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下文学 > 天下第一 > 10132皇子跪下了&nbsp为少熬夜的第2枚玉佩
    这一刀如果顺利,陈冬便会当场人头落地。

    但偏偏不顺利。

    就听“锵”的一声脆响,一支镶满玉石的宝剑突然横空而出,不偏不倚地将二皇子炎衡的刀挡住了。

    宝剑的另一头,是陈冬的手。

    陈冬确实身受重伤,但中迷魂烟是假的。

    开玩笑,他可是神级炼药师,也算得上是位用毒大家,怎么会被区区的迷魂烟迷晕了?

    一开始他都不知道是谁抓了自己,所以只能装晕,伺机而动。

    可惜机还没有伺到,炎衡就准备下杀手了,而且还是为了栽赃给大皇子!

    得亏陈冬通过冷燕妮和他的对话,已经知晓炎衡“二皇子”的身份了。

    陈冬立刻拔出了流玉剑,挡住炎衡这关键性的一刀。

    也必须是流玉剑,其他的剑都不好使。

    看到陈冬醒来,冷燕妮又喜又悲,喜得是陈冬逃过一劫,悲得是陈冬逃不过第二劫——她可不知道流玉剑是什么东西,只知道陈冬肯定不是炎衡的对手。

    她挣扎着站起来,想上去再阻拦二皇子。

    但下一秒,冷燕妮就傻了。

    炎衡竟然“噗通”一声跪倒在地,眼神无比震惊地看着那柄流玉剑。

    他当然认识流玉剑,那是炎祖贴身的宝贝,皇室中一向有“见此剑如见本人”的说法,炎衡虽不明白这柄剑怎么会在陈冬手里,但也绝不敢在流玉剑的面前放肆!

    冷燕妮更是目瞪口呆,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二皇子……

    怎么就给陈冬跪下了?

    暗室之中,气氛变得诡异而又紧张,一时间鸦雀无声,谁也没有说话。

    陈冬本来是躺在床上的,这时候便坐了起来,他的伤还没好,又经过这样一番折腾,此时更是面白如纸、气喘吁吁。

    “你娘个腿……”看着跪在床前的二皇子,陈冬突然怒从心头起,狠狠一脚踢在炎衡胸口。

    炎衡飞了出去,至少七八米远,“咣”的一声重响,撞在暗室另一边的墙上。

    炎衡还不敢反抗,立刻爬起身来,重新跪在地上,浑身抖如筛糠。

    陈冬手持流玉剑,就是炎祖的化身。

    陈冬踢他,就好像炎祖踢他,炎衡哪敢动弹半分?

    看到这幕,冷燕妮的嘴巴张得更加大了,仿佛看到了世界上最最不可思议的事。

    “来,你来……”陈冬坐在床边,仍旧喘着粗气,冲炎衡招了招手。

    炎衡以膝盖为腿,一步步来到陈冬身前。

    “你知道我是谁么?”陈冬指着自己的鼻子问道。

    “青……青云观的陈冬。”炎衡颤声答道。

    “那你知道我为什么拿着这柄剑么?”陈冬晃了晃手里的流玉剑。

    炎衡当然摇了摇头。

    “就是为了收拾你们这干不成器的皇室子弟!”陈冬愈发怒火中烧,昨晚差点被大皇子杀了,今天又差点被二皇子杀了,心里不气是不可能的,一时没有忍住,又狠狠一个大耳刮子扇了过去。

    “啪!”

    声音响亮,且清脆,还有回音在暗室中荡来荡去。

    炎衡脸上火辣辣的疼,但他仍旧不敢动弹,只是脑子里不断在想:“父皇为什么给他流玉剑?真是为了收拾我们?”

    一脚加一耳光过后,陈冬的气终于消了一些。

    与此同时,一丝后怕也涌上心头。

    毕竟炎祖当初送他这柄流玉剑,是为了让他回地球方便做事,而不是让他在这方世界耀武扬威的,虽说炎祖后来一直没要回去,但也不代表就能靠着这柄剑横行无忌了。

    如果炎衡跑去问炎祖,炎祖再把流玉剑收回去,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想到这里,陈冬稍稍缓了一些情绪,淡淡地道:“当然,不知者不怪,圣上还有另外的任务交给我,不太方便和你们这些皇子说……”

    炎衡一听,便知“收拾他们这些皇子”是扯淡的,但流玉剑确实在陈冬手中不假,所以也没多想,低头说了一句:“是。”

    “我对你们兄弟之间的纷争不感兴趣……”陈冬将流玉剑收起,缓缓站起身来,又道:“但,别惹到我头上来,小心吃不了兜着走!”

    最后一句,杀机顿现!

