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下文学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一百二十八章 你们的画风实在太清奇
        被吓到的孔芊芊连退好几步,稳定了一下心神后才喊道:“谁……谁跟着你了。”

    “刚才在客栈中,你坐在靠窗的位置上,点了一盘毛豆和一壶迎春香。”

    “茶馆前面,你坐在第三排第四个位置,当说书先生说到傲雪出现时你还兴奋的拍起了手。”

    “捏糖人的摊位前,你买了……”

    听到这里,孔芊芊忍不住喊道:“你跟踪我!”

    “你不跟着我的话,我也不会看你,说吧,找我什么事。”

    虽然江北然的处事风格一贯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但现在都被人盯上了,而且又是这种特殊时期,说不定这个追踪者也属于“认真帮助两位大佬调查此事”的部分。

    所以江北然决定还是找个无人的地方控制住她比较好,反正就只是个玄者八阶的小菜鸡而已,翻不出什么水花来。

    “我……我……”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的孔芊芊转身拔腿就跑!

    “跑,你跑了我就去找殷教主,这两天正好在找魔教奸细,我看你就挺像。”

    孔芊芊听完连忙刹住脚,转过喊道:“我才不是奸细!”

    “所以你跟着我干嘛?”

    “我……我……”

    进退两难的孔芊芊简直要哭了,“我”了半天也说不出个后续来。

    这时江北然朝着她走了过来,并将手伸进了怀里,同时露出一个表情道:“既然你不肯说,那我只好……”

    江北然一边说一边将手慢慢从怀里伸出来。

    “你要干嘛!?”被吓到的孔芊芊连忙拔出自己腰间的佩剑吼道,但下一秒她就愣住了,因为眼前这个男人掏出了一根牙签。

    剔了剔牙,江北然点点头道:“嗯,灵龙玄气,所以说是灵龙教派你来跟踪我的咯。”

    “啊?”孔芊芊又是一愣,连忙收回爆发出来的玄气说道:“不是……你看错了,我这是灵蛇功……哪是什么灵龙玄气。”

    看着孔芊芊一脸慌张的各种解释,江北然竖起三根手指道:“你现在有三种选择,一是告诉我谁派你来的,二是我去把这件事告诉殷教主,三是你可以动手杀了我,选吧。”

    “有……没有第四个选项啊?”孔芊芊委屈道。

    看到孔芊芊蠢成这样,江北然也就不再做试探了,要是真有什么专业的尖细能伪装成这样,他选择认了,这装傻子装的实在太像了。

    于是乎江北然叹了口气,说道:“沐瑶派你来跟着我的?”

    听到沐瑶两个字,孔芊芊整个表情都要飞了,一个劲摆手道:“不是,不是!不是,沐师姐派我……不对不对,我不认识什么沐瑶。”

    江北然正要说话,三条选项就出现再了她面前。

    【选项一:直接去找沐瑶问清楚。完成奖励:天悲毒书(地级下品)】

    【选项二:让眼前的女弟子带话给沐瑶。完成奖励:清蕊玄阵图(玄级中品)】

    【选项三:直接将此事告诉殷江红。完成奖励:随机特殊属性点+1】

    ‘啧,能触发地级选项的人真的都好难甩掉啊……’

    不过江北然没想到这也能触发一个特殊属性点,心里的怨气顿时小了点。

    叹了口气,江北然选择了三之后直接转身离开了小巷。

    孔芊芊还在努力思考要怎么解释呢,却看到江北然突然转身离开,一时间有些不明白现在是个什么状况。

    但下一秒,她突然拔腿狂奔,跑到了江北然面前喊道:“等一等!等一等!”

    “还有什么事?”

    孔芊芊张红着脸想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你能不能假装没有发现我啊……”

    江北然听完忍不住一巴掌拍在了脑门上。

    ‘这沐瑶是有多看不起我才会派这么一个逗比来跟踪我啊……’

    摇摇头,江北然有些哭笑不得的说道:“行,那你继续跟踪我吧。”

    孔芊芊一听立即两眼发光道:“谢谢!你真是个好人!”

