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下文学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九十五章 幻觉?一定是幻觉吧……
    午时,所有弟子全部爬到了齐云峰顶,对于很少参与集体活动的江北然来说,这次爬山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真的很累。

    ‘果然不管待在哪个世界,一个人宅着都是最舒服的选择。’

    心中发出一句感慨,江北然悄声无息的回到了蓝心堂的队列中。

    在各位堂主的训斥声中,二十四堂弟子站在供奉着历代掌门的归心殿前列好了队。

    “铛!”

    随着殿内钟声响起,一位穿着暗灰叠套云纹紬锦袍的中年男子走了出来。

    “拜见秦香主!”

    所有堂主,护法和弟子整齐划一的喊道。

    朝着众人点点头,秦沅一甩长袖,面朝归心殿喊道:“拜!”

    所有堂主与弟子听完尽皆跪下,朝着归心殿拜了三拜。

    “入殿!”

    仪式完成,二十四堂弟子井然有序的走进了归心殿中。

    作为归心宗的标志性建筑物,归心殿修的极为奢华,长56米,宽34米,高26米,总面积两千多平米。

    殿内有各式铜鼎一十六座,围在中间的是九兽金漆宝座,宝座两侧有着四座雕像,分别为蠃鱼、白泽、羽鹤和水麒麟。

    蠃鱼象征着宗派稳固、白泽是祥瑞、羽鹤代表向上之心、水麒麟代表着传承。

    四座雕像周围还排列着九根雕刻着九种上古异兽的巨柱,每一根都栩栩如生,让人不禁升起敬畏之心。

    江北然入归心宗五年,也就刚入门时来过拜过一次师祖,当时就被这大殿的奢华气息震的说不出话。

    如今故地重游,他还是能感受到当初的震撼。

    等二十四堂弟子在九兽金漆宝座前列好队,香主秦沅高声喊道:“恭迎宗主!”

    所有堂主和弟子立即拱手低头,整齐划一的喊道:“恭迎宗主!”

    再抬头时,一位穿着苍麒麟色冰纨织锦蟒袍中年男子从天而降,正好落在了九兽金漆宝座前,正是归心宗宗主,陆胤龙。

    “拜见宗主!”

    殿内所有人齐声喊道。

    “哈哈哈哈,好!今日我归心宗当代最优秀的弟子齐聚一堂,本座甚是高兴啊。”说完陆胤龙坐上了九兽金漆宝座。

    扫视一遍所有弟子,陆胤龙高兴道。

    “这次我归心宗出了一位杰出弟子,年仅十九,修为就已达玄师,可谓我归心宗近三十年来第一弟子!”

    陆胤龙刚说完,所有人的目光便都朝着吴清策那边看了过去。

    上次吴清策勇夺江北区比武大会魁首时,名声就已经在宗内扩散开来,如今更是在十九岁的年纪就突破玄师,让许多这岁数还卡在玄者5层的弟子惊到合不拢嘴。

    “吴清策,出列。”

    听到宗主突然喊自己名字,吴清策立即出列喊道:“弟子在!”

    “这次掩月宗之行,我任命你为众弟子之首,执青刚之令,外出期间,所有弟子皆归你管辖。”

    “弟子领命!”

    要做队长一事吴清策早就已经知道,如今只是走个过场而已,所以他并没有太过惊讶或激动。

    等吴清策行完礼,秦沅拿着一块紫金色的令牌走了过来。

    “接令。”

    “是!”吴清策恭敬的伸出双手,将青刚令接了过来。

    在归心宗中,铁印之上位花冠,花冠之上便是青刚,是弟子中最高的职位,一般需要足够的声望和强大的实力才能胜任,吴清策天赋虽高,但如今的声望和实力都还不算顶尖,所以只是这次掩月宗之宗临时认命。

    但就算是临时认命,也代表着宗主对他的期望。

    在吴清策接过青刚令时,江北然不动声色的用精神力扫视了一遍众弟子的表情,发现大多数女弟子脸上都是崇拜,小部分男弟子是佩服与羡慕,但更多的……还是不服与嫉妒。

    虽说这些表情只是一闪而逝,但江北然还是将露出那些表情的弟子一一记在心中。

    “行礼!”

    等吴清策拿着青刚令转过身面对众弟子,秦香主看着众弟子喊道。

    “拜见青刚!”

    看到所有人向自己行礼,吴清策强忍住扭过脸不看师兄那边的冲动,在忐忑中回应道:“既接此任,清策定当竭尽所能,护众师兄妹此行无恙!”

    “还有呢?”秦沅在一旁笑着提醒道。

    吴清策瞬间反应过来,信誓旦旦道:“我定当不负宗主期望,在这次英杰少年会中夺下魁首!”

    “说得好!”陆胤龙大笑两声,拍着手站了起来,“我希望殿中的每一位弟子都能牢记你们的使命,这次我们去,祝寿为次,在比赛中夺魁才是主要目的,可不能让那掩月宗小瞧了我们,听懂了吗!”

    “弟子遵命!”所有弟子齐声回答道。

    “很好!就是这个气势!出发!”

    ‘唉,宗主的好胜心还是这么强啊。’

    江北然一直知道陆胤龙不知谦逊为何物,一般人就算是喊喊口号,也会说友谊第一,比赛第二。

    但陆胤龙却觉得太过虚伪,既然是竞争,那就要全力以赴,友谊什么的,等我们赢了再说也不迟。

    退出归心殿,宗主和一众堂主护法先下了山,众弟子也终于有机会喘口气,毕竟刚才在大殿内实在是有些压抑。

    稍微放松了一会儿,所有弟子也开始往山下走,叶欣彩四处张望了一下,很快就发现了正往山下走的江北然,刚要跟上去,就突然感觉到全身一颤,浑身的鸡皮疙瘩都立了起来。

    “咕嘟……”

    咽了口口水,叶欣彩颤抖着向方望去,只见林榆雁用极为可怕的表情死盯着她,脸上的笑容仿佛要择人而噬。

    差点叫出声的叶欣彩连忙回过头,豆大的汗珠不停的往下淌……

    ‘那是谁!?林……林师姐?不可能啊……林师姐平时很亲切的啊,一定是我看错了……对,看错了。’

    再一次回过头,叶欣彩发现林榆雁已经有说有笑的和几个女弟子结伴下了山,表现出来的气质和平时一样,是一个非常温柔的大姐姐。

    “叶师妹?”

    就在叶欣彩思考着自己刚才看到的到底是不是幻觉时,一个声音突然在她身边响起,被吓到的叶欣彩叫了一声往后退去。

    “叶师妹你怎么了?”林师兄紧张的问道。

    这才缓过来的叶欣彩拍了拍胸口,重新露出微笑回答道:“没事,刚才看到一只毛毛虫……吓死我了。”

    “啊?有虫?”林师兄连忙护在叶欣彩面前:“没事,再看到我帮你解决它。”

    “谢谢林师兄,还好有你在,不然彩儿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嘿嘿,小事而已,来,我走在前面,你慢慢跟上就好。”

    “好~”

    跟着林师兄慢慢走下山,但刚才那渗人到极点的一幕还是会在她脑中不停浮现。

    ‘幻觉?一定是幻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