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下文学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二百二十二章 主角也分档次
    翌日,酉时,钱小东如同往常一样背着一个大箩筐回到了村子,与路上的村民一一打过招呼,钱小东跑进了自家的茅草屋。

    “爷爷!我回……”喊到一般,钱小东突然愣住,因为他看到一个江湖郎中打扮的男子正坐在炕前将一根根银针插入爷爷的后背。

    看到爷爷一脸享受的表情,钱小东便知道这位是大夫,正在给他的爷爷针灸。

    “您好……大夫。”钱小东小心翼翼的向江北然行了一礼,生怕打扰到他的治疗。

    将一根银针插入腰椎棘突旁开三寸处的志室穴,江北然回头朝钱小东点了点头。

    虽然心中有无数疑问,但钱小东还是忍住了,悄悄退出房间,钱小东找到正在炒菜的奶奶问道:“奶奶,那位大夫是从哪来的?”

    奶奶放下锅铲,先是往房间看了眼,接着对钱小东道:“今儿下午进的村子,先是医好了你二牛叔,接着又医好了你蓝婶,而且都不要钱哩,所以我才去把他给请来也给拟爷爷看看。”

    “这么好?”

    嘴上虽这么说,但钱小东心中却是警惕起来,在外面摸爬滚打了这么久,他深知没有从天上掉下来的烧饼,有人突然对你好,八成是对你有所图,不是要骗你就是要利用你。

    但他们家一穷二白的……有什么好骗的呢……

    ‘难道冲我来的!?’

    钱小东有些紧张,这两年为了给爷爷买药,他去过不少小镇坑蒙拐骗,有人找上门来他一点都不意外。

    紧张之下,钱小东连忙跑回爷爷床边,盯着那正在施针的大夫,想着他若是真冲着自己来的,那就一人做事一人当,绝对不能牵连爷爷和奶奶。

    一炷香的时间后,江北然将最后一根银针从钱老汉的背上拔了出来,将银针放入荷包? 江北然看着钱老汉问道:“老人家? 感觉好些没?”

    钱老汉长舒一口气,满脸舒服劲的说道:“舒服? 舒服多了? 多谢大夫,老头子这身体已经十余年没这么顺畅过了。”

    “还得注意休息? 您这身体啊,得好好调理才行。”

    “调……理?啥叫个调理呀?大夫。”

    “就是吃好喝好? 今儿个月就别下地干活了。”

    “啊?”钱老汉惊呼一声? “大夫,老头子跟您打个商量成不成,我就白天出去耕地,下午……”

    “爷爷? 您就好好歇着吧? 地里的事交给我就好。”钱小东走进来拍着胸脯保证道。

    “你个小娃子连锄头都挥不动,还种地呢,快去,给大夫倒碗水来。”

    “好。”

    点点头,钱小东跑出去倒了杯水? 小心翼翼的端进来递给江北然道:“大夫,请喝水。”

    “谢谢。”接过碗一饮而尽? 江北然抹了抹嘴道:“那老人家你休息吧,我还得去下一家看看。”

    钱老汉听完便要起身? 却被江北然按了回去,“您歇着吧。”

    “大夫您真是好人啊!要不您把名字给留下? 我们以后好知道去哪谢您。”

    “不必了? 救死扶伤? 本就是我们的分内之事。”江北然说完便跨出了茅草屋。

    “大夫,大夫!吃了饭再走啊!”奶奶追出触犯喊道。

    但江北然却只是挥挥手,继续往前走。

    “嗨呀,今年真是……皇帝也好,大夫也好,真是好年景啊。”奶奶很是感慨的说道。

    “可不是嘛。”趴在炕上的钱老汉点点头,“都是大好人啊,咱们老百姓总算是有盼头了。”爷爷说完回头看向孙子,却发现已经没人人影。

    “小东呢?怎么又没影了?”钱老汉奇怪的问道。

    奶奶这才反应过来,左右环顾一圈道:“这孩子……怎么就这么待不住家。”

    ……

    “大夫~大夫~”

    村子里,走在田间小道上的江北然突然听到了身后传来的呼喊声,回过头,发现是钱小东追了出来。

    “还有事吗?”江北然看着钱小东问道。

    “大夫,您是从哪个镇上来的呀?”钱小东仰视着江北然问道。

    “贫道打哪来很重要吗?”

