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下文学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一百二十七章 这潜力简直大到惊人
    一声小友让殷江红和江北然都是一怔,前者是惊讶这老家伙竟然开窍了,竟然会重视一个修为只有练气五阶的小弟子,后者则是蛋疼,自己这次掩月宗执行实在是亏大了!竟然一下进入了高层……不对,顶层的视线中,这以后还怎么愉快的种田啊!!!

    ‘真是一步错,步步错啊……’

    虽然江北然现在很想称病回宗,但选项明确告诉他必须认真的帮着殷江红和关十安认真调查,估计不做出点什么成绩来,很有可能就会转而触发到更高难度的选项了。

    汪的心里苦啊!!!

    “茅塞顿开,茅塞顿开啊。”高兴的呼出一口气,殷江红拉着江北然道:“能把围棋下这么好的,果然是聪明人,怎么样,要不要上我那跟我下一盘?顺便我们再讨论讨论这事的来龙去脉。”

    殷江红说完就看向脸色已经变黑的关十安道:“我这可不是挖人,这小子如此聪明,和他多聊聊说不定就把这事解决了,你说对不对?”

    关十安捋了捋长须,回道:“要聊可以,但本座必须在场。”

    “你就对你们正派的弟子这么没信心?”

    “我只是对你这魔头不放心。”

    “好好好,一起就一起。”殷江红说完一把勾住江北然的肩膀笑道:“其实啊,我刚开始修炼的时候,修为也是很长一段时间提升不起来,直到后来有一次摔落悬崖,才捡到一本厉害的功法,才让我的修为突飞猛进,你这情况跟我挺像的其实……”

    “咳!”关十安重重的咳嗽了一声。

    “怎么?难道关宗主你想要断了这小子的前途?”

    “本座何时说过这种话了?”

    “那你接着咳,我就是看这么块好料废了挺可惜的,到时候把他培养起来,还不是你们正派受益。”

    “不劳殷教主费心,我正派的弟子,自有我正派能教。”关十安说着一把将江北然拽到了他身旁。

    而被夹在当中的江北然除了表面笑嘻嘻,心里MMP外……还能干嘛呢?

    ‘唉……算了,看在还有可能再得一件黄级法宝的份上,忍过这段时间吧。’

    一直商量到半夜,江北然才终于拖着疲惫的身躯离开了关十安的宗主府。

    倒不是说想计划有多难,而是殷江红总是时不时的朝他抛出橄榄枝这件事让他觉得很心累,因为这会让关宗主特别不放心,然后拉着他就去旁边跟他讲一堆大道理。

    伸了个懒腰,江北然在确定周围无人后从乾坤戒指中把如意签筒拿了出来。

    说实话,江北然到现在还是有些吃惊于关十安会直接送他一个黄级法宝,即使这个黄级法宝在他眼里有些弱,但终究是黄级法宝啊。

    在拍卖行见识过那个虚灵宝旗的竞拍后,江北然也已经非常清楚了这黄级法宝在玄皇眼中的价值。

    但关十安就真的送他了,送给了他这个炼气期小弟子,而且还不打算和任何人说,这完全就是做慈善,或者真的就如殷江红说的那样,完全是他们凭良心给的,是真的很感谢他阻止了这场浩劫。

    看了看手中如意签筒,江北然突然想到关十安那句,这如意签筒是擅长卜卦的人用效果最好,也就是说有可能是他下午时过于随意,才导致如意签筒显的有些弱。

    ‘嗯……试试好好求一次。’

    卜卦这种事情,是非常讲究仪式感的,虽说心诚则灵,但祈求的时候,哪个人的心不诚?那么你想要自己的祈求先得到回应的话,自然是要“插队”的。

    而一场完美的仪式就能做到这一点。

    于是江北然回到了迎宾观中,看着端起洗脸盆就要往自己这冲的墨夏说道:“你把脸盆先放边上。”

    墨夏听完点点头,把脸盆放到了旁边的柜子上,然后顺手拿起棋盘抱在怀里用满是期待的眼神看着江北然。

    “我有点事要做,你先出去散个步,这次散一个时辰吧。”

    听到自己又要被赶出门,墨夏顿时又仿佛被雷击中了一般,如雕塑一般矗立在原地。

    “等你回来后我可以陪你下两局。”

    “是!”墨夏说完就抱着棋盘往外冲,而就在他要顺手关上门时,突然用一种祈求的口吻问道:“那我如果再多散半个时辰的话,师兄能不能陪我下三局?”

    江北然听完不禁笑了起来,点点头道:“可以。”

    “太好了!我真是太喜欢散步了!”

