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下文学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一百五十章 天选之人
    “小小馕儿何足道~”

    房间内,唱完一句词的孔芊芊满脸期待的望向江北然。

    “唱小调儿不用注意尖团字,另外你的发声位置还是不对,你听啊。”

    江北然说着将“小小馕儿何足道~”唱了一遍。

    “好听,好听!”孔芊芊一个劲拍手道。

    江北然忍住抽出一把戒尺抽过去的冲动,说道:“让你学,没让你听,再唱一遍。”

    “是~”

    就在孔芊芊准备开嗓时,只听“砰”的一声,房间门被打开了。

    “你爹回信了吗?”江北然看着走进来的沐瑶问道。

    “不告诉你!”沐瑶扭过头哼道。

    “所以就是还没回咯,这都快卯时了,看来殷教主很忙啊。”

    “哼!”

    没有回江北然的话,沐瑶坐在桌子旁一言不发。

    这时孔芊芊将泡好的蒙顶甘露倒出一杯,拿到沐瑶面前道:“师姐喝茶。”

    见江北然没看向自己,沐瑶接过茶杯偷偷喝了一口。

    “呼~”

    感受到一股浓浓的板栗香充斥口中的沐瑶哈出一口气,感觉到精神都振奋了些许。

    ‘怎么这家伙总能拿出好东西来……简直比大爹还会享受。’

    而就在沐瑶准备偷偷喝第二口时,江北然突然回过头来说道:“走吧。”

    被吓到的沐瑶一下烫到了舌头,连忙如小狗将舌头吐出来一顿哈气。

    “你在干嘛?”江北然看着沐瑶的迷惑行为问道。

    “没……没什么!”沐瑶吐着舌头回答道,接着忍住舌头的疼痛感问道:“你说走吧是要走哪去。”

    “关宗主来了,传音让我们去镇外见他,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沐瑶说着放下茶杯站了起来。

    “嗯,那就走吧。”

    留下偷偷被带出来的孔芊芊在客栈里,两人走出落霞镇,江北然刚想着接下来要往哪走,就看到数个身影瞬间出现在他面前。

    “大爹!?”沐瑶惊讶的喊道,接着又惊讶的看向殷江红旁边的男子喊道:“三爹你怎么也来了?”

    “哈哈,给你个惊喜啊。”殷江红笑道。

    而江北然在看清来的四人后拱手行礼道:“拜见关宗主,殷教主……”

    但站在两位巨头身后的人江北然就不认识了,关十安身后那个他还算有点印象,应该是掩月宗的某个高层,但殷江红身后那个就真的是完全没见过了,但就冲沐瑶喊他的这声三爹,就知道他的地位在灵龙教里低不了。

    见江北然茫然望向自己身后之人,关十安笑着介绍道:“他是我掩月宗左相,总管我宗内各项事务。”

    “拜见左相。”江北然李白立即朝着那男子拱手道。

    邰英纵朝着江北然点点头,说道:“这次少年会中小友表现出众,让我看到了峰州年轻一辈的风采啊。”

    “左相谬赞了,晚辈只是做了些力所能及的小事罢了,不敢代表峰州年轻一辈。”

    “哈哈哈。”关十安听完大笑道:“英纵啊,听到没,我就说这小子谦虚的紧。”

    邰英纵听完也笑着点头道:“的确如宗主所说。”

    这时一旁的殷江红也介绍起自己身后那位男子道:“这是我三弟瞿志文,你称他龙头便是。”

    瞿志文一听立即摇头对江北然道:“叫我副龙头便可。”

    殷江红叹口气道:“嗨,你们啊,就是太过在意这些称呼,随你吧。”

    “大爹,你怎么会和……”沐瑶看了眼关十安,小声继续道:“和他们一起来?”

    “你们走后我并没有离开掩月宗,而是又在那待了几天,本来打算过两天就回教里的,谁知道这这小子的信就送过来。”殷江红说完看向江北然:“你小子本事真够大的啊,我算算日子的话,你应该是昨日刚到的江北吧,这就查清楚了?”

