去看看。”

    “是。”顾清欢拱了拱手。

    穿上泯然,江北然朝着楼梯下走去。

    刚才洪定风下去时,江北然就已经用精神力察觉到下面关着大概十来号人,为了防止他们看到自己大喊大叫,所以江北然才套上了泯然。

    ‘好家伙……都是单间不说,还都设了隔音的阵法,这洪家还真是财大气粗,牢房都盖的这么阔气。’

    黑暗并不能遮挡江北然的视线,所以江北然刚下到关押层,就发现这里的牢房赫然都是单间。

    但就在他扭过头准备看看关在这里的都是些什么人时,他的表情一下愣住了。

    ‘孔芊芊!?’

    料是江北然已经想到了许多可能性,但也没想到是这么个活宝……哦不对,惊喜等待着他。

    一瞬间,他有些明白为什么这件事非他不可了,但具体为什么非他不可,估计还得等好好问完孔芊芊才能知道。

    此时孔芊芊正蹲在牢房里一脸的生无可恋,她的玄气被封住,这会儿一点劲都使不出,只好眼巴巴的望着外面,但那深邃的黑暗又让她是如此的绝望。

    “呜呜呜……师姐……师父……呜呜呜……”

    小声抽泣着的孔芊芊一个劲抹眼泪。

    “别哭了。”

    就在孔芊芊正的抽抽噎噎快要升级为嚎啕大哭时,一个突如其来的声音吓的她一下噎住了。

    “你是谁!?有本事你出来!我跟你拼了!我可是……唔唔唔!”

    孔芊芊刚喊到一半,嘴就被一个馒头给塞住了,只能发出“唔唔唔”的生意。

    “别吵了,是我。”

    确定系统没有跳出任何提示,江北然摘下了冕冠,低下头看着孔芊芊。

    “先……先生!?“咬着馒头的孔芊芊愣住了,接着一把抱住江北然的大腿道:“唔唔唔……唔唔唔……”

    意识到自己的嘴还被馒头堵着,孔芊芊抬起头手将馒头从嘴里拿了出来,继续嚎道;“先生,我们这时在梦中相会了吧,先生你要救我呀,先生!哎呀!”

    嚎到一半,孔芊芊捂着脑袋痛叫了一声,满脸的委屈。

    “呜……怎么梦里被打还这么疼……”

    “疼就说明你没在做梦,赶紧坐好,我有几个问题要问你。”

    将嘴里的那块馒头咽下,孔芊芊眨巴着眼睛问道:“先……先生您真来救我了啊?”

    无视了孔芊芊这个问题,江北然直接说道:“先说说吧,你是怎么被抓到这来的,再哭我可就走了。”

    “哦!”明白先生向来说到做到的孔芊芊连忙坐直身体,抹了一把鼻涕,孔芊芊回答道:“我……我也不知道,前些天我们出去执行任务,半道上突然冲出来一群人把我们给截了,我……”

    “咕~~”

    这时一阵肚子饿时特有的声音忽然响起。

    看了眼双手捂住肚子的孔芊芊,江北然奇怪道:“饿了?”

    “嗯……”孔芊芊点点头。

    “他们不是每天都有给你们送馒头吗?”

    “我……我不敢吃,他们万一在里面下药怎么办,我还想找机会逃跑去救师姐呢!”

    江北然听完差点笑出声,想不到这丫头平时迷迷糊糊的,关键时刻倒是挺有想法。

    从乾坤戒中拿出几张炊饼,江北然递给孔芊芊道:“吃吧,这个没毒。”

    “多谢先生!”孔芊芊说完一把抓过炊饼狼吞虎咽了起来。

    “你们被截住之后呢?”

    孔芊芊听完一边咀嚼着炊饼,一边含糊不清的回答道:“我连他们的脸都没看清,就感觉眼前一黑,再醒过来时就被关在一个地窖里了……先生,有水吗?”

    一口气吃掉一大张炊饼的孔芊芊抬头望向江北然。

    拿出一个水壶递给孔芊芊,江北然接着问道:“再后来呢。”

    “咕嘟咕嘟咕嘟……”灌下一大口水,孔芊芊接着回答道:“后来我们被关了好几天,有一天地窖的门突然被打开,从外面走进来好几个人。”

    江北然正打算让孔芊芊描述一下那几个人长什么样,就听到她说:“然后我就又眼前一黑,再醒过来就在这了。”

    ‘唉……这孩子也是怪可怜的。’

    又咬了两口病,孔芊芊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喊道:“先生!师姐!师姐也被抓了,你快救救她。”

    但江北然却是眉头一皱,说道:“沐瑶吗?她不在这啊。”

    在进孔芊芊的牢房前,江北然也看了看其他牢里关着的人,最终发现就孔芊芊这一张熟面孔,这才迫于无奈的来询问她。

    “什么!?师姐不在这!?”孔芊芊惊呼一声,手中的炊饼都掉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