    墨夏说完便关上门朝着楼下跑去。

    ‘唉……没狠下心啊。’

    江北然现在是确定要收下墨夏这个小弟了,所以想着先跟他培养一下上下级关系。让他慢慢熟悉,但他那可怜巴巴的样子,的确江北然有狠不下心拒绝他的讨价还价。

    ‘反正不急,以后再慢慢教好了。’

    想完后江北然便开始做起了抽签的准备,既然要让黄级法宝达到最好的效果,那江北然自然也要准备一场完美的仪式。

    首先江北然先点燃了一根蜡烛,意为银影皎光,上映穹苍,辉煌照耀吐银虹,弟子虔诚来点献。

    接着江北然又从乾坤戒指中拿出了一把烟灵香,这烟灵香是江北然特地去静心宗求来的,因为静心宗求神特别灵验,所以香火一直很鼎盛。

    而这烟灵香就是静心宗里最灵验的香。

    上香时,三支为一柱,意谓“三宝香”,放在蜡烛上点燃。

    另外上香时也有讲究,要用左手上香,因为在卜卦中,左手为吉手,右手为凶手。

    接下来左为大,先插一支香于炉中,再插一支香在左边,第三插插在右边。

    三支香之间全部要相距一寸,代表着信徒的存心。

    接着又花了一盏茶的时间,将其他步骤做完,江北然缓缓的跪到蒲团上,然后放松了一下身体,抽签时最忌讳的就是把过程弄得很紧张或者急促,一定要先让自己的心灵宁静下来,到了心如止水的时候才能摇晃签筒。

    “咔嚓”“咔嚓”“咔嚓”

    做好准备,江北然连续晃了三下如意签筒,同时在心里祈祷道:‘无量天尊,请保佑弟子逢凶化吉,赐我一件防身宝物。’

    随着第三下晃动结束,一支散发着褐色光芒的签子掉了出来,和之前关十安求出来的那支金色签一样,这支褐色签也悬浮在空中。

    但江北然并没有急着去拿签子,而是拿起了桌上的一对问杯抛了起来。

    第一次,问杯一阴一阳。

    第二次,又是一阴一阳。

    第三次,还是一阴一阳。

    ‘一次就成?’江北然还真有些受宠若惊。

    因为问杯如果不能三次都一阴一阳的话,是要重新求签的,如果求了三次都没抛出一阴一阳,那就说明今天都不适合求签。

    “呼……”轻吐一口气,江北然伸手抓住了悬浮在半空中的褐色签子,并学着关宗主喊了一声“变!”

    刹那间,褐色签子绽放出了绚烂但又丝毫不刺眼的光芒,然后化为一件皮质的披风穿在了江北然身上。

    将披风扯到面前稍做检查,江北然眼中露出了惊喜的神色。

    “绝品!”

    这件披风的防御性绝对达到了绝品的程度,而且其中还蕴含着大量的灵力,应该是能有着特殊的奇效。

    虽然绝品还是让江北然有些失望,但已经比关十安变出来的那件鳞甲披风要好上太多,而且最关键的一点是,江北然确定了关宗主那句话没错,那就是越擅长卜卦,就越能求到好东西。

    ‘若是我能准备的更齐全一点,卜卦点再高一点……岂不是有可能求来法宝!?’

    要是真能做到这样,那这如意签筒的价值就绝对不止是黄级下品法宝了!拥有了它,就等于拥有了各个种类的黄级法宝啊。

    明白了如意签筒价值的瞬间,江北然深深的为下午想要吐槽关宗主这件事感到抱歉。

    ‘这是送了他一件潜力大上天的法宝啊!’

    但就是有个限制,那就是如果遇到突发状况的话,对面不可能给他这么多时间做完仪式再抽签,所以效果会大打折扣。

    不过问题不大,瑕不掩瑜,这如意签筒依然还是得到了江北然的绝对肯定。

    ‘关宗主这也太大方了……好人啊,就冲这点,我也一定不会去魔教了!”

    第二天,在关十安和殷江红两人的组织下,正魔两方的所有人很快都按照江北然给出的顺序开始一个个询问。

    在此期间,江北然提醒了关十安和殷江红要随时保持玄识全开,防止那个或者那些还混在人群中的线人不抱侥幸心理,直接自我了结的可能性。

    对于强大的玄宗来说,让玄识覆盖整个掩月宗完全没什么问题,但如果一直保持这样的话,就连玄宗都会觉得累,所以两人商量好了时间,轮流开启玄识。

    在审问这件事上江北然自然帮不到什么忙,所以他选择在掩月宗内到处逛逛,看看能不能发现些什么。

    走过一座拱桥,江北然拐入了一条小巷中。

    接着很快另一个身影也进入了这个小巷。

    ‘咦……人呢。’孔芊芊站在巷子中间前后看了一阵,却什么人也没看到,‘我明明看到他走进这来的啊。’

    “在找我吗?”

    这时江北然从一处屋顶跳下,站在了孔芊芊的面前。

    ‘不得不说,这种电视剧桥段里的出场方式还真是百玩不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