    “不重要,一点都不重要。”钱小东一顿摇头,“我主要是想谢谢您治好了我爷爷,您太厉害了,这两年我给我爷爷煎过许多药,一直都没见好,您这一出手,我还从没见过我爷爷面色这么红润呢。”

    “雕虫小技罢了,快回去好好照顾你爷爷,他那一身病就是辛劳出来的,好好养一阵,马上就能下地干活了。”

    见大夫说完转身便要走,钱小东连忙绕到他前面喊道:“大夫!您还缺学徒吗?我不让你白收我,我可以给您药材,很多很多的药材!”

    如果说刚才钱小东还在怀疑这大夫是冲着他来的,那在看到自己爷爷满面红光的呼出那口浊气时,就在心里做了决定,就算眼前这大夫真是江湖骗子,自己也一定要跟着他学本事!哪怕是学骗术都行。

    因为眼前这位大夫是他出身以来见过最有真本事的人,也是他千载难逢的大机遇!

    而在钱小东忐忑的等待回答时,江北然眼前跳出了三条选项。

    【选项一:答应钱小东。完成奖励:琉光圣典(地级中品)】

    【选项二:将钱小东留在身边观察一阵。完成奖励:白虹霸阵图(地级下品)】

    【选项三:给钱小东定下目标,让他完成后再来。完成奖励:惊龙魔瘴(玄级中品)】

    【选项四:直接拒绝钱小东。完成奖励:随机基础属性点+1】

    ‘好家伙……果然之前那个地级选项是因为这小子。’

    这种四个选项的待遇,也就这些主角命格的人有了。

    江北然之所以打算先自己接触一下这个钱小东,就是想要确认一下究竟是不是他引起了地级任务,另外就是想看看这小子身上究竟有什么特殊之处。

    如今确定了钱小东也是个有主角名的少年后,江北然不禁在心里对比起了他遇见过的三个“主角”。

    最终发现虽然同为主角,但还是有档次差距的,叶凡这种能触发天级选项的估计才算是真主角,厉伏城和钱小东这样触发地级的就差点。

    但仔细想想也不一定就是叶凡的潜力比其他两人更大,也有可能是接触叶凡后所引起的麻烦会比另外两个大。

    没有深入思考这个问题,江北然果断选择了四,反正绝对不要当主角大哥或师父这一点他已经是非常确定了。

    “贫道从不收徒。”摆摆手,江北然转身离去。

    “大夫!再商量商量,再商量商量嘛。”钱小东一路追着江北然,“我很能吃苦的,学东西也很快的,求您了,您就收下我吧。”

    就这样,钱小东缠了江北然一路,直到出了村子还跟在后面。

    “大夫,您渴吗?我这有蜂蜜水,特别甜,给您尝尝。”

    “大夫,您看!我抓到只兔子!我帮您烤了吧!我烤的兔子特别香!”

    “大夫,您再往前走就是德陵镇了,您要去那?那里我熟得很,我帮您指路吧。”

    ……

    看着一路上殷勤无比的钱小东,江北然能感觉到这小子是很有野心的,看到机会就猛扑上去的那种。

    ‘啧……但这样就不像主角了呀。’

    所谓的主角,就是要表现的无欲无求,傻不愣登,但机遇就是不停的往他身上撞,就好像天道是他奶奶一样,永远觉得他没吃饱,一个劲的挖他嘴里塞饭。

    而像钱小东这样的……反倒是更像反派。

    有着自己的野心,知道自己要什么,看到机会就死咬住不放,最后终成一番霸业,但最后的最后,还是避免不了被主角按在地上一顿输出的悲惨结局。

    但不管怎么说,江北然已经从钱小东身上看出了能干出一番大事业的潜力,那就值得投资一下。

    就像厉伏城一样,他种下一本阵法书,收获了一个天下会,相信钱小东也不会茶到哪去。

    来到德陵镇中,钱小东果然热情的当起了向导,哪里有好吃的、哪里有好喝的、哪里有好玩的,甚至哪里有漂亮姑娘他都知道。

    让江北然不禁感慨这些不被学堂所束缚的孩子是真的早熟。

    路过一家客栈时,钱小东跳上台阶介绍道:“这家喜来客栈的烤鸭是附近几个镇子里最好吃的!还有他们的米酒也很好喝。”

    江北然听完好奇道:“你都吃过?”

