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下文学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二十五章 救人比杀人简单多了
    见到方秋瑶竟然还有力气站起来,男主人和悍妇都很是惊讶,这都一盏茶的时间过去了,这妞还没被迷晕已经让他们很奇怪,想不到竟然还有力气站起来。

    “方姑娘,你怎么了?”看到方秋瑶表情痛苦,老婆婆开口问道。

    但已经意识到危险的方秋瑶没有理会她,而是直接拔出白虹宝剑斩下了大门。

    “啪”

    木门应声而碎,方秋瑶赶忙冲了出去。

    屋子里的三人齐齐一愣,没想到这傻妞突然就变聪明了,不过他们却是丝毫不担心,既然进了这宅院,那她就没可能再跑出去。

    果然,方秋瑶刚冲出小屋,就看到十来个壮汉狞笑着望向她,手中拿着各种钝器和网子,明显是要活捉她了。

    “都给我闪开!”

    方秋瑶爆喝一声,手中白虹宝剑猛的向最前面那个壮汉刺出。

    “啊!”

    那带头的壮汉发出一声惨叫,捂着胸口被刺出的伤口连连后退。

    “娘西皮的,都熏了半小时了,这妞怎么还这么有劲?”

    旁边一个大胡子听到后大笑道:“哈哈哈,老三,我看是你不行吧,看我来降服这小妞。”

    说完便抡起一把铜锤朝着方秋瑶砸了过去。

    “铛!”

    白虹宝剑快如闪电,一下便挑飞了那铜锤,同时方秋瑶手腕一抖,白虹宝剑,便以一个奇特的角度朝着大胡子的脖间刺去。

    但还好大胡子身后一个年轻人眼疾手快,连忙将大胡子往后拉了一把,这才堪堪躲过了方秋瑶的杀招,但脖子上还是留下了一道血痕。

    “这点子挺扎手啊……”

    大胡子摸了摸脖颈间伤口处渗出的鲜血,不免有些心有余悸。

    “哈……哈……”

    见自己的“惊鸿一瞥”没有杀掉那大胡子,气息已经大乱的方秋瑶连忙运起“归心诀”调整。

    和归心宗里大多数二代一样,方秋瑶在入宗前已经将家传武学“素心剑”练至大成,而且她从小时候起就在父亲的教导下练习了数年呼吸之法,所以身体底子很不错。

    再加上归心诀有驱毒护心之效,这才让她在这种状态下还能出剑。

    “一群废物!叫你们平时好好练功,一个个的就知道出去花天酒地,现在竟然连个小娘皮都搞不定,都给我闪开!”

    就在一众大汉都踌躇不前时,一个书生打扮的青年从靠北的一间小屋中走了出来,同时又做了个请的手势道:“顾老大,我手下这些废物让您见笑了。”

    随着书生带带些谄媚的声音,一个满脸都是麻子的刀客走了出来,并放声大笑道:“那女娃娃的确有些本事,你手下这些庸才打不过她也是正常。”

    “是是是,所幸今日顾老大来我这吃酒,不然小弟我可就真要看着煮熟的鸭子飞了,还有劳您出手制住那小娘皮,也好让这些废物见识见识什么叫做高手。”

    “好说,好说,那我便助你一场,就当是还你这顿酒钱了。”

    “顾老大哪里话,这酒本就是我请您的,劳您出手自然还有其他报酬。”

    “哈哈,还是谭兄弟上道,那你就瞧好了。”

    顾老大说完闲庭信步般朝着方秋瑶走了过去。

    此时方秋瑶已经开始感觉到精神恍惚,但强烈的求生欲望让她知道自己必须撑住。

    ‘只要杀了他……我还有机会跑出去。’

    想明白这点的方秋瑶不再犹豫,用尽自己所剩的力气朝着顾老大刺了过去。

    ‘白虹紫电!’

    这是方秋瑶所有剑招中最快的一招,随着一圈白色的光晕在剑身周围浮现,白虹剑如一道银光朝着顾老大的脖颈刺去。

    面对如此强势的一剑,顾老大却是不慌不忙,仅仅只是一个侧身便轻松躲过,同时抽出腰间的紫铜刀用刀柄捅了一下方秋瑶的肚子。

    “唔!”

