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下文学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一百十六章 他恶心人一直有一手的
    “比试?”关十安眉头一蹙,“何意?”

    “我听说你打算趁着这次大寿,搞个英杰少年会,让峰州各宗的年轻俊杰都来了,我一听,这不是巧了吗,我本来也打算搞个大比,把所有魔教的年轻弟子都聚起来打一架,可惜啊,我那灵龙教哪有关宗主的的掩月宗场地这么大,所以为了让我手下这些崽子们能施展开拳脚,我就把他们都带到这来了,反正都是比试嘛,多点人不是更热闹?”

    听到这,关十安终于明白了殷江红这次来的目的。

    来砸场子了。

    明白了殷江红的来意,关十安知道想轻易打发走他是不可能的,他现在这架势明显就是你同意呢,我就跟你讲规矩,不同意呢,那他就跟你拼拳头。

    “此事我需要和其他宗主商量一二。”

    “没问题~”殷江红潇洒的一甩手,“随便商量,我们就在这等着,当然,商量太久的话,午饭你们可得管。”

    没有去接殷江红的话,关十安着急所有宗主去到了旁边一块空地相谈。

    留下一众弟子和魔教弟子面面相觑。

    要说正派弟子完全不慌呢,那也不可能,来这的全是年轻弟子,就算是各宗精英,但其实都没经历过什么大阵仗,如今突然遇到魔教教主打上门来,还是有些心里没底的。

    ‘不过这些魔教弟子还真规矩啊……’

    江北然本以为对面那些穿着奇特的魔教弟子会口嗨两句,调戏调戏女弟子,或者侮辱一下男子什么的,但没想到他们什么话都没说,就这么静静的隔着一层护宗大阵和这边对视着。

    ‘这位魔教教主管教的还真是不错,但管教的这么好,还算是魔教吗?’

    “喂,喂,喊你们呢。”

    就在一众正派弟子忐忑不安时,殷江红突然冲着这边喊道,下意识的,所有弟子都将眼神向他投了过去。

    看到所有弟子看向自己,殷江红摆出一副说悄悄话的架势问道:“哎,我说你们在正派里挣不挣的到灵石啊?”

    众弟子一愣,不明白殷江红是什么意思。

    这时殷江红随便抓了个穿短打的弟子拽到身边问道:“你一个月能赚到多少灵石?”

    那穿着短打立即回答道:“禀告殷教主,一般的话,能赚到十块下品灵石,运气好的话,能赚到十五块。”

    “哦,十五块呢~”殷江红满意的点点头,然后转头看向正派弟子这边问道:“你们呢?”

    站在最前面一排的正派弟子面面相觑,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因为他们压根就不赚灵石啊!每天修炼都来不及了,最多也就表现好的几个弟子有时候能领到几块作为奖励。

    一个月十五块下品灵石……他们连想都不敢想。

    “啧啧啧,看你们的表情,赚不到这么多吧,要不要加入我教里啊,保证你们赚的比他还多。”

    看着殷江红一副卖安利的样子,江北然简直不敢相信这位竟然是玄宗级的强者……这么接地气的吗?

    见正派弟子一个个的不说话,殷江红继续鼓动道:“哎哟,你们这武器也够差的,你那把刀是良品的吧,也太寒酸了,我们教里普通弟子也是用上品武器的啊,啧啧,我还以为我们魔教混的已经够惨的了,想不到你们正派更惨,难怪连请我喝杯水酒都不肯。”

    这时一个背着剑的正派弟子突然吼道:“哼!谁知道你们那些灵石是哪里弄来的!”

    “哦哟哟哟哟,你看他急了。”殷江红说着看向那正派弟子:“我们的灵石都是正经赚来的啊,不信你哪天来我灵龙教试试,我手把手教你怎么赚灵石。”

    “正邪不两立!我怎么可能去魔教!”那正派弟子中气十足的吼道。

    “很好!我就喜欢你这种正气凌然的小弟子,等会儿我让我们教里最厉害那个跟你打,让你好好伸张一下正义,痛打那小妮子一顿,那个词叫什么来着……哦对,邪不胜正嘛,对吧?”

