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下文学 > 末世三小时 > 116.狩猎
    小区门口那乌黑的大铁门上,仔细地望去,便会发现这上面早已爬满了鲜绿的枫藤,一簇一簇的,将铁门的上的每个缝隙都给堵了个严严实实,晚风一吹,这些巴掌一样大的叶子便呼啦呼啦的响个不停,像极了天然形成的风铃。

    不过一旁的林天辰却并没有打算来好好的欣赏这种风景,因为在他看来,院子里的那几只丧尸或许更有吸引力一些。

    林天辰才刚刚穿过大门进入到小区之中,花坛角落旁边的那几只丧尸便迅速的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虽然它门身上的衣服早已被黑血给染的不成样子,但在林天辰的仔细辨认下,这些丧尸应该都是小区的保安和物业。

    他大概的数了一下,光是他面前的丧尸,就有7只。

    不过好在这些丧尸全部都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看来都是处于休眠状态,只要林天辰不去主动招惹它们,他们是不会醒过来的。

    林天辰谨慎地渡着步子,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慢慢地向着不远处的3号楼走去,那里便是他的父母所居住的地方。

    不一会的时间,在没有惊动院子里丧尸的情况下,他便来到了这栋大楼的单元门前,看着单元大门上那一大片触目惊心的黑色血迹,林天辰不用想也知道这里到底发生过什么。

    “希望爸妈没事。”

    林天辰一边小声地祈祷着,一边小心翼翼地穿过单元大门,向着一楼的大厅走去。

    不知道是幸运女神眷顾还是佛祖保佑,在一楼的大厅里面,林天辰并没有发现任何的丧尸。

    这栋大楼一共有30层,而他的父母住在第11层,虽然不算什么特别高的楼层,但是要爬上去的话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所以林天辰在确定大厅里面真的没有丧尸之后,便飞快地来到了电梯口,想要乘坐电梯上楼。

    然而这一次,好运气却并没有再次眷顾他,因为电梯没电,完全运行不了。

    果然,和他想的一样,不光是Z市,就连息水区这种小地方的电也全停了。

    “该死,只能去爬楼梯了。”

    林天辰小声地咒骂着,然后便头也不回地来到了大厅一旁的楼梯间。

    伴随着吱——的一声

    楼梯的大门被林天辰缓缓地推开。

    “咳……咳咳……咳,这里是多久没人来过了啊?”

    林天辰捂着鼻子咳嗽道。

    “真不知道物业每年收的那么多钱到底用在什么地方了?”

    看着满是蜘蛛网和灰尘的楼梯道,林天辰感到有些无语。

    “管不了那么多了,还是赶紧爬楼梯吧。”

    林天辰揉了揉因为吸入不少灰尘而有些难受的鼻子后,便迈开步子,向着11楼迅速地爬了起来。

    ……

    3楼……

    4楼……

    …………

    7楼……

    8楼……

    眼看着就快要爬到11楼的时候,一阵不和谐的脚步声却突然传进了林天辰的耳中。

    然而,还没等林天辰做出反应,一道模糊的黑影便从8楼的楼梯道飞快地窜了出来,一路笔直地向着林天辰扑了过去。

    “不好!”

    林天辰惊声叫道,然后便迅速地调整自己的身位,想要避过这突如其来的一击。

    但是很明显,这是一场布局很完美的狩猎,身为猎物的林天辰完全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便被这道模糊的黑影给扑了个结结实实。

    伴随着咚的一声巨响,林天辰瞬间便被这道黑影扑飞,砰的一声撞在了一旁的水泥墙壁上,接着又被墙壁弹飞,在楼梯上翻滚了几圈之后,重重地砸在了7楼的的水泥板上,溅起一大片的灰尘。

    噗呲——

    一大口殷红的鲜血从林天辰的口中瞬间喷出,几乎在这一瞬间,他第一次感觉到了死亡原来离自己这么近。

    他拼命的瞪着双脚,努力的向着墙角靠近,企图让自己看起来不是那么的被动。

    “呼……呼……呼……”

    他吃痛地咬着牙齿,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艰难地伸出双手,费尽了自己全身的力气才慢慢地靠着旁边的墙壁半坐了起来。

    “……左腿……左腿……没感觉了……”

    模糊的声音才刚刚落下,一大股的鲜血便再一次从他的口中喷涌而出。

    “胸口……胸口……好疼……”

    林天辰低下头,将自己的目光慢慢地移向胸口附近。

    直到这个时候他才发现,在刚才那道黑影的一击之下,嵌在防弹衣内部的钢片居然被撞的一片稀烂,而这其中的一枚钢片,也在刚才的剧烈翻滚中,深深地刺进了他的胸口之中。

    然而,比这伤势更为恐怖的是,随着烟尘的逐渐散去,刚才的那道黑影则慢慢地露出了他的真实的样貌。

    这是一只看起来极为古怪的丧尸,首先,它的脑袋十分巨大,大概是正常丧尸脑袋的四个大,但是身体却异常的矮小,只有一米三左右,而最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这只丧尸居然长了一条尾巴,虽然不怎么长,但是却异常的显眼。

    就是这样一个看起来十分古怪的丧尸,此刻正虎视眈眈地盯着一旁伤势严重的林天辰,发出一阵阵恐怖的低吼。

    林天辰一边捂着胸口,一边目不转睛地盯着这只古怪的丧尸,从它那凶恶的眼神中,林天辰看得出来,这是一只饥饿了许久的丧尸,蹲守了这么久,终于等到了他这个“猎物”的上门。

    还没等这只丧尸有什么动作,林天辰便飞快地将手移向大衣的口袋,想要掏出枪来。

    然而,当他的手伸进大衣口袋的那一瞬间,他的心瞬间就凉了半截。

    因为在他的大衣口袋里面,什么也没摸到。

    而最令人感到绝望的是,几乎是在这同一时刻,林天辰清楚地看见了那支被丧尸所踩在脚底下的手枪。

    原来,在刚才的剧烈翻滚之下,他大衣口袋里面的手枪也顺势掉了出来,掉在了那只丧尸脚下的位置。

    林天辰绝望地闭上了双眼,被这只丧尸突然袭击受了这么重的伤也就算了,现在就连手枪也拿不到了。

    他现在已经是属于那种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处境了。

    一时间,在7楼的楼梯道上,林天辰和丧尸很快便陷入了一阵死寂的沉默之中,他们两个就像是约定好了一样,谁都不敢轻举妄动。

    而更让林天辰感到不安的是,这只丧尸像是很谨慎一样,一直都没用对林天辰发动攻击,只是死死地盯着他,让他从心底里升起一阵毛骨悚然。

    然而,这种不约而同的沉默却并没有持续太久,很快便被另外一种声音给打破的彻彻底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