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下文学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十一章 套路中最不像犯人的人通常就是犯人
    “咳咳……原来小师妹是看到了师兄隐藏起来的实力才会对师兄如此倾心,唉,是在下眼拙了啊。”躺在草坪上的吴清策一脸苦笑道。

    旁边江北然一边表情扭曲的在身上拔针,一边对吴清策言传身教,告诉他爱情是什么,并最终用千古名句收了尾。

    “吴师弟,天涯何处无芳草啊。”

    “天涯何处无芳草……天涯何处无芳草?好一句天涯何处无芳草!”

    大笑三声后吴清策强撑着爬了起来,朝着江北然抱拳道:“清策领教到师兄的学识了,万分佩服!”

    之后更是为自己的莽撞各种道歉,说愿意做任何事情来弥补自己这次冒犯。

    看到小绵羊迷途知返,江北然也是很欣慰,拍着吴清策的肩膀道:“师兄弟间切磋而已,有什么冒犯的,不过师兄的确有一件事拜托你,那就是别把今日之事传出去,就当做你我之间的秘密。”

    已经知道系统也不是每次都能给出让他全身而退的选择,江北然也就明白自己就必须更低调了,不然这个世界对他的恶意实在太大。

    “师兄的胸襟果然宽比江海,清策受教了。”

    吴清策说完便发下誓言,承诺自己绝不将这件事告知旁人。

    “好,快躺下吧,我帮你驱毒疗伤。”

    “师兄还会医术!?”吴清策无比惊讶。

    “略懂,略懂。”江北然一边说一边打开了一个皮质的小包,从里面取出一根金针。

    但就在他找准穴位要扎下去时,吴清策却突然大吼一声:“师兄小心!”

    紧接着江北然就感觉到自己被往下猛的一拽,同时胸口传来一阵剧痛。

    “师兄?师兄!?师兄你坚持住!”

    “何方宵小!有本事出来和我大战三百回合!”

    这是江北然昏过去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再次醒来时,江北然发现自己躺在了一间满是草药香味的屋子里,并很快了解了一部分事情的来龙去脉。

    首先是他之前中的那一件箭,箭头上有毒,如果不是吴清策及时将他送到清心堂,他很有可能已经一命呜呼了。

    再来就是刑堂已经派出人去调查这件事,并告诉他真相很快就会水落石出。

    然而江北然心里很明白,真相很快就会水落石出什么的就只是安慰安慰他而已,他虽然只在归心宗待了一年,但这种弟子被人暗中偷袭的事情已经听过不下数十桩,而且这还仅仅只是他听到的而已。

    没办法,在这种没指纹、没探头、没柯南的时代里,犯罪成本实在太低了。

    而就在江北然自己分析了一会儿到底是谁下的黑手时,那个黄级下品的任务突然跳了出来,同时上面显示着【吴清策(√)】【林九歌(√)】

    稍微一想江北然就明白这勾的意思是他已经消除了这两人对自己的敌意,所以犯人只剩下了王予安。

    ‘果然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不得不说,之前王予安在江北然这印象分真的很高,首先他形象上是个谦谦君子,而且他爹是个受到百姓爱戴的官员,家教应该也很不错,再加上一说话就会脸红得腼腆劲。

    种种“光环”套在他身上真的是突出一个人畜无害。

    在没看到系统提示前,江北然甚至先分析了是不是林九歌表面迎合自己的“报纸”计划,暗地里对自己下黑手。

    ‘最不像犯人的通常就是犯人,怎么把这个套路给忘了呢!’江北然懊恼的长出一口气,直叹自己还是太年轻。

    同时也明白了他现在的实力虽然的确比当初在矿井时强很多,但系统也是根据他现在实力给出的难度和奖励,也就是说只要他稍有差错,依旧还是有丢掉性命的可能。

    好好反省一遍后江北然开始思考该怎么反击,要知道现在形势已经反转,他才是占了巨大优势的那个。

    因为系统给出提示的关系,王予安装作“纯情处男”的演技已经白白浪费,但他并不知道江北然已经锁定了他,所以现在反而是他的警戒心会相对要低一点,甚至江北然相信他已经准备好后续的戏码了。

    ‘下次把他约到个无人的角落一剑刺死算了。’

    经历了地狱般的两个月矿井生活,江北然早已不是什么心慈手软之人,对于这种想要置自己于死地的人,他下手时也绝不会犹豫。

    ‘但就怕他那个爹找上门来啊……’

    一位专门负责治安的县尉,如果倾尽全力要找杀他儿子的凶手,那可就和一般的捕快办案完全不是一码事了。

    ‘所以这货才是黄级中品任务最大的难点所在吗……’

    之后江北然在床上静养了半个月,同时也思考了半个月,心里已经想出了一箩筐恢复后要怎么跟那王予安斗智斗勇。

    可就在江北然想的头发都少了许多时,一天中午,系统的提示突然弹了出来,并告诉他任务失败了。

    ‘失败!?’

    正想着怎么毁尸灭迹最不容易被发现的江北然一脸懵逼,我怎么就失败了?

    之前两个任务虽然他也是失败告终,但最起码他知道是为什么,但这次他真的有些懵了,他还没和那王予安真正过过招呢,怎么就败了!?

    直到两天后,江北然才从来看望他的吴清策口中知道了原因。

    王予安死了,死在了回乡的路上,原因不明。

    ‘死了!?他怎么就死了呢!?’

    一瞬间,江北然心态全崩,自己花大力气搞定了吴清策和林九歌,又被这狗东西暗算在床上躺了半个月,而且听清心堂的邹师傅所说,他中的这毒极难彻底清除,之后三个月都不能修炼,也不能剧烈运动,不然很有可能会落下病根。

    付出了如此巨大的代价,江北然正憋着一股劲一定要完成这任务,得到那黄级中品奖励呢,结果就这!?就这!!???

    一旁吴清策看着江北然那明明悲伤到极点,却又强忍住不表现出来的神情,心中不禁感慨师兄果然是重情重义之人,明明只是当过他们的一次铁印而已,但在听到王师弟的死讯时却心痛到这等地步。

    ‘不愧是我心中完美的师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