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下文学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一百六十五章 浮木
    “好快的速度!等等……他的玄气!?”

    “好强!好强的玄气!而且他的玄气怎么会……”

    “他是玄师!?还没到弱冠之年的玄师!?”

    在叶朔还未找到吴清策时,周围的叶家弟子却是已经发出了阵阵惊呼。

    虽然周围师兄弟说的声音不大,但玄师这两个字还是清晰的钻入了叶朔耳中。

    这两个字对他来说可谓是振聋发聩!

    有些不敢置信的转过身,叶朔只看见刚刚还如白衣书生一般的吴清策此刻全身围绕着绛紫的玄气,而且在这股强大的玄气之中,还有一道道电弧在不停跳动着。

    ‘这是什么玄气!?’

    叶朔听说过有些天纵之才的玄气中会含有五行之力,即为金木水火土,但从未听说有人的玄气中会含有雷霆之力。

    “吴兄已是玄师境?”叶朔吃惊的问道。

    吴清策点点头:“嗯,前些日刚突破到玄师六阶。”

    “玄师六阶!?”

    一众叶家弟子纷纷倒吸一口凉气,虽然他们能感觉到吴清策的玄气要比刚晋升的玄师强上许多,但没想到竟然已经是六阶的玄师了!

    要知道他们的师父也不过时玄师五阶而已。

    叶凌天和他的那些儿子也不禁惊讶的张大了嘴巴,没想到眼前这还未到弱冠的年轻人竟已是在向大玄师发起冲击的强者。

    这让叶家中几个而立之年才堪堪迈入玄师境的族人有些汗颜。

    人群中的叶凡自然也是惊愕无比,没想到只是归心宗派来的一位使者都有着如此天纵之才,同时也让他不禁心生向往。

    得知吴清策已是玄师六阶的强者后,叶朔却没有任何退缩的意思,他摆出进攻的架势问道:“再交手之前,吴兄能为我解个惑吗?”

    “叶兄弟请说。”

    “不知吴兄身上灵气是五行中的哪一支?”

    “东方卦震,震为雷,五行属木。”

    在服下七成力的雷炎淬体丹后,吴清策就感觉自己的玄气产生了变化,一开始还只是运用招式时会附带着雷灵气,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体内的雷灵气越来越充裕,直到现在变的肉眼可见。

    对于这神乎其神的药效,吴清策也只能在心里感慨一句。

    ‘我师兄的炼丹术天下无敌!’

    “原来如此,多谢吴兄赐教,小心了!”叶朔说完猛地踏前一步,森罗剑如灵蛇吐信一般朝着吴清策刺去。

    然而叶朔这最强一击,却被吴清策用食指和中指轻描淡写的夹住了。

    看着叶朔瞪大的眼睛,吴清策仿佛看到了与师兄对战时的自己。

    ‘难怪师兄这么喜欢用手指夹住我的剑,这感觉……真爽快。’

    既然已经展现出了玄师六阶的实力,那吴清策自然选择了速战速决,不然多打几个回合的话,就会显的他在戏耍叶朔,那就不是在叶府的弟子前立威,而是在叶府中树敌了。

    “小弟甘拜下风。”

    长叹一口气,叶朔将吴清策松开的青萍剑收回剑鞘中。

    在所有叶家弟子,惊讶的目光中,叶凌天拍着手说道:“清策果然是天赋异禀啊,难怪能被陆兄收为亲传弟子,年纪轻轻就有如此实力,真是让老夫叹为观止啊。”

    “叶老爷过奖了。”吴清策拱手道。

    虽然自家弟子败的很惨,但叶凌天心里却没有太过膈应,因为他想到的是陆胤龙既然会派出天赋如此出众的亲传弟子来赔礼,那就说明还是很重视他们两家之间的情谊。

    再加上他的确得到了峰州最近暗流涌动的消息。

    ‘也许陆兄是真的抽不开身吧……’

    见众弟子全都愣愣的看着吴清策,叶凌天趁势说道:“平时一个个的都眼高于顶,现在都知道大陆上出色的年轻修炼者究竟是何等实力了吧。”

    “知道了。”众弟子低头拱手道。

    他们今天的确是开眼界了,原本他们认为像叶朔这样的实力与天赋,即使放眼整个大陆也是一等一的存在,但吴清策的出现却是好好给他们上了一课,让他们明白了自己只是井底之蛙。

    随后又勉励了弟子们几句后叶凌天带着吴清策去了偏厅,留下一众弟子们三三两两的讨论着刚才发生的一切。

    看着吴清策离去的方向,叶凡的心中五味陈杂。

    他想着他的修炼天赋如果没有消失,也许到了吴清策这个年纪时也能像他这么强,甚至更强!