    殷江红说这话时口气特别意外,要知道他原本把事交给江北然就是冲这黄帮肯定很难查,毕竟水太深了,如此一来就能让这江北然和他这小女儿多处一段时间,没想到这俩屁股估计还没坐热呢,就把事给办完了。

    听殷江红说起正事,其他几位巨头也是好奇的看向了江北然,十分好奇这个小弟子是如何办到的。

    因为在信里只是简单的和关宗主说明了一下情况,所以这会儿面对四位巨头的疑惑,便再次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又这么巧?”殷江红听完打量了江北然两眼,“你身上这巧合的事情还真多啊。”

    听完江北然的所有描述,殷江红就听出个他什么也没干,刚回江北就遇上了个完全清楚黄帮底细的朋友。

    ‘这不扯犊子嘛?’

    “你不会是以前就查过这黄帮吧?”殷江红想出一个可能性道。

    “并无此事。”江北然摇头道。

    这时关十安打圆场道:“若是小友真要对我们有所隐瞒,就没必要这么急着把此事通知给我们了,只能说小友的确有着非凡的气运啊。”

    这一次,殷江红也不得不承认关十安说的有道理,因为江北然若真是那种喜欢藏着自己实力的性子,根本不可能一而再,再而三的做出惊人表现,不然也太自相矛盾了。

    ‘怪事,这小子难道真的纯粹就是运气好?’

    这时一旁的沐瑶忍不住拉着殷江红的黑色长袍说道:“大爹,这事也不一定是真的啊,说不定是那江北然信口胡诌的呢。”

    殷江红听完笑了,一把掐住了沐瑶的小脸。

    “哎呀呀,疼,疼~”

    看着殷江红熟练的掐脸手势,江北然突然明白沐瑶为什么这么喜欢掐孔芊芊的脸了。

    并没有放手的殷江红问道:“既然你有这份顾虑,为什么不在给我送消息前就问清楚呢?”

    见大爹不放手,沐瑶只能含糊不清的回答道:“我……我,我说不过他!所以才想让大爹来判定。”

    “我看你是想让他在我们面前出丑吧。”

    “我没有……哎呀呀呀……”感觉到殷江红手指的力量加到后沐瑶只好承认道:“是有一点这个想法啦,就一点点。”

    听到这话,殷江红才松开手道:“上次我不是已经让你跟北然握手言和了吗,怎么还想着处处针对人家。”

    “我没有针对他……只是……只是……”

    看着沐瑶那一脸委屈的样子,江北然忍不住在心里鄙视道。

    ‘唉,真是个铁废物,身为女儿这样天生自带各种加成的角色,竟然连自己爹都搞不定,太菜了。’

    “好了,别只是了,看来你是长大了,不用听大爹的话了。”

    “我没有!”沐瑶连忙踮起脚给殷江红捏起了肩膀:“瑶瑶最听大爹的话了。”

    “那我让你和北然好好相处,你怎么就做不到呢?”

    “是他老欺负我……”

    ‘你可要点脸吧……’江北然忍不住在心里吐槽道。

    不过殷江红却是直接说道:“如果不是他占着理,他一个练气境的能欺负你?恐怕早被你拔剑刺死了吧。”

    “他……”

    “好了,别说了,你不是奇怪我为什么直接就相信了北然的话吗。”说到这,殷江红看向江北然道:“是因为朝廷这一点,的确算是我们的意料之中,但却又在情理之中,如果你不提,我们的确不会想到那里去,但一经你提起,现在的小皇帝的确是有些太过活跃了。”

    “另外嘛,你说的那几个名字也的确都在我的怀疑范围内,所以我能确定你那位朋友的确知道不少内幕。”

    “殷教主明鉴。”江北然拱手道。

    “不过呢……虽然我是个只注重结果的人,但也的确对那个告诉你这些事的朋友有点兴趣,如果你愿意的话,能说说他是谁吗,我保证不会对他怎么样。”

    殷江红话音刚落,三条选项就跳了出来。

    【选项一:继续保密。完成奖励:麒麟丹图(玄级中品)】

    【选项二:说出历伏城之事。完成奖励:随机基本属性点+1】

    ‘嗯?不瞒着竟然是比较好的选项吗。’

    有些没想到的江北然选择了二后拱手道:“既然殷教主想知道,那晚辈自当告知,告诉我此事之人名唤历伏城,乃是血炎教教主厉苍天的三公子。”

    “是他……”殷江红有些没想到的皱了皱眉,然后看向关十安道:“哎,你这人怎么这么没有眼力劲呢,这在聊我们魔教机密呢,你怎么也不知道回避一下?”

