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下文学 > 天道天骄 > 第三千五百七十四章 哎呀,我说命运呐!下
    林铮的出手着实吓到了众人,这让虎牢将有了片刻喘息的机会,可是还不等他们反映过来,前方那乾龙苍与林铮便已然消失在了原地!

    噗嗤!一名反叛者被两人的攻击同时击中,再无丝毫生机,神魂都不曾逃脱便被直接绞碎开来!噌!破空声连串而鸣,两道身影一左一右向着虎牢将冲去!

    “神威降!开天!”虎牢将低吼一声,法则领域撕裂虚空,犹如堤坝一般赤红无比神炎滔滔而起,两把血红板斧绽放出可怖的威压!

    嗡!血色风暴席卷炸裂,一道身影犹如壁垒浮现林铮与乾龙苍背后,五头伺机冲来想要偷袭的魔物被虎牢将掀翻出去!

    噗嗤!一名反叛者头颅被林铮直接砸入腹内,道法呜咽,秩序炸裂,一团血雾不曾沾染林铮,便被林铮大手挥动给摆到了一旁!一侧乾龙苍手中神剑爆鸣,吞吐而出的剑意令人无法抵抗!

    直到此刻一众反叛者才发现,这位他们跟了许久的二皇子,实力超出了他们的预料!藏拙?这皇家果然没有一个是善茬!

    锵锵锵!一团神火自乾龙苍身后炸裂,林铮身影犹如鬼魅,远处残影都不曾消散,这速度令围杀而来的一众反叛者有些搓手不及!

    “这件事情与阁下并没有关系!若是阁下就此离开,我等愿意拿出一笔丰厚的神藏!”一名老者低声开口道!

    “别闹!你们就算加起来能有这个暴发户来的富裕?”林铮没好气的说道!

    “兄台!我怎么听出了遗憾的味道?”乾龙苍不开心的说道:“不是小爷吹牛,这些货加起来都不如小爷一处藏宝阁来的丰厚!”

    “十处!不二价!”林铮的回应让乾龙苍很想将自己的舌头给打个结,让你多嘴,让你多舌!

    远处一众反叛者多么期待乾龙苍暴怒反对,可是让他们失望了,对于乾龙苍而言,这些东西还真的是身外之物!

    “那么你们想好怎么死了么?”林铮扭头望着眼前数百修士,脸上露出温和的笑容!

    恩?恩!数百人眼睛瞪直!这位道友,你是在开玩笑么?你知道你再说什么?冰冷的杀意开始在人群之中弥漫,就算你原本再强,如今也不过是重伤之身,别以为我们看不到你之前出手的犹豫和勉强!

    “兄台...咱们稳重一点不好么?”乾龙苍嘴角抽搐,这个时候了还要如此拉仇恨么?

    “小事情!这些家伙占据了我最讨厌的一点!”林铮仍旧带着笑容,可是却没有了丝毫的温度!

    话音落下,远处数百人却是发现那林铮同时从他们的锁定之中消失不见,无法感知,不可捕捉!可是他是怎么做到的?

    噌!一名修士被一只拳头击碎了头颅,霸道的力量生生将神魂绞碎,虚空掀起一片涟漪,涟漪卷荡炸裂蔓延将冲来的几名修士给掀翻了出去!

    一击的手林铮的身影又消失在了原地,几名修士头皮发麻,刚要后退,一只大手从他们的背后浮现向前一推!噌!一道魔焰卷荡而过,血雾炸裂,三人陨落当场!

    嘶嘶嘶!乾龙苍兴奋的浑身发抖,这是何等可怕的战斗力?不!不止是力量的运用,而是掌控,对战斗的理解完全压制了对方!

    “所谓五行之力的运用可以参考一下!”林铮的身影再次出现,一只手掌贴紧在了面前修士身影,任由对方已经戒备到了极致,一抹火光还是蔓延上了那修士周身!

    噗!烈焰灼烧却是陡然化作惊雷直接将那修士包裹其中!

    这!远处狼狈躲避一头头魔物的王原始瞪直了眼睛,五行之力还可以如此用?相生相克?若是全部相生?或者全部相克?会不会有这种可能?力量强弱会不会改变原本的属性?又或者以另外一种方式来催动呢?

    仿若是开了窍一般,王原始玄而又玄躲过一头魔物的追杀,反手一掌拍落,那魔物身上炸裂一道窟窿,喷涌的雷霆向着四周蔓延,发了狂的魔物直接将破碎的血肉吞下,这是它们最为常用的手段,可是这一次最为底牌的手段却没有见效!

    打不死?不见得!那雷霆之力不断炸裂蔓延到了更多的地方,原本凶残无比的魔物开始哀嚎怒吼,可是四周一众魔物却是不敢上前,那一道雷霆溅落到哪里,哪里便是被腐蚀洞穿,隐约之间五种不同的力量疯狂转变变换!

