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下文学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一百二十九章 师兄的任务罢了
    听到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尖叫声,刚准备落子的墨夏颤了一下,想着师兄刚出去,这尖叫声很可能跟他有关,墨夏便一路小跑打开门往外望了一眼。

    ‘哇……’

    墨夏只见五个仙女一般的师姐正排成行低着头正在师兄面前,好像正在挨训的样子。

    仔细回忆一番,墨夏想起这五位师姐好像经常来他们蓝心堂,而且每次来棋轩时,都会有很多平时不怎么下棋的师兄挤进棋轩,导致他有时候会找不到座位,所以他对这五个漂亮师姐印象还挺深刻的。

    就在墨夏打算再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时,他突然发现师兄突然扭过头来给了他一个犀利的眼神。

    “回去。”

    “是!”

    墨夏连忙关上门,老老实实的坐在棋盘前开始研究等会儿该怎么下。

    用眼神将墨夏赶回房间,江北然重新看向柳子衿她们道:“是我跟你们说的还不够清楚吗?”

    说话时江北然眼睛盯着柳子衿,因为他知道柳子衿才是这五人的主心骨。

    只一眼,江北然就发现柳子衿的身体有些轻微颤抖,似乎连站都快站不稳,甚至连呼吸都急促了起来。

    ‘嗯?我这还没用精神压迫呢,压迫力就这么强了吗,看来平时多瞪人果然是会有成长的。’

    而这时的柳子衿也的确快站不住了,自从上次解决完集富村的事件回到宗门后,这是她第一次和师兄面对面说话。

    这三个月里每当别人夸奖她时,她脑海里第一时间生出的总是师兄那冷冽的眼神和丝毫不带感情的话语,这也是她始终忘不了师兄的原因。

    如今这在她脑海里回荡了三个月的声音再次在她耳边响起,恰到好处的语气加上那不耐烦中还带着些许嫌弃的眼神。

    ‘这就是我想看到的师兄……’

    一时间,感觉到浑身过电的柳子衿只能沉默不语,因为她怕她一开口就发出奇怪的声音。

    见柳子衿害怕到不敢说话,江北然转而看向虞家三姐妹道:“我上次已经和你们说过不要忘记约法三章了吧。”

    虞归水刚要开口,方秋瑶就先一步来到江北然面前说道:“师兄!是我想来见你!”

    说完感觉到自己用词不当的方秋瑶连涨红着脸说道:“不是想见你……我……我……”

    ‘说啊!快说谢谢啊!’方秋瑶在心里一阵咆哮。

    可话明明就在嘴边,她却是怎么也说不出来。

    见方秋瑶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江北然正想着该怎么把她们吓退,就看到三个选项跳了出来。

    【选项一:继续训斥柳子衿她们。完成奖励:葬海剑书(玄级中品)】

    【选项二:将柳子衿她们赶走。完成奖励:天柱剑(黄级上品)】

    【选项三:给柳子衿她们定个足够高的目标。完成奖励:随机基本属性点+1】

    ‘啥玩意儿?’

    前两条选项江北然能了解到这五个师妹想硬甩是很难甩掉了,不过从奖励上来看她们的危险度好像是降低了一点,要知道上次带她们下山时随便说两句话跳的选项就是地级起步,这会儿已经降低到玄级了。

    不过让江北然莫名的是这三条的是什么意思,定个目标……

    ‘这是要我给她们发布任务的意思?’

    思考片刻,江北然突然有点明白了这个选项的意义,为啥这五朵金花能在过了三个月的情况下还有精力跑来折腾自己?

    闲的啊!

    给她们找点事情,消耗一下她们的精力不就好了。

    顿时感觉到还是系统英明的江北然一下就觉得稳了。

    于是他轻咳一声,朝着还在支支吾吾的方秋瑶说道:“你先站回去。”

    还在“我、我、我”的方秋瑶“嗯”了一声,垂头丧气的站回去了。

    接着江北然看向在场还有可能能好好说话的虞家三姐妹道:“你们说,到底为何来找我?”

    见方秋瑶没成功开口,虞归水思索刻后回答道:“其实我们一直都非常想让师兄再给我们当一次铁印,想让……”

    没等虞归水说完,江北然就打断她道:“你们知道我为什么要留下约法三章吗?”

    柳子衿五人听完面面相觑一阵,回答道:“不知道。”

    “我担心的就是你们产生这种依赖心理!”

