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下文学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十五章 咋还有三个?
    也不知道是脑回路不同呢,还是自己的演技出了问题,江北然刚才一系列的行为和眼神明明都是想表达自己已经放弃了修炼这一条道路,想要在其他领域谋求发展,怎么这位于护法就听不懂呢?

    江北然是真担心这位强拉自己去修炼,那岂不是耽误自己扮猪吃虎的伟大计划?

    不过现在眼前这于护法明显是认死理了,江北然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以后在想办法推脱便是,反正他开溜一直很可以的。

    “那么后日辰时你在执法堂门口等我。”于曼文留下这句话后便潇洒离去。

    “唉……”

    等到于曼文走远,江北然长长的叹了口气。

    ‘也不知道是哪个家伙把我的消息透露给了那柳子衿,给我引出这么多麻烦事。’

    自从发生“小师妹事件”之后,江北然每次当铁印带新弟子时那可都是精挑细选。

    女弟子不要,二代的不要,一脸奸诈相的不要,太帅的不要等等……

    虽然不能保证每次都能找到这样的新弟子,但大多都八九不离十。

    并且每次完成试炼任务后江北然也都会交待他们不要去向别的师弟师妹推荐自己,担心的就是发生这种事情。

    “果然还是只有自己最可靠啊……”

    叹口气,江北然推开自己小屋的门走了进去。

    两天的时间很快过去,按照约定江北然准时出现在了执法堂门口。

    “北然,这边。”

    江北然刚打算四下寻找一番,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了于曼文的声音。

    朝着声音发出的方向看去,江北然看见于护法正朝着他微笑点头,同时身旁一左一右分别站着低下头的柳子衿和扭过脸的方秋瑶。

    今天的柳子衿穿着一身碧绿的翠烟衫,散花水雾百褶裙,看起来肩若削成腰若约素,把她那张精致的瓜子脸承托的仿佛有仙子般脱俗气质。

    看着那些路过时忍不住朝这偷瞄的师兄弟,江北然强忍住了叹气的冲动。

    五年里他带女弟子下山试炼的次数屈指可数,还全都是花冠强行塞给他的,像柳子衿这样花容月貌的他更是敬而远之,而这次却一来就来俩。

    ‘这戒也破的太彻底了……’

    在心里哀叹一声,江北然上前对于曼文行礼道:“拜见于护法。”

    “恩,你很准时,我身边这两个爱徒相信你都见过了吧?”

    “是的。”江北然点点头,然后朝着两人拱手道:“柳师妹,方师妹。”

    与江北然眼神对上时柳子衿有些慌张,毕竟她很清楚师兄是因为她所以才被师傅强行拉来的,这会儿心里指不定有多烦她呢。

    ‘原来这就是担心被对方讨厌的感觉吗……真的是很不好受呢。’

    但不管心里多忐忑,柳子衿还是迅速作揖道:“见过江师兄,这次麻烦您了。”

    另一旁方秋瑶则是随意的朝着江北然拱拱手,喊上一句:“见过师兄。”

    等双方打过招呼,于曼文忽又朝着不远处的水池招手喊道:“你们几个别在那嬉闹了,快过来见过师兄。”

    ‘还有!?’

    江北然听着心里一紧,一种不详的预感升腾而起。

    “来啦~”

    寻着这悦耳的声音望去,只见三个长相一模一样的少女朝着这边跑了过来。

    ‘不是吧……’

    柳子衿和方秋瑶已经够让江北然头疼的了,如今向他们奔来的这三个少女亦是绝色。

    三人皆长着一张鹅蛋脸,秀眉纤长,眼珠灵动,都透着一股精灵顽皮的神气,加之明眸皓齿,肤色细腻,实在是三个出色的美人

    “这便是我跟你们说过的江北然,江师兄了,这次下山可要跟紧他,听他的话,明白了吗?”

    “是,师傅。”三人说完又同时看向江北然盈盈一拜道;“水镜堂虞归水(虞归沝)(虞归淼)拜见江师兄。”

    虽然此刻江北然人都快要裂开了,但还是强挤出一抹笑容回礼道:“见过三位师妹。”

    等三姐妹站回于曼文背后,于曼文笑着对江北然道:“北然啊,这次就麻烦你了,我们水镜堂女弟子多,正缺一位靠谱的师兄呢,你就能者多劳,多带几个师妹下山去闯闯。”

    “弟子领命。”

    “恩,那剩下的就都交给你了。”朝着江北然点点头,又转身对柳子衿她们嘱咐了几句要多听江师兄的话后便离开了。

    于曼文前脚刚走,三个刚才还乖乖站着的三姐妹立即围上来盯着江北然同时问道:“江师兄你擅长什么功法呀?(江师兄平时喜欢用什么武器?)(江师兄打架时喜欢先迈左腿还是先迈右腿?)”

    看着三张一脸“我很好奇”的脸,江北然用眼神扫了一遍她们说道:“都回去站好!在没有得到我的同意前不许说话,更不许乱动。”

    被呵斥住的三姐妹愣在原地,一时间竟有些懵了。

    这时一旁的方秋瑶开口道:“哟?开始摆起铁印的谱了?前两天不是怂的连接都不敢接吗?”

    斜了方秋瑶一眼,江北然开口道:“此一时,彼一时,既然现在我成为了你们的铁印,那就要对你们的安全负责,同时你们也必须服从我的命令,听明白了没?”

    “如果我说我就不呢?”方秋瑶上前一步顶撞道。

    “你可以试试。”江北然说完眼睛一瞪,一股无形的气势瞬间笼罩住了方秋瑶。

    “我……”被江北然气势笼罩住的方秋瑶想要继续开口反驳,心里却生出一股惧怕之意。

    ‘奇怪……怎么回事,我为什么要怕他?他明明是个会在众目睽睽之下承认自己怕了的懦夫啊,怎么会有此等气势!?’

    但不管心里怎么不服,方秋瑶最终还是没敢继续开口顶撞,悻悻的把头扭了过去。

    虞家三姐妹也终于意识到了眼前这位师兄似乎并没有表面看起来这么温和,于是纷纷退回原位站好。

    满意的点点头,江北然竖起一根手指道:“在我的队伍里,有一条规矩你们必须遵守,那就是一切行动听我指挥,碰到任何事都不许轻举妄动,明白了吗?”

    “明白了。”五个女孩同时点头,就是声音有点稀稀拉拉的。

    “好,那么现在我向你们下达第一个命令,现在立刻回去把你们的衣服全部换成粗布或者麻衣的,如果没有就去旁边执法堂里借,半个时辰后还是在这里集合,迟到者扣除两点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