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下文学 > 迷雾纪元 > 第971章 正式约战时雨微
    咚咚咚,石铁心敲了敲门。

    没有反应。

    念气聚拢耳朵仔细一听,没听到熟悉的呼哈大睡的声音。

    难道说没人吗?

    用力再敲敲门,门里这才传来了咕哝的回应声,和大拖鞋踢踏走路的声响。

    咔嚓,门开了,里面伸出来时雨微小巧玲珑的脑袋。她睁着一双温纯又懵懂的眼睛看过来,黏糊糊的一笑:“叔哥哥,你来啦——欸?还有肺炎老师?”

    “咳咳咳!”抽着大烟杆的楚飞烟立刻咳嗽了起来,然后表情僵硬的扯扯嘴角算是笑了:“好久不见了小丫头。”

    时雨慧打架去了,几人约在了时家见面。

    就在这时,风声一响,有人从楼道的窗户里飞了进来,正是时雨慧。

    “呼呼花哈哈哈!”

    “嘿嘿呵hiahiahia~~~!”

    “跟我斗?”

    “哼!”

    时雨慧雄赳赳气昂昂的回来了,看起来神气的不得了。

    石铁心惊喜道:“打赢了?”

    楚飞烟翻了个白眼,满脸丧样儿:“别听她吹牛逼。那个家伙的罡气储量比她雄厚的太多了,能逃命回来就不错了。”

    “什么逃命不逃命的,明明是我以更低的修为逼平了他。”时雨慧的鼻头都要伸到天上去了:“我才刚突破,罡气境界里面可以说是修为低、积累少、功法弱,但我偏偏把天命教网红给打跑了,这还不算胜利?放心,以后他想动你,就得问过我。”

    小牛犊子没搞明白事态,但不妨碍她眉开眼笑的鼓掌:“厉害厉害!”

    石铁心也乖巧的鼓掌:“牛逼牛逼。对了慧慧姐,武感是什么?”

    时雨慧比楚飞烟大方的太多了,直接说道:“文有文心,武有武性。武感是武性的超越形态,玄之又玄不可言传,但却是力术天赋域的最大基石,是罡气天成的最重要指标,也是这个层次的实战能力中极其重要的组成部分,可以化腐朽为神奇。你还远得很,先过好眼前吧。行了,别在门口站着了,进来说。”

    众人进了屋,分宾主坐下。

    时雨慧瞅了小牛犊子一眼:“老三,来客人了,长点眼。”

    小牛犊子在沙发里坐的结结实实的,脑袋上冒出问号来:“怎么长?”

    “泡茶去啊笨蛋!”

    “哦。”小牛犊子这才知道该干什么,屁颠颠的跑去厨房。拿壶装水点火,然后托着腮帮蹲在炉子边看着跳动的火焰,又乖又愣,不知在想什么。

    楚飞烟看着小牛犊子进了厨房,然后抬起脚踢在了时雨慧膝盖上,压低声音道:“小丫头是怎么回事?”

    时雨慧叹了口气,满脸愁容:“恸天宗的杂碎干的,最近越来越傻了。”

    确实。

    小牛犊子从前只是呆萌,傻倒不是太傻。但最近,她的智商似乎向着少年儿童的方向演变了。

    而且从前她总是从家里憋不住,越迷路还越是要往外跑。但最近往家里一宅,门也不出了,性格也内向了,精神也萎靡了。

    无精打采却又睡不好,天天都像没醒一样。

    吃饭也吃不香,吃一点就放下碗筷,还没有时雨雷从前吃得多,再也见不到她饿的快死、饥不择食的模样。

    她眼睛也不像从前那样放光了,就像是明珠盖上了尘土。

    楚飞烟一挑眉毛:“这事儿我在行啊。要不这样吧,我算你便宜点,给你家老三治疗一下。”

    “得了吧,我还不知道你?不打针不吃药,用谈话的方式话疗,疗着疗着把人疗的想自杀。”时雨慧烦躁的抓抓脑袋叹了口气,复又果断起来:“心病还需心药医,老三的病你这坡脚医生治不了,只能靠她自己。”

    “而且这事儿也未必是坏事。她若能成功战胜心病,就可破而后立突飞猛进。从小到大蓄积的潜力可以充分释放,扶摇直上直冲云霄。”

    楚飞烟丧的一如既往:“可要是不成……”

    时雨慧断然道:“那我就一辈子养着她,让她做个快乐的大孩子也未尝不可。”

    楚飞烟抽了口烟,瞪着死鱼眼:“心病这事儿,可不是想当然的。就怕她虽然成了大孩子,却并不快乐,最后发展成自闭症和孤僻症。”

    时雨慧立刻摆出了乌蝇哥专用表情:“我谢谢你的吉利话啊!”

    然后扭头看向石铁心:“别理这傻狍子。幕后黑手的事我们已经解决到现阶段能做到的最好了,破锐前你还有什么想做的?”

    “我还有最后两场挑战。”石铁心竖起手指:“其中一个,是我长久以来、在精气境界内,特别想战胜的人。”

    小牛犊子端着一个大大的瓷水壶走了过来,正好听到石铁心的话,一边张罗着大碗准备倒白开水一边随口问道:“谁啊?”