    方秋瑶痛呼一声,捂着肚子半跪在了地上,她的身体原本就快要扛不住了,如今这一捅更是让她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扭在了一起。

    同一时间,一直在屋顶上看着的江北然眼前出现了三条选项。

    【选项一:下去杀掉所有围住方秋瑶的恶徒。完成奖励:双峰贯耳(玄级中品)】

    【选项二:大声呼喊,将值夜的巡捕引来。完成奖励:镔铁点钢枪(黄级中品)】

    【选项三:在不伤到任何恶徒的情况下救走方秋瑶。完成奖励:随机基本属性点+1】

    ‘虽然的确是三最省力,但总感觉听着像个高难度选项啊。’

    在心里吐槽一句后,江北然从乾坤戒中摸出了两颗黑色的小球。

    下方,已经陷入绝境的方秋瑶万分后悔,她想不通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她明明只是想帮那个老婆婆而已,为什么会落得这个下场。

    而与她情绪截然相反的恶徒们则是哈哈大笑,并纷纷对着顾老大大拍马屁。

    “顾老大就是顾老大!一出手就将这小娘皮制住了,这功夫!整个落霞镇也找不出第二个啊!”

    “何止落霞镇!就算是整个洛南府顾老大这身本事那也是能横着走。”

    “哎,我这辈子只要能有顾老大一成的本身就算是心满意足了。

    ”

    ……

    听着各种各样的彩虹屁,顾老大开怀大笑,明显很吃这一套。

    等小弟们把马屁拍完,那书生打扮的青年才走过来拱手道:“顾老大果然武功盖世,小弟好生佩服。”

    “行了,行了,对付个小娘皮而已,手到擒来的事,没什么值得夸赞的。”

    见顾老大满足了,书生便不再往下夸,转身一脚踹在了方秋瑶的肩膀上。

    “臭婊子!敢伤我兄弟,今天就让你知道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

    “哈哈哈哈哈!”看到这一幕的恶徒们放声大笑。

    被踹倒在地的方秋瑶已经完全吓懵了,她虽然极力的想往后退,但却是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了。

    “救救我……谁来救救我……”

    眼看着那书生又目露凶光的朝自己走来,方秋瑶绝望的在心里呼喊。

    “砰!”

    就在书生准备再抬起脚往方秋瑶身上踹时,一团黑烟炸了开来。

    “怎么回事!?”书生惊喝道。

    虽然本就是黑夜,但借助着月光书生还是能看清眼前事物,但随着这股黑烟弥漫起来,他不仅看不见任何东西,甚至连自己的声音都听不到了。

    顾老大眉头一皱,正打算拔出紫铜刀将这黑烟劈散,就感觉到一股力量将他拔出了一半的紫铜刀给生生按了回去。

    ‘好强!’

    被吓到的顾老大连连后退,虽然仅仅是一次算不上交手的比拼,但他知道自己绝不是来人的对手。

    “不知是哪位前辈高人莅临此处,我是黄帮的堂主顾娄青,若有冒犯,还请您饶恕一二。”

    顾娄青虽然自己听不到自己的声音,但他知道那位高手肯定能能听到,所以为了保命他很快就把自己的身份报了出来,希望对方能忌惮几分。

    静——

    没有任何回复声,但顾娄青丝毫不敢乱动,就这么傻愣愣的站在那。

    一直到黑烟逐渐散去,顾娄青的视线才终于恢复,同时耳边也听到了张嵇进的声音。

    “顾老大,您没事吧!?”

    感觉劫后余生的顾娄青平复了一下心态,回答道:“无妨,你们怎么样?”

    张嵇进环顾了一圈,发现一众小弟虽然一脸惊恐,但都没什么事,这才放下心道:“弟兄们都没事。”

    “老大!那小娘皮不见了!”这时刚刚被方秋瑶刺伤的大胡子吼道。

    顾娄青听完连忙道:“闭上你的嘴,这还看不懂吗?你们碰了你们不该碰的人了。”

    那大胡子听完连忙捂住自己的嘴,下意识朝着四周张望。

    过了好一会儿,见还是没有任何事发生,顾娄青才松了口气道:“还好,看来那高人应该还是给了我黄帮几分薄面,放过我们了。”

    众人这才如梦方醒,对着顾娄青连声感谢道:“还好今天有顾老大您在这,不然我们全得完蛋。”

    连顾娄青都要称一句高手,这些恶徒哪里还会不知道自己刚才遇到了什么样的存在。

    朝着中人摆摆手,顾娄青长出一口气道:“以后绑人时招子放亮点,别什么人都敢骗,不然迟早有你们倒霉的一天。”

    “顾老大教训的是,我们一定吸取教训,吸取教训。”

    那把方秋瑶骗来的老婆子现在更是吓的连站都站不稳,人家今天是给了顾老大,给了黄帮的面子才没杀他们,但明天呢……要知道她可是主事者,人家真要找上门来,在场的人里哪个敢保她?

