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下文学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一百十四章 八品灵丹
    听着报价迅速来到十八块高品灵石,吴清策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一双眼睛不停地瞟向师兄。

    “你老看我干嘛?”端坐在太师椅上的江北然问道。

    “师兄这次不报价吗?”

    将一颗葡萄塞入口中,江北然扭头看了眼吴清策,“想啥呢,这可是黄级法宝,足以让那几位宗主倾家荡产的去争,你觉得我能抢的过吗”

    看着吴清策陷入沉思,江北然摇头道:“别想了,看戏吧。”

    正如江北然刚才所说的,争抢黄级法宝时,这些宗主可就没了要“勤俭节约”这个枷锁,甚至就算是倾尽全宗也要买。

    江北然若是全力一搏,倒也是有些压箱底的宝贝,但实在是不值得。

    首先最重要的一点是他对这件黄级法宝的兴趣并不是很大。

    虽然刚才那林念衫用力吹了半天,但明眼人都知道这虚灵宝旗最大的作用就是增强玄识。

    玄识的作用就是能够施展精神威压和看破对方的实力等等,这些江北然的精神力都能做到,而且因为精神力和玄识不是一个体系,就算是玄帝来了,江北然用精神力扫他他也发现不了。

    再加上玄识这玩意儿和修为是挂钩的,凭江北然练气五阶的修为,就算用这虚灵宝旗强化一波,那也依旧还是菜鸡。

    所以这虚灵宝旗和他完全不契合,根本不值得去抢。

    虽说对着法宝没兴趣,但江北然对黄级法宝被拍卖这件事本事很有兴趣,因为他还是第一次看到法宝公开竞拍的现场,甚至可以说是第一次看到法宝被交易。

    这对他来说是个宝贵的经验,最起码让他知道了在这些玄王,玄皇眼中,黄级法宝究竟值多少灵石。

    就在江北然听着各位宗主报价中各种稀有的灵酒、符宝、材料名字,江北然不禁感慨宗派的底蕴果然十足,若是有机会可以跟他们做一回交易就好了。

    随着竞价越发如火如荼,上品灵石很快就变成了陪衬,各种宝物才是主角。

    ‘我出一颗八品玄心炼骨丹,不知能抵多少灵石?’

    这时一道洪亮的声音镇住了全场,连江北然都不禁为之吃惊。

    ‘八品!?玄心炼骨丹!?’

    江北然惊了,不得不说,今天这拍卖会是真的长见识,不愧是各宗宗主……压箱底的东西就是厉害。

    与绝品到黄级法宝是一个质的飞跃一样,丹药分级时也有这样的分水岭。

    一到三品的丹药皆为比较常见的,突破到四品就成了灵药,往后每提升一品,丹药的价值和稀有度都会翻上一番。

    但当灵药来到八品时,就如同绝品成为了法宝一样,完成了质的蜕变,成为了灵丹,与法宝有着相同的价值。

    就拿这玄心炼骨丹来说,一颗吃下去不仅能直接让一名玄王的修为提升一个小阶,而且能让这名玄王的资质更上一层楼,这意味着他能成为玄皇的概率将变的更高。

    如果让一名卡在玄王境界已久的玄王来选一件黄级法宝和一颗玄心炼骨丹,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后者,但一些精彩艳艳的修炼者则会选择前者。

    所以两者的价值完全是根据买家来定。

    这也让林念衫有些为难了,拍卖会前并没有想过有人会拿出八品的灵丹来,这会儿突然要她估值,她还真估不出来。

    “请贵客稍等,我需要去后台询问一下,为我们准备的不充分向您道歉。”

    等林念衫去了后台,江北然发现吴清策的眼神又开始不停的往他这边瞟了。

    斜了吴清策,江北然问道:“怎么,你也想尝尝八品的灵丹?”

    “不敢奢望……我只是好奇师兄你会不会练八品灵丹。”

    “我也不知道。”

    “啊?”

    吴清策一下懵了,炼丹这事不应该会就是会,不会就是不会吗?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想了半天还是没想出意思来的吴清策拱手道:“还请师兄赐教。”

    “你自己慢慢琢磨吧。”说完江北然调整了个坐姿,等待拍卖会重新开始。

    至于他说的不知道,就是字面意思上的不知道。

    想要炼制八品灵丹,除了需要极高的炼丹水平外,各种天材地宝也是少不了的,另外配套的极品炉鼎和好炭也缺一不可。

    而想要获得这些东西,机缘和实力缺一不可,目前江北然在硬件上还差很多,所以在没尝试过之前,他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炼成。