    听到师兄如此认真的回答,五姐妹顿时感觉悟到了什么。

    看着五人已经入坑……江北然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道:“三年前,我遇到了一支和你们一样都是新弟子的小队,因为我那时做铁印的经验已经十分丰富,所以很轻松就带领着他们完成了试练目标。”

    说到这,江北然恰到好处的露出了一个回忆中夹杂着些许懊悔的眼神,再配上摇头和叹气,充分调动起柳子衿她们五人的情绪后继续往下说道。

    “因为第一次的试练非常顺利,所以很快他们又来找我当铁印,我也答应了他们,并又一次顺利的通过了试练,再接着第三次、第四次……”

    “后来有一天,因为他们总是能完美的完成试练,所以堂内的高层给了他们一个任务,要他们去铲除一个刚刚兴起的魔教组织。”

    说到这,江北然又叹了口气。

    “师兄……”已经完全入戏的方秋瑶小声喊道。

    朝着她摆摆手,江北然继续道:“因为之前太过顺利的试练,让他们对自己的实力产生了极大的误判,结果就是他们五个人全部死在了那次任务中。”

    “啊!”柳子衿等人捂住嘴惊呼了一声,虽然她们有想过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但没想到会如此惨痛。

    “所以从那次之后我就发誓绝不带同一批新弟子执行两次试练任务,另外为了杜绝他们对我产生任何依赖感,所以才立下了约法三章。”江北然说完后眼神扫过柳子衿她们问道:“你们能明白吗?”

    “嗯,嗯,嗯!”五姐妹一个劲点头。

    欣慰的点点头,江北然再道:“对你们我也是一样的想法,我希望你们能够快速的独立,成为能够独当一面的宗派精英,而不是在遇到困难时总是先想要依赖别人,明白吗?”

    “嗯,嗯,嗯!”五姐妹又是一顿点头。

    “其实一般我不会说这么多的,但我感觉到你们似乎并不能领会这些道理。”

    “对不起……师兄。”五姐妹惭愧的低下了头。

    “如果真觉得对不起师兄的话,就答应我一件事吧。”

    “师兄请说!”柳子衿五姐妹非常认真的拱手道。

    “师兄希望你们能成为水镜堂里最出色的弟子!”

    “是!”五姐妹齐声道。

    ‘嗯!?怎么不跳奖励?这目标还不够高吗!?这水镜堂都是些什么菜鸡啊?’

    在心里吐槽一句,江北然只能继续道:“别急着回答,成为水镜堂最出色的弟子只是一个开端,成为整个归心宗最出色的底子才是师兄对你们的期望。”

    “这……”五人有些犹豫,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达成师兄的愿望。

    这时方秋瑶突然抬头用坚定的眼神抬头看向江北然问道:“师兄,若是我们做到了,你会愿意放下这段往事,再带着我们一起下一次山吗?”

    ‘有清策在,你们还想成为宗门第一?不存在的呀。’

    于是江北然点头道:“那当然没问题。”

    五人一听,立马惊喜拱手道:“我们定当不会辜负师兄的期望!”

    【选项任务已完成,奖励:体质+1】

    看到系统提示跳出,江北然顿时放下心来,然后对着五人说道:“成为归心宗第一弟子可不是这么容易的事情,接下来你们可要好好加油了啊。”

    “是!我们现在就去修炼!”说完五姐妹齐齐对江北然行了一礼,然后转身跑远了。

    “呼……”

    看着五姐妹齐齐离去的身影,江北然松了口气,一想到她们以后会因为自己今天的激励而努力修炼,江北然不禁在心里感慨道。

    ‘我果然是个优秀的师兄啊。’

    自我肯定的点了点头,江北然转身回到了房间中,继续下棋。

    戌时,正当墨夏在苦思冥想下一步棋该往哪下时,江北然突然感应到了窗外吴清策的玄气,于是便对墨夏道:“师兄该出去散步了,你好好想想这一步吧。”

    墨夏听完点点头,虽然他很希望师兄快点回来,但他知道如果将“师兄你快点回来”这句话说出口的话,会惹师兄不高兴。

    走出迎宾馆,来到一处僻静处后江北然对吴清策道:“何事?”

    “师兄……”

    吴清策心里其实很想问问前几日的风波是怎么回事,但他知道师兄如果不主动提出的话,他也不能问,所以在思考了半天后问道:“师兄您身体恢复的怎么样了?”

    “唔!”吴清策刚说完就捂住额头痛叫一声,但知道不能喊太大声的他刚开口就把叫声给咽了回去。

    “你叫我出来就为了问这么无聊的问题?”

    看着师兄犀利的眼神,吴清策连忙摇头道:“不是的!我这次找师兄……是想跟您商量一下明天我该怎么样才能打赢那个沐九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