    石铁心看向她:“你。”

    咔嚓,瓷水壶的把手直接被捏碎了。

    水壶向地面跌落,又被一只白嫩的手闪电一般的接住。

    时雨微的左手托着水壶,滚烫的水壶放射着热量,她却仿若无觉,愣愣的又定定的看着石铁心:“叔哥哥,你是想挑战……我?”

    “对。”石铁心非常认真地说道:“在晋升第二重天之前,我有一个特别特别想战胜的人,就是你,时雨微。”

    小牛犊子的眼睛渐渐亮了起来,而后忽然又迟疑了一下,复又变得暗淡:“我……我不想伤害你……”

    楚飞烟眼珠转了转,忽然一声嗤笑:“得了吧,你还想伤他?我都未必能伤他。”

    小牛犊子看着楚飞烟,认真说道:“那一定是因为肺炎老师也不想伤害别人,才不用全力的。我知道,肺炎老师是非常非常厉害的人。”

    小牛犊子是如此的真诚呆萌又认真,让楚飞烟挠起头来,忽然领教到了这姑娘的特别之处。

    这样的小姑娘,如果因为心理原因不能真正发挥才能的话,也太过可惜。

    而后她看向石铁心,明白了石铁心的打算,暗道这家伙也确实是个有情义的人。

    这心病,她确实治不了,因为她不是正确的人。

    唯有石铁心,才能治好这个病。

    石铁心加了一把火:“牛儿,我确实已经今非昔比了。你尽管放手一搏,不用怕伤到我。”

    牛犊子还是有些迟疑:“可是……”

    石铁心站起身来,正视时雨微:“锐气高端、锐气巅峰、甚至锐气刚极,我都一个个战胜,而且并不把他们视作蓄锐的对象。因为当我从幻境归来的那一刻起,在第一重天内,我的心中就是无敌的。既然无敌,就无需胜利做点缀。”

    “但是,有一个人,唯独有一个人,我可以不带任何恩怨、不讲任何其他、不理一切外在,只是发自内心的、极其单纯的想要战胜。”

    “那就是你。”

    时雨微一下子深深吸了口气,似乎被狠狠的触动了。

    “我们曾经打过一次,我一败涂地。”

    “但我毫不虚假的告诉你,那一次比斗对我影响很大。你担心伤害我,但我却正是从那一次比武之后,才奋发而起。”

    “那是一场对我来说很有意义、很有作用、很有影响的战斗,我一直记到了今天。”

    “现在,时雨微,我再度向你发起挑战。”

    “让我们再打一次。”

    “忘记一切,单纯的享受武学的快乐,享受交手的愉悦,享受一展所长的酣畅淋漓。”

    “牛儿,我很强,我真的很强,强到找不到可以考验自己的同境界的人。在第一重天范畴内,如果说还有人可以让我全力出手,那就是你了。”

    听着石铁心的话,时雨微的目光凝定起来,进而明亮起来,越来越亮,越来越闪耀。

    她好象一下子从晕晕乎乎的半睡眠状态中清醒了过来,变成了从前的那个小牛犊子。

    不,是比从前那个小牛犊子更耀眼。

    她的手掌中,本来应该渐渐冷却下去的水壶却呜呜的喷起热气。越喷越多,越喷越快,渐渐变成了高亢的鸣音。

    石铁心继续说道:“时间就在两天后吧。”

    “确实仓促了些,我知道你现在状态不好,但我给不了你更多时间。因为再往后的话,我就会被自己的体质所催动,无可避免的晋升炼体二重天,所以最迟也只能在两天后。”

    楚飞烟咕哝了一句:“什么怪物体质,还会推着人晋升的?”

    刚说完就被拍了一脑瓜,时雨慧对她龇着牙威胁:“闭上嘴!”

    她紧张又期待的看着时雨微,她知道这或许是让老三治好心病的最好的办法、最佳的时机。

    老三,拿出你的气魄来,拿出你的战意来。如果你那天生如狂的战意还没有被你自己压抑到完全熄灭,那就给我迎战!

    嘭。

    时雨微把水壶往桌面上一放,娇小的身躯却开始在感觉中拔高,拔高,再拔高。

    她眼中迸发出闪亮的光彩,脸上咧开了一个笑容。

    那笑容干净,纯粹,而又充满了无比的明快。

    “好哒!”

    “哥哥,我们——再打一次!”

    时雨微,醒了。

    对石铁心的称呼也改变了。

    石铁心也笑了,透露出发自心底的期待和升腾的战意:“既然我选了时间,那你选地点吧。”

    “那就选在我老家,土木堡南城区。后天上午记得来接我啊,我带你去我小时候最喜欢去的地方。”小牛犊子说罢,大大的吸了口气,好象从前喘不过气来,今天忽然就通畅了。

    然后她摸了摸肚子,肚子中发出了雷鸣一样的声音:“好饿,好困!我要吃饭,吃完睡觉——后天见!”

    “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