    那正派弟子听完回道:“尽管放马过来便是!”

    “说得好!”

    “大师兄真帅!”

    “我们一定会赢!”

    一时间,在那领头的正派弟子带领下,所有人都激动了起来。

    这时一道黑色的身影突然如鬼魅一般来到了殷江红身边,说道:“大爹你叫我干嘛?”

    看到来者,殷江红顿时语气带些宠溺的说道:“哦,小沐瑶来了啊,大爹什么时候叫过你了?”

    “你刚刚不是说让教里最厉害的过来打吗?难道不是我?”

    “这不人家还没商量好吗,别急。”

    “那大爹,你说要让我跟他打的那个是谁?”

    殷江红听完指了指那个正派弟子道:“就那个,皮肤白白的,腰间挂着把破刀的那个。”

    “哦~就是你啊。”沐瑶一边说一边看向了那个正派弟子。

    正派弟子也是丝毫不虚,直视着她道:“没错,正是在下!”

    “但你看起好弱哎。”沐瑶说着突然爆发出一股紫色的玄气,歪着头问道:“不知道你能抗住我几剑呢?”

    ‘玄师!’

    站在前排的正派弟子们皆是一惊,他们都感知到了这魔教之女爆发出来的玄气已经达到了玄师之镜,而且是二阶以上的玄师……

    ‘魔教弟子竟然这么强吗……’

    江北然也是被惊了一下,别人可能感应不准,但他精神力一扫便知这沐瑶已是玄师三阶,简直强的离谱。

    被玄师惊到的正派男弟子先是稳定了一下心神,接着问道:“我们这次大比可都是20岁以下的年轻弟子,你们魔教难道……”

    “哎~又巧了。”殷江红笑了一声,按住沐瑶的肩膀道:“我家沐瑶今年十八,应该还比你小一点呢。”

    ‘十八!?’众人再次被吓到。

    十八岁的二阶玄师!?开什么玩笑。

    再次被惊到的正派男弟子看了眼那沐瑶,说道:“谁知道是不是真的十八。”

    “我就是十八岁呀,为什么要骗人呢?”沐瑶歪着头问道。

    “你……”

    “好了,宁锦,就算对面是魔教之人,你也不能妄加猜测。”

    这时已经商讨完毕的十方宗宗主走过来训斥道。

    “是,宗主,弟子知错。”

    见到十方宗宗主过来,殷江红重新站直身体看向关十安道:“关宗主,决定好了?”

    关十安走到护宗大阵前直视着关十安说道:“要比试,可以,但你得守我这里的规矩。”

    “行行行,你地盘大你说了算,能开门了不?站在外面喝半天风了都。”

    关十安犹豫片刻,最终还是打开了护宗大阵。

    刚才权衡利弊过后,各宗宗主还是决定能和平解决此事,就和平解决,毕竟各宗最精英的弟子都在这里,打起来就算是只死几个,也够他们心疼的。

    而且这殷江红既然都带着这么多人打上门来了,想要用言语就说服他那肯定不可能,所以只能先走一步看一步。

    “哎哟,老朋友,让你给我开个门可是真不容易呀。”终于走进大阵来的殷江红对关十安做出个拥抱的姿势道:“这么多年不见,不先来个老友相会的拥抱吗?”

    站在后面看着这一幕的江北然不禁有些想挠头,这魔教教主还真是画风清奇,突出一个娇艳如云,匪我思存。今夕何夕,见此良人。

    关十安自然不可能和他拥抱,看了一眼殷江红身后的魔教大军后说道:“我们出去说。”

    “行,听你的。”

    大概半个时辰后,殷江红和关十安肩并肩的走进了掩月宗,同时身后那些魔教弟子也一起跟了进来。

    一种正派弟子立即分开两边,手握武器,毕竟在执行任务时他们没少和这些魔教弟子打交道,这些人,阴的很。

    但魔教弟子们却是看都没看他们一眼,径直跟着自家的宗主往里走去。

    “唉,没想到会突然遇上这样的麻烦。”

    陆胤龙长叹一口气,回到了归心宗的队伍前:“从现在开始,你们要时刻待在我身边,不许乱跑,听明白了吗?”

