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下文学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五章 你跟我究竟什么仇什么怨。
    冲出小屋,江北然的神色一震,发现周围滚滚黑烟几乎完全遮挡住了他的视线,这让他不禁有些发懵,他本以为是矿坑炸了,但现在看起来好像是有人在放火烧山啊!?

    稍微思考一番,江北然连忙又跑回小屋中拿出一条浸湿的毛巾,实在是烟太大了,如果贸然冲入黑烟中,他怕自己还没逃下山就先被呛死了。

    用湿毛巾捂住口鼻,江北然不再做其他考虑,开始往山下狂奔!

    借助着滚滚黑烟的掩护,江北然一路向下,路上竟然真的一个监工都没碰到。

    ‘难道全去救火了?’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这不妨碍江北然的心情越来越好,脚步也是越来越轻快,信最简单的选项果然不会错,他终于要逃出这鬼地方了。

    然而就在江北然突破重重无人把守的关卡快要来到山脚时,一个正扛着长刀赶路的莽汉突然和他迎面撞上。

    那莽汉先是一愣,然后爆喝道:“狗东西!竟然想逃!?”

    ‘吾命休矣!’

    看着那明晃晃的大刀,连躲都不知道怎么躲的江北然只能抱头蹲下,心里已是万念俱灰。

    一秒……两秒……三秒过去了,在心底咒骂了好几句系统坑爹的江北然发现自己好像……没被砍?

    吞了口唾沫,鼓起勇气的江北然抬头看了眼,发现那举着长刀的莽汉胸口多出了一个大洞,在咳出好几口鲜血后瞪大眼睛倒在了地上。

    ‘死……死了!?’

    对于死人江北然倒是一点不怵,毕竟这两个月他在矿坑里已经见过太多太多了,而且死相都远比眼前这个惨。

    他惊讶的是为什么好好一个莽汉,说死就死了。

    “小兄弟,你没事吧?”

    就在江北然不知道该怎么办时,一只手突然搭上了他的肩膀,吓的他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

    “谁!?”江北然一边喊一边转过头,只见一个白衣飘飘的男子微笑着站在他身后。

    他有着一头黑亮垂直的发,斜飞的英挺剑眉,细长蕴藏着锐利的黑眸,削薄轻抿的唇,棱角分明的轮廓和长高大却不粗犷的身材,浑身气质就突出个侠气凌然。

    同时三条选项出现在了江北然面前。

    【选项一:大喊:“你不要过来啊!”。完成奖励:离火龙吟(黄级上品)】

    【选项二:转身继续朝山下狂奔。完成奖励:十三节链子枪(黄级下品)】

    【选项三:喊出:“大侠救我”。完成奖励:随机基本技艺点+1】

    没有任何犹豫,江北然直接选择了三,并深情并茂的喊道:“大侠……救我!”

    配合着被烟熏红的眼睛,和那一行行占着灰尘的眼泪,江北然现在看起来那是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看到江北然这么果断的呼救,白衣男子倒是愣了一下,毕竟他刚才当着他的面杀了个人,换做以前那些被他救下的少年,大多数都会一边喊着“不要杀我,不要杀我。”一边连连后退。

    所以他才特意扯出一抹微笑,就是怕吓着江北然,但现在看来眼前这个少年似乎比他想象中胆子要大不少。

    “好,我现在就带你下山。”言罢白衣男子便上来扛起江北然朝着山下跑去。

    后来等江北然被安置好,才慢慢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救他的白衣男子叫做陆帛归,是归心宗的一名弟子,这次是带着几位师弟师妹下山来做试炼任务,而试炼任务的内容正是剿灭凌茂峰上的黑矿井。

    但因为他带着的几个师弟太过自负,觉得山上那些不过都是些普通人,于是便没有通知他这个负责带领他们的铁印,独自杀上凌茂峰,结果被那些监工发现后直接开启了守山大阵,引的整座山都被烧了起来。

    据陆帛归所说,这守山大阵十分恶毒,它主要的作用并非抵御外敌,而是要一把火把山上的各种痕迹都烧个精光,让来人调查不到任何东西。

    听到这里江北然不禁感觉背后一凉,如果他当时他选择了待在房间里不动或者去救火,估计现在少说已经9分熟了。

    紧接着又是一连串做最简单选项后,江北然顺利在陆帛归的引荐下拜入了归心宗,从此便算是有了个落脚的地方。

    ……

    收起回忆,江北然感慨的说道:“当年若不是陆师兄,我恐怕早就死在那凌茂峰上了。”

    陆帛归微笑着摇摇头:“是师兄不好,勾起你不好的回忆了,我自罚一杯。”

    看着陆帛归将面前的寒春酒一口饮尽,江北然拿起面前的布袋说道:“师兄,这实在太让您破费了。”

    “又跟师兄客气,你说该不该罚一杯?”

    “是,该罚,该罚。”江北然笑着也将一杯寒春酒一饮而尽。

    “快打开看看喜不喜欢。”

    “师兄送的我肯定喜欢。”江北然一边说一边打开了布袋,从里面拿出了一块中间有突出的圆形铜镜。

    “这是……护心镜!?”江北然惊喜道。

    “嗯,就是品质不怎么高,只是个上品的,你先将就着用吧,等我下次去卢家庄时看看能不能为你要个更好的来。”

    “师兄哪里话,上品护心镜已经很好了,我都有点不好意思收。”

    在来到归心宗后,江北然才知道自己当年那几个奖励黄级武功或者武器的任务为什么会难的这么惨绝人寰。那是因为在这个名为玄龙大陆的世界中,黄级指的是已经具有灵性的法宝,属于一般人想都不要想,一些低级宗派中甚至会拿来当镇派之宝的好东西。

    刚学到这个知识时,江北然真的很想把系统揪出来问问它和自己究竟什么仇什么怨,要把他往死里坑。

    因为天地玄黄这四个等级的法宝实在太高端,别说普通人玩不起,一些大宗门的年轻弟子也玩不起啊。

    所以在天地玄黄之下,还有一些名家打造出来的武器铠甲,从下到上分别为凡品、良品、上品、极品和绝品。

    而这上品已经算是相当不错的宝贝了,宗派弟子间拿来送人绝对算的上是出手阔绰。

    “别这么说,师兄之所以送你这块护心镜其实也有感谢你的成份在里面,你上次送给我的那瓶萦香丸效果极佳,那真是你自己练的?”

    “嗯。”江北然点点头,没做任何隐瞒。

    “那师弟你可真是天赋异禀啊,要不我介绍你去绒草堂吧?反正你也无心练功,若是能在炼丹方面有所成就,以后说不定地位升的比我还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