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下文学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二百十七章 大凶之物
    “雁儿啊,你最近可有触及到什么不祥之物,或是进入某处禁地?”

    “弟子不曾接触到过什么不祥之物,也不曾进入某处禁地。”

    “那你可曾修炼了什么除了宗门内给与你的功法?”

    “弟子不曾。”

    “怪事也,那你家中长辈可否……”

    ……

    听着冉堂主不停抛出一个又一个问题,处在数位堂内数位管事注视下的林榆雁愈发烦躁起来。

    她已经被带到堂主府来三刻时了。

    ‘万一这段时间内师兄来找我了怎么办?’

    ‘万一师兄师兄找不到我,以为我没有等他怎么办?’

    ‘万一师兄以为我和其他宗内男男弟子出去了怎么办?’

    ‘怎么会呢,师兄,雁儿永远只爱你一个人,雁儿也知道师兄你只爱雁儿一个,每每想起书信中那些露骨的文字,雁儿就整夜整夜的睡不好呢,’

    想起师兄来信时每每都会在结尾处叮嘱她要好好修炼,林榆雁很清楚这是师兄在告诉自己只要自己的修为追上他,他们就立刻成亲。

    不然怎么会在每封信中都提醒她呢?

    ‘师兄,雁儿已经明白你的心意了哦,你等着,雁儿马上就回去了。’

    随着心中思念越发强烈,林榆雁逐渐开始听不到堂主的问题,心中只有一个心法,那就是要赶快回去。

    “雁儿,雁儿?”

    看着林榆雁突然陷入沉默,冉堂主疑惑的问道。

    可林榆雁不仅没回答她,反而转身朝着大门处走去。

    “林榆雁,堂主在与你说话,你怎能擅自离去!?”

    这时墨语堂的秦护法上前一步蜡烛林榆雁喊道。

    见林榆雁没有反应,秦护法刚要再训斥一句,就看到林榆雁的脖子仿佛行尸一般僵硬的扭了过来,不等秦护法疑惑出声,就见到林榆雁猛地睁开一晃散发着幽幽紫光的双眼,口中吐出了如九幽地狱般传来的声音。

    “再拦着我的话,会死的哦,嘻嘻嘻嘻……”

    随着林榆雁那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一股不祥之气朝着秦护法猛地袭来,秦护法本能的想要运功抵抗,却发现周围的灵气全都变的无比狂暴,完全无法摄入体内。

    眼看着林榆雁慢慢将手抓向自己? 修为远超林榆雁的秦护法竟惊恐的往后狂退。

    冉堂主也完惊呆了? 林榆雁可以说是近两年她最喜爱的弟子,甚至没有之一? 漂亮、文静、婉顺、修炼天赋极高? 且和她一样热爱书法,最近更是写出了一种让她都为之惊艳的字体。

    可眼前这个林榆雁哪里跟文静和婉顺有关系? 简直就像是从地狱老的使者,浑身散发着令人恐惧的气息。

    甚至就连她都本能升起了一种绝对不要靠近她的情绪。

    “拦住她!”

    虽然十分心悸于林榆雁身上不断散发出的不祥之气? 但身为归心宗堂主? 她决不能放任这样的危险人物就这么离开。

    刚才被吓退回来的秦护法一咬牙,抽出了腰间的天虹宝剑。

    “不!别伤害她!”冉堂主连忙喊道:“雁儿恐怕是接触到什么大凶之物了,只要解除掉她身上的诅咒即可。”

    说完冉堂主直接一跃来到了林榆雁面前,柔声细语的说道:“雁儿? 你冷静一些? 这里没有人会伤害你。”

    而林榆雁并没有理会她,只是继续朝着大门走去。

    感受着林榆雁身上缓缓平静下来的不祥之气,冉堂主决定不再刺激她,朝着其他几人说道:“琼岚,去将此事告之宗主? 凝旋,你去找万堂主? 告诉他在宗内发现了大凶之物。”

    “是。”接到命令的两人立刻飞出窗外,朝着两个方向飞奔而去。

    再对着剩下的人摆摆手? 冉堂主小心翼翼的跟着林榆雁走出了大门,她决定在不刺激她的情况下先稳住情形? 争取不然事态往最坏的方向发展。

    另一边? 天云峰上? 江北然还在和几位宗内高层商议着郡改之事,听着三人提出的数个意见,江北然不禁感慨自家宗主还真会选人,这三位高层都不是吃干饭的,提出来的建议都极具参考性。