    出乎意料的,去到后台的林念衫很快就返回了拍卖台,并运起玄气喊道:“抱歉让各位久等了,经过协商,我们的最终决定为八品玄心炼骨丹可以与虚灵宝旗等价交换。”

    吴清策听完不禁惊呼道:“哇!等价?现在这虚灵宝旗都喊到二十五块上品灵石了哎……”

    江北然虽然有些意外,但很快就想通了。

    黄级法宝是很少见不错,但八品灵丹同样也是非常稀少。

    也许掩月宗里有哪位高层急需这玄心炼骨丹,所以才做出了这个决定,毕竟他们同样也担心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更简单的道理就是,换到一颗八品灵丹,只要有机会,依然可以卖出和虚灵宝旗同样的高价,但拿着与二十五块上品灵石等值的宝物,可不一定能再有机会换到玄心炼骨丹。

    宣布完决定,林念衫继续道:“若是在座各位贵客中能拿出等同或超过玄心炼骨丹价值之物,请继续出价!”

    一时间,刚才还如火如荼的拍卖场一下安静了下来。

    江北然清楚没人继续报价并不是其他宗主都拿不出和八品丹药等值的宝物,不然峰州也太菜了,齐聚所有大宗宗主于此,就一家拿的出八品灵丹这种宝物。

    这些宗主估计是正在考虑值不值的换这个问题,毕竟法宝虽好,但并不是适合所有人的,出价玄心炼骨丹的那位宗主大概率是主修玄识功法的,所以才这么志在必得。

    然而直到林念衫喊出“玄心炼骨丹第三次时。”也没有再出现一个竞争的声音。

    ‘果然就算是对于宗主来说,八品灵丹这级别的宝物也是极为珍贵之物啊。’

    可以说最后这场“大戏”江北然看的很赚,对玄王这个级别强者的需求有了更详细的了解。

    压轴好戏结束,剩下来的就是些致敬词,结束后江北然走出拍卖行,眼前就跳出了三条选项。

    【选项一:继续呆在原地。完成奖励:六壬谱(玄级下品)】

    【选项二:再逛一会儿玄坊。完成奖励:白羽蛊书(黄级上品)】

    【选项三:迅速返回迎宾馆。完成奖励:随机基本技艺点+1】

    ‘看来是运气已经用光了啊……溜了,溜了。’

    拉上正准备伸个懒腰的吴清策,江北然带着他迅速回到了迎宾馆。

    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间,江北然开推开门,就看到墨夏脸盆激动的朝他冲了过来。

    “师兄洗手!”

    盛情难却,将手伸进盆里洗了洗后江北然看着墨夏那满是期盼的双眼说道:“今日我有事要做,就不与你对弈了。”

    这句话对于墨夏来说就仿佛是晴天霹雳,整个人就这么端着脸盆定在了那里。

    揉了揉墨夏的头发,江北然说道:“以后有的是机会,另外你能不能帮师兄个忙?”

    听到师兄要自己帮忙,墨夏顿时恢复了生气,一脸激动道:“师兄尽请吩咐。”

    “你能不能出去散一会儿步,散个一炷香的时间就行。”

    这句话仿佛第二道雷劈在墨夏的身上,让他再次保持着同样的姿势定住。

    “等你逛完回来我陪你下一局。”

    “是!我马上就去散步!我最喜欢散步了!”

    墨夏说完“嗖”的一声便消失在了房间内。

    ‘还真是个棋痴……’

    江北然其实有考虑过收下墨夏这个小弟,一来是他的天赋的确很出众。江北然只是陪他下了五天的指导棋,就能感觉到他的棋力涨了一截。

    二来是这次英杰少年会,江北然并不打算放水,毕竟堂主是知道他棋艺有多高的,故意输掉的话回去恐怕会有不少麻烦。

    而一旦他夺得这次英杰少年会上弈棋比试的头筹,以后来找他挑战的人估计少不了,所以培养个“挡箭牌”也是很有必要的。

    到时候留下一句“等你们下赢了他,才有资格挑战我。”也是很有逼格的。

    三来就是手下墨夏这个小弟也不用暴露什么实力给他,只要教他下棋就行了。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都是明天的英杰少年会能如期举办。

    在门上画下一个灵墙阵,江北然盘腿坐在地上从乾坤戒中取出三根紫檀香点燃,对着天拜了三拜后江北然又从乾坤戒中取出了一个铜质的龟壳。

    将铜质龟壳在紫檀香上以五行之序熏了一遍后,江北然摇晃了三下龟壳。

    “铛啷啷~”“铛啷啷~”“铛啷啷~”

    摇晃完毕,江北然轻声诵念道:“天象化身千百亿,蓑衣妙相五十七……”

    等念完祈愿之语,占卜仪式正式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