    直到...噗嗤!闷雷声炸裂,那庞大无比的魔物生生爆碎开来,腥臭的鲜血尸块散落开来!靠近的几头魔物连忙收敛的身型,生怕沾染到那可怕的力量!

    三十三层天巅峰,斩杀了一头魔物?远处乾龙苍瞪直了眼睛!我屮艸芔茻?这林铮说了什么了?教了什么了?怎么你就懂了?

    远处王原始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身影消失原地,数头魔物眼中第一次流露出惊恐,可是没有躲避的机会!砰砰砰!沉闷的掌声传来,王原始负手而立,脸色因为长时间战斗而变得苍白,可是那一双眸子却是精芒闪烁!

    可惜的是这一次王原始没能从头到尾掌控占据,这一击只是上数头魔物脱离了战场,并没有将它们击杀,不过...这依然是难以想象的事情!自斩境界到三十三层天,从无法抵抗魔物到轻松镇杀,鬼知道这王原始做了一件怎样的壮举?

    而这一切的真正幕后功臣却是此刻站在人群之中露出平静笑容的林铮!冷静的屠夫?恩,是的!林铮又轰碎了一名修士的头颅,同为域境,林铮在这群人之中便是至强的存在,受伤?那又如何?

    然而就在林铮再次要踏入虚空的刹那,却是意外看到了这因为冲击露出了数千年不曾展示过的一面,那破碎的战场之上,一杆战旗猎猎作响!

    这古战场折戟沉沙,残兵碎器处处可见,可是林铮却是停下了脚步,这家伙...算到了哪一步?

    残破的旗帜,锈迹斑驳的旗杆,一个小小的林字却是刻进了手柄的尾部!林聪!林家年轻一代善谋者,善阵法者!通无量衍天阵,混元令旗,须弥之术...

    林铮反手挡住一名偷袭的修士,苍天之手挥动向着远处破碎的战场落下!一片破碎的山野自大地之上升起,石土簌簌而落,一道道残破的阵纹化作齑粉,那令旗呼啸而起向着林铮落下!

    砰!混元令旗入手,林铮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

    “恩!你会不会是小铮子?又或者是其他林家弟子...”熟悉到林铮鼻子有些发酸的声音,带着玩世不恭游戏天地的洒脱!

    兄台?你信命么?林铮目光落到不远处的乾龙苍的身上,这暴发户后面的话没有说完啊!

    咔嚓!林铮一脚踢出,一名修士胆寒的后退,可是四周却是传来惊呼之声,一道魔焰穿过虚空将虚空直接淹没过去!

    “有点赶时间!”林铮突兀的开口说道!

    恩?恩?不止是对方有着片刻的失神,就连这边乾龙苍几人都是一脸茫然!怎么就突然赶时间了?那杆灵气貌似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啊!

    噌!林铮的身影消失在了原地,乾龙苍只觉得身边一道虚影穿梭而过,涟漪卷动之间那准备搏命的虎牢将被扔到了乾龙苍的身边!

    噗嗤!一道魔物被一道魔焰直接绞碎开来,还不等余下四头魔物反应过来,林铮手掌扬起落下,内世界破开一道巨大的口子,四道碧绿枝条洞穿天地,将那四头庞大的身影直接钉死在原地!

    咚!林铮踏步向前,一只手将王原始拉在身边,另外一只手扬起,魔刀一闪而过,数万里的虚空被齐刷刷展开,感受到危机发了狂一般向后退去的魔物只觉得身子一凉随后便顿在了原地!

    嗡!轰!数万里的裂痕掀翻了数十万里天地,所有一切都在燃烧,滚滚魔焰犹如灭世之火焚尽所有一切的!转身向着远处乾龙苍走去的林铮,目光远远望着那数百修士,抬起手...

    噌!王原始一脸茫然,身体却是摩擦着虚空都溅起了符火宝光!等等!什么情况?这是什么情况?自己快要力竭了啊!就算是让自己冲锋陷阵,师傅大人您老也提前打个招呼,这抬手放大,哦,抬手扔出自己是什么作战手段?

    “以法破力!”林铮的声音淡淡响起,却是陡然出现在堪堪调整好姿势的王原始身边,魔刀劈斩落下,九道虚影重叠,一道比一道狂暴,等到落下之时,眼前十余名修士根本连躲避的机会都没有直接被斩杀!

    恩?这是以法破力?是不是反了?王原始瞪直了眼睛,可是不等他开口反问,林铮已然冲进了人群之中!

    熟悉的招式,熟悉的道法秩序,可是却带来了不同于王原始的感受,至于不远处乾龙苍和虎牢将两人已经不想开口反驳什么了!

    “记得神都对我的评价么?”乾龙苍忽然间冲着虎牢将开口道!

    “不得因果之人,永无真圣加身!”虎牢将低声说道,也正是因为如此,眼前的二皇子才成为了所有继承者里最没有了威胁的那个!

    “命运这东西吧...挺有意思的!”乾龙苍咧嘴无声大笑,不得因果?自己的因果不就在眼前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