    对于这些宗门高层的意见,江北然可以说是各种虚心接受,毕竟他这个改革计划完全照搬了他曾经生活过的那个时代,一些细节肯定会和这个世界的土著想法产生碰撞。

    江北然本来也就没打算一开始就大刀阔斧的改,搬出这些计划只是为了让自己的“饼”更香一点,不然怎么能拉到宗主的支持。

    “北然,你对似乎对造纸术和印刷术十分上心啊,是之后的计划中会大量用到吗?”

    这个世界有纸,只是技术还不是很成熟,造出来的纸和书十分有限,也就够供给上层人士,底层百姓想要享受到纸的便利基本不可能。

    而迅速传递讯息的重要性,江北然作为二十一世纪人士实在太懂了。

    可以说从甲壳到竹简,竹简到纸张,这三样东西的诞生直接导致古代三次政治体系的巨大变更,互联网就更不用说了,那是真正的翻天覆地。

    所以江北然登基后就一直在民间招募造纸好手,希望能集思广益,早点改良造纸术。

    每每看到那些工匠用各种原料和方法尝试失败后,江北然就后悔自己当年怎么就没去好好了解一下蔡伦的生平,看看这位大佬究竟是怎么改良的造纸术。

    不过精通各种技艺的江北然本身也拥有着极强的动手能力。

    比起那些老纸匠来说,他最大的优势就是他知道有更好的纸,所以完全不怕失败。

    这就跟造核弹一样,最难的不是把核弹造出来,而是不知道核弹究竟能不能造出来的时候。

    “是的,纸张对于之后的计划有着……”

    “禀报宗主,门外墨语堂护法秦琼岚有要事求见。”

    正当江北然描述着纸的作用时,守门的么满小跑至门口禀报道。

    坐在主人位上的陆胤龙听到后点头道:“让她去偏厅吧。”

    “是!”

    么满听完便转身跑了出去。

    站起身,陆胤龙看着江北然他们道:“那你们继续在此商议,本座去去就回。”

    江北然刚要拱手称是,就看到两条选项跳了出来。

    【选项一:继续待在此地商议。完成奖励:炙乌图(玄级上品)】

    【选项二:跟随陆胤龙一同出去。完成奖励:随机基础属性点+1】

    ‘嗯!?怎么又扯上我了?’

    感觉到有些莫名的江北然又回忆了一遍刚才那么满的话。

    ‘墨语堂护法求见……靠,不会是因为林榆雁那女人吧?’

    但想想又觉得奇怪,如果真是林榆雁引起的问题,那他现在应该退避三舍才对啊,怎么系统还要他主动凑上去?

    虽然想不通为什么会这样,但江北然还是选择了二,朝着陆胤龙拱手道:“宗主,弟子陪同您一起过去吧。”

    正要往外走的陆胤龙身形一顿,满脸惊讶的回过头打量了一遍江北然道:“你要同本座一道去?”

    “是。”江北然再次拱手道。

    听到江北然确认,自认相当了解江北然的陆胤龙有些懵了。

    ‘咋的当个皇帝可以让人改变这么大的吗?这独善其身的小子竟然还管起闲事来了?’

    再次奇怪的看了江北然一眼,陆胤龙点点头:“那你便随本座一同去吧。”

    “多谢宗主。”

    看着选项奖励还没跳出来,江北然就知道应该还有其他后续,心中顿感这事似乎不简单。

    跟上陆胤龙来到偏厅,不一会儿,秦护法便被么满带了过来。

    “拜见宗主。”秦琼岚朝着陆胤龙行完礼抬起头,发现宗主身后站着一位她从未见过之人,而且着装甚是华丽。

    但此刻秦琼岚也无心关切这些,连忙将刚才在墨语堂中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宗主。

    在听到“堂内一弟子”时,江北然就觉得肯定是林榆雁没跑了。

    ‘这女人什么时候这么强了?竟然连墨语堂的堂主都压不住她,要来跟宗主求助?’

    而陆胤龙则是在听到“大凶之物”四个字时反应也是十分大,但这反应并不是担心那大凶之物,而是好像自己埋下的雷莫名其妙炸了一样的表情。

    “她们还在墨语堂内吗?”