    钱小东听完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我也是道听途说来的,哪吃的起这酒家的东西。”

    “真没吃过?”江北然又问道。

    “呃……”看着江北然直视自己的眼神,钱小东“嘿嘿”一笑道:“溜到后厨房偷吃过两回,是真的好吃。”

    笑着摇摇头,江北然转身朝着喜来客栈走了进去。

    见到江北然走来,一位小二里面迎出来殷勤的喊道:“客官里边请~您是打尖还是住店?”

    “打尖。”

    “好嘞~您里边儿请。”

    坐上一张靠窗的桌子,江北然直接道:“听说你们这的烤鸭不错,来一只,再来一壶米酒吧。”

    “好嘞,酿花烤鸭一只~米酒一壶~”报完菜名,小二接着道:“客官您放心,这酿花烤鸭可是我们的招牌,保证您爱吃。”

    等小二离去,钱小东坐在板凳上高兴的晃动着双腿,这还是他第一次从正门进这客栈,另外嘛……他觉得大夫会带他进来吃饭是一个很好的开头,自己再努把力,一定能用诚意打动他。

    一盏茶的功夫,烤鸭和米酒就都被断了上来。

    同时小二还捧着个罐子。

    江北然本以为罐子里是救,但用鼻子闻了闻,发现并不是。

    将罐子放在桌上,小二一脸笑容的说道:“客官,这罐子里是我们小店自制的一种糖,您要不要买些尝尝鲜?”

    “麦芽糖吗?”江北然问道。

    “不是,叫梧糖,酸酸甜甜的,特别开胃。”

    江北然看了眼钱小东,问道:“你想吃吗?”

    小二一听,立马把罐子从桌上拿下凑到了钱小东面前。

    “这糖附近的孩子都尝过,都说好吃,小客官要不要试试?”

    钱小东看了眼罐子里的糖,问道:“这糖怎么卖?”

    “刚开始卖,就要个成本价,只要两个钱,就能抓一大把。”

    钱小东眼珠一转,从从腰间摸出了两个铜板递向小二。

    “小客官豪气!”小二夸了一句,将罐子捧的更凑近钱小东道;“抓吧,抓到的都是你的。”

    但钱小东却是微微一笑,说道:“还是请小二哥抓一把给我吧。”

    小二听完不禁一愣,有些惊讶的看了眼钱小东,然后才道:“好,既然小客官不嫌弃,就我来帮你抓。”

    小二说完从罐子里抓出一把梧塘放在了桌上。

    “谢谢。”钱小东微笑道。

    “那两位慢用,有事您招呼。”说完便退走了。

    看着钱小东时不时看一眼自己的样子,早就猜到他小心思的江北然问道:“为何要让小二帮你抓糖?”

    钱小东一听,立马伸出自己的手道:“我的手小,让我来抓的话,恐怕桌上的一半都抓不到。”

    江北然听完笑着点点头。

    从小二殷勤的把糖罐递到钱小东那边去时,江北然就看出这是商家的小把戏,听起来抓一把不少,但让小孩子来抓的话,份量一下就会减半,甚至更多。

    ‘脑子的确是很够用,就是不知道修炼的天赋上怎么样。’江北然一边说一边扯下了一个鸭腿,放进嘴里一咬,顿感香气四溢,香酥够味。

    “的确不错。”江北然满意的点点头。

    不一会儿,一只鸭子便进了两人的肚子,酒足饭饱后两人一起走出了客栈,就这么逛到夜市都快开始时,钱小东感觉自己已经和大夫十分亲近,便再次开口道:“大夫,请让我给您当学徒吧,我不求学会您全部的一书,只想……”

    “说了,贫道不收徒,你也早些回去吧。”

    “的确不错。”江北然满意得点点头。

    不一会儿,一只鸭子便进了两人的肚子,酒足饭饱后两人一起走出了客栈,就这么逛到夜市都快开始时,钱小东感觉自己已经和大夫十分亲近,便再次开口道:“大夫,请让我给您当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