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下文学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第二百二十一章 寻子
    “柳丝长玉骢难系,恨不倩疏林挂住斜晖~”

    御花园中,江北然正坐在摇椅上闭目养神,一旁的孔芊芊则唱着刚学会的戏词。

    就在御花园中众人都陶醉在孔芊芊凄美的唱腔中时,江北然突然睁开眼,摆摆手道:“都退下吧,朕有些乏了。”

    “遵旨。”

    众人一听,立即缓缓退出了御花园。

    等到所有人退走,江北然伸出了一根手指停在身前,下一秒一道黑影从空中掠下,稳稳停在了他的手指上。

    “giao~giao~”

    瑛蜂鸟张大嘴喊道。

    随手从乾坤戒中取出一块鳞兽肉丢给瑛蜂鸟,瑛蜂鸟一口叼住,欢快的扑腾了两下翅膀,将一个小竹筒交给了江北然。

    打开竹筒,江北然从里面拿出了卷起的信纸,打开一看,发现竟是厉伏城寄来的。

    快速的将信浏览了一遍,信中言辞十分恳切,简直比那些奏章里的大臣马屁拍的还要香,看到最后江北然才知道是有事相求。

    从乾坤戒中抽出一张纸在上面写下两行字,重新放进竹筒后将它塞进了瑛蜂鸟的羽毛里。

    “giao~giao~”

    扑腾两下翅膀,瑛蜂鸟化作一道黑影迅速消失在了半空。

    站起身,江北然向前两步,瞬间消失在了御花园之中。

    黄昏,被阳光照射如火一般燃烧的靳江旁,江北然极目远眺,思考着一道人生哲学题。

    ‘今天晚饭吃什么呢?’

    还没得到答案,江北然就听到身后响起了厉伏城的声音。

    “参见陛下。”

    江北然缓缓转过身,发现厉伏城身边还跟着一个人。

    见江北然的目光扫来,那人立即拱手道:“在下霍志尚,参见皇帝陛下。”

    “他便是你信上所说之人?”江北然看着厉伏城问道。

    厉伏城点点头,拱手道:“正是,霍兄弟侠肝义胆,入我天下会后屡建奇功,人品与修为皆为上品,前些日……”

    听着厉伏城像是在向帮主汇报新收小弟有多牛一般的语气,江北然摆手道:“说重点。”

    厉伏城刚要开口,霍志尚上前一步道:“厉副帮主,还是让我自己说吧。”

    “也好。”厉伏城点点头,往后退了一步。

    先是朝着江北然行了一礼,霍志尚开口道:“陛下? 自从您登基后? 峰州上下焕然一新,百姓安居乐业? 我等佩服不已? 如今陛下您在民间的影响力无人能比,故此? 请恕鄙人厚颜相求一事。”

    “说。”

    “吾有一子,取名文康? 吾儿之于吾? 重之又重也,然……”霍志尚说着还了一口气:“七年前吾入丰眙庄时,因遭仇敌追杀,故将吾儿藏匿于一处草垛之中? 然仇敌太多? 整整半月,吾才得脱身,归来时却是再也找不见他。”

    ‘七年前……’

    心里嘟囔一句,江北然再问道:“令郎丢失时年方几何?”

    “襁褓之年。”

    ‘这难度也忒高了些……婴儿时丢的,隔了七年? 就算是他这亲爹面对面也认不出他儿子来啊。’

    见到江北然,皱眉? 霍志尚叹气道:“这七年里,吾寻便四处? 也始终找不到吾儿消息,故而厚颜请求陛下? 若是陛下能寻到他? 吾这三尺之躯? 余生皆为陛下所驱使!”

    江北然听完刚想再多问问,就看到三个选项跳了出来。

    【选项一:拒绝霍志尚。完成奖励:百贯枪(地级下品)】

    【选项二:答应派人帮他寻子。完成奖励:风徐宝诀(玄级中品)】

    【选项三:亲自帮他寻子。完成奖励:随机基础技艺点+1】

    “哦?”

    江北然看完不禁有些诧异,他这儿子什么来头,还非得他亲自去找才行,还是说着霍志尚有什么巨大的影响力?

    琢磨片刻,江北然选择了三开口道:“原来如此,走失了儿子,换谁都会无比焦急,此事朕可以帮你。”

    霍志尚听完浑身一颤,直接跪在地上道:“多谢陛下!”

    【选项任务已完成,奖励:炼丹+1】

    “免礼平身,你身上可有什么你儿子的贴身物品?”

