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下文学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二百十八章 弟子是真的怕麻烦
    ‘神特么陆伯伯……’

    八百米开外,凭着超强的精神力和敏锐的听觉,江北然听到了宗主与林榆雁之间的谈话。

    而在林榆雁开口叫陆伯伯时江北然就喷了。

    前有施凤兰,后有林榆雁。

    ‘宗主,你到底藏了多少掌上明珠在宗里?’

    回想起刚才宗主的反应,江北然基本已经可以断定宗主知道林榆雁身上有着某种危险,但在这种情况下还是将林榆雁收入了门内。

    而能让他做出这种行为的理由,自然是林榆雁他爹或者背后的势力让宗主不得不低头。

    虽然在施凤兰身上江北然就已经觉得自家宗主藏的很深,但现在好像不止是藏的深而已。

    因为这一个个的女儿,可都代表着一个靠山,那么问题来了……

    归心宗,到底有多少靠山?

    宗主有这么多靠山是被逼无奈,还是有心为之?

    越想越深的江北然突然感觉背后有点凉飕飕的,深怕哪天宗主突然在他耳边低语道。

    “北然,时代变了。”

    这一刻,江北然觉得自己好像又被天道阴了一把,想想也是,天道怎么可能放任他进入一个正常的宗门。

    ‘啧,虽然早就感觉到归心宗不对劲,但没想到这么不对劲……’

    就在江北然思考着归心宗到底还藏着什么时,陆胤龙突然从空中落到了他面前。

    “宗主。”

    江北然行礼道。

    打量了一遍江北然,陆胤龙问道:“你这次为何突然会想着要与本座一道前来?”

    刚才陆胤龙满脑子都是“要出大事”,所以根本无心想别的,但在发现林榆雁冷静下来后他自己也冷静了,他深知林榆雁体内藏着的是什么,绝不是仅仅靠他出现就能压制住的邪物。

    所以关键自然是在突然积极起来的江北然身上。

    但才区区练气境的江北然又怎么可能压制住那等邪物,这实在是怎么也讲不通。

    于是一路都在思考这个问题的陆胤龙一落地就问出了这个问题。

    听到这个问题,顿感头疼无比的江北然看到了三个选项跳出。

    【选项一:“弟子只是一时兴起。”完成奖励:阳灵宝书(玄级上品)】

    【选项二:“弟子是有要事与宗主相商,故而想与宗主独处才同行而来。”完成奖励:神鸩蛊轴(玄级中品)】

    【选项三:“因为林师妹一直对弟子有意。”完成奖励:随机基础技艺点+1】

    ‘艹!’

    看到第三个选项时江北然忍不住喷了,这竟然最安全选项?系统……老子还真他妈是看不懂你啊。

    不过仔细想想也没什么问题,宗主绝对不是表面上那样什么都不思考的莽夫,相反,他的心机异常深,深到江北然都猜不透他究竟在布什么局。

    对于这样一位人精,选项一的回答实在太过敷衍,反而显得他心虚,选项二虽然说得通,但也有些强行。

    如果选了这两个,有可能会引起陆胤龙刨根究底的心,反而挖出自己一大堆藏着的秘密来。

    只有选项三将这件事讲清楚,才能彻底打消陆胤龙的疑惑,让他不再疑神疑鬼。

    ‘唉,这女人……几年没惹出祸,一惹就惹出个这么大的。’

    心中感慨一句,江北然在心里将刚添加上工具人名单的林榆雁给删除了。

    调整了一下面部表情? 将两分惆怅? 三分无奈,四分恐慌和六分身不由己表现在脸上后? 江北然长长地叹出一口气道:“是因为……林师妹一直对弟子有意? 所以在听闻刚才么满所报之事时,弟子便已猜到了几分原因。”

    【选项任务已完成? 奖励:蛊毒+1】

    “什么!?”

    陆胤龙听完直接懵了,他想过无数过江北然会拿出来敷衍他的回答? 但没想到竟然会听到如此真诚且震撼无比的答案。

    看着宗主那震惊的几乎有些扭曲的表情? 江北然心中平衡了一些,毕竟他刚才看到这个选项时,心里也是这么个表情。

    缓了缓心神,陆胤龙轻咳一声问道:“此事当真?”