    不等关十安开口,江北然就先说道:“关宗主若不在此,晚辈有些话可就不敢说了。”

    关十安听完笑了起来,“放心吧,小友,我对你可是十成的放心。”

    “哈哈,小子倒是会说话。”殷江红说完又看向关十安,“那下次是不是该让我听点你们正派的秘密了?”

    “你听的还少了吗?”关十安面色不变的回道。

    ‘啧,这俩老头指定有点什么交易……但能不能别在我面前表现的这么明显,我是真的跟你们不熟啊!!!’’

    江北然真的是很不想看到两个巨头一副把他当自己人的样子,能让正魔两道联手的肯定是天大的事情,而这种天大的事情他连知道都不想知道,更何况是参与进去了。

    接着在殷江红的追问下,江北然把他所知道的历伏城事迹都告诉了他。

    “哈哈哈哈……”

    听到历伏城以一己之力压制住黄帮的事情时,殷江红哈哈大笑,“想不到厉苍天那老鬼还会有这么个奇怪的儿子,性格上还真是一点都不随他。”

    【选项任务已完成,奖励:精神+1】

    “历伏城,我记下这个名字了。”殷江红说完又继续问江北然道:“正事聊完了,说说别的吧,这次和我家瑶瑶合作,你觉得如何啊?”

    江北然刚想着该怎么答,就看到三条选项跳了出来。

    【选项一:“合作甚欢”。完成奖励:巽风真典(玄级中品)】

    【选项二:“挺好的。”完成奖励:青云蛊典(黄级上品)】

    【选项三:“晚辈还是更喜欢一个人闯荡。”完成奖励:随机基本技艺点+1】

    【选项任务已完成,奖励:花卉+1】

    毫不犹豫的选择了三,江北然拱手道:“晚辈还是更喜欢一个人闯荡。”

    听完这个答案,瞿志文和邰英纵都有些意外,没想到眼前这小弟子会这么不给自家宗主面子,毕竟以两人的身份差距来说,江北然应该处于无底线拍马屁的那一方才对。

    沐瑶听完更是气急,要不是怕大爹又训她,她早就拔出剑上去跟江北然理论了。

    只有关十安没觉得太意外,毕竟他已经领教过这小弟子说话不循规蹈矩了。

    “哈哈哈,看来你也降不住我家瑶瑶啊,本来我还以为你会和其他小子不一样呢。”

    “大爹~”终于忍不住的沐瑶撒娇般喊了一声。

    “好好好,不说此事。”摆摆手,殷江红重新看向江北然道:“本尊上次说过,若是你能在细作一事上分析出更多来就送你一件黄级法宝,如今你不仅分析出来了,还帮我们解决了件麻烦,那本尊自然也不能食言。”

    殷江红说完从乾坤戒中拿出一个像是竹筒一样的东西。

    这让站在殷江红身后的瞿志文一惊。

    ‘大哥特意要我把卷云筒带来竟然是要送给这小弟子,还把瑶瑶……看来是真的很看好这小子啊。’

    “这个叫卷云筒,作用很简单,看着。”

    殷江红说着将卷云筒放到嘴边用力一吹,瞬间一团巨大的云朵就如同吹泡泡一般被吹了出来。

    拍了两下云朵,殷江红看着江北然说道:“修为不够,到处跑了跑去的对你来说太麻烦了,这卷云筒作为法宝,吹出来的云就两个作用,一是助你上天,二是能掩藏你的气息,只要你躲在这云里,就算是我也不是这么容易找到你的。”

    ‘玄宗都找不到!?’

    听到这话,江北然只能用五个字来形容这卷云筒。

    术业有专攻。

    比起万精油,但是上限较低的如意签筒来,这卷云筒在隐藏方面的能力应该已经是黄级法宝里的翘楚。

    “拿着吧。”

    “这实在……”

    “行了,客套话就别讲了,关老头送你的东西你能收,本尊送你的你就也能收。”

    “如此,晚辈谢过殷教主。”

    接过卷云筒,江北然想着这次去掩月宗虽然惹出许多麻烦,但也得了许多好处,亏是肯定不亏的,毕竟他是靠着一直选最安全的选项就拿到了两件黄级法宝,堪称白嫖。

    但如今人际关系线一下多了这么多条,以后还是要小心处理才是,不然说不定哪天就要连本带利的都被讨回去了。

    看着江北然收好卷云筒,关十安上来说道:“这次辛苦小友了,接下来的事情会更加麻烦,以你现在的修为卷进来过于危险,所以你就现在归心宗里好好修……唉,总之别放弃,多练两门功法,说不定就有一门适合你。”

    当江北然完全就没听后半句,一听到关十安没有因为自己“好用”就继续给自己派任务,江北然简直感动的无以复加。

    “是,弟子谨记教诲。”

    一旁的殷江红则是叹息着说道:“可惜啊,真是可惜了,这么好块玉,怎么就缺个角呢,要不你现在跟我回灵龙教吧,我们教里肯定有不少你没看过的功法,葬花幻典听过没,我跟你说,这……”

    “咳!”