    霍志尚听完思索片刻,从乾坤戒中拿出一双绣花鞋道:“此鞋乃是吾儿平日所穿,不知可否?”

    “可以。”

    将草鞋接过来放进乾坤戒中,江北然继续道:“再将你儿子的生辰八字写下交于朕,若是有画像便更好了。”

    “这……生成八字没问题,只是这画像,吾一粗人,实在无能为力。”霍志尚无可奈何道。

    “你还记得你儿子的模样吗?”

    “记得!七年来!从不曾忘记!”霍志尚坚定的说道。

    “既如此,你来说,我来画,尽量描述的清楚些。”

    霍志尚听完大喜过望,连连点头道:“陛下真乃天人也!”

    架起画板,调好颜料,江北然朝着霍志尚点点头,示意他可以开始描述了。

    半个时辰后,霍志尚看着画板中的男婴,一滴泪水止不住的从眼角落下。

    “姚儿……吾的儿啊!”

    强忍住心中的悲伤,霍志尚再次朝着江北然行礼道:“陛下画功可谓神乎其技,在下佩服!这画上之子便是吾儿模样。”

    “既如此,你先回去等消息吧,伏城,你留下。”

    霍志尚听完又跪下朝着江北然磕了个头,这才转身离去。

    等到霍志尚走远,安耐不住的厉伏城连连拱手道:“陛下英明神武,连……”

    “少说这些废话,朕问你,这霍志尚是何方人士?”

    马屁被打断的厉伏城愣了片刻才回答道:“他是云周郡,呼遵镇人士。”

    江北然之所以要问这个,自然对于霍志尚能触发地级选项这一点感到好奇。

    “你们是如何结识的?”

    “数月前,我找在港年庄经历了一场血战,差点力竭身死,幸得霍兄弟帮忙,才死里逃生,之后我们变成了生死兄弟。”厉伏城说完有些不安的问道:“莫非皇上您觉得他有什么问题?”

    “是的。”江北然点点头。

    ‘嗯???’

    厉伏城一愣,他本以为王大哥会回答“倒也不是”,没想到竟然直接点头确认了,这让他有些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回去后注意盯着他些,若是有什么异常,及时跟我汇报。”

    “是!”厉伏城拱手点头道。

    “嗯,你也去吧。”

    等厉伏城告辞离去,江北然拿起绣花鞋找到了一处空地。

    如同之前找沐瑶一般,江北然先摆下了六方谛听阵,然后拿起如意签筒开始寻找这走失了七年的霍文康。

    在拥有他贴身物品以及掌握了生辰八字和他面相的情况下,相比起被关在重重大阵下的沐瑶来,他要好找许多。

    ‘有了。’

    在锁定了霍文康的气场位置后,江北然便朝着西南方破空而去。

    安兴郡,武舒县。

    穿着一身平民装的江北然走上了街道,在他前面不远处,站着一个正在叫卖的少年。

    “状元菜!卖状元菜啦!”

    嘹亮的响声立刻引来了不少围观民众。

    “你这菜为何叫状元菜?”

    “不就是普通的白菜嘛?”

    “就是,就是。”

    看着越聚越多的客人,少年笑道:“各位大伯大婶还不知道?镇上那刘姜年,就是吃了我这状元菜,才考上了状元!”

    众人一听立即哄笑起来。

    “你个小娃娃,年纪不大却不学好,若是吃几颗白菜就能考上状元,那我早就当宁都当官去了。”

    “就是,你这就是普通的大白菜嘛。”

    “真是的,学谁不好,学那些江湖术士。”

    似乎早就料到众人的反应,少年大笑道:“各位大伯大婶,我就猜到各位不信我这话,所以特意将那刘姜年给请来了。”

    少年话音刚落,一个书生打扮的青年便走到少年旁边向众人行礼道:“鄙人刘姜年,见过各位父老乡亲。”

    这时人群中立马有几人喊道:“哎哟!真是状元郎嘿!”

    “对!就是他!放榜时我见过他。”

    “真是状元郎来了啊,快,小葱,上去抱抱那大哥哥,沾沾才气。”

    这时少年却是挡住所有打算冲上来围观的群众道:“哎!大家别急着羡慕,这状元郎啊,就是吃了我家的状元菜才考上了状元,只要你们也买回去给你们的孩子吃,就不用光羡慕他了。”

    刘姜年听完也立即接着道:“没错,鄙人正是自从开始吃这曲家的状元菜后,才感觉自己才思敏捷,下笔如神,实在是妙!妙啊!”