    “当真。”江北然点点头。

    “从何时起?”

    “四年前? 弟子曾给林师妹当过一次铁印? 后来林师妹便表示她已倾心于我,弟子自知配不上林师妹,故而屡屡躲避,可谁知……”

    江北然说着露出一个恐慌的表情,似乎是见到了什么几位可怕之物。

    与系统配合多年? 选项给个开头,江北然自然就知道该怎么往下续? 他虽然也不知道林榆雁身上究竟有着什么惊天大秘密,但配合上他今天的所见所闻? 再七分真三分假的说一下,将这事情混过去不难。

    看到江北然那恐慌的表情? 陆胤龙便就确定江北然说的是实话? 毕竟林榆雁身上秘密的真相全宗只有他一个人知道。

    摇摇头? 陆胤龙叹口气道:“本座还真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所以你这次虽本座一同来,是因为担心林榆雁?你不是害怕她吗?”

    “是害怕……但弟子知道此事是因我而起,所以才……”

    “看不出来,还挺有担当。”夸了江北然一句,陆胤龙沉思片刻又道:“所以林榆雁此次狂气大发,是因为思念你所致?”

    “弟子……的确是这样猜测的。”

    陆胤龙听完再次沉默下来,听完江北然的解释,一切就都解释得通了,但这事好像又走向了另一种麻烦。

    片刻后,陆胤龙上前一步拍了拍江北然的肩膀道:“北然啊,你对林榆雁所知多少?”

    “除了她是墨语堂弟子外,其余一概不知。”

    “她从未对你透露过她的身世?”

    “没有。”江北然再次摇头。

    “倒是符合她的性子。”感叹一句,陆胤龙背过身去继续道:“本座只能说你的决断并不算错,你若是相与林榆雁在一起,将会遇到的阻力是无比巨大的。”

    说完陆胤龙突然回过头盯着江北然道:“你小子不会是怕麻烦才拒人家于千里之外吧?”

    陆胤龙话音刚落,就又有三条选项跳了出来。

    【选项一:“弟子只是不想妨碍林师妹的前途”。完成奖励:蝗雨妖典(玄级中品)】

    【选项二:“是的”。完成奖励:随机基础属性点+1】

    ‘可以。’

    通过两个选项,江北然突然觉得自己有些摸清了陆胤龙的脾气,也有点明白以后该怎么和这位沟通了。

    选择了二,江北然点头道:“是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陆胤龙听完放声大笑。

    “江北然啊江北然,本座收回刚才那句话,你小子可真是一点都没变,哈哈哈……”

    【选项任务已完成,奖励:敏捷+1】

    又笑了一阵后,陆胤龙摇头道:“所以你是既不愿接受林榆雁,但又不敢直接拒绝她?”

    “宗主英明。”

    “这事……本座还真帮不了你什么,只能建议你一句,就算不喜欢人家,也别把事情搞的太僵,不然你麻烦就大了。”

    ‘啧,还要你提醒……老子第一次遇到她时就知道麻烦大了!’

    心里吐槽一句后,江北然拱手道:“谨记宗主教训。”

    “好了,先回去吧。”陆胤龙说着刚要去抓江北然的肩膀,却是突然一顿,“既然此事是林榆雁思念你所致,那等你再回宁都,岂不是……要不本座想点办法将林榆雁送……”

    不等宗主说完,江北然连忙摆手道:“多谢宗主美意,不必了,以后弟子每隔一日都会回宗一趟,保证不会再出现这种事。”

    “瞧把你吓的。”陆胤龙笑了一声,“不过你此话当真?这几月我看你可是没怎么回来过。”

    “如今弟子基本已经朝野理清,不需要再像之前那般每日盯着那些大臣们了。”

    “不错啊,果然你很适合干这种需要动脑子的事情,而且有好处时你能第一个想到归心宗而不是掩月宗,这一点确实让本宗十分欣慰。”

    “宗主这话折煞我也,弟子生是归心宗的人,死是归心宗的鬼,一颗心向来朝着宗门,怎会……”

    “行了,行了,就算你不这样表忠心,事成后本座也不会亏待你的。”

