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下文学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一百六十八章 都是高人
    棕石墙、红地砖、玄晶丹炉、垩石英水缸、制药台、重晶石灶台……

    这是叶家专门为骆闻舟准备的炼丹房,看着四处打量的叶凡,骆闻舟开口道:“叶凡。”

    “在。”叶凡转过身向骆闻舟拱了拱手。

    “为你诊断之前,我有两件事要告诉你。”

    看着林先生突然严肃的表情,叶凡心头一怔,过了一会儿才应声道:“先生请说。”

    “第一件事,其实我和宋先生,包括清策兄,都是为你而来。”

    “啊!?我?”

    这信息量巨大的一句话一下把叶凡砸晕了,林先生也好,宋先生也好,还是现在临时担任他们教头的吴清策也好,这三人都是现在叶家的当红人物。

    虽然他们都很年轻,但就算是爷爷也没有任何轻视他们的意思,非常尊重他们的每一个意见。

    ‘这样的三位俊杰……都是为我来的!?’

    林凡顿时有一种自己被选中了的感觉,心中生出了一股描述不清的亢奋,就仿佛有什么枷锁要被冲开一般。

    张开嘴,林凡想要问些什么,却又不知从何问起,只能愣愣的王者骆闻舟,毕竟这消息来的实在太突然了,信息量也太大。

    看到叶凡被震住,骆闻舟继续说道:“第二件事,我可以帮你将失去的修炼天赋找回来。”

    如果说前面一句话只是让叶凡有些惊愕,那这句话就让他如遭雷击。

    他再也忍不住内心的激动,扑上去抓住骆闻舟的双臂说道:“先生所言可诚!?”

    骆闻舟微微一笑:“我会将这些事告诉你,自然就有着十分的把握。”

    “求先生救我!”

    叶凡当即就跪在了地上,他等了三年,就是一直在等这样一个机会!为此他可以付出一切。

    伸手将叶凡扶,骆闻舟拍了拍他的肩膀告诉他道:“我给你三天时间,三天后我要你给我一个回答。”

    “回答?”叶凡一愣,“什么回答?”

    “得到力量以后,你会做什么。”

    骆闻舟说完便走出了炼丹房,留下叶凡一人陷入沉思。

    回头看了眼叶凡那愣住的样子,骆闻舟不禁想起了曾经师父考验他时的场景,几乎一模一样。

    没有注意到骆闻舟的回头,叶凡此刻大脑内不断回响着那个问题。

    ‘得到了力量以后……我会做什么?’

    叶凡不知道林先生为什么会问他这个问题,但他知道这个问题很重要,这关乎到他能不能抓住这个来之不易的机会。

    叶凡坚信答案一定不是靠他自己能想出来的,林先生一定把答案藏在了某处,等待着他去寻找。

    而最有可能知道答案的……必然包括林先生在内的三位俊杰。

    ‘我一定要找到答案!’

    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句,叶凡走出了炼丹房。

    下午修炼时,作为“特约”教头,吴清策正在向叶家弟子们传授着他的修炼技巧。

    虽然吴清策很想说变强的技巧就是拥有一位师兄那样能全方面帮到你的神人,但是他没法说,所以只能想一些师兄平时训斥他时说的话。

    “想要变强,就要多思考。”

    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吴清策继续说道:“修炼不是光靠蛮力和努力就能成功的,你必须学会去思考,思考这门功法要你这么练的目的是什么,而不是盲目的跟从。”

    “哦~”

    一众叶家弟子听完纷纷恍然大悟的点起头来,虽然他们还不是很能理解吴清策话里的意思,但听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叶凡更是听的异常认真,将吴教头的每一句话都认真记在了心里,想要在这只言片语里找到他需要的答案。

    等到自由活动的时间开始,叶凡忽然听到身后的两位堂兄弟议论道:“哎,我昨天听说了一件事,和吴教头有关的。”

    “哦?何事?快说来听听。”

    “哎~”那人卖了个关子,“这消息可是我好不容易打探来的。”

    “好好好,今晚陶居客栈,我请客。”

    “敞亮~前两天专门管辖峰州那边的刘掌柜回来了一趟,一听说吴教头在这,立即就说这可是峰州今年风头最劲的年轻修炼者。”

    “为何?”旁边那人很配合的问道。

    “说是峰州最强的掩月宗举办了一场英杰少年会,邀请了峰州所有未及弱冠的年轻修炼者一起参赛,最后你猜怎么着?”

