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下文学 > 从知否开始 > 第 368章 提议
    大战迭起,世间最强大的修行者们争相出世,五境巅峰不再是世间绝巅的战力!

    却在此时,苍莽古朴的天弃山中,忽然走出了一个人!

    没人知道,就连荒人之中那些修为精湛,对于魔宗山门大阵感应敏锐的长老们也没有察觉,魔宗山门的出口再一次被人打开!

    一个青衣文士沿着山道,一路走出!

    刚刚走出魔宗山门大阵,卫允便看到了对面的草庐,感受到了草庐之中遗留着的熟悉气息!

    身形一动,虚空之中泛起一道涟漪,卫允的身形已然出现在草庐之中!

    草庐之中的布置很简陋,没有任何的装饰,可这简陋的草庐里头的每一件东西,都遗留着一股熟悉的气息!

    莫山山!

    草庐顶上的干草之中,还残留着丝丝符意,虽然很淡,但却依旧存在着,整个草庐就像是一个半成品的简陋阵法,天地之息随之流转,使得周遭山林中的猛兽不敢靠近草庐半步!

    “哎!”站在小院中,眺望着草庐门口虽对应的魔宗山门出口的方向,卫允不禁幽幽一叹!

    最难消受美人恩!

    当初卫允对于莫山山,只是纯粹的感激和欣赏,还有不想她经历莫名其妙的辜负罢了,这个恬静温和,心思细腻通透的姑娘,不该承担他人犯下的过错,不该为旁人做错的事情买单!

    卫允不知道这姑娘对自己到底是什么意思,可看着此情此景,心中难免有所触动!

    念力放开!笼罩住方圆数百里的范围,卫允看到了一道熟悉的气息!

    “许久不见了!”

    “唐!”

    草甸上,一道醇厚的声音忽然自身后传来!

    唐飞速转身,眼中的警惕却一闪而逝,因为他看清了来人,而后冲着卫允抱拳一礼:“见过先生!”

    卫允问道:“距离咱们上次见面过去多久了?”

    唐道:“已经快五年了!”

    “五年?”卫允有些感慨:“时间过得还真是快啊!山中枯坐不知岁月流逝!现如今天下形势如何?”

    唐答道:“夫子登天化月,唐国也是频生变故,大堂皇帝李仲易病逝,唐国内乱,在西陵的号召之下,举世伐唐!大战不休!”

    卫允虽然已经有了预料,可当真从唐的口中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还是难免有些震惊。

    魔宗山门之中闭关数年,他已经错过了不知多少精彩的人和事!

    夫子登天入昊天神国之中与昊天战,如此精彩的一幕,竟也没能亲眼目睹!

    “既然如今西陵已经诏令举世伐唐,那为何你们还安生的居于此处?”

    举世伐唐,燕国和草原金帐王庭自然也派出了大批普通士兵和修行者相应西陵的号召,与唐国开战,唐国纵使内乱频生,国力受损,但受死的骆驼纵使要比马更大,更何况唐国还有书院,还有一座惊神阵!

    只要惊神阵一日不破,那么唐国便一日不会灭亡!

    惊神阵的庞大以及其中蕴含着的强大力量,卫允当初虽然只感受到了冰山一角,但却并不影响他对于这座大阵的判断!

    夫子亲自布下的阵法,就算是天弃山中的魔宗山门大阵也无法与之媲美!

    “唇亡齿寒的道理我们自然明白,如今荒原之中的天气越来越冷,大批的野兽纷纷南迁,族中长老们已经商量好了,明日族中青壮便收拾行装,继续往南!”

    往南便是草原,是金帐王庭的辖地,如今荒人占据了草原极北的一小部分,可这并不足以让所有的荒人居住,大部分的荒人都还居住在荒原之中!

    如今金帐王庭与唐国开战,西陵神殿诰令举世伐唐,可灭唐之后呢?西陵难道不会将目光转移到他们这群‘异端’身上吗?

    信仰的不同,注定了荒人和昊天道门之间的关系!

    虽然荒人和唐国并不是盟友,更没有签订什么盟约,可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卫允道:“若是时间在往前二十年,说不定我脑子一热,也会和你们一样,跳出来反对西陵,把他们口中所谓的昊天正道彻底掀翻!”

    唐那坚毅的脸上却露出轻笑:“如今西陵诏令举世伐唐,书院二先生已经带着书院二层楼的几位先生南下抵御诸国联军去了,先生身为书院供奉,难道打算作壁上观不成?”

    荒原之上凛冽的寒风呼呼的吹着,吹在唐那黝黑坚毅的脸上,吹动着他身上兽皮上的毛发!

    卫允看着一望无际的荒原,复又抬头看了看湛蓝的天空,以及天空之上悬挂着的抬眼,沉声道:“书院与我有大恩,我自然不会袖手旁观!”

