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下文学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一百十八章 怪物兄妹
    墨夏一回到房间就拿出棋盘对江北然道:“师兄!我今天遇到的那个对手好厉害!他……”

    “等会儿再说吧,我得出去一趟。”

    “哎!?”

    墨夏的表情瞬间定格,刚才回来的路上他特地一句话都没有跟师兄说,就是为了师兄可以好好“散步”,等会儿回来就能直接下棋了,但没想到师兄还是再去散一次。

    “你先自己复盘吧,我很快回来。”揉了揉墨夏的头发,江北然转身推开门走了出去。

    一处水池旁,江北然让吴清策停下后上前问道:“怎么了?”

    刚才江北然刚回到房间就感应到吴清策散发出来的玄气,知道他是有事要找自己。

    “师兄,你看过那个沐瑶的比试了吗?”

    “看了。”

    “她好快啊!而且攻击非常凌厉,到现在都没人都在她手下撑过五招。”

    “怕了?”

    “也不是怕……就是……”

    看着吴清策欲言又止的样子,江北然说道:“想让我指点你几句?”

    吴清策听完立即两样放光道:“是!”

    “少做梦了,自己努力,我走了。”江北然说完转身离去。

    “师……”

    摆出尔康手的吴清策最终还是没喊出口,但很快,他似乎明白了什么。

    ‘师兄不指点我,说明他认为我的实力足以击败那个沐瑶!这是师兄对我的信任!’

    明白过来的吴清策自信心大增,心里的紧张感也一扫而空。

    第二天上午,坐在竹椅上的墨夏等待着他的下一个对手。

    “九日哥,今天你一定要下快一点,不然你要错过我比试了。”

    站在墨夏身后不远处的江北然抬起头,看到了这两天出尽风头的沐氏兄妹朝这走来。

    妹妹是沐瑶,在第一天展现出他玄师三阶的修为后,再加上之前她自己说过他是整个灵龙教最能打的人,所以正派弟子都把她当成了魔教的战斗力天花板。

    哪曾想她还有个更生猛的哥哥,名叫沐九日,修为达到了玄师四阶,这两天打下来,正派弟子中无一人是他的一合之敌。

    而且这沐九日不仅实力强大,在才艺方面也是发光发热,围棋、古筝、绘画、射箭等样样精通。

    不仅如此,这沐九日的长相也是十分出众,他一次登场时是弹奏古筝,一拢红衣,玄纹云袖,席地而坐,一头乌黑的长发不扎不束,剑眉星目,鼻正唇薄,给人一种高贵清华之感。

    一曲奏罢,虽然正派这边很多女弟子碍于“阵营”问题,不能表现出来,但江北然能看出她们很大一部分都被这沐九日给圈粉了。

    被沐瑶一路推到棋盘前,沐九日朝着墨夏点点头,然后坐到了他对面。

    “九日哥,快落子。”

    沐九日对着沐瑶摇摇头道:“不要胡闹,爹平时怎么教我们的?要尊重每一个对手。”

    “好好好,我知道了。”

    ‘现在魔教怎么都这画风啊……’

    近距离看着这位翩翩公子,江北然实在无法将他跟那些奇形怪状的魔教弟子联系到一起。

    等到裁判长过来,墨夏与沐九日互相行了一礼,对局便正式开始。

    “哒”“哒”“哒”

    ……

    落子的声音不断响起,墨夏的表情也开始越来越凝重,因为他发现眼前这位对手下棋完全不按常理来。

    一般来说,开局时大多数棋手都喜欢先围着角做攻防。

    因为角上背靠棋盘边缘,只需要守住两个方向即可,就算角失守了,也会靠向边,这样也只需要守住三个方向就行。

    但这沐九日却直接攻向了中腹区域,要知道中腹区域是要守四个方向的,这就好像打仗的时候不找掩体,直接把一个四面漏风的空旷地带做根据地。

    结果墨夏因为太过在意沐九日为什么要这样下,结果自己越下越乱,地盘连连失守。

    最终,找不到任何胜机的墨夏紧握双拳,紧咬着牙关死死盯着棋盘。

    “我……我认输了。”

    心中满是不甘的墨夏留下了一行行眼泪,身体也是止不住的颤抖了起来。

    “你的棋下的很好,我很期待以后能再次和你交手。”沐九日说完朝着墨夏行了一礼,但在起身要离开前,目光却是在江北然的脸上停顿了一会儿。

    感受到对方视线的江北然朝着他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九日哥!你在看什么呢,快走了,快走了,我比试马上就开始了!”

    被沐瑶拉住的沐九日也朝着江北然点了一下头,然后便转身离去。

    片刻后,江北然走到墨夏身边揉了揉他的头发,“他很厉害,你输给他不冤枉。”

    墨夏听完却是哭的更大声了,仿佛使劲宣泄着身体里的失落感。

    “马上到我对局了,你要继续哭,还是过来看?”

    墨夏听完用力擦了一把眼泪,坚定有力的说道:“要看。”

    “嗯,那就跟过来吧。”

    花了一个时辰的时间,江北然解决掉了自己的对手,在对面魔教弟子不可置信的目光中,江北然起身朝他行了一礼,离开了棋轩。

    “师兄……明天您一定可以赢过那个沐九日的!”跟着江北然一起走出来的墨夏说道。

    围棋经过三天的选拔,今天已经是半决赛的日子,赢下上一个对手后,江北然的对手就只剩下了沐九日。

    “你知道他的棋力了?”江北然问道。

    “我……”墨夏迟疑片刻,摇头道:“不知道。”但很快又抬起脸坚定道:“但我能定师兄你的棋力一定在他之上!”