    说完就跑到了离江北然十米开外的地方找了块木板躲在后面。

    ‘绝了……’

    这次来掩月宗,要说对江北然三观冲击最大的就是这些魔教弟子和他以前当铁印时遇到的那些完全不一样。

    他当铁印时,遇到的魔教弟子有打劫的,杀人越货的,放火烧村的,可以说是十恶不赦。

    但这殷江红也不知道从哪里带出来这么一批魔教小清新,画风一个比一个清奇。

    一路来到沁花园,这里是这两天正魔两位大佬办公的地方,等到有空闲时,江北然敲门走了进去。

    “哦,是北然啊,你怎么来了?”正揉着鼻梁的殷江红问道。

    这两天殷江红也颇感心累,他本来是抱着轻松愉快的心情过来捣捣乱,打压打压正派,再执行一下自己早已布局好的计划。

    但没想到计划刚开始就就被当头一棒,深深感到就算成为了玄宗,也不是无所不能的,该辛苦的时候还是会觉得辛苦。

    朝着殷江红拱拱手,江北然说道:“抱歉打扰殷教主休息了,但晚辈有一事不得不禀告。”

    “哦?难道是你有线索了?”殷江红惊喜道。

    “不,是殷教主您的女儿沐瑶派人跟踪我。”

    【选项任务已完成,奖励:动物沟通+1】

    看到这次奖励的特殊点是动物沟通,江北然顿时又更高兴了一点。

    殷江红目光中的惊喜瞬间全部消失,叹了口气道:“这丫头从小就粘她大哥,也从来没见过他大哥输,所以嘛,她一时有点不能接受。”

    说完殷江红摇了摇头:“知道了,等会儿我会去好好说教她的,让她别再做这事。”

    “多谢殷教主,那晚辈就先告辞了。”

    “等等。”

    刚要转身的江北然又回过头拱手道:“殷教主还有何事要交代晚辈吗?”

    “名单已经出来一份了,夜里戌时你来宗主府一起看看。”

    “是。”江北然拱手点头。

    “嗯,那你先去吧。”

    “晚辈告辞。”

    离开沁花园,江北然又开始了“闲逛”的一天。

    不知道是因为出了那场风波,还是因为前两天已经把戾气耗光了,这几天正派弟子都安心的在自己房间里修炼或者陶冶情操。

    江北然也不会在遇到那种走在路上就触发选项的情况。

    不过跑到被划分为魔教弟子的那边去时,偶尔还是能触发几个的,但其中没有哪个可以为江北然提供“破案”线索或者灵感。

    夜里,发现快到约定时间的江北然转身朝着宗主府走去,并发现身后的那个小尾巴依然还在跟着他。

    ‘蠢是蠢了点……但倒是挺有毅力。’

    在心里感慨一句后,江北然转身走进了一条小巷。

    孔芊芊立即跟上,但进了巷子后却发现江北然不见了。

    但已经有过一次经验的孔芊芊立刻抬头喊道:“哈!这次你吓不到我的!”

    可过了好一会儿,江北然从天而降的一幕也没有出现,这让她有些急了。

    ‘怎么真走了啊?不是说好让我跟着的吗……唉,回去肯定要被师姐训了。’

    对于江北然来说,早上闲逛时,让孔芊芊跟着还无所谓,但现在要去宗主府,还是不要让太多无关人员知道比较好。

    敲开门,江北然轻车熟路的来到了会客厅,但刚推开门,他就看到了意想不到的一幕。

    “喂!你这人怎么动不动就告状啊,我只……唔唔唔”

    冲上来指着江北然的沐瑶还没把话说完,就被殷江红捂住了嘴。

    “瑶瑶,你刚才是怎么答应大爹的?”