    可惜的是……这些只能存在于他的幻想之中,因为他现在只是一个连叶咏都打不过的废材而已。

    ……

    深夜,吴清策住进了叶凌天给他安排的小院中,甚至还有专门的丫鬟伺候他,可以说是最高规格的待遇了。

    拜别机会叶家的高层,吴清策长出一口气。

    他还是第一次作为宗主弟子进行这些“应酬”,很多时候都分不清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所以遇到许多问题时,他都采用了师兄教给他的那招。

    不说话,装高手。

    而且这一招效果出奇的好,每次都会有人帮着他打圆场,换话题,没有出现任何差错。

    婉拒了要伺候他沐浴更衣的丫鬟,吴清策离开别院,来到了叶家后面的林子中。

    前些日他和师兄一起来观察这叶凡时,就知道他每晚都会来此练功,即使修为速度提升奇慢,也不能阻止他的决心。

    这一晚,叶凡依旧如平时那样在小河旁挥动着他手中的长枪,一直练到浑身大汗,精疲力尽时才坐下大口的喘气休息。

    “叶凡哥哥,快喝点糖水休息一下。”

    一直在旁边看着的辛冬儿立即送上一碗早已准备好的红薯银耳糖水说道。

    “谢谢。”接过辛冬儿递来的碗,叶凡看着她道:“冬儿,你真的没必要每晚都来陪我修炼的,我……”

    “叶凡哥哥,这都是我资源的,你就不要跟我客气了。”

    叹口气,叶凡虽然很不愿意让冬儿看到自己狼狈的一面,但也没法强硬的拒绝冬儿,只好道了声“谢谢”,将糖水一口气喝完。

    正准备将碗还给辛冬儿,叶凡突然听到背后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谁!?”

    担心又是叶咏那个混蛋,叶凡握紧了手中的长枪喊道。

    “是我,吴清策,我们下午见过面的。”黑暗中,吴清策缓缓靠近叶凡说道。

    见到是吴清策,叶凡紧绷的身体放松了一些,但他对于来在归心宗的吴清策还是没什么好感,所以只是朝他拱了拱手,就没再多说什么了。

    倒是一旁的辛冬儿看着吴清策拱手道:“见过吴大哥,不知吴大哥为何深夜来到此地?”

    “有些睡不着,想找个僻静的地方散散心。”

    “原来如此,那我们就不耽误吴大哥散心了。”

    “是我耽误了你们练功才是,你们继续吧,我去前面走走。”

    沿着小河走了一会儿,吴清策回头发现那两人都没有追上来,便从乾坤戒中掏出了那个绿色的锦囊。

    出发时清欢师弟跟他说的是如果叶凡主动来找他,就打开红色的,如果有人为叶凡来找他就打开黄色的,他因为担心叶凡不知道他住在哪,所以才特地来林子里“散步”。

    但从他刚才的表现来看,他应该不太可能主动来找他。

    又等了一盏茶的时间,见还是没人来主动找他,吴清策正想着要不要再走回去一趟,就感觉到自己的额头猛地一疼。

    感受到这熟悉的触感,吴清策想也不想就低头拱手道:“师兄。”

    “你刚才不会是打算再走回去吧?”江北然看着吴清策问道。

    “我……确有此意。”

    知道自己瞒不过师兄,所以吴清策还是选择了实话实说。

    “大半夜的跑到林子里来散步已经够刻意的了,还走回去?你是不引起那叶凡对你的戒心不罢休是吧?”

    “我错了……”

    “把今天发生的事情都与我说一遍。”

    “是。”吴清策说完便开始进行汇报。

    如同在掩月宗那样,吴清策用心的扮演着每个角色,将所有场景都绘声绘色的还原了出来。

    在听到叶凌天拿到五龙丹后就替叶凡原谅了退婚这件事时,江北然就知道叶凡变成废材后在这叶家真的是毫无地位,就冲这点,估计就算是陆胤龙亲自来了,最后三年之约还是得如期上演,因为压根就没人在乎他的感受。

    ‘太惨了……这就是背负着主角命运的少年吗。’

    之后又听到他铿锵有力的回答吴清策三年后他一定会去找陆清音时,江北然觉的与其说他心如铁石,不如说他已经心如死灰。

    退婚这件事对他来说仿佛是溺水之人的浮木,他必须死死抓着,仿佛一旦失去,他就会被溺死一样。

    从天才变成废材,这样的落差感不是谁都能承受的。正所谓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如果一直在底层,那就算对现有的生活有些不满,但也能凑活着过。

    可一旦踏足过山巅,见识过那里的风景,就很难再回去了。

    叶凡现在就属于这种情况,如果没有点什么事情支撑这他的意志,恐怕他真的会成为一具行尸走肉。

    等吴清策汇报完毕,江北然问道:“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吗?”

    想着清欢师弟给他的那个绿色锦囊,吴清策拱手道:“请师兄放心,清策明白。”

    “哦?”

    听到这个回答江北然还挺意外的,毕竟换做平时的话,吴清策肯定会回答“请师兄教我。”。

    ‘终于肯自己动脑子了吗。’

    欣慰的拍了拍吴清策的肩膀,江北然说道:“好,师兄期待你的表现。”

    说完便消失在了吴清策面前。

    等了一会儿,确定师兄离开后吴清策打算拿出锦囊,但最终还是松开了手。

    ‘还是回屋里去偷偷看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