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下文学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一百七十七章 奇怪的问题
    “小雅,你今日老是跟着我作甚?”

    洪府中,洪定风回头看着自己的小妹问道。

    “哎呀~被大哥发现了呀,其实是今日凤祥铺新到了一批绸缎,真的好好看。”

    洪定风微听完微笑着回道:“怎么,爹不许你买?”

    “嘿嘿,还是大哥聪明。”

    “你啊,仓库里这么多绸缎,你非要去外面买,也难怪爹不同意。”

    “这是新到的嘛,家里没有。”

    无奈的摇摇头,洪定风道:“要银子找你二哥去,我这也不富裕。”

    “好吧~”拖了个长音,洪雅璇转身离去。

    “这丫头,也太现实了……”看着洪雅璇果断离去的身影,洪定风不禁翻了个白眼。

    等到洪定风走远,洪雅璇才拍着胸口松了一口气。

    ‘想不到这么快就被大哥发现了,还好我机智。’

    昨天商讨完,江北然给洪雅璇的唯一任务就是让她回家看看家里有什么和以前不一样的地方,任何细节都不要放过。

    而洪雅璇自然是先从知道家里事情最多的大哥下手,但跟了一上午,也没看出大哥和平时不一样的地方,连之前会露出来的愁容都已消失不见。

    ‘难道刘家带来的麻烦已经解决了?’

    感觉事情不会这么简单的洪雅璇苦思冥想一番,决定再去观察观察二哥再说。

    酉时,按照约定,洪雅璇来到了凉亭。

    “发现什么了吗?”坐在凉亭中的江北然抬头问洪雅璇问道。

    “我……我发现二哥又背着我嫂子出去偷吃了!”

    江北然听完长出一口气,“还有呢?”

    “这很严重的!我嫂子这么贤惠,他竟然还……”

    洪雅璇话说到一半,看着江北然越发凌厉的眼神,只好缓缓闭上嘴低下了头。

    “我对你的家务事没兴趣,说正事。”

    “哦……我跟踪了两个哥哥一天,但实在是没什么发现,他们都跟平时一样。”

    “唉,看来我还是太高估你了。”江北然说完看向一边站着的骆闻舟说道:“去把成益叫来。”

    “是。”

    骆闻舟应了一声,便走出了凉亭。

    没过多久,顾清欢被带带了凉亭中,朝着江北然拱手喊道:“大哥。”

    洪雅璇在家里见过这位宋老板几面,知道就算是爹看到这位宋老板时也要笑脸相迎,将他当成贵客。

    而此时的宋老板……就像是家里张管家看到爹时的样子。

    ‘这个人,到底是何方神圣啊……’洪雅璇不禁又偷瞥了一眼江北然。

    将事情详细的跟顾清欢说了一遍后,江北然看向洪雅璇道:“明日我会让成益去你们府邸,你要做的事情就是找个没人的空地待着,明白了吗?”

    “没人的空地待着?什么意思啊?”洪雅璇奇怪的问道。

    没有回答洪雅璇,江北然看向顾清欢道:“计划你都明白了吧?”

    “明白了。”顾清欢点头。

    ‘啊?计划,什么计划?’

    洪雅璇一脸懵逼,明明刚才她也一直在旁听的,可完全没听到有什么计划出现啊。

    “嗯,去吧,路上教教她该怎么做。”

    “是。”朝着江北然拱拱手,顾清欢便带着还处于一脸懵逼状态的洪雅璇离开了凉亭。

    等顾清欢走远,江北然又看向一旁的骆闻舟说道:“你也去刘府查查,看看有什么异常之处。”

    “是。”朝着江北然一拱手,骆闻舟也走出了凉亭外。

    重新坐回石桌前,江北然拿起茶杯饮了一口。

    将两枚不知道从哪摸出来的黑子放在棋盘上,江北然眼神一凌。

    ‘背靠皇家的刘家和背靠四方宗的洪家,这两方势力能引起什么样的波澜呢……’

    接着江北然又不停的在棋盘上落下了好几枚黑子。

    “第一次来到澜州就被卷入势力中心,想要无伤破局,恐怕还得细心一些。”

    说着江北然又拿起一枚白子。

    “还好,我的棋子够多,而我……也很擅长下慢棋。”

    随着“哒”的一声,江北然将白子落在远离盒子的地方。

    隔天午时,刚用完午膳的洪雅璇站在了院子的一处假山旁,这里平日不会有人来,很符合林林煜大哥的要求。

    ‘他究竟是什么人呢,又为什么要来集源镇?我向找他帮忙不会是羊入虎口吧?’

