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下文学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七十八章 果然是个危险人物
    ‘系统……你不对劲。’

    看到最咸……哦不,最安全的选项竟然不是拒绝林榆雁,江北然已经完全确定自己刚才的想法没错,这次去参加那个英杰少年会必须打起1200分的精神。

    选择了三,江北然向林榆雁传音道:“你能给出什么报酬?”

    “你能给出什么报酬?”

    这句话对于林榆雁来说自带回音的话仿佛利箭般穿透了她的胸膛。

    ‘师兄他……他……他竟然答应了!?’

    ‘而且用了整整八个字!’

    在提出这个问题时林榆雁根本没有想过江北然会答应这个情况出现,所以整个人一下就愣住了,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传音道:“我一定会奉上让师兄满意的报酬,但请给我一些斟酌的时间可以吗?”

    看到屋内的江北然点头,林榆雁猛地踩碎了脚边的小石子,这才压制住了雀跃的心情。

    而就在林榆雁想着接下来该说什么时,一道小小的黑影朝她激射而来。

    眼疾手快的林榆雁一把接住,发现是一个小竹筒,将它打开,上面是师兄写的字。

    【后日卯时,安梁村外凉亭等候】

    控制住略微颤抖的身体,林榆雁传音道:“多谢师兄,我一定会准时到的。”

    江北然听完点点头,关上了房门。

    将纸条上的字看了又看,林榆雁确定了这就是约会!

    ‘接下来是不是就该海誓山盟了?还是要先提亲?嫁妆要准备什么好呢,爹会不会……不行,他必须同意!’

    感受着“扑通扑通”狂跳的心脏,林榆雁迈着轻快的步伐离开了蓝心堂。

    隔天清晨,江北然趁着蓝心堂里还没热闹起来前先回到了后山,路过阵法房时用精神力感知了一下里面的吴清策,发现他体内的玄气已经开始发生蜕变,精纯度已经提高了许多。

    ‘虽说在处事上比较粗糙,但天赋的确很不错啊。’

    归心宗内能在20岁以前突破玄师的虽然说不上屈指可数,但数量也绝对不多,江北然已经能看到未来宗派绝对会将更多的资源倾斜到他身上。

    悄悄离开,江北然去旁边院子中看了看玉玲珑的情况。

    观察了一阵花蕊的颜色,江北然确定离可以授粉的时间已经不远。

    点点头,江北然从乾坤戒中掏出一个金刚石质地的瓶子往花蕊里滴了两滴金乌汁,这可以让它更轻松的吸收灵气。

    接着又做了些其他的日常工作后江北然便下山来到了水镜堂。

    “江师哥早。”

    正在门口扫地的小朵一见到江北然,立即微笑着打招呼道。

    “早。”

    打完招呼江北然刚要往里面走,就听到正厅里似乎传来了对话声。

    “有客人?”江北然看着小朵问道。

    “嗯,是赤霞宗的弟子。”

    ‘赤霞宗弟子?’

    江北然虽然有些疑惑施凤兰为什么会亲自接待一名其他宗派的底子,但也没有多问,直接走进了院落,既然正厅有客人,那他正好先照看一下院子里的花圃。

    戴上草帽,拿上小铲,江北然在一朵红药前蹲了下来。

    过了大概盏茶的功夫,原本在正厅里聊天的两人走进了花圃,同时施凤兰的声音也明显的抬高了几分。

    “原本我是想让一个很有靠谱的弟子护送你回宗的,但他呢~忙!连我这堂主都请不动他,所以……”

    “施堂主太客气了,我又不是第一次从归心宗回去了,哪里需要什么护卫。”

    听到施凤兰可以强调那个“忙”字,江北然就知道她是特意说给自己听的,于是便抬头朝她那看了眼。

    ‘好家伙……看来这就是触发了玄级下品选项的那位了。’

    只见施凤兰身边站着一位身材高挑的女弟子,一头乌黑如泉的长发一络络的被潘成发髻,玉钗松松簪起,在插上一根金步摇,长长的珠饰颤颤垂下,在鬓间摇曳,往下看眉不描而黛,肤无需敷粉便白腻如脂,唇绛一抿,嫣如果丹。明黄色的罗裙着身,翠色的丝带腰间一系,顿显那枭娜身段。

    ‘果然是个危险人物。’

    在心里感慨一句,江北然继续低头铲土。

    施凤兰出来时便朝着江北然那个反向看,所以见他抬头后便立即笑着说道:“今时不同往日嘛,最近山下一带乱的很,我可不放心你这样一个大美人独自上路。”

    “施堂主说笑了。”

    “哪有说笑,我之前去门口接你时,你没看见我们宗那些男弟子看到你时眼珠子都不会动了。”

    “那都是因为看到施堂主你了吧。”

    “他们到底在砍谁我还能分辨不出?唉,真是太可惜,若是那个弟子知道自己失去了那么~好的机会,一定会哭的好几夜都睡不着吧。”

    施凤兰说话时眼神一个劲的往江北然那边飘,却发现后者心无旁骛的摆弄着花草,连往这多看一眼的意思都没。

    这时那赤霞宗的女弟子也拱手道:“施堂主还是不要在调笑我了。”

    见江北然没反应,施凤兰也的确没了继续“刺激”他的意思,便说道:“那我就送到这了,你回去时可一定要小心一些。”

    “是,多谢施堂主关心,那弟子便告辞了。”

    赤霞宗女弟子说完拱拱手,变转身离开了汀兰水榭。

    等到她走远,施凤兰一路小跑到江北然面前道:“后悔吧,小北然,本来我准备让你护送清妍回去的,哦,就是刚才我送走的那个女弟子,可谁叫你不想听我的好消息呢。”

    “多谢施堂主的好意,是在下无福消受了。”

    见江北然表情根本毫无后悔之意,没有感受到乐趣的施凤兰只能“哼”了一声~然后说道:“今日于护法不在,小北然弄快点,我们好早点开始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