    听到这话,唐的心里骤然松了口气!

    数年前山门外的那一剑,就如同刀割一样烙印在他的心里,至今不能忘怀,那强大的一剑,那令他感到绝望的一剑!

    磅礴大气,堂而皇之,摧枯拉朽!

    就算是在他的老师,魔宗最神秘的宗主二十三年蝉身上,唐也从未感到如此的绝望!

    看着眼前温文尔雅的青山文士,唐始终保持着最恭敬的态度,这是对于强者的应有的态度!

    “若有先生出手,书院之危定然能解,先生一人便能当百万雄师,区区诸国联军又何足道哉!”

    唐笑着说道,明亮的眸子之中,满是对于所谓诸国联军的嘲讽!

    荒人从来不畏惧什么诸国联军,也从来没有将所谓的西陵骑兵当做心腹之敌,在他们眼中,真正能够让他们感到恐惧的,是昔日将他们驱逐至极北荒原的唐国铁骑!

    如今唐国已然变相的成为了荒人的盟友,甚至就连书院也站在了他们这一边,书院的神秘和强大,根植在每一个荒人的心里,包括身为魔宗天下行走的唐!

    二十多年前的那个书院天下行走,以一己之力,便将他们的明宗覆灭,无数魔宗强者皆死在书院轲浩然的剑下!

    如今虽然夫子已经登天,轲浩然早已受天诛而死,可书院还在!

    卫允忽然有些感慨的道:“昔日书院轲浩然斩尽魔宗强者,覆灭魔宗,可今日却要靠你们来解唐国之危,虽是利益使然,可这份情书院却不能不承!而且我在你们魔宗山门之中闭关苦修,若非有魔宗山门大阵相助,只怕没有这么快出关!”

    卫允解下腰间寒英,递给了唐!

    “此剑乃是昔日在莫干山之上书痴所赠,我贴身携带从未离身,于魔宗山门之内受我的气息日夜浸染,已然生出几分灵性,虽非神器,但威能却丝毫不逊,甚至犹有过之,金帐王庭的祭祀之道颇为诡异,若遇强敌,便祭出此剑,五境之内,天下间除了柳白和君陌之外,无人能挡其锋芒!”

    唐郑重的摊开双手,躬身自卫允手中接过寒英,沉声道:“多谢先生赠剑!”

    卫允却摇摇头:“非是赠与,而是借用!此剑于你处寄存一年,就当是我和书院偿还你们荒人的恩情了!”

    “晚辈一定将此剑妥善保存!”

    卫允负手而立,一身青衫随风而东,“最后再送你几句话,若是没有绝对的实力,那就不要太过自信,天下熙攘,皆为利益,若是能够有那么一两个盟友的话,总好过你们自己孤身奋战来的好!”

    话音刚落,身旁的虚空只剩下点点涟漪,而卫允的身形已然消失不见!

    唐看着卫允突然消失的位置摇了摇头,自然自语的喃喃道:“我等背弃昊天之人,被世人市视为魔道异端,又有哪一国,哪一方势力愿意与我们结盟呢!”

    可随即唐的表情却僵住了!

    卫允名为提点,其实不就是想让他们主动和唐国还有书院结盟吗?

    若是以前的话,不论是书院还是唐国,自然都看不上只能屈居于极北荒原的荒人,可现在情况不同了呀,唐国已经举世皆敌,书院也已经举世皆敌!

    若是在这个时候,有人雪中送炭,还愿意和他们结盟,共同对付西陵神殿和天下诸国,那也未必不能成功!

    如今荒人全族上下只剩下十几万人,若是再不想想办法的话,只怕再过几十年乃至几百年,荒人就要濒临灭族了!

    如今荒人还可以和金帐王庭的骑兵作战,还可以和西陵的骑兵作战,还可以和燕国的骑兵作战!

    可再过几十年呢?再过几百年呢?

    当他们这一辈人逐渐衰老乃至死亡,当荒人的数量越来越少,到时候还能战胜这些强大的敌人吗?

    到时候等待荒人的只有两个结局,要么灰溜溜的被驱逐至极北荒原,在冰天雪地之中苟延残喘,要么就是在这些敌人们的铁蹄之下,被彻底灭族!

    唐的眼中闪过几分凝重,转身朝着身后的营地走去!他必须的和族里的长老们好好地谈一谈了!

    离开了天弃山,卫允一路向南,走过荒原,穿越辽阔的草原,进入到茫茫岷山。

    横穿岷山,走过北山道,再一次来到长安城!

    这座宛若黑色巨兽一样横亘在天地之间的雄城一如往常,高大,雄伟,古朴,苍莽,斑驳的城墙之上隐隐透着几分岁月的痕迹!

    唯一有些变化的,就是那座一直引而未发的庞大阵法!

    似乎,原本圆融无漏的阵法多出了一些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