    陆胤龙说完一把抓住江北然的肩膀,带着他飞回了天云峰。

    回到宗主府内,江北然继续和几位宗内高层商量着具体细节,一晃便是两天过去了。

    “呼……”坐在满是纸张的桌前,左相顾伊长舒一口气。

    “如此一来,此事能不能成我等还不知,但的确值得一试。”

    对面的右相柏安福点点头道:“确实如此,北然啊,你若是哪天不当皇帝了,我这右相也算是后继有人。”

    埋头在书本中的江北然抬起头道:“右相谬赞了,若是没有几位帮助,我这计划也只是空中楼阁,中看不中用啊。”

    “哈哈哈。”白扇诸奇逸一收手中折扇,站起身道:“当右相着实屈才了,若是你愿意,我这白扇之位让与你都行。”

    “各位就别捧杀我了,如今计划已经丰满,但实行起来还有诸多难处,到时还需请各位多多帮衬。”

    诸奇逸点点头:“那是自然,宗主都已让我们几个全力相助与你,帮衬是应该的。”

    将以前的一本册子合上,顾伊抬起头道:“这计划的第一步便是要说服那些家族,虽说用宗主之命便足以让他们执行,但就怕那些狗东西出工不出力,敷衍我们啊。”

    这几日与顾伊相处下来,江北然明白到这位需要常常与下属家族打交道的左相也是不容易,那些家族族长对宗门马首是瞻是没错,但也各个都是人精,都是群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

    “那些族长便让弟子出面与他们谈吧。”

    “啪”的一声,诸奇逸打开画着山水画的折扇,笑道:“就等着你这句话呢,你这布局能力我们是见识了,但就如你所说,光是计划的好,那就只是空中楼阁,只有执行能力强,才能真正掌控全局。”

    “那弟子先去找一趟宗主,过后便去与几位族长相商。”

    诸奇逸点点头:“好,你去吧,我们三人再继续打磨打磨这计划,看看还有什么细节可以改。”

    “那就辛苦三位了。”朝着三人行了一礼,江北然走出白扇府,朝着天云峰走去。

    因为江北然说过这两日便会给出回复,所以陆胤龙也一直没出去,江北然一到,两人便中堂聊了起来。

    “你要一次性见所有家族的族长?”陆胤龙端着茶杯问道。

    “是的。”江北然点点头:“弟子认为这种大范围的改变还是群策群力比较好,各位族长有什么不满或是建议,也能提出来大家一起商量。”

    “是吗?”陆胤龙笑着看了江北然一眼;“本座看你是想少数服从多数,让那些顽固的少数派别太能折腾吧。”

    “宗主英明。”江北然拱拱手。

    “好,那便按你说的说,本座主持此事,替你将他们都唤来。”陆胤龙说完捧起茶杯喝了一口,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道:“濮南府的林家是那便三镇之首,若是你能去说服他们家,那濮南那一块基本已经在你掌握了。”

    ‘糟老头子果然坏得很……’

    看着陆胤龙那调侃的眼神,江北然自然知道这林榆雁便是出身于那林家。

    但江北然可以确定那个林家的家主绝不是林榆雁的爹,不然区区一个小家族,也配和他陆胤龙攀亲戚?

    “多谢教主提醒,弟子晓得了。”

    “还有,各大家族基本都有后生晚辈在门内,晚些本座与你一份名单,你可以看看,若是有相熟之人,也好替你说说话。”

    “多谢宗主,劳您费心了。”

    “举手之劳罢了,对了,你这几日可有去水镜堂?”

    面对宗主这突如其来得问题,江北然顿时愣住,因为掩月宗之事,宗主知道了施凤兰赐甲的事情。

    若是这样的事情只有一次,陆胤龙倒也没觉得什么,但如今又扯上了林榆雁,让陆胤龙那颗蠢蠢欲动的疑心又忍不住跳动了起来。

    只是江北然每次回答时的确都没有隐瞒,才让陆胤龙觉得这小子也许真的只是运气好。

    “自然是有去过的,施堂主对弟子照顾有加,弟子每回回来都会去探望。”

    “哦,本座最近倒是没怎么去过,你再去时记得替本座向施堂主问好。”

    “是。”

    一问一答间,两人都不禁在心底感叹道。

    “这小子(这老东西)藏的真深啊。”

    但因为互相都有利用价值,所以实在没有撕破脸的必要,先各取所需的合作也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