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下文学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一百二十九章 思路一下就清晰了
    不得不说,两位巨头亲力亲为的认真程度让江北然很是佩服,在因为掩月宗里几乎每一个人都值得怀疑的情况下,他们没法招人帮忙,所以桌上的一摞名单都是他们亲自精心整理出来的,上面都是比较有嫌疑的人,绝对称得上是两个“明君”了。

    围绕着名单分析了一阵后,江北然突然看到了一眼让他觉得非常扎眼的名字。

    【黄元青】

    蹙了一下眉,江北然看向关十安道:“关宗主,请问能跟我详细说说这位黄宗主吗?”

    但还没等关十安开口,殷江红就先抢答道:“这个我来说吧,当时你们陆宗主发飙时,我们有六位魔教教主前去拦截,之后其他正派宗主就立即过来帮你们陆宗主了。”

    “而从当时参与了这场冲突的宗主和教主的回答来听,其他正派宗主都是以护住你们陆宗主为主,只有这黄元青一来就无差别用玄气攻击了所有魔教教主,甚至连几位还未参战的斋主都受到了波及。”

    殷江红话音刚落,关十安便开口道:“但元青和你们宗主交情匪浅,本座认为他这是护友心切。”

    殷江红听完立即不屑的“啧”了一声,“我看你是袒护心切才对,他这样的举动明显就是要将更多人拖下水,让局势变的更乱!”

    “本座何曾袒护他了?我只是将可能性说出来而已,殷教主何必如此激动。”

    “本尊如何激动了?我也只冷静是反驳你的话而已。”

    在两位巨头争吵时,江北然这边的思路却是一下畅通了。

    事情发生后,他一直没想明白的一个点就是他明明完全没有接触过那个任秋研,但系统却一直在为她跳出提示,而且危险等级也是越跳越高。

    如今想来,接触她之所以会产生危险的原因,很可能就是因为她的这位宗主黄元青!

    从上次宴会上黄元青特意带着她来向自己道贺能看出这位宗主应该很疼爱任秋研,不然这种比较私人的会面时,怎么会带着个弟子。

    照着这个思路继续推演下去,江北然想起系统第一次为她跳出选项时是施凤兰想要他将任秋研送回赤霞宗。

    之后第二次是任秋研想要加入他们的“赌博”游戏。

    按照现在发生的情况反过来推,如果自己当时答应了让任秋研加入,那么在几人关系越来越好的情况下,自己得到这件仙羽服的事情就有可能会被她知道,然后在她有心或无意的情况下告诉给了黄元青。

    再假设黄元青和那个偷袭他的郁阳荣是同伙,有可能得到这一信息的郁阳荣就不会来攻击他,而是另寻目标。

    再加上在宴会上,自己答应任秋研教她下棋的那个选项难度一下拔高到了地级,有可能就是因为自己答应后,会被黄元青当作棋子,如果想逃离或反抗的话,就将会和一个玄皇级强者发生冲突……

    还有……

    江北然越想线索越多,虽然里面臆想因素有很多,但再加上殷江红描述的情况,这黄元青的嫌疑的确极大!

    回过神来,江北然发现两位巨头已经停止了争辩,都抬眼看着他。

    “想到什么了吗?”殷江红问道。

    江北然点点头,回答道:“晚辈也认为这位黄宗主的确有嫌疑。”

    关十安听完不禁眉头一皱,但还是很平静的说道:“不知小友为何如此认为。”

    江北然思考片刻道:“晚辈之前想的就是如果对方想要策划一场足以颠覆整个峰州的计划,那么光是凭一些中层和弟子肯定是不够的,因为高层的煽动才是最主要的推动力,而这位黄宗主扮演的便是这样一个角色。”

    殷江红听完一拍桌子道:“就是这个理!明天我们把他抓过来好好审审。”

    “殷教主太心急了吧,现在都只是些无端猜测而已,你就要动手抓人?是想让我正派人士也尝尝你那狠辣的手段吗?”

    “关十安,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本尊现在是就事论事,难道你觉得这黄元青没问题?”

    “在没有真凭实据前,本座是绝不会让你胡乱抓人的。”

    “你这老顽固!抓他来,不就是为了问出真凭实据吗?”

    “你这是本末倒置!”

    “好,那你说这证据该怎么找!”

    “自然是慢慢查。”

    “等你查到,我们峰州正魔两道都让人家给灭了!”

    “呵!看来殷教主是铁了心想要严刑逼供我正派宗主啊。”

    “你这话里夹枪带棒的,是觉得本尊在趁机打压你正派宗主吗?”

    “你们魔教这样的事还做少了吗?”