    “唔唔唔……”

    沐瑶拉住殷江红的手就又是一顿“唔”。

    “现在大爹放开手,你不许在乱说了,能遵守就点点头。”

    沐瑶听完立即点点头。

    殷江红这才满意的将手放开。

    “哼!”重获自由的沐瑶立即哼了一声,也不知道是对殷江红哼,还是对江北然哼。

    “既然殷教主不方便,那晚辈就先告辞了。”江北然说着朝殷江红拱拱手,转身便推开了门。

    但下一秒,殷江红就出现在他身前道:“这么急着走干嘛,没什么不方便的啊。”

    “既然沐小姐在,我就不在此讨嫌了。”

    这时一直处于看戏模式的关十安捋着胡子笑道:“哈哈哈,北然啊,他们魔教的人就是这么不讲理,来,我带你去内厅。”

    殷江红听完连忙拦在两人当中,然后对江北然道:“讨什么嫌呀,我带瑶瑶来是想着解铃还须系铃人,让她当面跟你道歉才是最好的。”

    “大爹!我什么时候说要……”

    沐瑶刚说到一半,就看到殷江红的眼神朝他扫了过去,神情也没有丝毫开玩笑的样子。

    知道大爹露出这样的表情就是没有商量余地,沐瑶也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走过来向江北然拱手道:“对不起,我不该派人跟着你的。”

    “还有呢?”殷江红又道。

    沐瑶撅了一下嘴,才又拱手道:“我上次也不该来拿剑吓你的,其不起。”

    江北然其实是真的不想听什么道歉,只想赶紧这个可以连续引发地级选项的女人远一点,然而一位玄宗挡在他面前,他是真走不了。

    无奈之下,他只能回了一礼道:“无妨,我没放在心上,只是请沐小姐以后不要这么做了。”

    殷江红听完高兴道:“这就对了了嘛,当面说清楚不就好了,来,握个手。”

    殷江红说完左手拉住沐瑶,右手拉住江北然。

    “啊!?”

    江北然和沐瑶同时被一惊,想要抽手,可玄宗的手哪里可能说挣脱就挣脱。

    而就在江北然眼看着自己的手要和沐瑶握上时,关十安突然出现,并将殷江红的两只手按住道:“小辈不喜欢,我们做长辈的就不该逼他们做,不是吗?”

    殷江红听完笑道:“有的时候就是需要我们这些做长辈的提供一些助力,不知关宗主拦住我是为何?”

    “这个问题应该是我问殷教主吧?”关十安微笑着问道。

    “迂腐!”

    骂骂咧咧的放开了手,殷江红又对江北然道:“除了让沐瑶给你道歉外呢,我还想趁着这个机会把事情给说清楚。”

    殷江红说完吸了口气,严肃的对沐瑶道:“棋局对弈,如生死搏杀,你以为你大哥看到你为了他无理取闹会高兴吗?”

    “可是……”

    “可是什么可是!”朝着沐瑶吼了一句,殷江红继续道:“北然的棋艺甚至跟我持平,你觉得这世界上有人能下棋赢过你大爹吗?”

    “没有,大爹的棋艺举世无双!”

    “那你认为是大爹看走眼了咯。”

    沐瑶一听连忙抱住殷江红的胳膊道:“怎么可能,瑶儿没说过这样的话。”

    “所以江北然赢过你大哥有什么问题吗?”

    “我……瑶儿知道错了。”

    “嗯,知道错就好。”殷江红说完揉了揉沐瑶的头发,然后对江北然道:“好了,事情弄清楚了,接下来我们做正事吧。”

    见到这沐瑶似乎不打算的走的样子,江北然只能拱手道:“晚辈突然感到身体不适,想先回去休息了。”

    “哦?不舒服?我这正好有一颗青鹤丹,包治百病,来,拿着。”

    知道殷江红不会放他走的江北然也只好拱手道:“多谢殷教主赐药。”

    PS:以后会在章节开头做出提示防盗,还请各位正版读者见谅。

    (抱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