    “怎么了?”

    “在这种满是天之骄子的比试里,吴教头竟然能拔得头筹!当真是,旷世奇才。”

    “这么厉害!?那不就代表吴教头是峰州最强的年轻修炼者了?”

    “对啊,我可不就是这意思嘛。”

    “那趁着吴教头还在,我们可得多跟他学学,以后就算不当个澜州第一强者,混个第二,第三也不错。”

    “说的是,快走,快走。”

    看着两位堂兄弟追着吴教头而去,叶凡此刻的内心也是十分震撼。

    因为吴清策是归心宗弟子的关系,所以叶凡一直恨不待见他,但他现在已经慢慢爬出了那个满是怨念与仇恨的世界,接人待物和思考问题时也已经理智了许多。

    当那层名为“仇恨”的筛网消失,叶凡更加意识到这位吴教头真的很强,峰州第一人,这可是全州独一份的荣誉,是他根本无法触及,也无法想像的。

    而这样一个人,竟也是专门为了他而来。

    ‘难道说我也有机会变的像吴教头那样强大吗……’

    当这念头生起时,那股仿佛要冲破什么枷锁的感觉又出现了。

    这一次,叶凡明白了,这是他沉寂已久的欲望!想要变强的欲望!

    等到修炼时间结束,叶凡找到了吴清策。

    “吴教头,我……我有一个问题想请教您。”

    看着第一次主动来找自己的叶凡,吴清策发现他的眼神变的清明许多,脸上那种全世界都欠了他银子的表情已经消失了。

    “去镇上逛逛吧,我们边走边说。”

    “好。”

    跟着吴清策来到集源镇的大街上,林凡数度张口,却是不知道该怎么问。

    “我曾经也和你一样。”

    听到吴清策突然开口,叶凡先是一愣,然后问道:“教头您说的一样是指……?”

    “和你一样弱小,和你一样认为自己将一个人对抗整个世界。”

    “我……”叶凡想要解释两句,但又发现吴清策说的没错,自从失去修炼的天赋后,他就一直是这样的心态。

    思考片刻,叶凡问道:“那吴教头您现在的想法变成什么样了?”

    吴清策听完扭过头回答道:“那是我的答案,而现在你需要找到的,是你自己的答案。”

    说完吴清策停下脚步在旁边的小摊上买了两块龙须酥,分给叶凡一块后说道:“慢慢想,我相信你会和我一样寻找到答案的。”

    说完拍了拍叶凡的肩膀,挥手离开了。

    看着叶凡消失的背影,叶凡将手中的龙须酥放进了嘴里。

    龙须酥的味道层次清晰,入口即送,回味是一阵又一阵的甘甜。

    突然,叶凡悟了。

    ‘吴教头是借着龙须酥在告诉我苦尽甘来的道理!’

    顿时,叶凡觉得自己最终的龙须酥越发甜了。

    就在叶凡打算再买两块龙须酥时,扭头却发现他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陶居客栈前。

    想到宋先生就在里面,叶凡立刻意识到吴教头肯定是故意带他来到这的。

    在心里谢了一声吴教头,叶凡转身走向了陶居客栈。

    看着叶凡走进客栈,躲在不远处的吴清策从锦囊里拿出纸条又仔细比对了一遍。

    ‘嗯,台词没说错,那就应该没问题了。’

    叶凡这还是第一次来到陶居客栈中,因为他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了修炼上,虽然修为提升的速度很慢,但也正是因为很慢,他才更要将勤补拙,不然他就真的只能当一辈子废材了。

    作为叶家人,叶凡还是有些特权的,他不需要在外面排队,说出自己名字后就被小二迎进了大堂。

    点上一壶迎春酒,叶凡开始寻找宋老板的身影。

    “沈兄,我那赤炎草可是长的比你快多了。”