    “遵命!”

    “走吧。”

    跟上陆胤龙的脚步,归心宗弟子重新朝着大广场走去,但没走几步,江北然就感觉有些不对,回头一看,只见五朵金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跟在了他身后,身边则是跟着一群护花使者。

    不过柳子衿她们也没说话,就是默默的跟在江北然后面,一般人并看不出什么异样来。

    其实柳子衿她们也是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已经跟在了师兄后面,毕竟刚才发生的事情还是让她们有些慌乱的,所以下意识的就朝最有安全感的地方靠拢了过来。

    江北然也不能加快脚步,不然后面五朵金花追上来就更麻烦了,于是只能向吴清策传音道:“站我旁边来,自然一点。”

    吴清策听到后一愣,平时出去时师兄都让他要随时保持三米远,今天怎么突然变主意了。

    不过吴清策也没多想,以整改队伍的名义慢慢站到了江北然旁边,同时更多的女弟子也朝这边围了过来。

    自从上次真武宗事件后,吴清策已经是归心宗所有弟子心里名副其实的青刚,再加上之后这样的冲突又发生了不少次,也都是吴清策站出来为大家出头。

    所以归心宗的弟子现在一个个都对他都信赖无比。

    而江北然让他站过来的原因就是这样一来五朵金花站他后面就自然多了。

    重新回到大广场上,这时魔教那些弟子已经列队站好,站在了正派弟子的对面。

    不得不说,掩月宗这个广场是真的大,即使又多出了数百魔教弟子,也完全站的下,甚至都不觉得挤。

    高台上,殷江红笑道:“哎呀,我就说你们掩月宗大嘛,站这么多人都不见有多挤,若是换成我那灵龙宗,恐怕就只能站到山脚下去了。”

    没有搭腔殷江红,关十安开口对下面的底子喊道:“事情的经过各位也都看到了,魔教此行来是欲要和我们正派弟子堂堂正正的比个高低,请众位弟子放心,若是这些魔教弟子不按规矩来,本座一定也会为你们主持公道!”

    “谨遵关宗主令”

    “哎哎哎,怎么说话呢。”殷江红立马就不乐意了,“这打都还没打呢,怎么就先开始说我们不守规矩了,我还怕你们的人不守规矩,打坏我魔教的宝贝疙瘩呢。”说完他转身对一种魔教弟子喊道:“若是正派的那些人下黑手,尽管跟本尊说!老子废了他的那只黑手!”

    “殷教主威武!”

    “不错,不错,这气氛不就炒起来了嘛。”满意的点点头,殷江红又对关十安道:“我听说你们这次不仅比武,还比才艺是吧?”

    “看来殷教主有备而来?”

    “也没啥准备,主要就是我这魔教弟子啊,一个个都是多才多艺的,随便找两个出来应该足够横扫你们的正派弟子了,到时候你们别耍赖就是。”

    “放心,只要你们守规矩,我们一定堂堂正正的和你们比。”关十安微笑着说道。

    “那就这么讲定了,所有项目我们都参加。”说完殷江红朝着魔教弟子们喊道:“你们没问题吧?我可是话都放出去了,要是你们敢给我丢脸,可别怪我亲手来抽你们。”

    “请教主放心!”

    听着这排山倒海般的回应声,殷江红满意的点了点头,重新看向关十安道:“哎,既然是比试,关宗主肯定准备了不少奖励吧?”

    “自然,只要得到第一,就有奖励。”

    “不会我们魔教弟子拔了头筹你就不给吧?”

    关十安嘴角一抽,但还是冷静回答道:“自然不会,我说了,拔得头筹者,就有奖励。”

    “这可是你说的哦,那我就不客气了。”说完殷江红又悄悄用手肘撞了一下关十安道:“哎,奖品清单先给我看一眼,我怕你到时候换点歪瓜裂枣的玩意儿糊弄我教中弟子。”

    “放屁!本座是那种人吗!”

    看到关宗主被“折磨”到爆粗口……江北然顿时觉得那魔教教主恶心人的能力的确是一流的……

    PS:连续三天万字!(勇不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