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下文学 > 逆转在2005 > 330.这个家里有主人吗
    和伊芙琳分别,两个人一晚没睡。

    伊芙琳沉浸在即将分别的哀伤里,却没有心情做那个。

    郑国霖只是因为一晚没睡犯困,在飞机上补了一会儿觉,现在体力没有问题。

    所以,这一回还是郑秀莉输,最后被郑国霖给治的,彻底缴枪投降。

    第二天早上,筋疲力尽的两个人,一直睡到上午十点,这才起来洗漱下楼。

    郑国霖在前面走,郑秀莉依旧是在身后跟着。

    楼梯走到一半,郑国霖忽然就站住了。一回头,郑秀莉就在他身后,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他就感觉双腿有点发软,大有一屁股坐到楼梯上的意思。

    怪不得他老觉得,昨晚舒雅看他的眼神有些不对,怪不得郑秀莉不让舒雅跟着她去接机,回来故意说怪话把舒雅给赶回卧室去!

    因为,现在楼下的客厅沙发上,坐着王艳!

    王艳身怀六甲,明显显怀了,坐在沙发上都看着有些笨。

    郑秀莉那个似笑非笑的眼神,已经等于是告诉郑国霖,她什么都知道了。

    这是她故意安排的!

    “那什么秀莉你听我解释。我吧,和王艳,其实没什么。”他开始语无伦次。

    郑秀莉就一脸轻蔑地看着他说:“郑国霖,男子汉大丈夫,得敢作敢当!你说你这么一副穷德行,人家王艳没名没分地跟着你,还为你怀孩子,我都替她亏的慌!”

    到这份上,瞒是瞒不住了。郑国霖干脆就在台阶上坐下来。

    “是,我让王艳受委屈了。可我不是怕你吗?现在你人赃俱获了,随便你怎么处理吧。净身出户我都同意,公司资产我全部无偿转给你。他不是秀莉,其实,我也舍不得你,也怕你过不好受委屈不是?”

    郑国霖解释了个乱七八糟,最后干脆闭嘴。这事儿本来就没法解释,他没想到王艳会暴露这么快。

    “你解释什么呀?”郑秀莉站在他身边说,“你净身出户,把资产都给我?这么大一个公司,我玩的过来吗?你是想成心累死我是不是?”

    郑国霖就有些发懵。

    听郑秀莉这口气,好像不是要跟他算总账的意思。

    王艳肯定不是今天早上自己过来的,应该昨天就住在这里了,要不然昨晚舒雅不会一个劲给他使眼色,那肯定就是向他示警呢。

    可昨晚郑秀莉好好的啊?而且昨晚二人夫妻和谐,她根本没有讨厌他,要拒绝他的意思,还一脸享受呢!

    这是怎么了?难道,这边的天真的变了,太阳以后就从西边出来,从东边落下去?郑秀莉良心发现,改肠了?

    “你什么时候发现王艳的啊?”他有些不好意思地问。

    郑秀莉不搭理他,直接绕过他,下楼了。来到王艳身边,柔声问她:“昨天怎么样,腰还疼吗?”

    王艳就傻傻地看看郑秀莉说:“不疼了,那个按摩椅管用了。”

    说这话的时候,王艳根本不看郑国霖。

    郑国霖继续发懵。

    就算在欧洲,他也不时联系王艳,问问她的情况,可王艳怎么就没和她提郑秀莉知道了这事儿呢?

    这个傻瓜妞儿,看这架势,估计早就让郑秀莉给收买了!

    坐在楼梯这里,是永远解决不了问题的。郑国霖只好臊木嗒地下楼,进客厅,坐在她们一边,等着郑秀莉发落。

    不料,两个人竟然当他不存在,叽叽咯咯地说些孩子和孕妇的营养知识,然后就又商量去给王艳买穿着舒服一些的孕妇装,要不要带那个营养师兼保姆,等等一堆乱七八糟。

    郑国霖实在憋不住,就弱弱地问一句:“哎,这个家里,有主人没有啊?”

    两人就停止了对话。

    郑秀莉看看王艳问:“有吗?”

    王艳说:“有啊,秀莉姐你不就是主人吗?”

    郑秀莉就得意地点头说:“嗯,他问的这话,差不多就是废话。”

    郑国霖就看着王艳说:“哎,你什么时候叛变的?”

    王艳就看看他:“对不住啊,国霖。你整天除了训我,就是我这里不对,那里不对。还是秀莉姐对我好,把我接到家里来,天天看着我,我哪里不舒服秀莉姐都知道。所以,我投靠秀莉姐了。”

    嘿,王艳啥时候也练就了胡说八道的本事了?

    “好,郑秀莉算主人,那我算什么?”

    “你什么都不算!”这回郑秀莉开口了,“你就是个住店的。高兴了回来一趟,吃好喝好睡好,剩下的你都干过什么?”

    我,我还伺候的你舒服了呢!

    守着王艳,这话他没好意思说。

    “不是,这事儿咱们总得面对不是吗?既然秀莉你和王艳都这么好了,你是接受她了是不是?”

    “我和王艳本来就好,这事儿跟你没关系!”

    “他不是,我是说,说,”郑国霖都不知道怎么说了。

    “你想说啊?那你就说说,你在外面,到底还有几个夫人?”郑秀莉问他。

    看来,这事儿不用考虑那么严重。郑秀莉好像没有要跟他怎么样的打算,太阳真有从西边出来的可能!

    “我哪儿敢有几位啊?”郑国霖就冤枉说,“王艳吧,一直和我在一起工作,她刚入职,是我带着她的,是不是艳儿?我真怕她跟了别人受委屈,这不是没办法吗?再说了,你老怀不上,我总不能绝后吧?你知道的,我爸那人,很封建的。就我这么一个儿子,给他绝了后,没法跟他交代不是?”

    “放屁!”郑秀莉终于发作了。

    “还没和我结婚,你就把王艳占为己有了,你以为我不知道是不是?那时候你就算着我怀不上了?”

    我擦,这个该死的王艳,把他给出卖的如此彻底,天生就是个当汉奸的料!

    你等着,等我腾出空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这一回,让郑秀莉把他给堵的,哑口无言。

    但郑秀莉没有要和他离婚的意思,他就放心了。剩下的,你爱怎么折腾就折腾吧,我受着就是了。谁让我对不起你呢?

    “你拿你爸说事儿?好,郑国霖,我这就去山西接爸去,让他给评评理!”

    “别介呀!”郑国霖就真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