    江北然微微一笑,答道:“好,师兄会尽力不让你失望的。”

    等墨夏回去看棋谱后,江北然走到了擂台区,发现吴清策已经赢下了今天的比赛,晋级四强,明天的对手正是那个沐瑶。

    又一天过去,最后一场比试结束后正派弟子这边仅剩十五人,此时所有比试基本都来到了尾声,也就是说在最后硬碰硬的过程中,正派弟子这边还是被打吊打了。

    有几个弟子已经淘汰殆尽的宗门已经早早回去,连饭都没出来一起吃。

    “贤弟教导有方,宗里弟子都十分优秀啊。”

    宴会厅中,关十安看着陆胤龙说道。

    如今宗内还有三名参赛者的就只剩下了掩月宗和归心宗,不过不少总都认为归心宗是运气好,因为其他宗也有像吴清策这样刚突破道玄师境的弟子,比如玄阳宗和天问宗,甚至天问宗那位师兄也达到了玄师三阶,但他们前面的比赛中就遇到了沐九日和沐瑶这对兄妹,并一起败下阵来。

    所以刚刚突破玄师不久的吴清策在他们眼里就是个幸运儿而已,明天比试他肯定会输给那沐瑶。

    “还是掩月宗内人才辈出,言卿的实力有目共睹,定当能为我们正派弟子争一口气。”

    王言卿,他便是掩月宗中当代最强的那个弟子,出发前,归心宗上下都认为他将是吴清策最强的对手,但现在他半决赛遇上了那沐九日,能不能进决赛还是个问题。

    关十安叹了口气:“只希望他明日能不留遗憾吧。”

    在英杰少年会开始前,关十安对王言卿是非常有信心的,但在前两日看到沐九日的表现后,他也不禁开始担忧自家的弟子能不能过他这一关。

    “哎呀,互相吹捧着呢?带我一个呀。”这时满身酒气的殷江红提着酒壶走了过来。

    无奈的看了他一眼,关十安说道:“知道你那两个弟子厉害了,不需要你吹捧。”

    这三日来,关十安算是已经被殷江红磨平了脾气,虽然知道对方是来踢场子的,但表现的其实也没这么过分,他们输也只是技不如人而已,等过后再加练就是。

    “哈哈哈,关宗主说的我都不好意思了,哎,那边我教里那些小崽子正搞篝火宴会呢,要不要一起去外面热闹热闹?老窝在里面有什么意思?”

    “不了,我在这挺好。”

    “嗝!”殷江红打了个酒嗝,“你们不少正派弟子也去了,你不担心啊?”

    “自然有他们的宗主跟着,我担心什么。”

    正所谓不打不相识,四天比试下来,双方弟子不说结下了深厚的情谊吧,但也算熟络了起来。

    从一开始的互相嘲讽,到现在变成互相较劲,相处起来也没刚开始时这么别扭了。

    “咕嘟……咕嘟……哈~”哈出一口酒气,殷江红笑道:“不得不说,我倒是没想到你们正派弟子里倒是还真有几个能打的,本来我以为我们魔教这边能包揽前八呢。”

    “你倒是想的挺美。”关十安冷哼道。

    虽然不得不承认在整体实力上,是魔教那边更胜一筹,但正派这边几个顶尖弟子总算还是杀出了一条血路,为正派挽回了一些面子。

    “哎!说心里话,你觉得明天哪边会赢。”

    “明天战了便知。”

    “猜一下嘛,哎,别走啊你!”

    ……

    在欢闹中,一夜过去,新的一天到来,各项才艺的决赛都在今日。

    一众正魔高层也是围坐在看台上和所有弟子们一起等待着魁首的诞生。

    沐九日表现依旧强势,连续在射箭、古筝和绘画三个项目上拔得头筹,引的全场阵阵惊呼。

    “这沐九日还是人嘛……就没有他不会的东西了吗?”

    “的确厉害,虽然他是魔教弟子,但我也只能道一声佩服。”

    “哈哈哈,那当然,我们九日师兄可是所有魔教弟子公认的当世天才,别说这小小的峰州内,就算是在玄州,我们九日师兄也是最耀眼的那个。”

    “得了吧,说你胖你还喘上了,还玄州最耀眼呢,你怎么不直接说他有玄帝之姿呢?”

    “有什么不敢说的!我们九日师兄本就有玄帝之姿。”

    “是是是,你接着讲故事,我听着。”

    “别争了,棋局要开始了,九日师兄夺下这一魁,便是满贯了。”

    “那对手是谁来着?”

    “不认识,好像没参加比武,专门来下棋的。”

    “那难怪能杀进决赛了,专精的还是有点本事,可惜遇上了九日师兄,注定要败啊。”

    在作为决赛场地的凉亭中,江北然和沐九日面对面坐好,互相行了一礼。

    “九日哥!快赢了他!夺了魁我们给你庆祝去!”

    沐九日身后的看台上,沐瑶运起玄力大声喊道。

    在她的想法中,自己大哥根本不需要加油这种东西,只要他参加了,那就只有胜利这一个结局。

    看台上,五朵金花怒视着那沐瑶。

    ‘哼,敢瞧不起师兄,等会儿你就知道厉害了!’

    柳子衿她们本来就是被喊来见世面的,所以早早的就被淘汰,因为围棋对局看的人不多,她们怕她们贸然去看会引起师兄不悦,所以只能一直忍着。

    如今终于到了决赛日,所有弟子和宗主都来观战,她们也就顺理成章的一起坐上了观众席。

    虽然她们很想开口驳斥那沐瑶,但是因为刚才沐九日各项比试实在赢的太摧枯拉朽,导致正派弟子这边也无人看好江北然。

    但不管其他人怎么看,她们五个人都坚信着师兄绝对会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