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下文学 > 兴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 > 第六章 各地的华击团
    “……真让人惊讶。”感受到天宫樱刀刃上的灵力性质变化,莱尔不禁赞叹道,“笔记本上只记录了十来个法术,我原以为能有一个人从中找到与自身相匹配的法术就很不错了,没想到最终所有人都有所收获,看来我还是太小看华击团成员的天赋了。”

    如果他保留有前世的记忆,此时赞叹的对象会是【高等级世界的灵魂强度】,当然,特指那些走异能路线的灵魂。

    转生神对亡者人生的评价从不以战斗力为标准,在异能世界发家致富、左拥右抱、扬名立万、成为某个领域的精英一样能抵达神魔世界,只是在修炼上没有先天优势,很容易受到强者虐杀而跌落回去罢了。

    “咦?也就是说我成功了……?”天宫樱把被灵力包裹住的刀身放在眼前仔细观察,奈何因为感知力所限,未能看出有什么变化。

    莱尔耐心解释道:“你发动的是‘破魔术式’,需要依附在载体上,或许是自己的身体、或许是手上的打刀、或许是发射出去的灵力炮。要是肉眼就能看出来发动效果,反倒成了重大缺陷。”

    “说、说得也是。”天宫樱散去魔力,收刀入鞘,扭扭捏捏了好一会儿,才不好意思地问道,“那个……请问这个法术厉害吗?”

    “认真修炼,将效果提上去,你将会是团队里的最强输出和最强肉盾,其他人招式再花俏,破不了防还是毫无意义。”至于最强输出打不到人也毫无意义一事,莱尔没有提及,天宫樱是武士,身手足够敏捷了。

    “最强输出和最强肉盾,诶嘿嘿~”天宫樱傻乐起来。

    莱尔想了想,面朝已被激励出学习法术的积极性的克拉丽丝,补充一句:“当然,如果克拉丽丝以常规的学习方式掌握该法术,你的一姐位置要挪一挪。”

    克拉丽丝愁眉苦脸地说道:“不……这些法术比我之前接触过的魔法要难太多了,不长时间静心琢磨根本不可能掌握。”

    她也找到一个与自身匹配、瞬间就捉住感觉的法术,但其他没感觉的法术就得按部就班地来,只能说比完全没有法术基础的同伴们强,好歹还有学习的资本。

    “也是啊~”莱尔抬头看了眼昏暗的天空,摆摆手道,“没想到会拖到这个时间,神崎小姐,你的治疗明天再说吧,我要回去吃小龙的美味炒饭了~”

    言罢,不等众人回应,施展幻影移形离开。

    一心解决丧失灵力的问题才撇下工作旁观至今的神崎堇,咬牙道:“真是的……风风火火又肆意妄为的作派,跟十年前一模一样!”

    “…………”克拉丽丝盯着莱尔消失的位置默然不语。

    注意到这一点的神山诚十郎出言问道:“怎么了,克拉丽丝?”

    “不,刚才莱尔先生施展的好像不是神足通……”克拉丽丝歪着脑袋疑惑道,“明明是效果相似的法术,为什么他要浪费精力学习两种呢?”

    天宫樱不经大脑地应道:“因为他学习起来很轻松?”

    “不,正如我刚才所说的,这些法术远比你们想象中的复杂,可惜理论方面的内容被大幅削减,但我基本可确定会出现大量的革命性观点。”克拉丽丝合上笔记,珍而重之地抱在怀里,“如果是自我研发,一般不会研发出两种效果接近的法术……真奇怪。”

    “……就算你这么说。”这是其他人的知识盲点,对话无法接下去。

    “算了……这种事无关紧要。”克拉丽丝抱着笔记离开中庭,“现在最重要的是研读魔法,重新阅读‘不义游戏’的原理吧~”

    “喂,克拉丽丝,该去吃晚饭——啊,走掉了。”东云初穗苦笑道,“她其实很喜欢魔法吧?”

    》》》》》》

    “我回来了~晚饭准备好了吗?”由于预定今天采购食材、明天才是正式营业,莱尔直接大大方方地于饭店大厅里幻影显形,但意外地发现大厅内有几名客人。

    一名极具野性的单马尾茶发少女、一名具有贵族气质的蘑菇头金发少年、一名干练严肃的灰发少女、一名忠犬受双马尾萝莉,全都身穿华击团的作战服,但从款式可知来自于两个国家。

    “你那份还要再等等,”客人们的优先级高于自己人,“话说,你怎么这个时间才回来,真的去了帝都大剧场指导帝国华击团成员修炼法术吗?”

    莱尔莫名其妙地说道:“是啊,早上出门前我跟小龙提过了。”

    黄郁叉着腰不满道:“那算什么?我们家的团长跑去给别人特训?”

    “前两天我有劝你们修炼法术而不是开饭店的好吧,是你们自己拒绝的。”莱尔无语道,目光转向已然离开座位的客人们,“话说……看这位单马尾小姐的眼神,四位是来找我的?”

    “兰斯洛特,来自伦敦华击团。”单马尾少女从腰间拔出双剑,战意满满地说道,“老早就想跟传闻中的人类最强交手了,只是一直没有机会。”

    “毫无道理的嗜战者吗?”莱尔露出笑容,“十年前还不行,但现在的我能体会你的想法……你们三个也一样吗?”

    兰斯洛特对自己发起挑战,跟自己以降魔皇为目标,两者性质完全相同。

    “亚瑟,同来自于伦敦华击团。”蘑菇头金发少年很有礼貌地自我介绍,这才摇头道,“不,我只是来约束兰斯洛特的行为,以免引发不可挽回的外交问题。”

    灰发少女行一标准军礼,朗声道:“艾莉丝,代表柏林华击团向莱尔阁下表达诚挚的敬意,希望有朝一日能达成合作关系。”

    双马尾少女有样学样地行军礼:“玛、玛格丽特,来自柏林华击团!”

    “合作啊~也不是不行~”莱尔眼中闪过狡猾之色,“不过,之后再谈吧,不能让兰斯洛特小姐等太久……对了,你们也一起上吧,会更为直观一点。”

    “这……?”艾莉丝迟疑道。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亚瑟拔出长剑,说是要约束队员的行为,实际上内心也有点想法。

    有亚瑟起头,艾莉丝也只能拔出骑士剑,玛格丽特则从枪袋中拿出小手枪。

    “亚瑟,我负责左边!”

    “注意了……!”

    “嘿哈……!”

    (嘭!)

    下一秒,四人面色剧变。

    “我就不反击了,”无视只差几厘米就落在身上的三把刀刃和一枚子弹,莱尔抬起手以大拇指与食指示意,“我们的差距,是看似细小的‘无限’,你们还得再加把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