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下文学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四十七章 归心宗都是我在C
    作为一名“身兼数职”的全能大师,江北然白天要出去触发选项,晚上要鼓捣各种丹药、阵法、锻造等等“事业”,很多时间都分身乏术,实在是没时间再去山下收集各种宗派里难以获得的稀有材料。

    所以无奈之下,江北然只能精挑细选了几位优秀的“跑腿小弟”。

    吴清策就是江北然选中的第一个人选,首先这个侠二代和他硬碰硬干过一仗,算是少有几个知道他一小部分真实实力的。

    二来就是事件发生一年后,吴清策的确是一直守口如瓶,从未向任何人透露过他的实力。

    当然,最最重要的一点还是江北然在准备“收服”他时,系统没有给出任何危险选项,那就说明把自己实力暴露给吴清策一部分并不会产生什么危险。

    于是乎,在自己不知道情况下通过了层层测试的吴清策被江北然约到后山深入交谈了一番,而后者本来就对江北然莫名崇拜,认为他是一名值得信赖的师兄,所以三两句话就答应了的条件。

    这条件就是江北然会为他提供各种武器、丹药、阵法、蛊毒,与之相对的就是吴清策得帮忙跑腿。

    ……

    “师兄……你刚才差点就真的把我打晕了。”吴清策用药酒涂抹着头上的两个大包说道。

    江北然斜了他一眼道:“不把你打疼了你能长记性?”

    “我错了,我下次再也不乱闯师兄布下的大阵了。”

    “你!”江北然说着抬手又要打,但看着那两个红彤彤的大包还是收住了手,“我气的是你闯我法阵吗?我气的是我明明教了你这么多遍,你却还是把不该犯的错全给犯了个遍,首先一点,你闻到奇怪的味道后做了什么?”

    “屏气啊。”吴清策回答道。

    “唉,你觉得如果我真想用迷烟放倒来者,会让它发出味道吗?”

    “啊……”吴清策一下愣住,并问道:“所以师兄让我闻到气味的目的就是让我屏气?”

    “不然呢?迷香这种小伎俩在很多高手眼里都不算事,一旦身体不对劲,有各种办法把它排出去,但如果故意让他们闻到,他们就会像你一样直接选择屏气,虽然玄者就算一个时辰不呼吸都不会有大碍,但一直不吸入氧……就是一直不呼吸会让你的头脑逐渐变的迟钝,从而失去平常的理智和判断力。

    “最终就会变的像你刚才那样憨,明知已经无法出阵,却还要硬闯。”

    “原来如此……”吴清策恍然大悟,他刚才出不了阵时的确有些上头,想也没怎么想就又闯了一次,现在回忆起来的确跟着了魔似的。

    “我原你个……!”实在没忍住的江北然又想出手,但最终还是先让自己冷静下来。

    ‘不生气,不生气,我认的,我认的。’

    也无怪乎江北然这么生气,他之前千叮咛万嘱咐,告诉过吴清策来了就吹笛,不要自己进阵,里面很危险。要知道刚才那八方修罗阵可完全就是个杀阵,专门对付那些企图硬闯阵法的不速之客,若不是自己赶到的及时,自己这头号小弟就成第一个阵下鬼了,那他可找谁说冤去。

    长吐出一口气,江北然换了个话题问:“这次来找我什么事?”

    见师兄终于饶过了自己这一回,吴清策连忙回答道:“这次江北区宗派弟子比武大赛我摘得了桂冠,特来向师兄你报喜。”

    江北然一听,懂了,难怪这小子突然飘了。顾名思义,这江北区宗派弟子比武大赛就是一场各大宗派年轻弟子之间的较量,只要没到20岁的都可以参加,若能在这比赛中拿到第一,就算是实至名归的年轻弟子第一人了。

    “所以这就是你敢闯阵的理由?”

    吴清策听完连忙收起骄傲的表情道:“我主要也是想让师兄看看我的进步,这一路上我已经把正反四象阵给读了好几遍,也算颇有心得,所以就……”

    “罢了,夺冠是喜事,我就不多说你了,不过下次记住,最得意的时候也是最容易摔跟头的时候,记住了吗?”

    “是,清策铭记在心。”

    满意的点点头,看着眼前这位江北区年轻弟子第一人,江北然不禁在心里感慨一句。

    ‘归心宗果然都是我在C。’

    对于吴清策的实力江北然自然再清楚不过,在“合作”了一年后,江北然逐渐开始真正把他当做了自己的师弟,所以经常会送他一些提高身体强度或者功力的丹药,偶尔还会给他当个陪练,指出他对战中的缺点。

    但想不到竟然直接就教出了一个“江北区第一人”。

    “哦对了,还有一事,师兄您让我一直去的桦叶林最近发生了变化,有一只二阶雷纹狰突然住了进去。”

    江北然一听身形一顿,点头道:“很好,继续观察,看看还没有更多异兽入驻,如果出现了三只以上,立刻通知我。”

    “是。”答应一声后吴清策犹豫片刻才问道:“师兄,我能不能问问你有何打算?”

    “怎么,有事?”以两人之间长久的默契来说,吴清策对于江北然的指令一般不会多问,照办就完事了。

    “是的。”吴清策朝着江北然一拱手:“这段时间我功力增加了许多,所以想要挑战一只二阶异兽,一举突破到玄师。”

    ‘哦?终于快突破了吗?行,那到时候我去桦叶林时带上你一起,我给你你掠阵。’

    “多谢师兄!”吴清策高兴的拱手道。

    说话间,两人已经来到了江北然的“秘密基地”中。

    一般来说像江北然这样的记名弟子是不可能在后山拥有一片修炼地的,但江北然靠着高超的棋艺,以及经常帮着堂主解决一些“小麻烦”从而开了个后门。

    “每次来这紫竹林都会觉得比上次更为舒服,师兄,这些竹子你到底怎么养的?”

    吴清策遥记得自己刚将这些紫竹带来时一根根最多也就两米不到,但现在一根根都快上天了,简直是遮天蔽日。

    “不该问的别问,过来喝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