    炎祖既能赐予陈冬流玉剑,就说明陈冬在炎祖心中地位非凡。

    这样的一个人,如果在炎祖面前说他几句坏话……

    炎衡简直不敢想象那个后果。

    炎衡把头伏在地上,小心翼翼地道:“是我有眼不识泰山,不小心冲撞了陈……陈大侠,万望陈大侠能原谅我,大人不记小人过。”

    陈冬冷眼看着炎衡,心想这家伙倒是能屈能伸。

    同时也想:“这些皇子,真是没一个好东西,也不知炎祖怎么教的,小白龙倒是不缺口粮了。”

    讲真的,如果一年时限到了,又没抓到魔族老祖的子孙,完全可以随便抓一个炎祖的儿子给小白龙。

    陈冬不再搭理炎衡,而是往外走去。

    走到暗室门口,陈冬突然回过头来,冲着冷燕妮说:“愣着干什么,走啊!”

    “哦……”冷燕妮方才惊醒,看了炎衡一眼。

    冷燕妮仍不知道怎么回事,但看炎衡一动也不敢动,便跟着陈冬出去了。

    二人出了屋子,来到院中。

    这里仍有一堆江湖豪客,看到冷燕妮和陈冬一起出来,个个都是不明所以、匪夷所思。

    “冷女侠,二皇子呢?”有人问道。

    “在里面……”冷燕妮随口答着。

    陈冬目不斜视,径直往外走去,那些人也不敢拦,一同挤进了暗室之中。

    离开二皇子的府邸,陈冬又有些撑不住了,身子踉跄了下,冷燕妮赶紧上前将他搀住。

    “去哪?”冷燕妮问。

    “当然是回炎武山……”陈冬翻了一个白眼。

    冷燕妮立刻招了一架马车。

    出了城后,她便提着陈冬,朝着炎武山的方向飞去。

    ……

    等到冷燕妮将陈冬送回屋子,并扶着他在床上躺下,才稍稍地松了口气。

    “今天的事,不要和别人说。”陈冬说完,便睡了过去。

    看着陈冬那张颇为俊秀的脸,冷燕妮发现自己心里竟然有些异样的感觉,甚至忍不住想低下头去,在他白皙的额头上吻一下。

    两百多岁了,竟然还对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小伙子有感觉,说出去不知道要笑掉多少人的大牙,冷燕妮自己都觉得很荒诞!

    冷燕妮摇了摇头,将这些不该有的杂念摒除,同时也对陈冬更感觉好奇了,这家伙到底是什么身份,为什么他一拿出那柄剑来,二皇子都吓得当场就跪下了?

    还有,炎祖到底交代给他什么任务?

    回想起炎祖之前多次毫不遮掩地维护他,使得冷燕妮愈发觉得陈冬很神秘了。

    这年轻人,才二十出头,就有如此惊人的实力、神秘的背景,关键还长得这么帅,有没有天理了?

    怪不得那么多组织、门派追杀他,而他又完全不畏惧!

    这样的男人,哪个女人能忍住自己对他的好感?

    冷燕妮实在忍不住了,终于缓缓低下头去,想在陈冬的额头上吻一下。

    就一下,不让别人知道!

    随着冷燕妮的嘴唇距离陈冬越来越近,突然有脚步声响起。

    “啊——”冷燕妮惊叫一声,立刻跳了起来。

    她最害怕这一幕被人看到,毕竟她都两百岁了,还干这种事情,被人发现还不羞死个人?

    “冷燕妮,你回来了?”脚步声“噔噔”响起,原来是上护法。

    山顶上的八强之战已经结束,入围四强的分别是青云观陈冬、冰寒堡高清河、天煞洞夏景龙、炎南王麾下曹兴邦。

    上护法没有再待下去的理由,所以就回来了。

    奔到床边,看到陈冬安然无恙地躺在床上,上护法当然又惊又喜,猛地回过头去:“在哪找到他的,实在多谢……”

    话还没有说完,上护法就愣住。

    因为冷燕妮满面羞红,仿佛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

    “你怎么了?”上护法一头雾水。

    “没……没事……”冷燕妮话都说不利索了,“等陈冬醒了,您自己问他吧!”

    冷燕妮转身就走,如一阵风般迅速消失。

    上护法当然有些发懵,仍不知道究竟怎么回事。

    但,陈冬平安回来就好。

    ……

    傍晚时分,陈冬终于醒过来了,到底是吃了神级疗伤丹药的。

    上护法问他究竟怎么回事,陈冬也没细讲,只说都是误会,他被二皇子掳去了,后来冷燕妮一到,误会就解除了,所以就回来了。

    “那就好,之前真是吓到我了,差点就去找圣上告状……”上护法笑眯眯说:“还有一夜可以休养,到了明天,你就能以巅峰状态参加四强之战了吧?”

    “嘿嘿,不用等到明天,我现在就可以!”

    陈冬活动着双臂,走出屋门,站在门外打起拳来。

    “呼呼——喝喝——”

    打得那叫一个虎虎生风。

    上护法坐在屋中,捋着胡须、笑容满面。

    现在看来,所有麻烦都解除了,就等明天的四强之战了!

    不过就在这时,竹林无风而动,就连四周的气温都骤降了不少。

    脚步声响起,有人渐渐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