    就在洪雅璇胡思乱想着一些有的没的时,她突然感到背后被拍了一下。

    洪雅璇本能的想要尖叫一声,但想起昨日宋老板的交代,又连忙捂住了嘴。

    转过身,只见穿着一身长衫的宋老板就这么凭空出现在她身前。

    “宋……宋老板,你是从哪进来的?”

    昨日洪雅璇听到林煜大哥要让宋老板来他们府上时,洪雅璇还以为是那种很正式的登门拜访,但后来和宋老板聊完时才知道他并不打算走正门。

    不过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看着宋老板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洪雅璇还是有些被吓到了。

    顾清欢能突然出现在洪雅璇面前,自然是因为穿了泯然,自从上次江北然认为泯然款式太单一也是个弊病后,便将泯然做成了各种各样的行装,毕竟泯然的核心是阵法,而不是外观。

    等洪雅璇的情绪稍微稳定一些,顾清欢开口问道:“洪小姐,不知贵府平时在日常花销上可有铺张浪费?”

    ‘铺张浪费?’

    洪雅璇虽然不明白宋老板为什么突然会问这么个问题,但还是认真回答道:“不会……我爹平日里经常教育我们兄妹不许胡乱浪费,而且他本身也是个节俭之人。”

    “那平日用膳呢?可有暴殄?”

    “用膳?”

    洪雅璇皱着眉头思索片刻,“这我倒是不注意过。”说完她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竖起手指道:“对了,翠蓉肯定知道,我去把她寻来。”

    很快,洪雅璇便将秦翠蓉拽了过来。

    “宋先生好。”秦翠蓉看到顾清欢时礼貌的行礼道。

    顾清欢回了一礼,说道:“麻烦了。”

    路上秦翠蓉已经听自家小姐说了这次找她来干嘛,所以在思考片刻后便回答道。

    “我有时候和桂香一起……哦,桂香就是府上专门负责买菜的丫鬟,我跟她去买菜时,她有跟我说过府上的规矩是菜都要吃最新鲜的,而且老爷不许浪费,所以一般都是吃多少就买多少。”

    顾清欢听完轻点了两下头,说道:“多谢。”

    见宋老板没有主动说出为什么要问这事,忍不住好奇心的洪雅璇问道:“不知宋老板为何要询问此事?”

    顾清欢抿嘴一笑,回答道:“今日你们用午膳时,我去东厨瞧了一眼,发现厨房中留下了不少残羹冷炙,颇为浪费。”

    “咦?”洪雅璇听完有些奇怪。

    不等洪雅璇再问,顾清欢看向秦翠蓉道:“翠蓉姑娘是吧?我还有一事想要麻烦你。”

    “您请说。”秦翠蓉立即弯腰行礼。

    “你平时会去帮厨吗?”

    “嗯,偶尔会去。”秦翠蓉点点头。

    “既如此,你只需自然一些,替我问些事情即可……”

    申时,拎着菜篮回到东厨的桂香喊道:“菜将军,今天菜市口有茼蒿卖呢,我多买了些回来,您看着给凉拌一下吧。”

    正在摘菜的乐东一听,立马站起身来回道:“这可是稀罕物,好久都没见着你买来了,今日怎么突然有了?”

    因为没有冰箱的关系,像茼蒿这种应季野菜,一般也就当月吃得到,而且还得是大户人家。

    放下菜篮,桂香邀功般说道:“贾伯进山去挖来的,挖不少呢。”

    “嚯,进山了啊?他这胆子也是够大的,最近山里野兽可不少,听说还有异兽出没呢。”

    “可不是,不过也多亏人家胆子大,咱们也有口福了。”

    两人正说话时,秦翠蓉蹦蹦跳跳的跑了过来,看到菜篮里的茼蒿后立即喊道:“呀!今天有野菜吃啊。”

    桂香听着笑道:“还是你的鼻子灵,一有好吃的就来了。”

    “哪有~我这不是想你了吗。”

    “那你倒是早点来跟我一起去买菜。”

    “好~明天我一定早些来。”

    寒暄完,秦翠蓉看向乐东道:“菜将军,今日留我帮厨吧。”

    洪家对下人很是优厚,主人家吃的菜,他们下人也能分上一口,尤其是东厨里帮忙的,那更是可以多吃一些。

    所以乐东看出秦翠蓉是馋这茼蒿了。

    “好好好,那你可得卖力点。”乐东笑着说道。

    “包在我身上了!”

