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下文学 > 阴阳异闻录 > 第2038章 招娣
    抵达帝都机场的时候是下午四点,几辆黑色的轿车直接开上了跑道停在了飞机的舷梯旁边。老赵等乘务员将舱门打开,示意我跟他走。才下去,几个人就将我们迎进了车里,然后二话不说就朝机场外驶去。老赵一路上只是用眼神示意我不用担心,但是却一句话都没有说过。如此车行驶了一个半小时之后,终于在下午五点三十五分,停到了一处院子的门口。院子里有两栋三层的红砖楼房。屋顶呈人字坡形,上头还盖着红瓦。外墙上刷着的字已经很模糊了,但是仔细辨认的话,还是能够看出这应该是上世纪5-60年代所流行的标语。

    院子里有一个篮球场,篮球场上的水泥地面已经破损不堪。就连篮球架,都有些歪歪斜斜的。两条狗见我们下车,急忙起身迎了过来。看得出来它俩跟这些人都很熟。见面之后只是摇晃着尾巴,并没有发出吠声。院子门是用圆钢焊接成的,显得十分的厚重和牢固。就是上头的铁锈稍微有点多,开门的时候吱吱一阵摩擦声,刺激得我不由打了个摆子。

    “你不会说这儿就是你们单位吧?”我看看身边的老赵问道。

    “没错啊,这就是我们的单位。你别看外表破,里边可是别有洞天。走,咱们先进去说话。回头晚上还有个欢迎晚宴!”老赵抬手对我虚引了一下说。

    “欢迎晚宴?欢迎谁?”我朝前走着,那俩狗在我的脚边嗅了嗅,然后又趴到了篮球架下。

    “当然是欢迎你啊,不然还能有谁?待会咱们先做个体检,要是指标什么的一切正常的话,看看明天咱们就正式开始工作。为了方便你配合我们的工作,打今天起你就住这儿了!原则上在事情办妥之前,你是不能够出这个范围的。生活上有什么需要的话,你可以对里边的人说。能满足的我们一定尽力满足!”老赵抬手指着那围墙划拉了一下对我说道。

    “不是,来之前你可不是这么说的啊!怎么我这进来还不能出去了?”我闻言连忙停下了脚步对他说。见我停下脚步,刚刚趴地上的那俩狗又站了起来。这一次它们没有让我失望,对着我汪汪的就是一通吠!

    “这不是特殊事情特殊对待么,我完全没有限制你人身自由的想法啊!你除了不能擅自出去之外,可以往家里打电话,但是不能视频,也不能发送定位。当然了,你真要发送,她们来了也找不着这地方!忍忍吧,顶多三五天的事。等这事儿完了,我一准让你良人府上一次头版头条怎么样?”老赵对那俩狗一跺脚,狗趴回去不吠了,他又接着对我说道了起来。

    “里头电视,影院,餐厅,游泳池,游戏室,健身房什么的应有尽有。你在配合工作之余,完全可以去这些地方消遣。”老赵拍拍我的肩膀,将我朝着那破旧的三层楼里领了去。

    “既来之则安之,我又不会坑你。等这边完事了,我请你去我家作客。”老赵走到门前,抬头看了看门楣说。我跟着他一起朝上头看去,这才发现门楣上安装了一个摄像头。门稍后就开了,我站在门口朝着里边看了看,又退出门外看了看。果然老赵没有说错,这屋里屋外简直有着天壤之别。从外头看起来破败不堪的房子,里边却是装修得如同一个高科技的研究室一样。几个穿着白大褂的人朝着我们迎了过来。见面之后就是一阵嘘寒问暖,接着又连声对我道起了久仰来。

    “远道而来辛苦了,里边请!”几个人将我和老赵一起迎了进去,随后按动了墙上的按钮。大门被徐徐关上,送我们过来的那几个人,则是连进来的资格都没有。

    “喝茶还是咖啡?”一个身材火爆的女子走过来问我。不知为何,我总觉得她的双眼有些呆滞的感觉。怎么说呢,就像是一个人才睡醒时候那样。焦点完全集中不到一块儿。

    “这是我们新研究的仿生人,你可以叫她招娣!”一旁的老赵对我介绍起来。这个时候我才知道原来眼前这个女人,居然不是真人。

    “招娣这名儿谁她取的?真够土的!”我揉揉鼻子问老赵。

    “总算有人可以理解我的心情了,确实,招娣这个名字很土!”仿生人招娣的搭话,让我吃了一惊。莫非咱们国家的仿生人已经达到这种地步了?她莫非拥有自己的智能?

    “其实我更喜欢春花一些,但是他们不同意。”女仿生人接下来的话让我一时没忍住笑了起来。

    “你喜欢的名字也不怎么样。那个,给我一杯茶就好谢谢!”我伸手在女仿生人的眼前左右摆动了两下对她说。

    “不要对陌生女性表现得过度亲昵,这样是耍流氓!”仿生人招娣双眼的焦点终于集中到了我的脸上。她朝后退了两步然后对我说。听她这么一说,包括老赵在内的所有人都一起笑了起来。

    “你们是怎么想起研究招娣来的?”等招娣走后,我问老赵。

    “闲来无事,就想着研究一个不怕累,能吃苦,还不用开工资的人出来替代我们工作。然后工作是不可能替代了,它目前只能打打杂,从事不了更高级别的工作。不过有这么个人在身边打打杂,也能让大家的心情变好一点。这组数据我们已经交给中科院了,相信他们会进行更深层次的改良和研究。相信不久,就会有跟人一模一样的仿生人出现。到那个时候,很多岗位就能交给它们去做。包括探测古墓,或者是一些别的什么带有危险性的工作。将来或许还能让它们跟阴间沟通,不过这些都需要时间!”老赵带我坐到沙发上说道。

    “那要是哪天,它们全面超越了我们,你们有没有想过后果?”我的脑子里忽然冒出了这么一句话来。于是我毫不犹豫的将它说了出来。

    “类似于你这样的疑问我们也曾经听到过,不过人和社会,总归要朝前走,朝前看的!别忘了它们是我们研究和制造的,就算再优秀,它们也不能对我们怎么样。我们会在程序里留个后门,真到了某一天来临,程序会自动启动!”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人对我说道。

    “当它们全面超越我们的时候,你觉得那所谓的程序和后门还有用么!当然我希望我这是杞人忧天,我没有阻碍社会进步的意思,但是很多事需要我们往最坏处多想想!”我的心里对于大规模制造仿生人取代人类工作的这种事,有一种特别明显的反感。这种情绪之前从来没有过。