    “应当还在。”

    “那事不宜迟,本座随你一起去看看。”

    “多谢宗主!”

    出发前,陆胤龙看了眼江北然道:“你可要继续随行?”

    江北然心中虽然是一万个“不了,不了。”但选项奖励没跳,他也只好继续拱手道:“还请宗主带我一程。”

    “你还真是变了啊……”微微颔首,陆胤龙一把抓住江北然就随着秦护法一同飞出了齐云峰。

    以极快的速度来到墨语堂,不用秦琼兰开口,陆胤龙便已感知到了那股不祥之气,直接就带着江北然追了过去。

    瑶华园中,正小心翼翼跟着林榆雁的冉堂主思考着林榆雁的路线,最终发现她似乎是在往弟子住处走。

    ‘她要回去?’冉堂主有些担心,生怕是那大凶之物就摆在林榆雁屋中,若真是如此,那就连她都没把握处理好这件事了。

    而就在她犹豫着要不要强行拦住林榆雁时,她突然感知到一股强大的气息正朝自己这边飞来。

    知道是宗主来了的冉堂主大松一口气,总算是卸下了心中的担心。

    下一刻,陆胤龙带着江北然一起落到了冉堂主旁边。

    “拜见宗主。”冉堂主立即行礼道。

    “辛苦了。”陆胤龙说完放开江北然看向了林榆雁,与此同时,林榆雁的眼神也朝着他这边看来。

    ‘师兄!?’

    常年的习惯让林榆雁没有喊出声,而是在心里雀跃道。

    ‘原来师兄回来是找宗主去了,也对啊,师兄是皇帝了嘛,回来的原因肯定是有事要找宗主商量,哎呀!我真是的,竟然怀疑夫君去找那些野女人,真是太不应该了!’

    霎时间,林榆雁双眼恢复清明,看着如临大敌的堂主和紧皱眉头的宗主行礼道:“参见宗主。”

    ‘嗯???’

    感受着林榆雁身上的不祥之气瞬间消失,冉堂主又懵了。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想不明白的冉堂主只能将此事归功于宗主,直接行礼道:“宗主神功盖世,仅是出现,便压的那些凶物不敢逞恶。”

    陆胤龙也很懵,他在听到这件事的时候就知道这股不祥之气会十分棘手,而且也深知这件事会异常麻烦。

    并不是说这股气有多强,而是邪的很,根本不能以修为论之。

    他本以为自己也要使些手段才能解决此事,但没想到才刚落地,那股不祥之气就散去了。

    ‘这丫头莫非真怕了本座?’

    听完冉堂主的佩服之词,陆胤龙摆摆手道:“此事有些蹊跷,你先退下吧,待我再问询两声。”

    “是。”朝着宗主一抱拳,冉堂主迅速离开了现场。

    接着陆胤龙又看向江北然道:“你也先退远一点吧,这里有些危险,等处理完我再去找你。”

    【选项任务已完成,奖励:精神+1】

    看到选项奖励跳出,江北然果断拱手道:“是。”

    说完转身就跑,丝毫不带停顿的。

    ‘嗯?’

    这让陆胤龙又是一懵。

    他本以为今天积极无比的江北然会强行想要留下帮着一起想解决之法,想不到就这么跑了……

    ‘这小子……怎么一阵一阵的。’

    看到师兄迅速离去,知道自己不小心又闯祸了的林榆雁暗骂自己一声不争气,然后朝着陆胤龙拱手道:“陆伯伯,实在抱歉,我一时没控制住。”

    “无妨,你没事就好,不然我可不知道怎么向你爹交待。”

    “陆伯伯……你别赶我走好不好,我保证只此一次,不会再犯了。”

    “这几年不是一直都好好得吗?怎么会突然抑制不住?”

    “遇上了些烦心事,但陆伯伯您一来我就醒了,所以请陆伯伯放心,我已经没事了。”

    “如此便好,但你最好还是回去跟你爹说一声,不然……”

    “是,我明白,我一定会让爹爹给您一个交代。”

    “倒也没这么严重,只是……”

    “多谢陆伯伯~我这就去写信给爹~”说完林榆雁便挥手离去。

    ‘这一个个的……都不让人省心啊。’陆胤龙叹着气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