    随着争吵越来越激烈,两位玄宗级强者的气势逐渐提高,坐在殷江红旁边的沐瑶虽然有意劝说两句,但却被两位玄宗的气势压的根本开不了口。

    很快,两位玄宗越争越激烈,且逐渐偏题。

    “你们正派整日以杀我魔教弟子为乐!这事你认不认!?”

    “为乐?若不是你魔教弟子做了罪大恶极之事,我正派弟子怎会动手杀人。”

    “我看你就是个老糊涂!闭关闭傻了吧你,多去下面看看!看看你们正派的弟子现在有多嚣张跋扈!随意套个罪名就敢杀我魔教弟子。”

    “本座看的不比你少!你魔教弟子在峰州横行霸道的事情要我一件件报给你听吗?”

    “呵!恐怕都是你那些手下添油加醋告诉你听的吧,你有多久没自己去外面看看了?”

    “你又何尝不是?你闭关的时间恐怕比我还长。”

    “本尊到处行走的次数……算了,说了你也不信。”殷江红说完看向一旁的江北然道:“北然,这事你最有发言权,你来评价评价,这峰州现在究竟是正派弟子飞扬跋扈,还是我魔教弟子恶贯满盈!”

    ‘哎……不是,你们俩玄宗吵就自己吵啊……非要把我个小弟子拉上干嘛?’

    原本处于看戏模式的江北然突然被强行拉去当“裁判”,顿时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其实自从在陆胤龙那听到英杰少年会要继续办时,江北然就感觉到这两位正魔巨头不仅化解了误会,甚至还达成了某种PY交易。

    不然都闹的这么不开心了,干嘛还非要把这比赛搞下去?明显有重新搞好两边关系的想法啊。

    所以这两位巨头相爱相杀的无所谓,反正他们肯定有什么共同利益维系着,吵翻天也不会有什么影响。

    ‘但我这细胳膊细腿的……参与这话题不是找罪受吗?’

    这一瞬间,江北然对这位魔教教主的印象分瞬间降低了一大截,实在太坑爹了。

    这时关十安也点点头道:“是啊,江小友作为弟子,知道的肯定比我们更清楚,来,不用有顾忌,来说说你对正魔两道的评价。”

    ‘干……都是坑爹的。’

    就在江北然想着怎么转移这个话题时,两条选项突然出现在他面前。

    【选项一:转移此话题。完成奖励:玄天拳(玄级中品)】

    【选项二:说出黄帮之事。完成奖励:随机基本技艺点+1】

    ‘嗯……?’

    这第二条选项还真是让江北然愣了一下,但细想一番后感觉好像悟到了些什么。

    于是在两位巨头的凝视下,江北然看向殷江红说道:“不知殷教主知不知黄帮。”

    【选项任务已完成,奖励:炼丹+1】

    “黄帮?”殷江红思索片刻,摇头道:“不是很清楚。”

    “这是近几年在江北区兴起的一个帮派,他们欺行霸市,作恶多端,常有正派弟子前去清剿,但很多对黄帮出手的正派弟子之后都会无故消失。”

    在遇到过黄帮,并且和他们发生了摩擦之后,江北然自然是要了解一下这种潜在威胁的,所以他自己稍微调查过一下这个黄帮,并很快发现这黄帮就是个鱼饵,专门钓出来行侠仗义的正派弟子。

    他原本认为这是魔教打击正派弟子的一种方式,但在认识了殷江红这位魔教头子后,再加上系统的选项,他突然对这个黄帮产生了新的猜测。

    听完江北然这话,关十安捋着胡子满意道:“听到没,你们魔教为了对付我们正派弟子,那可是煞费苦心啊。”

    看到殷江红陷入沉思,江北然再次开口道:“殷教主,关宗主,其实弟子想表达的是……设立此黄帮者,很有可能也是一个想要挑起正魔两道战火之人。”

    殷江红听完缓缓点了两下头,“黄帮吗……我知道了,看来我这魔教之主的威信有些不够用了啊。”

    听完殷江红的话,江北然顿时觉得峰州的水越来越深。

    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江北然基本可以确定殷江红明显有意跟关十安合作,作为正魔两道的第一人,这两人合作当然就代表着正派将和魔教合作,虽然这听起来很玄幻,但这件事的确在他面前上演着。

    那么在殷江红有意要和正派合作的情况下,黄帮这个存在就非常不和谐了。

    这时关十安满意的捋着胡子说道:“殷教主,看来你果然也对下面的事知道的不多嘛。”

    到这会儿,殷江红已经无意和关十安拌嘴,思索片刻后说道:“黄帮这事我会处理的,但现在更要紧的还是到底怎么处理这黄元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