    “快有什么用,你那赤炎草的颜色明显没我的鲜艳。”

    “怎么就没你鲜艳了,明明就是红彤彤的,比那飘香楼花魁的脸蛋还红,以后肯定炼出好丹来。”

    ……

    听着窗口几人的议论声,叶凡也凑过去了看了眼,发现客栈旁边种着几十颗赤炎草,而且每颗赤炎草前面都写着名字,而且这些名字都是连他这样不怎么关心时事之人都听说过的名流。

    这一刻,叶凡好像突然有些明白了为何这间陶居客栈为何能够在短时间变成各大家族的驻足之地。

    “宋老板好。”

    “宋老板过来喝一杯啊。”

    “宋老板,这是我最近买的几幅字画,您帮着掌掌眼。”

    “宋老板,你上次教我的法子简直神了!这是谢礼,您可千万别跟我客气。”

    “宋老板,这回您可得帮帮我,不然我这戏楼可就开不下去了。”

    ……

    刚坐回自己的位置,叶凡耳边突然不断传来打招呼的声音,抬头看去,只见宋先生正慢慢从二楼往下走,不少原本正在喝酒的客人都围了上去。

    ‘看来宋先生不仅在我叶家交口称誉,即使放眼整个集源镇,他也是正当红。’

    叶凡就这么看着宋先生从容的应对着每一位集源镇有头有脸的人物,可以说每个人都是乘兴而来,满意而归。

    “严老板,您这戏院生意前两日我看着不错啊,这又是怎么了?”

    严老板甩甩手,叹气道:“嗨,前几天那都是赔本赚吆喝,这几天一收票钱,立马就没人来了,真是抠搜的紧。”

    顾清欢听完笑道:“我上次去听戏时,尝着您楼里那炒花生是真不错。”

    “花生?”严老板愣了一下:“宋老板若是爱吃,我回去便夫妇下人给您多送点来。”

    顾清欢听完摇摇头:“不必,在下的意思是,严老板您这花生能有大用。”

    “怎么说?”

    “严老板您现在回去就立块牌子,上面写上凡买票者,送花生一盘,另外多差些人四处去宣传,宣传”

    “啊?”严老板听完愣了一下,“这……我这利本就不大,客人又少,还送东西?那我这戏楼可就真开不下去了。”

    顾清欢笑着摇摇头,说道:“严老板试一试便知,若是没用,明日的戏,我宋某人包了。”

    “宋老板这是哪里话,我还能不相信您不成,好!我现在就回去办。多谢!“

    等到严老板离开,顾清欢顺势坐到了叶凡的桌子上,还给自己倒了杯酒。

    一直在旁听的叶凡忍不住问道:“宋先生,您刚才给那戏院老板出的主意真能有用?”

    喝了口酒,顾清欢回答道:“若是有兴趣的话,你可以晚上自己去看看。”

    “好,我一定去。”说完叶凡又说道:“宋先生,我也有一事想请教。”

    “何事?”

    “我……”叶凡张了张口,又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将问题问出口。

    又给自己倒了杯酒,顾清欢看着欲言又止的叶凡问道:“你觉得什么是力量?”

    “什么是力量?”叶凡咀嚼了一遍这句话,尝试着回答道:“足够高的修为?”

    “那没有修为就不能称之为强者了吗?”

    “这……倒也不是。”

    将第二杯酒喝完,顾清欢站起身说道:“顺着这个思路,再好好想想。”

    说完便离开了。

    看着江先生离去,顾清欢心头不禁又是一跳。

    江先生也好,林先生也好,吴教头也好,这三人可以说都完美符合了叶凡心中的高人形象。

    “这……倒也不是。”

    将第二杯酒喝完,顾清欢站起身说道:“顺着这个思路,再好好想想。”

    说完便离开了。

    看着江先生离去,顾清欢心头不禁又是一跳。

    江先生也好,林先生也好,吴教头也好,这三人可以说都完美符合了叶凡心中的高人形象。将第二杯酒喝完,顾清欢站起身说道:“顺着这个思路,再好好想想。”

    说完便离开了。二杯酒喝完,顾清欢站起身说道:“顺着这个思路,再好好想想。”

    说完便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