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下文学 > 废土特产供应商 > 第820章 再一次的无奈分离(还账4/17)
    ‘吧嗒~’一声中,在哈瓦那这个显得特别安静的夜晚中响起。

    那是大兔兔玛丽伸出了一条雪白胳膊,用一个一次性的打火机,给胡彪点燃了嘴里刚刚叼起了的雪茄。

    毕竟用手指头点烟可以,点雪茄就不是那么的合适。

    在打火机微弱的火苗闪烁之下,将胡彪和大兔兔气色极好的面孔都照映了出来。

    当哈瓦那地区优质的烟草,那种绝佳的口感在胡彪的口腔里萦绕的时候。

    原本就是神清气爽,说不出念头通达胡彪,一手搂着滑腻腻的大兔兔之余,此刻更是觉得人生是这样的美好。

    而在这间玛丽的卧室里,桌子被掀翻了、床腿也松了,整张柔软的大床处于散架的边缘。

    在地面上,更是扔满了各种的制服,还有各种颜色被撕扯烂了的袜子。

    咋一眼看了过来,这里的状况就像是一个激烈的战场。

    那啥!胡彪也是在巴拿马基地待了半天的时间,就直飞了哈瓦那这里;期间与基地的众人吃了一顿饭,再到处的走走看看。

    同时,对于这二百多号男女坚持在这种恶劣环境下,很好完成了坚守和建设基地任务的成绩,给予了相当的肯定。

    最重要的是,他答应过三四个月的时间之后,就派遣两个正经的妇产医生过来。

    因为很多女兵的肚子都大了起来,对于妇产医生方面基地有着更大的需求。

    在之后的时间里,胡彪自然是就此的返回了哈瓦那;而当正式返回了哈瓦那之后,天色早已经黑了下来,大部分人早就睡下了。

    这样的情况之下,胡彪去找一下自己的妞大兔兔玛丽一起休息,也是非常合情合理的事情。

    基于这样的一个道理,在巴拿马基地的电报中,知道了自己男人就要回来的玛丽。

    好好的准备了一番,给胡彪一个大大的的惊喜;接下来都是一百多天没有见面的年轻人,过程稍微狂野了一些,那也是能解释通的不是……

    往往在事后抽着烟的时候,胡彪发现自己的脑壳总是特别的好用。

    趁着这一段间隙时间,胡彪开口问了起来:“玛丽宝贝!哈瓦那在这边的具体情况如何,一切发展还顺利吧。”

    之所以这么问,那是因为之前两地就算恢复了通讯能力,但也是太麻烦了一些。

    也就是一些关键性的大事,才会让人用电报机折腾半天的说清楚,稍微次要一些的情况,胡彪还真不知道。

    闻言之后的玛丽没有立刻回答,而是一点都不嫌弃的从胡彪嘴里取下了雪茄。

    放在自己的嘴里抽了两口之后,才是重新的放回了胡彪的嘴里。

    讲真!一般不管如何漂亮的女人抽烟,胡彪总是不是那么的习惯,因为他总认为那会有一种风尘味。

    只是抽烟的人换成了大兔兔玛丽之后,他总觉得这妞抽烟的模样,有着一股别样的特别魅力。

    或许是,这妹子曾经认真的告诉胡彪过,到了现在她其实还是一个姑娘。

    哪怕因为刺探情报的需要,当年在‘蜂蜜与美人酒吧’待了一段时间,在那种情况之下与胡彪相遇,她也绝对不是什么嫂子。

    抽了两口带着胡彪口水的雪茄之后,大兔兔玛丽如同一只懒庸的小猫咪一般。

    懒洋洋的趴在了胡彪的怀里,这才是给出了自己的回答:

    “一切都很顺利,首先是原来血色荆棘的那些女人们,已经是彻底的接受和习惯了当前的生活;没有任何人还在怀念着,当年的那一位M夫人和以前的生活了。

    特别是通过与甜水沟子城的联系,得知了最前期过去那一批女人的生活之后,她们巴不得能早点去大荒原上生活。

    所以你的那些大飞机,要早点弄过来了”