    ‘这不是要我老婆子的命嘛!’

    没有去管那快要吓到尿裤子的老太婆,顾娄青看着张嵇进道:“这两天就别出去了,好好窝着,我回帮里查查,看看是哪宗高手来落霞镇了。”

    顾娄青生性谨慎,虽然那高手今天是放过了他们,但梁子却已经结下了,谁能保证那人之后会不会再来找麻烦,所以他必须做好相应的准备,甚至找机会先下手为强!

    “是是是,都听您的,我们绝不乱跑,这次全仰仗顾老大了。”早已六神无主的张嵇进连连点头。

    “恩,回去吧。”朝着张嵇进挥挥手,顾娄青转身离开了大院。

    ……

    另一边,被救下的方秋瑶还处于一种不可置信的状态中。

    ‘我得救了?还是这怂……江师兄救的我!?’

    思绪万千间,缩在江北然怀里的方秋瑶抬眼看去,看着江北然焦布下的脸一时有些发愣。

    “师兄,我……”

    “嘘,别说话,你中了迷香,毒性已经遍布全身了,先睡一会儿吧,等会儿到了安全的地方我会为你治疗。”

    在听到江北然的声音时,一直处于紧张状态中的方秋瑶瞬间感觉到了一种安全感,同时在心里想到。

    ‘唉,如果早点听师兄的话,又怎么会沦落至此。’

    “师兄……对不起。”

    说完这句话,精神彻底放松下来的方秋瑶沉沉睡去。

    ……

    “不要……不要……不要!”

    客栈人字三号房间中,满脸是汗的方秋瑶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一脸惊魂未定的样子朝着四周看去。

    “没事,没事,姐姐在呢,不怕不怕。”一旁柳子衿连忙上来抱住方秋瑶说道。

    “子衿姐!”方秋瑶一把抱住柳子衿,放声痛哭。

    到这一刻,她才确定自己昨晚不是做梦,是真的被师兄救回来了。

    “没事了,没事了。”柳子衿抚摸着方秋瑶的后背轻声安慰道。

    发泄了好一会儿,方秋瑶才接过柳子衿递来的锦帕擦干眼泪。

    “你等一下,我去喊江师兄过来。”见方秋瑶已经冷静下来,柳子衿走到隔壁房门前敲了敲。

    随着“吱呀”一声,江北然打开了门,并问道:“她醒了?”

    “恩,刚醒。”柳子衿点点头。

    “好,去看看吧。”江北然说完关上门,跟着柳子衿回了她们房间。

    见到江北然进来,床上的方秋瑶连忙打算站起来,可却感觉身上还是没有力气。

    “躺着就好,别乱动。”

    方秋瑶听完点点头,重新躺了下去。

    “把手伸给我。”江北然做到床前说道。

    等方秋瑶将手从被子中伸出,江北然便按上她的手腕开始号脉。

    在江北然仔细感受方秋瑶的脉象时,方秋瑶偷偷望向了江北然。

    ‘奇怪……以前怎么没发现师兄这么……这么好看。’

    此刻在方秋瑶的眼中,江北然面若冠玉,鬓如刀裁,眉如墨画,一双眼睛如白水银里头养着两丸黑水银,如寒星悬在那刀刻般的鼻梁上。

    “恩,看来只是普通的迷香,的确没有其他毒性。”放下方秋瑶的手,江北然从乾坤戒中拿出一颗清心丹递向她:“把这药丸吃了再过两个时辰便可恢复。”

    “谢谢师兄。”接过清心丹,方秋瑶另一只手握了握拳对江北然道:“师兄,我错了,我不该把你的话当耳旁风,还……还那样说你。”

    等方秋瑶说完,三个选项同时出现在了江北然眼前。

    【选项一:“没事,都过去了,师兄并没放在心上。”完成奖励:十绝神闪(地级下品)】

    【选项二:“现在知道错了就好,现在知道师兄英明了吧?”。完成奖励:六壬录(玄级上品)】

    【选项三:“不用跟我认错,你以为我为什么会及时出现?因为我早就在你身后跟着了,没拦住你的原因就是想让你吃吃苦头。”。完成奖励:随机基本技艺点+1】

    PS:不能断章真是个技术活,先是把为了不断章把两章并成了一章,结尾不写选项正好4000字,但又怕被你们爆破(我好怂)。

    不过下次我有可能就敢了(斜眼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