    一听到状元郎亲口承认就是吃着状元菜才考上的状元郎,围观群众一下就炸了。

    “这状元菜多少钱!?给我来一颗!”

    “我也要,我也要!我家三个孩子,我要三颗!”

    “给我也来一颗!我要那颗大的!”

    ……

    面对热情的群众,少年缓缓竖起两根手指道:“两钱银子一颗。”

    “什么!?两钱银子一颗!?你怎么不去抢!”

    “就是!抢都没你这么快!”

    “其他人白菜才卖几文钱!”

    看着群情激奋的父老乡亲,少年缓缓摇头道:“各位叔叔婶婶,我都说了我这是状元菜,吃了可是能中状元的!两钱银子贵吗?若是你们家孩子能考上状元,那可比黄金还值钱啊!”

    众人听完先是一阵沉默,最终一个男子恨恨的骂了句:“二钱就二钱,给我来一颗!”

    有了第一个买,自然就会有第二个。

    而随着越来越多人争相购买,其余人怕菜被抢光,也赶忙回家取钱去了。

    看着“状元菜”迅速被哄抢一空,江北然简直直呼内行,噱头,形象代言人,托……那是一应俱全,硬是把白菜卖出了白银的价,实在厉害。

    等到最后一批买菜人离去,少年也迅速收摊走人,半个时辰后,城外一处破庙里,少年,状元,托齐聚一堂。

    “来,你的、你的、我的、你的、我的、你的、我的、我的……”

    “喂!怎么都成你的了!”

    眼看着少年面前的银子越来越多,一个负责当托的壮汉喊道。

    “主意是我出的,你们也都是我找来的,自然是我拿大头,有问题吗?”

    “可没有我们,你也赚不到这个钱!”

    看着其他人也跟着点点头,少年环视他们一圈问道:“这钱赚的容不容易?”

    众人先是面面相觑一阵,最终还是点头道:“容易。”

    “那还想不想这么挣钱?”

    “当然想!”众人齐齐回答道。

    “那还废话个屁!以后跟我混,怎么都比你们自己赚得多,目光要远,懂不懂?”

    众人一听,觉得有些道理,毕竟没有眼前这少年组织他们,他们别说银子,就是铜板也挣不到几个啊。

    继续开始分赃的少年看着那刘姜年说道:“跟你说多少遍了,你出来的时候要再文绉绉的一点,多说一些他们听不懂的话,不然他们容易怀疑你。”

    刘姜年听完立即点点头:“知道了,小幽哥。”

    “还有你们!”少年又指向另外两个青年,“下次起哄的时候再快一点,再大声一点,要显的你们底气很足知道吗。”

    “知道了。”两个青年点点头。

    很快,所有的银子被分完,少年包起自己的那一份道:“好了,三日后还是那棵杨柳树下见,我先告辞了!”说完第一个走出了破庙。

    一路向东,江北然跟在少年身后左拐右拐的来到了一处村庄中。

    这村庄明显是吃到了新政令福利的地方,村子里男人很多,这会儿都是刚更耕完地回来,看到少年时都会打个招呼。

    “小东子,又瞎跑到哪去了,你奶奶到处找你呢。”

    “嘿!小东子!跑慢点!饿了没,来婶婶家吃饼子。”

    “小东子!你要的东西我给你捎回来了。”

    “好,我晚些就来拿~”

    回复了一句,少年跑进了一间破旧的茅草屋,看着一个卧病在床的老人道:“爷爷,您今个好些了么?”

    “咳……咳!,你个小猴子,又跑去哪皮了。”老人虚弱的问道。

    “这不给您抓药去了嘛。”少年说完打开了自己的布包:“您看,我给您抓来这么多药呢,全喝下去您身体肯定就好了。”

    “咳……咳!”老人又剧烈的咳嗽了几声,“你哪抓来这么多药,若是偷来的,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哎呀~爷爷,我怎么可能去偷嘛,您不信得话我发誓!”少年说完两指向天道:“我钱小东发誓……”

    “呸呸呸!哎哟,小孩子乱发什么誓,当心老天真的收你哦。”这时一位老妪从门外走进来喊道。

    “奶奶~”钱小东高兴的扑进了老妪怀里道。

    “你个小皮猴子,又跑哪疯去了?”老妪无比宠溺的问道。

    “给爷爷抓药去了,奶奶,您先照看着爷爷,我出去煎药,这次一定能让爷爷好起来。”

    看着眼前这温馨的一家,不远处的江北然摸了摸下巴,想着该怎么开这个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