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下文学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二十七章 我实在想不起来他们长什么样了
    拿过扫把扫了扫地上的灰,大伙计对陈爷做了个请的姿势道:“陈爷您里边请,今天来点什么?我们掌柜的刚开封了一台桂花酿……”

    大伙计正打算继续往下介绍,就看到陈爷对他摆了摆手道:“今天就先不喝了,我来是跟你打听个事。”

    “哎!陈爷您说,小的一定知无不言。”

    “先找个没人的包厢给我。”

    “好嘞,您请跟我来。”

    带着陈爷来到客栈里最好的天字号包厢,大伙计顺手擦了擦桌子道:“陈爷您看这还满意吗?”

    大伙计话音刚落,就看到陈爷拔出腰间的刀架在了他脖子上。

    这可把大伙计给吓坏了,连声喊道:“陈爷饶命,陈爷饶命啊,小的上有……”

    “闭嘴!”陈爷不耐烦的吼道。

    大伙计也听连忙闭上了嘴巴,打一双腿却是止不住的打颤。

    “接下来我要问你的话,你不许传出去,要是有第三个人知道了……下场你明白的吧?”

    “我明白,我明白!”大伙计连连点头。

    “好,我问你,近日可有什么气质突出的宗门人士住进你们酒店?”

    大伙计听完思考了一阵后要摇头道:“最近几日住店的客人不多,江湖人士……应该没有?”

    “什么叫应该没有!?你消遣你爷爷呢?”陈爷眼睛一瞪,手中的刀又往大伙计的脖子上贴了几分。

    这可把大伙计吓的裤裆都要湿了,连声道:“确实没有!确实没有啊!这两天住店的客人里除了东少府的几位公子爷外,都是些穿着粗布麻衣的寻常百姓。”

    “好,现在你去把你手下那些伙计都叫来,我也有事要问他们。”

    “是是是,我立马就去。”

    大伙计说完就跑出了包厢,来到大厅吆喝道:“麻子,小六,石头,都过来,快过来。”

    正在跑堂的几个伙计听到后先是跟客人道了声抱歉,然后跑到大伙计面前问道:“怎么了,大刘哥?”

    “现在放下你们手里的活,跟我过来。”

    “啊?我们都去啊?那店里的生意怎么办?”

    “哎呀,管不上了,赶紧过来。”

    三个小二虽然一头雾水,但还是跟上了大伙计。

    来到天字号包厢,小二们一见到陈爷便有些明白了怎么回事,立马鞠躬喊道:“陈爷好。”

    “都站过来。”陈爷瞪了他们一眼说道。

    看着陈爷手中拔出来的长背刀,三个小二心里都怵的不行,一双脚也有些不听使唤起来。

    “怎么?还要我说第二遍?”陈爷恶狠狠的说道。

    这时大伙计连忙各踹了三名小二一脚道:“赶紧去啊!”

    三个小二这才踉跄的来到了陈爷身前,还没等陈爷说话呢,三个小二便齐齐跪下磕头道:“陈爷饶命,陈爷饶命,我们真的什么都没做啊……”

    “都给我闭嘴!站起来!”

    三个小二听完连忙站起身。

    用同样的方式威胁了三个小二一遍后,陈爷问道:“把你们这几天接待的客人样貌都一个个描述给我听。”

    三个伙计听完纷纷开始描述自己接待的客人,在听到对方是带着草帽的女子时,陈爷就会仔细询问。

    等麻子答完,石头马上接上道:“我……我只有昨日接待了六位客人,他们都戴着草帽。”

    陈爷一听立即问道:“把他们的体貌特征都告诉我。”

    “是……是。”石头说完便开始回忆,却发现那六个客人在他心里的印象极为模糊,怎么想也想不起来他们穿的是什么了。

    “想什么呢,说话!”

    听到陈爷的咆哮,石头连忙跪在地上道:“小的……小的实在记不清他们长什么样了。”

    说完石头浑身紧绷,深怕马上就要挨一顿毒打。

    不过陈爷并没有踢他,而是皱眉道:“昨天来的客人,你今天就记不得他们什么样了?”

    石头连忙给了自己一耳光道:“是小的该死,是小的没用,但我真记不起来那几个客官长什么样了。”

    感觉自己已经找到目标的陈爷突然一脚踢在了石头的肚子上,暴喝道:“给我认真想!想到什么就给我说什么,不然我活活踢死你!”

    此刻的石头的是又痛又急,满头大汗的拼命回忆,最后突然两眼一瞪,喊道:“那……那位爷打赏了我五个钱。”

    陈爷听完伸手道:“钱呢?”

    “在这呢,在这呢。”石头强忍着疼痛从怀里摸出五个铜板递给陈爷。

    “你确定是这五个?”陈爷看着石头手里的铜板问道。

    “小的确定,因为难得有爷打赏,所以小的打算藏着当护身钱,藏在了最里面。”

    点点头,陈爷将石头手里的五个铜板拿了过来,并仔细的研究了一阵。

    ‘端平瑞祥……’

    看着铜币上刻着的四个字,再加上感受了一下铜币的重量,陈爷摸着下巴思考道:“淮南地区的三宝钱吗……”

    货币的主要价值在于其信誉价值,比如说现代的一张百元大钞,成本可能只有几毛钱,但因为人民币的信誉在,所以几毛钱造出来的纸钱就嫩当一百元的用。

    但玄龙大路上并没有统一正式的货币兑换系统,所以货币的购买力很难保障,也就是货币的信誉价值几乎等于零,所以铜币的面值几乎就等于它的材料价值。

    因为玄龙大陆上缺少贵重金属,连铜都很缺,所以用纯铜造的钱几乎是没有的,多半都残咋了铅这种价值低,分量重还会使造好的铜钱变的灰暗无光。

    而钱币这种东西可不是只有官方在造,私铸的钱币也是相当多,所以根据铜钱的质地不同,可以查到它是从哪里流出来的,以及大概在哪片区域流通。

    将五枚铜币捏了又捏,陈爷回想着最近有没有听过什么淮南地区宗派来的高手。

    最终他停下回忆问石头道:“这六个客人还住在店里吗?”

    “已经退房了,上午走的。”

    “还有没有别的什么没想起来的了?”陈爷再次厉声喝道。

    “真没有了,陈爷,小的真的一点都记不起来那几个客官长什么样,也不敢用瞎话欺瞒陈爷,是真记不得了。”

    “谅你也不敢瞒我!”陈爷说着将五个铜币扔在了石头面前,然后转身走到了包厢门口。

    在出去之前他又回头看了眼几个伙计道:“要让我知道你们谁敢把今天的事说出去……”

    “不敢,不敢,不敢……”三人连声说道。

    “最好是这样!”说完陈爷便拉开包厢门离开了。

    等陈爷的脚步声逐渐消失在远处,四个伙计才长长的嘘了一口气,一脸委屈的想到:“这叫个什么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