    半个时辰过去,东厨已经忙活到了尾声,秦翠蓉看着乐东手中拿着的笼屉问道:“菜将军,怎么今日做这么多馒头呀?比我上次来时可多多了,哦,我知道了,是不是……”

    “可不敢乱说!”乐东连忙板起面孔,“这都是大少爷交代的,让我这几日多蒸些馒头。”

    “哦~”秦翠蓉了然的点点头。

    “你这丫头,把我当什么人了,真是……”

    “嘿嘿,我是想说是不是老爷爱吃你做的馒头,让你多做一些呢,你想哪去了呀。”

    “鬼灵精,让开让开,当心撞着你。”

    接着继续待在东厨里帮忙的又打听到了腌菜也多拿出来了一些,同样也是大少爷吩咐的。

    戌时,得到这些情报的秦翠蓉小心翼翼的来到后花园门口,找到了自家小姐。

    “都问到了?”洪雅璇问。

    “嗯!都问到了。”秦翠蓉用力的点点头。

    “好,那我们进去。”

    来到假山旁,不等两人四处张望,就看到宋老板从假山后走了出来。

    朝着两人拱拱手,顾清欢看向秦翠蓉道:“辛苦姑娘了。”

    “不辛苦,不辛苦。”秦翠蓉连连摆手,接着立即回答道:“先生您要我打听的事情我都打听清楚了,这几日东厨的确多做了些吃食,说是大少爷吩咐的。”

    听完秦翠蓉的回答,洪雅璇不禁暗暗吃惊。

    且不说这情报有用没用,这宋老板只来了半日就发现了异常之处,而她却是压根就没往这个方向想过。

    ‘唉……又要被那人说蠢了,不对,不对!我才不蠢,本小姐聪明的很,哼!’

    在心里安慰了自己一遍,又没忍住好奇心的洪雅璇再次问道:“不知这小事对先生有何助益?”

    “接下来的事就不烦劳洪小姐了,等有了结果,明日在凉亭我兄长自然会告知与你,先走一步,告辞。”

    顾清欢说完戴上纶巾,重新走回了假山后,而当洪雅璇和秦翠蓉一起跟上去时,却发现已经没有了他的身影。

    夜色中,感到一股凉意的秦翠蓉抓住了小姐的胳膊,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这位宋先生可真是位奇人。”

    “是啊。”洪雅璇点点头。

    不过洪雅璇此刻更好奇的是,能够同时驾驭两位奇人的那位,又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这一夜,洪雅璇失眠了。

    她翻来覆去的也没想明白宋老板究竟发现了什么,这一发现又会给他们洪家带来什么。

    ‘我不会闯下大祸了吧……’

    洪雅璇突然有些慌张,但只是稍微慌了一下,就决定还是不要自己吓自己,因为她的直觉告诉她,那个人不会害她的。

    ‘但究竟是什么事呢……’

    就这样,洪雅璇辗转反侧到了天明,不过她毕竟也是修炼者,一晚上不睡算不了什么,又一口气熬到酉时,终于等到约定时间的洪雅璇迫不及待的来到了凉亭外。

    “呼……”

    调整了一下气息,洪雅璇缓缓走进了凉亭,发现三人都在亭中。

    洪雅璇刚准备拱手,就看到江北然对她做了个驱赶的手势道:“今日你就不用汇报了,回家去等消息吧,事情查出来会告诉你的。”

    “啊!?”

    洪雅璇一愣,但还是忍不住问道:“我想问问昨日宋……”

    “你可以回去了,我不想再说第二遍。”

    看着江北然凌厉的眼神,洪雅璇不禁脖子一缩,低头道:“是……”

    走到远离凉亭的一处小树林里,洪雅璇忍不住狠狠跺了两下脚。

    “坏人!又凶人家!又凶人家!”

    忍不住“嘤嘤嘤”了一阵的洪雅璇心里有些委屈,但又觉得那人好像真的已经将事情查清楚了,不然怎么会不需要她这个家族内部人员帮忙。

    ‘算了,看在他这么上心的份上,就再原谅他一次。’

    PS:写这章的时间远超我的预料……加更的话,就算顺畅也要半夜了,不顺畅就是明早见,各位明天起来再看吧,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