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下文学 > 从射雕开始穿越诸天 > 第一百二十六章、师妃暄(求推荐求月票求订阅)
    此人峨冠博带,一袭淡青长衫随风拂扬,说不尽的飘逸,俯眺清流,从容自若。

    不过一个男人,即便再玉树临风,任毅也不会多看一眼。

    但他背上挂着的一把长剑,却让任毅看向他处的目光又收了回来。

    此剑是一把古剑,造型典雅古拙,看起来平平无奇,却似有一股禅韵萦绕。

    若非任毅眼力惊人,能够看到常人看不到的气息,不然也发现不了此剑的不凡!

    这把剑不简单!

    那这把剑的主人,又岂会简单,他会是谁呢?

    任毅心中不由升起一抹好奇。

    他审视着临风而立的背影,却发现对方虽近在眼前,却又远在天边,仿佛遗世而独立,不在凡尘一般。

    “是她!”

    任毅心中一动,这种独特的出尘气质,让他想到了一个人。

    不会这么巧吧,自己随便逛一趟洛阳城,便能见到这位慈航静斋的当世行走!

    任毅紧走两步,抬步上了洛水桥。

    离得近了,任毅看清了她的脸,果然倾国倾城,仿佛锺天地之灵秀,又如川岳般起伏秀丽。即便是任毅见惯了美人尤物,亦不由狂涌起惊艳的感觉。

    她的“艳”却与艳不相同,是一种“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那么自然的、无与伦比的真淳朴素的天生丽质。

    纵使在这繁华都会的核心处,她的“降临”却把一切转化作空山灵雨的胜境,如真似幻,动人至极点。她虽现身凡间,却似绝不该置身於这配不起她身份的尘俗之地。

    “这位公子,有事?”

    任毅离的近了,师妃暄挑了挑眉,转身看向他道。

    她的声音醇厚,宛如晚钟禅唱一般,让人纷乱的心绪不由一静。

    “在下任毅,不知公子怎么称呼?在下见公子容貌不俗,相貌堂堂,心生欢喜,想要结交一二,不知可否?”

    任毅正了正身子,行了一个抱拳礼,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在下秦川。”

    师妃暄动了动嘴唇,吐出一句话,然后便没了下文。

    任毅不以为意,自顾自站到对方身边,手摇折扇,目临下渊。

    他轻摇手中折扇,吟诵道:“金谷园中柳,春来似舞腰。那堪好风景,独上洛阳桥!”

    “好诗!”

    师妃暄眸光闪动,终于正视了任毅。

    先前任毅的表现,活脱脱一个纨绔子弟,而此时一诗惊人,却是让她眼前一亮,于是开口询问道:

    “不知公子对于治国之道可有涉猎?”

    师妃暄作为慈航静斋的圣女,当世行走,此次出山便是执行师门计划,将象征天下正统的和氏璧交予李世民,来替其造势,助其一统天下,早日结束这乱世。

    但师妃暄并未见过李世民,不知道他是否是一位合格的帝王。

    于是,她决定暂缓计划,自己到江湖中走一遭,见见各方豪强,寻求一位真命天子。

    却在此时,任毅出现了,他的诗才引起了师妃暄的意动,于是便开口询问一番。

    她本不求任毅有什么惊人之举,权当集思广益了。

    “治国之道?老子言,治大国若烹小鲜。以道莅天下,其鬼不神。非其鬼不神,其神不伤人;非其神不伤人,圣人亦不伤人。夫两不相伤,故德交归焉。”

    任毅随意回了一句,道德经里面的原话,他还是记得住的,至于什么意思,那就是是而非了。

    他本是平头小百姓一个,在江湖之中混日子多逍遥,现在要加入群雄逐鹿的戏码,说实在心里还是有些恍惚的。

    一统魔门,可以等实力提高了,以力压之,而统一天下,他目前能想到的就是找人代劳,自己坐享其成。

    不过,关于治国,他还是知道一些的,依法治国嘛,现代人都知道的。

    不过他知道的马马虎虎,还都是现代的一些知识,也不好拿来说,别让人家一句给问叉劈了,反而不美。

    于是为了不弄巧成拙,任毅只好藏拙了!

    “道家无为而治吗?盛世或可行,但当今乱世却是行不通的。”

    师妃暄心中飒然,把任毅当成了一位书呆子。

    不过,她涵养很好,面上并未表露出来。

    “任兄请了,在下还有要事,先行一步。”

    “是么?不知秦兄有何要事,在下能否帮衬一二呢?”

    任毅问道,对于师妃暄口中的要事,他也很是好奇。

    师妃暄眸光闪动道:“在下准备离开洛阳,四处游历一番。”

    “四处游历啊,那正好,在下也刚好要外出去扬州一趟,不如秦兄就随在下一起吧,此时兵荒马乱的,路上也好有个照应不是。”

    任毅心中一动,提出了邀请。

    他好像记得,原著之中,师妃暄游历天下的时候是带着和氏璧的。

    师妃暄没有说话,而是眸光清冷的看向任毅,似乎要看透他的心肝脾肺肾,直达灵魂。

    任毅一脸微笑,目光真诚。

    “好吧,如此多谢任兄了。”

    不知何种心思,最后师妃暄应承了下来。

    随后,两人约定了时间,便分开行动了。

    师妃暄一走,任毅便面色一冷,感觉到极为烦闷。

    他刚才其实被对方的气场影响了。

    否则以他飞扬跳脱的性格,岂会这么老实!

    “般若波罗个密!”

    任毅啐了一句,赶往码头。

    租了一艏大船之后,任毅找了个饭点祭奠五脏庙。

    此时,天已经微黑,华灯初上,整个洛阳城宛如一座不夜之城。

    晚饭之后,任毅找了一间豪华的客栈,睡了下来。

    夜半子时,他忽然睁开双眼,换了一身夜行衣,带了一张面具,便窜出了房间,隐入黑暗之中。

    白天被师妃暄压了一头,任毅始终心绪难平。

    其实,慈航静斋的尼姑们,任毅很是看不上,一帮妇人也敢妄言代天寻找真龙天子。

    其性质与魔门的阴癸派本质是一样的,不管包装的再好,实际上都是一帮交际花!

    唯一的区别便是,慈航静斋的人包装成了仙女,而阴癸派却包装成了魔女,一样的漂亮,但仙女更能吸引人。

    所以,慈航静斋才一次次的碾压阴癸派!

    但是,今天,他却被师妃暄给无声无息的压制住了,这让任毅如何受的了。

    如此,任毅才主动邀请,想要扳回一局。

    而现在,任毅要狩猎了,实力的不济,需要尽快弥补。

    便从今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