    听到了这个说法,胡彪的脸上多了一丝的笑意。

    本来就是嘛!这年头身为一个妇女同志,哪里还需要像是当初在血色荆棘一样,什么都要自己去抢和打拼。

    那简直是弱爆了,说出去都有点丢脸。

    只要去了大荒原,有的是单身狗们眼巴巴的来讨好你们,各种好东西直接送上门来不说,人家还担心你不要。

    所以说,哪里还需要自己辛苦的去抢。

    在胡彪美滋滋的想着这一点的时候,大兔兔的嘴里依然在继续讲述着:

    “按照你离开时的交代,哈瓦那城外的荒地,现在也是开垦出了来3万亩左右,其中的1万亩已经是种下了烟叶,剩下的2万亩就等着你运送种子和化肥过来了。

    为了做到这一点,我们几乎将全岛的土著都给抓了,现在手下一共有着4.2万足有的土著人口。

    他们全部都被吸收进了甜水沟子系统,基本都是最低的灰卡身份等级,极少量是绿卡。”

    胡彪上次离开的时候,确实有交代过开荒的事情。

    一方面,他打算大量的种植烟草,到时候其中的精品烟叶,自然是用来生产雪茄,差一点的次品用来生产卷烟。

    最多一年之后,胡彪就不用从现代位面进口香烟和烟叶了。

    甚至还能展开反向贸易,向现代位面出口这种优质的烟草,用来赚取更多的利润。

    另一方面,今后在哈瓦那这里按照胡彪的计划,那可是会驻扎一支大舰队和一两万人的地面部队。

    所以在粮食上的自给自足,这一点就显得非常重要。

    不然粮食、武器、装备这些全部要用飞机运送过来,那就是一个巨大的灾难。

    就这样,在哈瓦那这个已经逐渐时凉爽下来的天气里,大兔兔玛丽给胡彪介绍了好些最近她取得的成绩。

    总之就是一句话,大兔兔玛丽真心是一个合格的贤内助,哈瓦那这里的情况,那是一切好的不能再好了。

    只是一切好消息都是说完了之后,玛丽嘴里终于是说出了一个坏消息来:

    “尼古拉斯,我最近仔细的考虑了一下,既然哈瓦那这里一切都稳定了下来了;那么你重新安排一个人过来,担任哈瓦那这边的总督好了。

    我这边的话,打算去北美大陆上找找,看能不能尽快的找到艾伯特教授。”

    闻言之后,胡彪本能的就想要进行反对;问题是话都到了嘴边了,反对的话又是给生生的憋了回去。

    特么!离着大兔兔玛丽服下了药剂,已经是过去小半年的时间了。

    在这一段时间里,也不能说胡彪没有尽力的去帮忙寻找艾伯特教授。

    像是什么通过电台、商队发布出去的消息,还有高额悬赏,谍报组全力的打听,等各种各样的办法都用尽了。

    但是艾伯特教授一点消息都没有,天知道!这货如今是在哪里浪迹着。

    这样下来之后,在接下来的一年多的时间里,胡彪对于能不能找到艾伯特教授的事情,那是一点底气都没有。

    所以,当大兔兔玛丽说是要自己去找人之后,这种事关她个人生命安全的大事,胡彪根本就没有办法反对。

    甚至,他闻言后还很是有些惭愧。

    因为他现在就是想一起去帮忙找人,那也是根本抽不开身。

    沉默了许久之后,胡彪嘴里缓缓的说到:

    “那好吧!你自己一定要注意安全,过上几天就联络一下家里;等我这边稍微空闲下来,我跟你一起去找人。”

    “当然了!最多一个礼拜我就会联系一次家里,问问看你又勾搭了哪一个碧池了没有?还有你在哈瓦那多待上两天,多陪我一会。”

    说话间的大兔兔玛丽,一个轻巧的跳跃中跳下了大穿。

    当这妹子又在自己的衣柜中,努力的翻找了起来的时候,胡彪默默的深呼吸了一口气;他知道自己才是保养了一段时间的腰子,又将受到一场严峻的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