    听到关十安的咳嗽声,殷江红白了他一眼道:“我不过是说两句戏言罢了,真要这小子去我们灵龙教,我还会当着你面说?”

    “这种戏言还是少说为好。”

    “老古板。”说完殷江红道看了看不远处的落霞镇:“好了,闲话就聊到这吧,接下来该做正式了,瑶瑶,你先跟着你三爹回教里去。”

    “大爹你不一起回去吗?”沐瑶问道。

    “我在这还有些事要做,晚些回来。”

    听完殷江红的话,瞿志文看着沐瑶道:“那我们走吧。”

    “好。”答应了一声后沐瑶先是瞪了江北然一眼,然后才跟着瞿志文离开了。

    见沐瑶离开,江北然心中的一块石头落地,拖油瓶总算是没了。

    ‘也许刚才我如果不回答的这么直接,也许殷江红还会让这拖油瓶跟着自己吧,还好,还好……’

    在心里感谢了一遍系统选项,江北然朝着关十安他们拱手道:“关宗主,邰左相,殷教主,那晚辈就先回归心宗了。”

    关十安点点头道:“嗯,回去吧,替我向陆贤弟带好。”

    “是。”

    说完再次向三位巨头拱了拱手,然后才告辞离去。

    等到江北然消失在视野中,殷江红开口道:“关宗主,看来我们要忙活好一阵了。”

    “是啊,不过在这之前,你先把和你唱反调那些人写处理掉吧。”

    “彼此彼此,那位黄宗主还希望你赶紧查清。”

    “这点自然不劳殷教主费心。”

    说完两人相视一笑,明白对方都有不小的麻烦要处理。

    笑完后殷江红叹了口气,“朝廷的问题你觉得该怎么解决,我本来以为那个小皇帝只是有些小聪明,想不到野心和能力也不小。”

    “确实,看来得再去震慑他一下了。”

    “震慑?震慑能有什么用,反抗这种事情只有零次和无数次,既然他已经有了这心思,你再怎么威慑他,也只会让他的反抗之心膨胀的更大而已。”

    “你的意思是要换了他?”

    “换是肯定要换的,不过急不得,晟国也不是我们两个就能说了算的,还得先把澜州那些人的嘴堵上。”

    “唉……”听到这,关十安叹了口气,“人心不足蛇吞象啊,这些个皇帝白白坐享这大好江山,却还总是不满足,可真是让人头疼,这一任又一任的换也不是个事啊。”

    殷江红听完微微一笑,说道:“我这倒是有个不让人头疼的人选。”

    “哦?何人?”关十安好奇道。

    “就刚刚离开那个。”

    “江北然?”关十安语气十分惊讶,完全没想到殷江红怎么会把注意打到江北然身上去。

    “此人知进退,晓情理,知道面对我时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哪些话适合现在说,哪些话不适合现在说,凭着区区练气境的实力,却能连连能让我们俩刮目相看。”

    “你这么一说……这江北然的确很懂得分寸,换言之……他能清楚掌控别人的心。”

    “哈哈哈,就是这么一回事,而且你不觉得皇帝这个位置是最适合这小子发挥的吗,既不需要修为,又没人轻易敢动他,还能在身居高位的情况下替我们做很多事情。”

    “听你这么说,他的确很合适。”说完关十安突然一顿,问道:“你不会早就有这想法了吧?所以才让你女儿……”

    “这倒没有。”殷江红摇了摇头,“在这小子没把消息送给我之前,我的确没想到那小皇帝胆子这么大,不过现在嘛……皇帝都让你们正派弟子坐了,我们魔教也得在朝廷有话语权不是?”

    “你不会是要让你女儿吹枕边风吧?”

    “哈哈哈,现在说这些为时尚早,别忘了这朝廷还不是我们俩说了算呢,走吧,该忙活起来了。”说完率先转身离去。

    关十安看着江北然离去的方向思索片刻,最终微微一笑,也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