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下文学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六十七章 来了个硬骨头
    “呼……”

    站在二阶雷纹狰的对面,吴清策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再睁眼时,一双黑色的眸子已死死盯住了对面的“猎物”。

    面对吴清策那充满战意的眼神,雷纹狰也是丝毫不惧,摆动着四条尾巴散发出异兽独有的狂气,一双眼睛逐渐由黑转红。

    看着一人一兽间气氛差不多到了,作为裁判的江北然随口喊道:“嗯,开始吧。”

    “吼!!!”

    面对这关乎性命的一战,雷纹狰直接全力朝着吴清策扑了过去,同时一双前爪亮起了妖冶的红光。

    2阶异兽对应的是修炼者中玄师级别的强者,但对于这场越级挑战吴清策却是丝毫不虚。

    运起归心诀驱散那些想要让他失去冷静的狂气以后,吴清策全力催动卷云功向后退去。

    “轰!”

    雷纹狰这一扑扑了个空,但它的动作却没有丝毫停滞,在锁定了吴清策后退的方向后一双后腿立即发力,朝着半空中追了过去。

    ‘来了。’

    见雷纹狰跃到半空,吴清策双手指缝间顿时多出了六把月牙飞刀,并同时投向了雷纹狰。

    看到小小的六把月牙飞刀朝自己飞来,雷纹狰根本没有在意,甩动一条尾巴便扫了过去。

    “嗷!!!”

    可下一秒,雷纹狰却发出了一声惨嚎,那看起来平平无奇的六把月牙飞刀竟直接穿透了他的尾巴,扎进了它的身体中。

    ‘师兄教的隐气决总是这么好用。’

    修炼者战斗时,一招一式间总会散发出相应的玄气,对方也会根据这一招的爆发出的玄气多少来判断这招的威力。

    但在学会了江北然教的隐气决后吴清策每一招每一式看起来都像是“普通攻击”,从而让对方疏于防范。

    听到雷纹狰惨叫,吴清策立即拔出青峰剑趁势追击,一招泗水剑法从天而降!

    由于在半空中无法调整姿势,所以在看到吴清策携着激流之势朝着自己袭来时,雷纹狰也只能抬起爪子硬接。

    “铛!”

    青峰剑撞上雷纹狰的前爪时发出了金属碰撞般的声音,但就算雷纹狰的爪子坚硬如铁,却还是瞬间被削去半截。

    “嗷!!!”

    听到雷纹狰发出惨叫的吴清策脸上闪过惊喜之色。

    ‘不愧是师兄打的剑,即使是二阶异兽蜕变过的肉身也无法抵挡。’

    然而就在他得意之时,一条粗又长的尾巴却是突然向他抽了过来。

    “糟!”

    吴清策没想到雷纹狰受伤下坠时竟还会做出反击,来不及躲闪的他只能架起青峰剑挡去。

    然而二阶异兽的一击哪有这么好挡,感觉到一股巨力袭来的吴清策当场喷出一大口鲜血,人也如断了线的风筝般朝着地面砸了下来。

    “砰!”

    看着吴清策掉下来时直接撞断了一棵三人合抱都不一定能抱住的云杉树,江北然一巴掌拍在脑门上。

    ‘江北区第一弟子,就这?’

    另一头,同样重重摔在地上的雷纹狰迅速翻过身爬了起来,同时开始催动体内玄气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自己的前爪。

    “咳……咳……”

    在雷纹狰恢复自己伤势时,吴清策也推开倒在自己身上的云杉树站了起来。

    ‘完蛋……等会儿肯定又要被师兄说了。’

    吴清策一边想一边从乾坤戒中拿出一个蓝岩石所制的瓶子,往受伤到了一颗后吞进了肚子里。

    “咳!”又咳了一声,吴清策抹去嘴边的鲜血,走到一边准备将掉在一旁的青峰剑捡起来,然而就在他弯腰时,一股凌厉的杀气突然袭来。

    扭过头,一道火红色的身影已来到他面前,并张开血盆大口朝他咬了过来。

    这一瞬间,吴清策感觉到死亡的阴影已经笼罩到他头上,向他袭来的这只异兽很强,即使正面对战他大概率都赢不了,更别说它突然偷袭,自己根本做不出任何防御。

    然而就在吴清策瞳孔收缩时,一道身影挡在了他的面前。

    “喂,好歹稍微做点反应啊,被吓傻了?”江北然扭头看着吴清策问道。

    一口气差点没缓过来的吴清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狂喘两口气才道:“多……多谢师兄。”

    “还得多历练啊。”

    摇摇头,江北然转身看向那只被他捏住下巴的血影兽说道:“你倒是胆子挺大,还以为你准备一直躲在那块石头后面呢。”

    “嗷!!!”

    被捏住下巴的血影兽似乎十分不服,一双前爪使劲想要掰开江北然的右臂,但却发现不管自己怎么用力对方都是纹丝不动。

    “别扯,别扯,真是的,衣服都坏了。”

    但血影兽没有理会江北然的意思,一双爪子还在拼命的扒拉江北然。

    “叫你老实点!”江北然双眼一瞪,精神力如怒涛一般向血影兽袭去。

    血影兽先是一怔,但随即却仿佛被刺激到了一般挣扎的更用力了。

    “哟,倒是个硬骨头啊,有意思。”

    江北然说着松开了捏住血影兽的右手,并对它说道:“来吧,给你一次全力向我发动攻击的机会。”

    终于重获自由的血影兽往后狂退好几步,浑身红色的毛发全部竖了起来。

    “吼!!!”

    随着一声怒吼,一股红色的雾气从他体内迸发了出来。

    “红色的狂气?挺稀有啊。”说完江北然转身看向吴清策:“你上次不是说想要一只异兽当坐骑吗,你看它怎么样?”

    “我倒是想……但我这也驾驭不住它啊。”

    “慢慢来嘛,多调教一阵就行了。”

    看着江北然完全忽视自己的样子,血影兽的愤怒达到了极点,只见它原本黑色的肌肤上鼓起一条条红色的筋脉,迸发出的红色狂气也已经弥漫到了江北然这边。

    “嗷!”

    随着一声怒吼,血影兽如一道红色的闪电般全力扑向江北然,并张开血盆大口准备将江北然咬成两截。

    “啪!”

    就在血影兽那两颗獠牙快要咬到江北然时,一记迅雷不及掩耳的耳光抽在了它的脸上。

    被抽中的血影兽有点发懵,突然有点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该干嘛了。

    这时江北然又一巴掌抽了过来。

    同样防御不及,血影兽的左脸又被抽中。

    “呜!!!”

    牙都被扇飞了的血影兽急了,退后两步甩着头发出了十分委屈的“呜咽”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